基于时代性与地方性的乡村居住空间形态及营建策略探讨——以湖北三个乡村的营建为例/谢超

——以湖北三个乡村的营建为例

South Architecture - - Contents - 谢超Xie Chao

A Discussion of Rural Residential Space Form Based on Modernity and Regionalism and Its Construction Strategy: three villages in Hubei Province

摘要 随着新型城镇化的不断推进,乡村的建设和发展已然成为业界的热门话题。乡村居住空间作为乡村生活的重要场所之一,它不仅体现了时代发展的需求,也是地方文化的承载与反映。文章基于时代性与地域性的研究视角,以鄂西北、鄂西南以及江汉平原地区乡村的居住空间作为研究对象,通过对乡村日常生活内容的田野调查和传统居住空间特征的提炼与重构,探讨“此时此地”的乡村居住空间形态与适宜营建策略。最终所提出的空间形态营建方法与策略,不仅有助于当代乡村人居环境和生活品质的改善,还将为美丽乡村建设提供一种新的营建思路。

关键词 乡村建设;时代性;地方性;居住空间形态;适宜营建策略

ABSTRACT With the improvement of the new urbanization, rural construction and development have became the hot topics in the industry. Rural residential space, as one of the core places of rural life, not only represents the need of era development, but also bears and reflects the local culture. This article is based on the research perspective of modernity and regionalism with the study object of rural residential space in the northwest and southwest Hubei Province and Jianghan Plain area. Trough field survey of rural routine life and extracting and reconstructing the traditional residential space characteristics, it will discuss the current rural residential space form and the appropriate construction strategy. The ultimately provided construction approach and strategy of space form will not only help to improve the contemporary rural residential environment and living standard, but only offer a new methodology and pattern for the beautiful countryside construction.

KEY WORDS rural construction; modernity; regionalism; residential space form; appropriate construction strategy

中图分类号 TU-023; TU-024文献标识码 A

DOI 10.3969/j.issn.1000-0232.2017.04.086 文章编号 1000-0232(2017)04-0086-06

*高等学校博士学科点专项科研基金资助项目:中部地区兼具地域性与时代性的村居环境营建模式及相关技术策略研究,项目编号:20120142110009。

作者简介 华中科技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博士研究生,电子邮箱:xiebochao@hust.edu.cn

1 背景与问题

1.1 乡村建设与乡村居住空间

近年来,新型城镇化背景下的乡村建设与发展日益受到各界关注,“上山下乡”已成为热潮。然而,乡村建设由来已久,自上世纪初以来大致经历了民国建设实验时期、建国至改革开放时期、改革开放至十六届五中全会时期以及 2005年以后的新时期这四个发展阶段, 各阶段的乡建实践都是顺应所属时代背景的结果[1]。伴随全球化的不断深入,乡村的生活方式、社会结构、文化形态、价值观念和建造方式由传统封闭向现代开放转型,而快速的城市化进程却让更多来自乡村的劳动力和资源流向城市,由此引发了乡村社会与生活环境的变迁。

乡村居住空间作为乡村生活的容器,不仅体现了时代的需求,也是特定地区生产生活方式、文化习俗与价值观念的映射,它包括空间、行为和观念层面的内容[2]。空间即为承载居住功能的空间实体。行为层面可以延伸到居住生活和社区邻里间的交往活动。观念层面是对居住本质和规律的再抽象,比如归属感、认同感及价值观念等,而场所精神可视为观念层面的集中反映。其中,空间又可以分为三个层级,一为村落居住空间,是指乡村已建成的区域以及与村落生产生活紧密联系的外部地理空间环境,包括周围的山川、河流、农田和道路等。二为街区组团居住空间,包括街巷、水系、绿地以及与生活配套的各类基础设施;三为宅院居住空间,包括住宅和庭院 [3]。

