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医院建筑研究

A Study of Hospital Buildings in Australia

South Architecture - - 目 次 - / 张文宇 张春阳

摘要 文章梳理了澳大利亚医院建筑的发展进程及特色表现,澳大利亚于19世纪中期开始出现公共医院建筑。20世纪初期,医疗建筑国际调研游历促使了澳大利亚医院建筑的现代主义的开始,现代医院建筑随后得到发展至今。在整个发展进程中,澳大利亚医院建筑顺应时代和大环境的发展,注重借鉴新思想和新理念,产生了形式丰富多样的现代医院建筑。

关键词 澳大利亚医院建筑;现代医院;发展进程;国际调研游历

ABSTRACT This paper summarizes the development history and architectural features of hospital buildings in Australia. Public hospital buildings started to emerge in the mid-19th century. International travel initially prompted modernist hospital buildings in Australia in the early 20th century. Modern hospital buildings have since developed.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the development process, Australian hospital buildings have always conformed to the development of the era and the environment, and learned from new ideas and concepts, which has generated many modern hospital buildings with a rich variety of forms.

KEy WORDS hospital buildings in Australia; modern hospital; development history; international travel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项目:基于综合性能提升的亚热带地区既有大型综合医院更新设计方法研究,项目编号: 51778231。

中图分类号 TU246.1文献标识码 A

DOI 10.3969/j.issn.1000-0232.2018.04.011 文章编号 1000-0232(2018)04-0011-06

作者简介 1 博士研究生,电子邮箱:598865078@qq.com;2 教授;1&2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亚热带建筑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

在澳大利亚建筑发展的两百多年历程中,医院建筑的发展大致经历了两个阶段。早期医院建筑发展主要是从18世纪后期英国政府到达澳大利亚建立起殖民区开始,随后殖民地医院建筑和公共医院建筑相继出现;现代医院建筑始于20世纪初,医疗建筑国际调研游历拉开了澳大利亚医院建筑现代主义的序幕,随后现代医院在借鉴新思想和新理念同时,不断自我创新,推动了澳大利亚现代医院建筑的发展。

1早期医院建筑

18世纪后期至20世纪初期是澳大利亚早期的医院建筑阶段,这一时期的医院建筑可分为殖民地医院建筑和公共医院建筑。 1.1 殖民地医院建筑

澳大利亚最早出现的医院主要为殖民者修建的罪犯医院和军事医院,这些医院的性质类似监狱和兵营。1787年,悉尼殖民区建立,澳大利亚第一座监狱城市出现。随着城市的发展,澳大利亚各地陆续有医院建筑或者是具有医院功能的建筑开始出现。1788年第一座医院出现于悉尼海湾西侧,1794年该医院被拆除。后来在道斯角新建了另一座医院,并增加了商店和药房等功能。1812年到 1834年,温莎、巴瑟斯特、利物浦等地都陆续出现了医院建筑 [1]。

这一时期,约翰·瓦茨(Jhon Watts)设计的悉尼军事医院(Military Hospital)(1814 年)是简洁的乔治亚风格 1)厅式平面和双层走廊形式的典型案例,病房占

满建筑的全宽,并由一条中央廊连接(图1);弗朗西斯·格林威(Francis Greenway)(1824~1830 年)设计的具有拱廊和中心塔的澳大利亚利物浦医院(Liverpool Hospital)则是一座更为精美的乔治亚风格的医院建筑(图2)[2]。

1.2 公共医院建筑

随着殖民地的发展,英国改变了过去以流放罪犯为主的开发澳大利亚的政策,自由移民开始成批地移居澳大利亚,各地相继成立殖民地责任自治政府,主要政权开始从英国政府转交到殖民政府手中,公共医院也随即出现和发展。

如今悉尼中央火车站所处位置于1820 年时曾是一个慈善救助站,虽说这个救助站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公共医院,但是许多穷苦病人都在这里得到了救治。1866年新南威尔士分娩医院建成,这是澳大利亚第一个产科医院,也是第一个助产士和妇科的教学医院[1]。

