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历史街区中街廓及产权地块的形态与规划机制研究*

——以天津原法租界为例

South Architecture - - Contents - 1 2 杨旭 郑颖 Yang Xu Zheng Ying

A Morphological Study on Urban Planning Mechanism of Blocks and Plots in Modern Historic District: the Case of Former French Concession, Tianjin

摘要 街廓与产权地块是微观城市肌理的重要组成要素,对其形态的分析可揭示城市规划机制。研究运用城市形态学的方法,以天津原法租界为研究对象,通过对街廓及产权地块编号及划分的分析,从中微观尺度上考察天津的规划特征及机制。首先对天津原法租界的街廓和产权地块编号进行探讨,指出天津老城、海河及大沽北路等是影响天津原法租界规划的重要因素;其次是对产权地块的研究,通过对产权地块划分的分析,得出原法租界面向原日、英租界开放的特征。研究立足于城市形态学及城市历史景观的理论基础,是对天津近代城市规划研究的补充,亦可为未来城市整体保护和再生策略的制定提供依据。

关键词 城市形态;街廓;产权地块;法租界;土地划分;天津absTracT Blocks and plots are important elements of microcosmic urban fabric, and the analysis of their morphology can reveal the mechanism of urban planning. Taking the former French concession in Tianjin as the research object and using urban morphologic theories, this paper explores the planning characteristics and mechanism of Tianjin in a microscopic scale by analyzing the numbering and subdivision of the blocks and plots in this area. Firstly, this paper discusses the numbering of the blocks and plots, pointing out that the old town of Tianjin, the Haihe River and Dagu North Road are the major factors influencing the planning of the former French Concession. Secondly, by studying the plots and analyzing the subdivision of the plots, this paper summarizes the open characteristics of the former French concession towards the former Japanese and British concessions. Based on urban morphology and urban historic landscape theories, this paper contributes to supplementing studies on Tianjin's modern urban planning and provides the basis for future overall protection of cities and the formulation of regeneration strategies.

Key Words urban morphology; block; plot; French concession; land subdivision; Tianjin

*高等学校学科创新引智计划基金资助:低碳城市与建筑创新引智基地,项目编号:B13011。

中图分类号 TU-092文献标识码 A

DOI 10.3969/j.issn.1000-0232.2018.01.004 文章编号 1000-0232(2018)01-0004-05

作者简介 1 建筑学学士;2 副教授,通讯作者,电子邮箱:zhengbomu@gmail.com;1&2 天津大学建筑学院

1背景

1.1 研究目的

街廓及产权地块是城市空间的基本构成单元,其形态是中微观尺度下城市规划及城市空间形成、演变结果的直接反映,因此,街廓和产权地块是中微观尺度城市形态学研究的重要研究对象[1]。近代,城市土地私有制之下,土地分配,即产权地块划分是近代城市规划行为的重要一环,因此形成的街廓及产权地块形态直接影响了近代城市空间的肌理和城市景观,并持续对当代城市产生着影响[2]。对中国近代城市的街廓及产权地块的形态研究是解读近代城市规划、城市发展演变的重要手段之一。

天津是中国最重要的近代城市之一,自19 世纪后半叶至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为止,天津市内曾存在多国租界,形成了天津近代的主要城区。天津原法租界是天津原九国租界中开设时间最早、建设最成熟的租界之一,其城市肌理的大部分延续至今,是天津近代城市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 [3]。但是,另一方面,由于原法租界地处城市中心区,因近年的城市化进程正面临巨大的城市开发压力,其城市肌理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破坏。然而目前对于天津原法租界城市肌理及城市发展机制的研究尚少,城市开发过程中缺乏城市遗产价值评价的理论依据,在中微观尺度下的街廓及产权地块的研究尤为欠缺,关于天津原法租界街廓及产权地块的研究亟待开展。

1.2 研究现状

街廓及产权地块是城市形态学研究的重要对象,在城市形态学研究的各学派中,法国学派注重建筑与城市的关系,关注城市形态演变的深层社会过程,强调街廓和产权地块的组合[4],本文亦以此为基础展开。