1.2 存在的问题

在全球化和城市化的背景下,乡村建设由于缺乏专业指导和村民主动参与,往往盲目效仿城市建设中的理念和模式,造成了乡村空间形态的无序混乱和传统乡村生活方式的颠覆,由此也带来了一系列问题。(1)乡村的空废城市化的快速推进造成乡村人口的大量流失,青壮年劳动力外出务工谋求发展,只剩老弱妇孺留守家园,乡村丧失了活力,逐渐呈现出空废化的普遍现象。(2)地方文化与传统习俗的瓦解地方文脉是历经漫长生活积淀,自然生长而成的。然而近年来的乡建实践中存在一些急功近利的做法,往往偏重于物质空间的建设而忽视了地方文化与传统习俗的延续 [4]。

(3)居住功能组织滞后于生活方式的转变现代科学技术的广泛介入使得乡村生活方式发生转变,传统居住空间结构和功能面临衰退和老化,功能组织、卫生状况和空间品质都难以适应当代乡村生活的需求。

(4)传统居住空间形态与特征的丢失

由于缺乏对传统民居的保护意识,加之外来文化观念的刺激,村民们在审美和价值判断上呈现出一定的偏差和局限。主要表现在乡村的建设过程中,以具有城市特征的居住形态和风格作为建设的标准与样板,传统宅院式的居住形态随之被取代,从而导致传统文化与居住空间形态在传承方面出现了断层危机。(5)传统建材与营建技艺的没落传统建材的制作工艺和建筑营建技术多沿袭子承父业、手口相传的方式,如今大量青壮年离土离乡,技艺缺乏传承所依赖的血缘载体。而营建技艺的失传进一步减弱了村民对地方文化的认同感和家园的归属感。(6)邻里关系的淡漠传统居住空间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被人们所淡漠,此前活跃在其间的邻里关系和社会网络也遭受到破坏,曾经习以为常的交往模式和场所随之淡出人们的视野。

然而,乡村居民对充满浓浓乡土气息和时代特色的理想家园仍心向往之,在上述问题的背后,亟待我们解决的是如何再现乡村居住空间时代性和地方性的问题。

2 对象与特征

2.1 案例的选择及其背景介绍

从地理和文化层面上来看,鄂西北与豫陕渝三省毗邻,斜倚大巴山的余脉,是南北文化交锋的阵地。鄂西南地处于三峡腹地,是主要涵盖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在内的山区。江汉平原河流纵横交错,是长江中下游平原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与洞庭湖平原合称两湖平原。根据不同的地理条件,这些地区的乡村分别呈现出山地型和平原型村落的特征。从诸多乡建实践中分别选取具有一定代表性的案例作为分析的对象,如鄂西北地区的襄阳石花镇小坦山村、鄂西南地区的恩施龙凤镇龙马村和江汉平原地区的荆州江陵县荆干村(图1)。

襄阳石花镇小坦山村地处于历史文化名城襄阳与车城十堰之间,主要依靠种植花卉苗木带动乡村经济发展。居住空间现状是以村部为中心并沿石红公路两侧呈线型分布,多为 2~3层的村民自建住宅,在风格上有传统坡屋顶式的建筑(图2),也有部分欧式小洋楼。设计通过对鄂西北地方建筑的空间格局、形态特征、空间系统进行提炼与重构,并尝试融入现代生活方式、庭院经济和产业发展等内容,以此实现乡村社区高品质的人居环境与产业环境的营建目标(图3)。

恩施龙凤镇龙马村处于群山环绕的自然格局中,曾是川渝鄂盐茶古道上的重要集镇。清水河南岸附近的现存居住空间以1~2层的青瓦木结构建筑为主,其中部分前店后宅式的格局保存尚好,而分布在老双龙公路两侧的居住空间则呈现出不同时代特征的多样建筑风格(图4)。龙马村的营建立足于扶贫搬迁,在凸显土家族风情特色的同时,对拆建指标进行合理控制,最终实现服务功能的完善。设计采用适应地形与环境的处理手法,并尊重民族文化和当地的生活习惯进行材料和技术的选择(图5)。