1840年佩斯和阿德莱德开始出现公共医院。1848年,一群有识之士经过多年筹备,在悉尼朗斯代尔大街上修建了一座22床的公共医院 [1]。

随着通向东方大陆的交通运输系统的终止,英国政府不再掌权一些罪犯医院。1848年,作为悉尼政府机构的悉尼医院关闭,随后其主要掌控权从英国政府转移到了殖民政府手中。1875年,悉尼医院经过一番改革后成为了澳洲第一个护士培训学校[1]。

受到弗罗伦斯·南丁格尔(Florence Nightingale)的影响,19世纪中期,澳大利亚医院建筑空间品质获得改善。19世纪后期到20世纪前期,澳大利亚大城市中的公共医院建筑大都遵循南丁格尔的广厅式平面(图3)的设计原则[2]。护士站和病人被分散到每一个单独的大 空间病房单元中,在这个空间中可通过大窗户来获得自然通风和采光。1874~1879年,位于新南威尔士由乔治·曼斯菲尔德(George Mansfield)设计的皇家爱尔弗雷德王子医院(Royal Prince Alfred Hospital)正是典型的广厅式布局,也是一座城市化的医院建筑(图4)。

2现代医院建筑

20世纪初澳洲人的国际调研游历拉开了澳大利亚医院建筑现代主义的序幕。1925~1926年,美国人麦凯克伦(Malcolm MacEachern)2)的到访是澳大利亚医院发展的催化剂,直接刺激了一部分澳洲人开始调研游历海外医院或其他医疗机构来获得知识和经验[4]。19 世纪 30年代开始,澳大利亚现代医院建筑得到发展并奠定了其基础。到 19 世纪 70年代,基于政府的决策和对英国医院经验和理念的借鉴,澳大利亚现代医院开始进入了设计的新时期,这一时期更关注建筑的弹性发展和标准制定。进入21世纪,随着社会整体和医疗模式的发展,澳大利亚现代医院建筑呈现出语汇丰富,形式多样的景象。2.1 医疗建筑国际调研游历

墨尔本建筑师斯蒂芬森(Stephenson)和 A & K亨德森(A&K Henderson)3)为了在医院建筑设计这一领域得到发展,分别于1927 年6月和7月到美国调研游历,这也是澳大利亚获得国际联系和知识的开始。斯蒂芬森在美国期间访问了近65所医院,主要了解了这些医院的开销、设施以及各种先进的规划和设计理念[4]。

1932 到 1933年间,斯蒂芬森进行了他的第2 次调研之旅。这次他横跨了美国、英国和欧洲,调研了上百所医院。斯蒂芬森对欧洲医院的印象最深,他曾说“在

这里,医院设计中革命性的发展出现了,其中一些是因为科技的进步,诸如深度治疗和镭的使用等。但最大的进步是在这些医院建筑中,病人获得了更多的自然采光和通风。”[3]

在荷兰,斯蒂芬森看到了令其非常欣赏的光束疗养院(Zonnestraal Sanatorium),这是从老建筑的传统形式再到思想的极度原创。通过玻璃墙让本来很单调的房子变得有了一种精美的机械感(图5);很多瑞士的医院也给斯蒂芬森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特别是伯尔尼Loryspita 的半圆形阳台:由可移动的玻璃墙所围合,这样便能最大限度地使阳光进入建筑(图6);在德国,斯蒂芬森对斯图加特附近的理查德(Richard Docker)设计的魏布林根医院(Waiblingen Hospital)非常感兴趣。特别是通过巨大的窗扇,病人可以被送到阳台上(图7)。这被他形容为“一种极具吸引力的修建方式”;在芬兰,阿尔托(Alvar Aalto)设计的派米奥疗养院(Paimio Sanatorium)也让他记忆深刻(图 8)[3]。