街廓及产权地块的研究可分为街廓及产权地块编号和产权地块划分两个方面。街廓及地块的编号是城市用地和建筑的重要识别系统,与地价等信息一一对应,反映城市土地利用状况 [5]。在该方面的研究主要为通过编号解读土地组织规律、探究城市规划机制等。牟振宇从技术和操作层面,讨论了上海原法租界的地籍系统及其与法国本土制度的关系,并论证了该地籍系统在上海的局限 [6]。马学强通过解读道契档案,揭示了上海原法租界从设立到扩张的细节 [7]。刘刚则通过地块编号的演变分析了地块的分割与合并,揭示近代城市的演变过程 [8]。

在产权地块划分方面,一类探讨了街廓形态及产权地块之间的相互关系:梁江、孙辉在对中国旧租界区的研究中指出街廓的长边和面宽之间常存在一定的模数关 系[9]。还有一类关注地块的细分与合并:刘强、李世芬分析了地块合并的规律并对其影响进行了探讨[10]。在研究对象上,国内研究主要集中于上海原法租界,对天津旧租界则鲜有涉及。

近代天津曾有多国租界,其城市规划及发展表现出与上海、武汉等近代城市不同的特征。天津原法租界城市形态方面的研究成果主要来自天津大学。郑颖和薛山在街廓形态研究中指出,原法租界街廓面积与相邻的原英、日租界表现出明显差异,地理位置是影响街廓尺度的重要因素[11]。另一方面,邓婧蓉通过对原英、法、日租界街廓边长的对比分析,进一步揭示出原法租界街廓长、短边尺度上的特征[12]。关于街廓及产权地块的研究为深入剖析旧租界区的规划和发展机制供了借鉴。但是总体而言研究成果仍然较少,关于规划机制的解读还不充分。

1.3 研究对象及方法

本文的研究对象为天津原法租界。天津原法租界沿海河,地处天津老城东南侧,街廓尺度在原日、英租界之间。原法租界建设分为两期,以大沽北路(原海大道)为界,大沽北路以东为1861年划定的区域,为一期。大沽北路以西为 1900年向西扩张的区域,至南京路(原墙子河),为第二期(图1)。

研究所需历史地图信息主要来自法国南特档案馆收藏的 1908、1926年规划蓝图,另有数份至上世纪二十年代末为止的天津市域历史地图作为城市道路建设状况的参考。两份规划蓝图反映了城市建设的不同阶段。天津

原法租界建设始于1900 年义和团事变,1908年法租界规划蓝图反映了早期的路网规划及道路建设状况。1926年道路建设基本完成,此时的规划蓝图则反映了原法租界建设相对成熟的状况。

(1)研究首先以城市测绘图为基础,将上述历史地图重新进行CAD的描绘,转化为精确的矢量地图,同时对街廓和产权地块编号进行记录;(2)归纳并对比编号体系,分析街廓及产权地块的编号规律;(3)考察街廓及产权地块的形态特征,分析其演变过程和地块划分规律,结合历史文献得出原法租界的规划机制。

2街廓及产权地块的编号

2.1街廓及产权地块编号与道路规划

天津原法租界街廓编号由两部分组成,包括字母“B”及罗马数字,如“B. XVIII”表示租界内第 18号街廓。通过对街廓编号的考察可知,原法租界一期与二期表现出不同的特征:除个别出现了两个街廓对应一个编号的现象之外,一期的每个编号对应一个街廓。原法租界二期则相反:除有一个街廓与编号一一对应以外,其余均是一个编号对应多个街廓,其中半数以上是一个编号对应4个街廓(图2)。

此后通过对比 1908 年与 1926 年地图可以发现,上述现象并非偶然形成。在多个街廓同时使用一个编号的二期中,1926 年编号轮廓线与 1908 年的街廓轮廓线吻合程度非常高(图 3)。考察历史资料可知, 1903 年,由于八国联军管理天津的都统衙门解散,天津进入了多国租界并立竞争的时期,此时法租界工部局开始了第二阶段的城市规划,这次规划的主要对象是二期的道路网 [13]。至 1908 年,规划道路基本形成,在这之后的十余年中,该规划路网在历史地图中反复出现。可见对原法租界的规划而言,1908 年道路是一次非常重要的规划,这大概也是 1926 年规划采用 1908年规划编号的原因。

官方网站 www.nfjzbjb.com

1926年的道路规划是基于1908年的框架下的规划,其主要变化在于对1908年街廓进行了细分,细分方法是在 1908年街廓基础上增加纵、横两个方向的道路,将原有大街廓划分成4个小街廓。