荆州江陵县荆干村位于江汉平原湖区,南抵长江,受楚文化和三国文化的影响深厚。居住空间现状主要为1~2层的住宅建筑,有藕池和水渠等水系环绕其间(图6)。荆干村以生态人文社区为营建目标,注重居住环境的营造。设计立足于地方特色空间与现代居住功能、地方建筑材料与现代建筑材料的有机融合,并对江汉平原传统民居中的实用性元素进行提炼与运用(图7)。

2.2村民日常生活模式与乡村居住空间的关联分析

乡村空间与村民生活紧密关联。作为非物质要素的村民日常生活模式是乡村营建的隐性特征,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制约和推动乡村居住空间的演进。而作为物质要素的乡村居住空间既是乡村营建的显性特征,也是村民生活的载体,并能反映不同社会和经济背景下的时代特征 [5]。

在对村民日常生活的调查中发现,三个乡村案例中的日常生活模式具有一定的相似性。首先,日常生活都是围绕农业展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涉及居住空间的选址以及与农田、道路和河流等要素的关系,与之对应的是居住空间格局。其次,多数村民偏好更为多元便捷的现代居住功能组织,餐厅、厨房、起居室一体化的独立式宅院成为乡村居住形态的普遍选择。在龙马村主街 169户经营户中,多以老人务农、男主人务工、主妇经营这三项收入来维持家庭的日常生活与再生产。因此,还需要在独立式宅院的基础上,灵活增设经营空间、储藏间、晾晒场地、生活庭院等辅助功能。随着经济条件 和道路设施的改善,如今汽车逐渐成为乡村的主要交通工具,车库也是居住空间设计中不可或缺的功能。再次,受到多年来对储藏和通风条件的生活需求以及审美习惯的影响,村民希望能保留坡顶、阁楼、天井、门楼等居住空间形态特征。最后,由于乡村社会的相对封闭,人际关系围绕在宗亲和邻居之间,互相串门、交往以及文化活动成为日常生活的主要休闲方式。这些活动通常发生在田间地头、房前屋后、街区邻里以及庭院之中[6]。

因此,乡村居住空间的时代性是适应当前乡村日常生活的结果,与之相关联的是空间格局、功能组织、形态特征和交往空间等方面的内容。

2.3 传统居住空间形态的地方特征

建筑的地方性可以理解为在所处地方自然条件、经济形态、文化环境和社会结构的长期影响下所形成的建筑风格和形式特征。通过对鄂西北、鄂西南和江汉平原地区传统居住空间的调查分析,分别探寻在空间格局、功能组织、形态特征和交往空间等方面的特征。(1)空间格局空间格局涉及到村落居住空间和组团居住空间层级的内容。鄂西北山地型乡村的空间形态往往依山就势,呈逐级升高的整体格局。建筑坐北朝南,沿横向展开,进深受限。为了将平地用作农作物耕作,村落通常选址于山脚坡地。鄂西南山地型乡村对不同地形的适应方式会形成多样的空间格局。位于山脚缓坡地带的村落沿等高线呈带状分布,这种空间格局有利于街道的修建、避开洪涝灾害和节约山区可耕作的土地;位于山腰的村落

大量采用吊脚楼这种居住形态来适应不同坡度的变化;位于山顶的村落拥有险要的地形和自然环境,从而形成了较封闭的空间形态如:戍防型村寨。江汉平原的平原型乡村通常表现为“垸田”形态,往往临近水源,并尽量少占良田,是充分利用自然地形的最佳选择。村落的街巷空间多为平直,主要呈“一字形”或“十字形”的格局。规模较大的村落呈鱼骨状或网络状展开,形成规整的空间格局。