欧洲的现代主义建筑给斯蒂芬森留下了极好的印象,他描述它们为合理化的建筑——“用最简单的形式和最合适的材料来表现建筑的功能”。斯蒂芬森的第2 次游历可以说是奠定了澳洲之后20年医院建筑设计的基础,也对其公司之后设计的其他医院影响颇大,设计手法转变为强烈的现代主义。1937到 1958年间,斯蒂芬森又经历了4次主要的国际调研游历。

基于斯蒂芬森的影响,也有其他机构和个人进行了相似的国际调研游历。例如:新南威尔士政府建筑师帕克斯(Cobden Parkes)和维州建筑师和城镇规划师希斯(Frank Heath)也分别进行了国际调研游历。

2.2 澳大利亚现代医院建筑的初始发展

19 世纪 30年代开始,通过借鉴学习奠定了澳大利亚现代医院建筑的基础。斯蒂芬森设计的弗兰克斯顿外 科医院(Fankston Orthopaedic)(1929 年)、维多利亚女王医院杰西麦克弗森楼(Jessie McPherson Wing of the Queen Victoria)(1930 年)和圣文森特医院(St. Vincent Hospital)(1933 年)3座医院建筑标志着澳洲现代医院的来临。而他于1930年之后设计的医院则成为澳洲当时最纯粹的现代主义建筑,也是澳洲功能现代主义的奠基石。墨尔本费兹罗区的圣文森特医院是其第2次调研游历后设计的,也是其第3个医院项目。该医院建筑的外部设计的变化并不大,依然是砖表面的体块类型(图9)。但是在设计上体现了许多技术上的革新,这是斯蒂芬森第二次国际调研游历的结晶,其中包括澳洲第一次出现的“Rigs”病房4)——病房中 16~24 张床分散为 4~6张为一个单元的小隔间,保证病人隐私的同时护理效率和服务都不会受到影响(图10)[4]。这是医院建筑设计方法进步的前兆。

墨尔本东部的默西医院(Mercy Hospital)(1934 年)是斯蒂芬森调研游历结束后,其公司设计的第一个医院项目。医院整体为流线型,带形的阳台和大玻璃窗穿插在白色的立面上,足够大的玻璃窗可以让病床滑到阳台上。建筑内部则运用了最新的系统——多种依附在墙上的服务系统,例如供氧系统以及病人可以通过无线电呼叫服务(图 11)[2]。

20世纪前半叶,有很多针对手术室的研究和革新。斯蒂芬森为悉尼英王乔治五世纪念母婴医院(King George V Memorial Wing for Mothers and Babies)设计了一个特别的半球型手术室5)。不锈钢穹顶用来反射强光,穹顶上还有一些观察孔便于学生在观察室内观看手术和接受讲解,避免被感染的风险(图12)[5]。

斯蒂芬森&梅尔德伦公司的医院建筑设计也在发展中逐步形成自己的特点:

(1)让建筑和空间更利于病人的治疗和康复;

(2)通过阳光室和阳台给病人提供更多的阳光和新鲜空气;

(3)提倡医院规划设计及管理上的新意识——促进医院中相互有联系的医疗部门的高效合作,促进护理效率和记录的保持,提高手术室和病理实验室的卫生标准等。

这一时期,一些公司也在医院建筑设计等方面取得了进步。例如,在帕克斯(Cobden Parkes)领导下的新南威尔士政府建筑师设计了巴瑟斯特社区医院(Bathurst District Hospital)(1938~1944 年)和圣玛格丽特医院(St Margaret's Hospital)(1938~1951 年)等。在昆士兰,多诺霍& 富尔顿(Donoghue & Fulton)设计了当时最好的医院——汤斯维尔医院(Townsville Hospital) (1938~1951年),该建筑被称为现代建筑的基准[2]。

随着医院的继续发展,综合医院规模逐渐扩大,设施也逐步完善。从20世纪中期开始,各州首府都有一些大型的综合医院。例如,悉尼的皇家北岸医院(Royal North Shore Hospital)( 图13)、墨尔本的皇家墨尔本医院(Royal Melbourne Hospital)(图 14)以及皇家阿德莱德医院(Royal Adelaide Hospital)、皇家霍巴特医院(Royal Hobart Hospital)(图15)和皇家佩斯医院(Royal Perth Hospital)等。这一时期,传染病、结核病、妇女和儿童等专科医院开始出现。

