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府神庙建筑的形制研究/ 顾雪萍

South Architecture - - 目 次 -

摘要 广府地区的神庙建筑数量众多,在民间生活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是广府地区社会空间中最常见的公共建筑之一。神庙建筑在漫长的历史发展中形成了成熟的形制特征,文章细致地梳理了广府神庙建筑的平面类型、构架类型与立面特征,形成针对广府神庙的初步研究。

关键词 广府地区;民间信仰;神庙建筑aBsTraCT There are large numbers of temples in Canton area. The temples play an important role in civil life and they are the most common public buildings in the social space of Canton area. Temple buildings developed mature morphologic features in the long history. The article is about the plane types, framework types and facade features of temple buildings, provides an initial research of Cantonese temples.

KeY Words Canton area; folk religion; temples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规划基金资助项目:明清广州府宗族村落空间形态格局研究,项目编号:14YJAZH019。中图分类号 TU-092.9; TU-80; TU-85 文献标识码 A

DOi 10.3969/j.issn.1000-0232.2017.06.068 文章编号 1000-0232(2017)06-0068-08

作者简介 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亚热带建筑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硕士研究生,电子邮箱:593772511@qq.com

岭南地区素来有重鬼信巫的习俗,《史记·孝武帝本纪》载:“是时既灭南越,越人勇之乃言:‘越人俗 曰:‘越俗:有火灾,复起屋必以大,用胜服之。’”[1]可见秦汉时期流传于岭南地区信鬼、祀鬼、重巫、立祠、安坛、鸡卜、厌胜等巫术色彩浓重的信仰活动。直至明清,重巫信鬼的信仰仍深植于珠三角的民间社会之中,这类记载在明清地方志中屡见不鲜。如屈大均《广东新语》载:

是曰‘代人’”[2];康熙《广州府志·卷七·风俗》中载:

珓祈谶以卜休咎,信之惟谨。有疾病不肯服药而问香设鬼听命于师巫僧道,如恐不及。”[3]广府地区的民间信仰以重鬼信巫为根基、受到佛道两教的影响[4],并且经过历代的官方整顿而成熟定型[5],它在广府民间社会生活中占据着重要地位,在普通人家中,可以看到供奉着的形形式式的神明;在村落之中,常常可以看到多座拜不同神的神龛与庙宇。

广府民间称供神的庙宇为“神庙”,清嘉庆十二年中山圣狮村《重修洪圣庙碑记》载:“邑中神庙之设,甲于通郡”1);民国《顺德县志》载:“邑人最重祈祷, 每乡必有神庙,谓之乡主庙”[6]。广府乡村中设立神庙作为“一乡之主”,就其在民间信仰中的作用而言,功能类型多样,是重要的祭祀空间。神庙中常以一位神灵作为主神,主神两侧配祀其他神灵,神庙的名字以主祀神灵命名。其中主祀神灵的功能反映了神庙在民间信仰生活中的功能,下文以神庙中供奉的神灵的功能为依据,对神庙的功能类型进行简单阐述。

水神庙:珠三角地区濒临南海、三江汇流、水网密布的地理环境,使得水成为最重要的环境要素、航运成为最重要的交通运输方式,因而水上守护神的庙宇分布之广泛、数量之多,为广府神庙的一大特色。广府地区常见的水神庙有北帝庙、洪圣庙、天后宫、龙母庙、五龙庙和伏波庙等,它们多临水而建,与码头、桥梁和村落水口的关系匪浅。

专职神庙:指专门担负某一种或几种职能的神灵的庙宇。为满足民间生活中对于某一种神灵信仰功能的需要,广府地区的专职神庙数量众多、层出不穷,如与医药相关的华佗庙与医灵庙、与教育相关的字祖庙与文昌阁、与生育相关的金花庙,与工匠相关的先师(鲁班)庙和太尉庙、与戏剧相关的华光庙、与稻作经济相关的禾榖庙与神农古庙、与桑蚕经济相关的蚕姑庙等。

先贤神庙:广府地区还存在着大量供奉有功先贤的神庙,目的是为了纪念先贤、弘扬美德。常见的有康公庙、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