(2)功能组织鄂西北传统居住空间以天井和院落的形式组织,正房、厅堂、厢房、库房和厨房等功能空间环绕天井和庭院分布。这种组织方式不仅可以改善采光通风条件,也是传统居住模式的体现。规模较大的居住空间通常由多个天井和前后院组合而成(图8)。鄂西南传统居住空间常见的平面形式有:“一字屋”,“钥匙头”,“三合水”等,其中一字屋多为三开间,明间设主入口,前为堂屋,后设道房。两次间一般分为前后两间,布置厨房、卧室、火塘屋等功能。江汉平原地区多采用“前店后宅”的纵深型功能组织方式,一层沿街为商铺,后设有厢房、堂屋、天井、厨房等居住功能空间。由于该地区水系交织且地 势低平,通常在二层阁楼设有卧室、储藏等功能空间,可供水患时短暂居住。

(3)形态特征鄂西北传统居住空间多为建筑实体围合,注重对院落内部的防御功能,有时还设有碉楼以增强安全性。其典型特征是山墙的形式和墀头的装饰,山墙有马头墙、云墙等样式,而墀头形式有动物、植物灰塑,也有彩绘、线描和叠涩等处理手法。屋顶基本都是采用硬山灰瓦形式。鄂西南极具特色的吊脚楼常以“一明两暗”作为正房,以龛子屋作厢房,厢房多数有上下两层相围,上层居住,底层局部架空作为储藏或圈养牲口之用。厢房檐下二层在各面均可能设有围栏,形成楼廊。吊脚楼以龛子、吊脚檐柱、两重挑、木排架、歇山檐等为重要特征,并结合木构架的灵活组合,可以形成丰富的空间效果( 图 9)。江汉平原主要表现为穿斗木结构民居,通过院落、天井进行空间组织的纵深型院落成为普遍形式。形态特征元素包括坡顶、墀头、露台、门楼、天井、叠涩等,此外的“亮瓦天井”属于天斗的一种类型,天斗是在普通天井上加顶盖,而亮瓦天井是在顶部覆以亮瓦,它既可以遮蔽雨雪又能满足采光的需求[7]。

(4)交往空间从组团居住空间层级来看,传统的公共交往活动常发生在街巷、祠堂、戏场、会馆等空间附近。这些空间的形态特征都与各地方的生活方式和文化习俗有关,如今湖北乡村地区仍然保留请戏看戏的传统,戏场的设置不仅具有酬神娱人的功能,还能促进村民交往活动的产生。而宅院居住空间层级的庭院空间则是进行户间交往和私人交往的场所。

3方法与策略

3.1兼具时代性与地方性的乡村居住空间形态营建方法

时代性和地方性是对当下需求和当地问题的解答,是“大”环境和“小”建筑的谦虚选择,也是对当代乡村生活痕迹和地方特征的重新演绎[8]。(1)空间格局的延续荆干村的设计中延续了传统平直的街巷空间以及“十字形”的规整格局,并采用了前院-房屋-天井-房屋 后院的空间序列,建构出丰富的空间层次。而龙马村的居住空间沿等高线依次排列,并以鄂西南地区“一字屋”、“钥匙头”和“三合水”这三种平面形态,组合形成多组团的格局,从而满足对不同高差地形的需求。(2)功能组织的更新从空间的功能来看,居住空间是赋予人们遮风避雨和起居食寝的场所。其中,门楼作为居住内与外的过渡

空间,结合前后院进行功能组织,可作为家庭活动、搁置农具和停放车辆的场所。客厅在延续堂屋的基础上,融入现代起居功能和空间流通理念,使之成为厨房、餐厅和起居室一体化的功能中心,并设置墙体或隔断来保持空间的相对独立和连续贯通。卧室是居住空间的主体,通过增设南面阳台和衣帽空间,提高居住舒适度。辅助用房是乡村居住空间中灵活而重要的功能空间,包括杂物间、与楼梯结合的储藏间、干湿分离的卫生间、车库、书房、活动室等现代居住功能。由于乡村生产和生活之间关联密切,设计提供了可转换为经营功能的部分空间(图10)。