2.3注重弹性发展与标准制定的澳大利亚现代医院

19 世纪 70年代,惠特拉姆工党当政后,在社会基础设施投资方面开创了一个全新时代,政府拨给医院大量资金,并在卫生和医院方面投入了很多的主动性,包括一种通用医疗保险体制。之后惠特拉姆政府对澳大利 亚医院做出了一份报告 6),根据报告的指引,悉尼西部的韦斯特米德医院(Westmead Hospital)建成,预示着澳大利亚医院进入了设计转变的新时期[5]。

韦斯特米德医院(Westmead Hospital)由英国建筑师里维尔·戴维斯和约翰·威克斯 (Llewelyn-Davies/ John Weeks)同新南威尔士公共工程部门 7)的政府建筑师合作完成。戴维斯和威克斯提倡强调整个医院建筑的“不确定性”,提出了“机变论”设计理论。他们认为复杂的医院系统,不应禁锢在一个僵硬对称的外壳之中,而应该是若干单栋建筑松散联系体系,以满足总体或单体的发展变化要求。

戴维斯和威克斯基于自己规划和设计理念,针对韦斯特米德医院的建筑总平面规划和建筑单元策略上提出了先锋的想法,特别是关于生长和变化的设计策略。这种新的设计策略带来了新的医院建筑类型:六层的住院楼位于三层的服务单元中间,通过主要的可移动的“街”相连接,“街”则能够适应今后的生长和变化(图16、17)。斯特米德医院建筑设计中的所有策略随后在诺是维克公园医院(Northwick Park)和阿德莱德南面的弗林德斯(Flinders)医学中心得到实施。韦斯特米德医院对澳大利亚来说是一所具有巨大参考意义的医院。

虽说通过韦斯特米德医院的建筑设计把英国的实践经验借鉴到了澳洲,但是并没有参考英国医院建设标准,澳洲当时也没有类似的医疗建筑标准。所以随着韦斯特米德医院这个巨大工程项目完成之时,澳洲人对于英国医疗建筑标准的兴趣也随之增加。

第一个依照标准进行设计的是距韦斯特米德医院以西 5km 的 200床的德鲁伊特山医院(Mount Druitt

hospital)。一般而言,这样规模的医院通常会是五至六层的混凝土体块模式。但是该医院在借鉴了标准的同时,还使用了由澳洲政府科学组织 (CSIRO) 研发的利于科室布局高效的电脑规划程序来协助设计,将医院建筑层数降低至了两层。这是基于该规划程序得出的结论:对于小型或者中型医院来说,两至三层的高度相对于更高的楼层更具高效性(图 18、19)[6]。

新南威尔士的医院规划和环境中心(HOSPLAN)一直致力于医院规划的发展研究,促使有关医院各部门的空间和操作的标准的制定。1980年末,专业医疗中心的大部分部门的设计标准完成。新南威尔士州形成了一个有效的且能被其他州使用的数据库。可以说,19世纪 70年代出现的先锋医院建筑奠定了澳洲规划、设计标准和未来 30年医院的形式。

2.4 21世纪——丰富多样的澳大利亚现代医院建筑

随着社会快速发展,生活质量的不断提升,医疗科技的突飞猛进以及医院管理模式的日新月异,同时还受建筑设计思潮和建筑师自身素质的影响。语汇丰富,形式多样的现代医院建筑纷纷出现。这一时期的澳大利亚医院建筑空间更注重人性化、绿色生态的设计方法,以及建筑与周边城市和景观相互交融的设计理念。

新皇家亚历山大儿童医院(New Royal Alexandria Hospital for Children)(1995 年),也是韦斯特米德儿童医院,建筑空间注重体现人性化和尺度感,特别是主入口和等候空间的气氛更像是一个购物中心或者是娱乐中心,当人们一进入,就是明亮的色彩和曲线的穹顶(图20)。