以下进一步考察从1908 到 1926年产生上述道路网变化的原因。

分析原法租界和其他租界周边的道路网,从不同年代广域历史地图的对比分析发现,日、法、英租界位于老城南侧,考虑到同老城贸易便利的原因,各租界十分重视南北向道路的建设。此外,原法租界在原日、英租界之间,路网密度差异明显。1908年法租界原有南北向道路连通日、英租界,新增道路只连通了日租界的部分道路,却没有和英租界道路相连接(图4)。再次考察1908 年前后的历史地图可知,1904到 1924 年英、法道路连接,之后 1924 到 1926年,日、法道路开始连接。可见,在规划初期,原英租界对原法租界的产生了较大影响,后期用增加路网的方法照顾到原法租界同天津老城和原日租界的连接,最终使得原法租界的街廓大小介于原日、英租界之间,形成了原法租界独特的城市肌理,并延续至今。

2.2 街廓及产权地块编号顺序与规划

由 1926年规划图可知,原法租界一、二期的街廓初始编号均位于西北,分别在大沽北路两侧。顺序为先自西北向东南沿大沽北路编号,再在东北至西南方向上各自反向编号(图5)。

从广域天津地图可知,天津老城位于原法租界西北侧,从靠近老城的西北侧开始编号,反映了规划者对法租界所处地理位置的认知,也说明老城在规划过程中的重要地位。在街廓编号顺序上,两期都先现顺着大沽北路,再在垂直的方向上分别向相反的方向进行编号。考虑到大沽北路是一期和二期的边界,这反映了边界对于编号的重要性,表明大沽北路也是影响原法租界城市规划的重要元素。

此外,产权地块编号的初始位置大部分位于靠近老城的一侧,同样体现了天津老城在规划上的重要性(图 6)。

3产权地块划分与规划机制

地块划分方式反映城市规划的许多方面,不仅规定了地块的方向,决定了进入街廓的方位,还影响地块和周边道路的关系。本节着重探讨地块划分方式所反映的地块与周边道路的关系。

依划分顺序的不同,可将地块分割线分为初次划分[14]、二次划分和细分,其重要性和意义各有不同:(1)初次划分是对街廓的第一次划分,判断为初次划分线的依据是分割线是否只在一个方向上贯通整个街廓。初次划分作为街廓划分的第一步,影响接下来的划分方向,限定了分割后地块的尺度及形状,在一定程度上反映规划者对土地细分的构思[15];(2)二次划分是在初次划分基础上的进一步分割,判断为二次划分线的依据是分割线是否只在一个方向上贯通初次划分产生的半个街廓。二次划分进一步限定了分割后地块的方向、尺度和形状;(3)细分是在前两次划分的基础上,由地块所有者自发性土地买卖产生的划分,它形成了地块划分的最终形态,规定了地块的方向、尺度和形状,对建筑布局有着较大的影响(图7)。

因天津原法租界详细地籍信息不充分,现只有 1926 年规划蓝图带有相对较为完整的地块编号,所以本节研究以 1926 年规划蓝图为主要资料来源进行研究。

3.1 细分地块和初始地块

原法租界产权地块的编号顺序多样,经梳理可发现有如下几种形式:一字形、环形、Z字形、单独编号和其他(图8)。

观察 1926年规划蓝图,常能发现不符合上述顺序的地块,这些地块编号不连续,且和周边地块编号差值较大;在形态方面,与之相邻的地块形状常呈刀把形(图9)。上述编号顺序和地块形态上的异样由细分造成,如果要从地块编号方面了解原法租界的规划机制,就要将自发性的地块细分排除在外,这牵涉到对细分地块的判定及复原。

首先对地块细分进行判定。通过不同年代历史地图的比对,可见如图 10 所示的地块细分现象,因地图时间越早就越接近初始的划分状态,故在更早的规划图上未出现的地块可认为是细分地块,是为规则一;一般地,规划初期的地块编号是连续的,若出现编号不连续的情况(个别差2),则可认为是细分地块,是为规则二(图11)。规则一、二共同构成细分地块的判定标准。

接着需要对初始地块进行复原。一般地,规划初期的地块形态多呈规则的四边形,如果细分地块和它相邻

www.nfjzbjb.com 官方网站

图 2 1926年街廓和编号对应情况图 3 1908 年街廓轮廓图 图 4 原法租界道路示意图

图 1天津原法租界区位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