(3)形态特征的演绎荆干村的设计中运用了砖瓦等地方材料,以山墙、墙裙、坡顶、墀头、露台、门楼、天井、叠涩等传统特色形态结合不锈钢栏杆、空调机位百叶、玻璃屋顶等现代元素的方式,实现居住空间形态的传承与创新[9]。龙马村采用现代设计方法对龛子围廊、吊脚檐柱、板凳挑、山墙木排架、披檐等土家族传统民居元素进行重构与演绎,既符合当地村民的审美习惯也能适应现代生活实用性的要求(图11)。

(4)交往空间的重塑在荆干村组团居住空间的设计中,以满足村民之间的交往需求和归属感为主线,再现门楼、院落、街巷、廊道、戏台等具有集体记忆的公共活动场所,并设置幼儿园、卫生所、活动中心等服务功能空间,以此促进邻里间的交往活动。宅院居住空间的设计围绕庭院空间展开。可以发生晾晒、生产劳作、攀谈等日常行为活动的前后院是居住空间的枢纽,而天井院不仅能够改善居住的采光通风条件,还是家庭生活与交往活动的重要场所。设计结合现代居住功能和面积指标的合理分配,以此塑造更为适宜的交往空间。

3.2乡村居住空间的适宜营建策略

适宜性营建策略以改善村民的生活品质和居住环境为目标,是对地方经济、社会、文化和环境的有效回应。(1)融合乡村产业发展与空间模式乡村产业的发展能带动生产和生活条件的改善。小坦山村将苗木花卉产业与园林庭院式的居住空间进行有机融合,形成高品质的人居环境与苗木花卉产业展示平台,以此吸引人才返乡就业和创业,也为发展生态农业和休闲旅游产业提供了良好的基础。(2)延续地方文化与传统习俗乡村居住空间的营建不仅包括空间层面,还包括文化形态和价值观念的建立。文化习俗的延续是对乡村居民生活价值观的尊重。荆干村和龙马村的设计通过增设

戏台、文化长廊等能够承载传统习俗和文化活动的空间,让村民在活动参与中逐渐增强文化认同感。(3)适应乡村生活方式与现代居住功能乡村居住空间的营建不仅要考虑乡村社会变迁,还要理解生产与生活相互渗透的现实特征。在适应乡村生活方式的基础上,满足现代人对居住空间的布局、功能、形态和环境改善上的时代需求。(4)尊重环境肌理与地方特征乡村环境的形成是历经漫长时间改造和适应自然地理条件的结果,特定的环境使当地建筑的形态与特征呈现出一定规律[10]。尊重乡村环境的肌理,并从中寻找村落与环境的关系,提炼符号与元素,是进行乡村居住空间营建的基础。利用具有地方形态特征的实用性元素,完成地方空间形态到建筑风貌的传承与创新。(5)选择地方材料与适宜技术就地取材既能展现地方特性又能更好地融入乡村环境,鄂西北地区多选用当地常见的青石、麻岗石等,但现在的石材加工在成本和工时上的耗费较大,可以选择较为经济的红砖、竹子以及农作物秸秆等地方材料进行居住空间的营建[11]。而适宜技术的选择是对传统营建技艺的承传与发展,更是对经济性、社会性和艺术价值的平衡与把控。

(6)营造场所精神与归属感乡村在本质上是一种生活世界,其主体是当地的村民。乡村居住空间作为村民日常生活与交往活动的场所,是村落发育、文化沉淀、历史沿革的外在体现,也是居住功能和精神意义的集合体[12]。在村民与场所的互动交流中,居住空间给人以“集体记忆”,使村民产生了一种心理上的认同感和归属感。