墨尔本阳光医院(Sunshine Hospital)(2001 年)的建筑表面被灰色、白色、桔色、黄色和蓝色的像素化图案覆盖。一种游戏的设计手法出现在窗户图案和外墙上像素化图案中间(图21),给人一种全新的感受。

墨尔本皇家儿童医院(Royal Children's Hospital) (2011年)的设计是以对自然的体验和融合为理念,致力于打造一个“公园中的医院,医院中的公园”,注重景观元素的渗透,将建筑与自然融为一体。整个建筑覆盖着无数像“树叶”一样渐变彩釉双层玻璃遮阳板,极具动感变化(图22)。医院建筑内部空间更是处处体现人性化设计,营造出一个趣味轻松的“梦幻游乐园”[8]。

奇伦托夫人儿童医 院(Lady Cilento Children's Hospital)(2014年)与周边城市社区和景观高度融合,其设计理念是“生机勃勃的绿树”,所以其建筑空间突破建筑主体延伸到街道上形成一系列孔洞和外部阳台,使使用者可以欣赏到城市景色,也使医院的内外部环境完美交融(图 23)[8]。

总结

从 18世纪后期到20世纪初期,澳大利亚医院早期医院建筑从殖民地医院建筑发展到了公共医院建筑。在这一时期主要受到了乔治亚风格和南丁格尔广厅式平面布局的影响。

20世纪初期,墨尔本建筑师斯蒂芬森游历参观了许多先锋建筑后,其设计理念开始摈弃砖表面的块状设计,使用流线型阳台的典雅设计方式和阿尔瓦阿尔托的新构造学方法,通过阳台为病人提供更多的自然通风和采光(图

24)。他的影响力一直持续到20 世纪 60年代。这一时期也是澳大利亚建筑的空前发展阶段[9],澳大利亚现代医院在澳洲现代主义发展和澳洲卫生业的进步方面起了关键作用。

20 世纪 60 到 80年代是澳大利亚建筑发展的重要阶段 [10]。20 世纪 70年代,基于英国的医院建筑设计理念和实践,新的医院布局理念和建筑形式开始在澳大利亚出现,特别是在1978年的韦斯特米德医院中,出现了利于生长和变化的设计策略和一系列的带有遮阳板的体块形式(图25)。这一时期,澳大利亚的现代医院更注重弹性化与标准的制定。

21世纪,随着社会整体和医疗模式的发展,以及建筑师个人观点的表达逐渐形成一种语汇和意象。在所有因素的共同影响下,具有独特建筑语汇现代医院建筑纷纷出现。

纵观澳大利亚医院建筑发展的发展进程,其一直顺应时代和大环境的发展,通过借鉴新思想、新理念和新形式,以及不断自我创新,产生了独特建筑语汇和形式丰富多样的医院建筑。

图片来源

图 1:http//sydneyarchitecture.comHIST-EARLYHistEarly008.ht.图 2:https://en.wikipedia.org/wiki/Liverpool_Hospital.图3:参考文献 [7].

图 4:Henry Burdett, Hospitals and Asylums of the World: Portfolio of Plans (1893), Denmark's national library.图 5:https://www.pinterest.com/pin/178595941451140347/.图 6:https://www.pinterest.com/pin/498844096206770973/.图 8:https://en.wikipedia.org/wiki/Paimio_Sanatorium.图 7、10、11、24:参考文献 [4].

图12:参考文献 [6].

图13 ~15:参考文献 [1].

图16:基于 Google earth 改绘.图 9、17、20、22、23、25:作者摄影 .图 18、19、21:参考文献 [5].

注释

1)乔治亚风格是指大约 1714~1811 年间,流行在欧洲,特别是英国的一种建筑风格。这是集大成的一种风格特征,有巴洛克的曲线形态,又有洛可可的装饰要素。文艺复兴流传下来的古典主义在当时著名建筑师帕拉迪奥的手下发扬光大。我们现在看到的传统欧洲的建筑风格基本上都是以乔治亚为原型的。2)麦凯克伦是外科医学院副主任,以及专业医院顾问。3)斯蒂芬森和A & K亨德森是斯蒂芬森& 梅尔德伦(Stephenson & Meldrum)公司的负责人。

4)1909~ 1910 年,“Rigs” 第 一 次 出 现 在 哥 本 哈 根 的Rigshospital 中,之后 1920年出现在史蒂文的北美项目中。5)半球型手术室是基于瓦特尔(Jean Walter)设计的一所法国医院中手术室的原型(1934~1936 年)。 6)惠特拉姆政府在 1974年对澳大利亚医院做出的报告对于澳洲医院意义重大。该报告由西德尼萨克斯博士(Sidney Sax)带领的一个委员会负责。他们调研总结了所有澳洲医院,考虑了澳洲医院的各个方面 ----使用情况、外观、使用年限、分布状况以及主要的人口指标等,并提出了新的实现健康的观点,提高医院服务的计划和医院需求同医院规模的评判标准。报告也对资金的使用给出了建议 ----以人均为基础,将资金分配到各个州。最后,报告还建议在主要的中央政府管辖内的所有卫生区域内实行新的区域管理,对财政进行调整,制定新的许可制度,并对私人医院的掌控以及计算机引进医院作为医院重要的成本组成。7)新南威尔士公共工程部门前身是殖民建筑师办公室,曾参与了新南威尔士主要的医院工程。

参考文献

[1] Australian Geographic Society.The Australian Encyclopaedia[M].Terrey Hills,N.S.W, Australian Geographic Society, 1988.

[2] Goad Philip, Julie Willis.The Encyclopedia of Australia Architecture[M].Port Melbourne, Vic: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12.

[3] Julie Willis. Machines for Healing[J]. Architecture Australia, 2002,91(4):46-47.

[4] Cameron Logan, Julie Willis. International Travel as Medical Research: Architecture and the Modern Hospital[J]. Health and history,2010,12(2):116-133, [5] Cameron Logan, Philip Goad, Julie Willis.Modern hospitals as historic places[J].The Journal of Architecture, 2010,15(5):601-619,

[6] Sunand Prasad.Changing Hospital Architecture[M]. London, RIBA Publishing, 2008.

[7] 罗运湖. 现代医院建筑设计 [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1.

[8]张文宇,张春阳.生态、趣味、人性化儿童医院设计——以澳大利亚两所经典儿童医院为例[J]. 新建筑,2016(5):8589.

[9]尔晒.澳大利亚的建筑现代化过程[J].全球科技经济瞭望, 1994(9):31-33,36.

[10] 何韶 .六十年代以来的澳大利亚建筑[J]. 世界建筑,1994 (3):16-21.

图 1悉尼军事医院平面和立面图图 2澳大利亚利物浦医院外观 图 3南丁格尔广厅式布局——巴黎拉丽波瓦西埃医院平面 图 4皇家爱尔弗雷德王子医院首层平面图 图 5光束疗养院外观 图 6 Loryspita 的半圆形阳台 图 7魏布林根医院中的阳台 图 8派米奥疗养院外观 图 9墨尔本圣文森特医院外观图10 墨尔本圣文森特医院中的“Rigs”病房 图 11默西医院的首层和三层平面图 12 英王乔治五世纪念母婴医院中的半球型手术室

图 13 皇家北岸医院外观 图 14皇家墨尔本医院外观 图 15皇家霍巴特医院外观 图 16韦斯特米德医院总平图 图17 韦斯特米德医院中的“街”和“廊”图 18 德鲁伊特山医院外观

图 19 德鲁伊特山医院首层和二层平面图 图 20新皇家亚历山大儿童医院入口图 21 墨尔本阳光医院外墙 图 22 皇家儿童医院外表皮 图 23奇伦托夫人儿童医院外观

图 24 悉尼皇家爱尔弗雷德王子医院中格罗斯特楼的流线型阳台 图 25韦斯特米德医院中的遮阳体块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