4 结语与思考

乡村居住空间与乡村的真实生活和地缘息息相关,反映了村民对传统空间的精神依赖以及对现代生活的更高要求,也是空间形态与生活模式相互关联的体现。从三个村落的实践展开分析,通过空间格局的延续、功能组织的更新、形态特征的演绎、交往空间的重塑等方法尝试建构兼具时代性与地方性的空间形态,并探寻乡村问题的解决办法和适宜营建策略。首先,产业发展是乡村营建的基础与保障,必须明确乡村特色产业发展的主线和思路,并以此留住青壮年劳动力。其次,注重村民主体的参与和交往活动的发生,并以此唤醒场所精神的回归和营造。然后,在文化习俗、生活方式、居住功能、环境特征、材料技术等方面寻求与居住空间的时代性和地方性特征相对应的策略。最后,在技术与文化领域的 全球化推动之下,能否秉持“对适时问题的探索”和“对在地文化的承传”的基本价值观进行乡村营建,或许值得我们进一步思考。 图、表来源

图8、9:李晓峰,谭刚毅.两湖民居 [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9.

其余图、表均由作者及所在课题组绘制或拍摄。

参考文献

[1] 陆益龙.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背景、模式及误区——一种社会学的理解 [J]. 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7(9):134-136.

[2]张群,成辉,梁锐,等. 乡村建筑更新的理论研究与实践[J].新建筑,2015(1):28-31.

[3]陈志文,李惠娟. 中国江南农村居住空间结构模式分析[J].农业现代化研究,2007(1):15-19.

[4] 梁锐 . 西北乡村生态民居评价研究[D]. 西安:西安建筑科技大学,2011.

[5] 王韬. 村民主体认知视角下乡村聚落营建的策略与方法研究[D]. 杭州:浙江大学,2014:31.

[6]白皓文,吕晓蓓. 城市设计方法的在乡村居住空间形态设计中的应用——农村集中社区空间改良设计的一次探索[J]. 城市建筑,2014(5):64-67.

[7]李晓峰,谭刚毅.两湖民居[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 2009.

[8]刘克成,李保峰,郭卫兵,等.地域性与时代性——当代人居环境的求索 [J]. 新建筑,2010(5):44-63.

[9] 王竹,王静.低碳导向下的浙北地区乡村住宅空间形态研究与实践 [J]. 新建筑,2015(1):32-37.

[10] 郭琦,杨新海.呼唤新农村建设中的场所精神——以常州市西夏墅镇浦前村为例[J]. 规划师,2008,24(3):33-36.

[11] 赵之枫, 王峥, 云燕. 基于乡村特点的传统村落发展与营建模式研究 [J]. 西部人居环境学刊, 2016, 31(2): 11-14. [12]翟辉. 乡村策划:寻找乡村触媒[J]. 西部人居环境学刊, 2016, 31(2): 15-17.

[13] 徐小东,沈宇驰. 新型城镇化背景下水网密集地区乡村空间结构转型与优化[J]. 南方建筑,2015(5):70-74.

[14] 姚龙 ,刘玉亭. 乡村发展类型与模式研究评述[J]. 南方建筑 ,2014(2):44-50.

[15]李浈,雷冬霞,刘成. 关于泛江南地域乡土建筑营造的技术类型与区划探讨——《不同地域特色传统村镇住宅图集》(上)编后记 [J]. 南方建筑,2015(1):36-42.

襄阳石花镇小坦村居住空间的功能组织

恩施龙凤镇龙马村居住空间的功能组织

荆州江陵县荆干村居住空间的功能组织

荆干村B2 户型

小坦山村B1 户型

龙马村A1 户型

图 8丹江口浪河镇黄龙村饶氏庄园平面图 图 9 恩施宣恩县彭家寨吊脚楼的典型特征

图 2襄阳石花镇小坦山村现状图图 3襄阳石花镇小坦山村设计图图 4恩施龙凤镇龙马村现状图图 5恩施龙凤镇龙马村设计图图 6荆州江陵县荆干村现状图图 7荆州江陵县荆干村设计图

图 1湖北省分区及案例区位示意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