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南山区“文化遗产绿道”设计研究

A Design Study: "Cultural Heritage Greenway" in Nanshan District, Shenzhen

South Architecture - - 目 次 - / 许慧 郭潇潇

摘要 深圳南山区曾被誉为“深圳历史文化之根”,文化遗产极为丰富,城市迅速扩展对文化遗产形成巨大冲击。建立“文化遗产绿道”是一种新型历史文化资源保护方法,文章通过对南山区已有绿道进行分析,结合历史文化资源分布特征,构建“文化遗产绿道”,完善补充绿道网络,通过主题段落、艺术介入、活动事件等方式,带动公众参与、促进文化遗产的保护与传承。

关键词 文化遗产绿道;主题段落;艺术介入;活动事件

ABSTRACT Nanshan District, Shenzhen, has been known as "the root of Shenzhen History & Culture" on account of its rich cultural heritage. However, rapid urbanization has had a great impact on the cultural heritage, resulting in the establishment of the "Cultural Heritage Greenway", a new method to protect historical and cultural resources. The analysis of existing Greenways in the Nanshan District and the distribution of historical and cultural heritage resources, the "Cultural Heritage Greenway" was proposed, complementing its current network, and promoting public participation to protect and pass on cultural heritage through topic paragraphs, art intervention and activity events.

KEy WORDS cultural heritage greenway; topic paragraphs; art intervention; activity events

中图分类号 TU985.18文献标识码 A

DOI 10.3969/j.issn.1000-0232.2018.04.017 文章编号 1000-0232(2018)04-0017-05

作者简介 1 副教授,电子邮箱:276034520@qq.com;2 硕士研究生;1&2深圳大学艺术设计学院 引言

深圳由小渔村蜕变成为一个国际化现代都市,在全球化进程中,既是一个奇迹也是城市化进程的一个缩影。这种急速的蜕变,导致短短数十年间,深圳失去了一千多处历史文化遗产1)。南山区作为“深圳历史之根”,曾是明清新安县治所在地、岭南一带的大都市、广东地区的海防中心,过往的记忆被抹去,丢失了原有的旧城风貌,仅留下点状的历史遗存,无法反映城市的历史风貌。

近年,兴起一种名为建立“文化遗产绿道”(Cultural Heritage Greenway)的遗产保护与更新方法,它是绿道(Greenway)[1] 与遗产区域(Heritage Area)相结合的产物,它不仅能够高效地保护历史文化资源和线性遗产,而且具有旅游、生态和保护等功能,以一种动态的方式为城市增加厚度,为市民带来归属感[2]。 1南山文化遗产与绿道

1.1 南山文化遗产概况

南山区曾蕴藏着丰富的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经深圳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在1956 至 2000 年间组织的3 次文物普查中,共发现南山区的16处古遗址和 373 处古建筑,所发掘的古遗迹、遗址对于研究广东地区的嬗变与发展提供了宝贵的资料[3]。随着经济的发展,城市面貌发生了巨大改变,南山区就在“挖山填海、毁林开荒”的背景下建设起来,致使区块肌理与原始自然山海地形割裂,传统建筑逐步消失,大量传统村落沦落为城中村。1.1.1 物质文化遗产

至 2016年,深圳市公布的文物保护名单中,南山区共有 29处文物保护单位,包含1 处省级、10处市级和18处区级保护单位[4]。这些仅存的物质遗产包含祠堂、

寺庙、古墓葬、当代文物和近现代重要史迹。但是这些遗产大多散落在城市的角落中(图1),被周遭现代化建筑所围绕,难以形成连贯的历史轴线,无法反映南山的历史风貌[5]。且被列为文物保护单位的遗址现存状况令人堪忧,南山区的23处宗祠建筑,只有8处被评定为文物保护单位,仅南头古城内的宗祠建筑形式保留完整且仍在使用,其余大多久经荒置,建于明清时期的女祠和悦富郑公祠如今沦为危房,亟待采取有效措施进行抢救和保护。

1.1.2 非物质文化遗产

非物质文化遗产与沿海地区民间信仰相关,孙氏铁砂掌、中医正骨疗法和“辞沙”祭妈祖大典都曾广为流传,如今逐渐被边缘化,由于激励传承措施的缺失面临着困境[6]。“辞沙”祭妈祖大典是赤湾天后宫特有的民俗活动,历经社会变迁,仍留有较完整的祭拜仪式,是沿海地区妈祖信仰的重要组成部分,但青年一代对传统民俗活动兴趣寥寥,原汁原味的民俗活动被现代娱乐形式所取代,妈祖大典正面临失传的危险[7]。

1.2 南山绿道基本情况

目前,深圳市已完成 2400km 的绿道建设,按等级分为区域、城市和社区。现南山区现已完成5条城市绿道、1条区域绿道的建设(图2)。

1.2.1 绿道模式

现有绿道按其形式大致可总结为3种主要类型:混行式、分离式和并行式(图3)。3种形式与道路均为平交,其中分离式是最理想的绿道模式[8]。

(1)混行式:混行式是南山最常见的绿道形式,即绿道与人行道混行,大多在原有人行道基础上进行划分。这类绿道对于道路宽度要求低,规划快,但路权不明易 带来安全隐患。

(2)分离式:分离式是较理想的绿道模式,以绿化带或标识分离,人行和绿道的分离可以带来较好的骑行体验,但对绿道宽度要求高,使用于前海路、留仙大道、大学城区域内。

(3)并行式:即绿道与人行道通过标识划分的形式进行分隔,此类绿道对道路要求较低,便于规划使用。

2绿道与文化遗产相离

在“一年基本建成、两年全部到位、三年完善成熟”的口号下,深圳的绿道网开始了紧锣密鼓的规划建设,这种忽略了文化与艺术积淀下建设的绿道,将可能会在时代发展的洪流中被迅速更替[9]。现有绿道网在建设和使用中出现多方矛盾,造成路权不明、功能单一、使用效率低等一系列问题,导致绿道与城市文化遗产资源呈片段式连接,呈现出“千道一面”的现象,最终难以将城市历史文化传承延续,矛盾主要体现在连通性差、内涵性缺失和外延性弱几个方面。

2.1 连通性差导致遗址节点不可达

粗暴的规划模式导致绿道在南山城区扩展较弱,绿道网与遗址节点割裂,遗址节点难以到达。现有绿道中仅一条与遗址点相邻,即位于南头古城片区外前海路段,带动包括南头古城垣、信国公文氏公祠、汪刘二公祠等5个遗址点的发展,由于片区外围道路宽度仅3m、路况狭窄且路权不明、与交通、公共设施混杂导致绿道难以正常使用(图4、5)。建设绿道的初衷是希望能整合片区内文化遗产、公园绿地、风景名胜等资源,同时分担道路交通压力,但这一愿景在南山绿道的实际规划中并未真正实现,因而改善连通性成为绿道亟待解决的问题。2.2 内涵性缺失呈现“千道一面”

现有绿道在系统的规划模式下符合珠三角绿道规划工作的要求,具有一定的缓冲、导向和标识性,使绿道网能迅速在深圳建设。但也正是因为这种铺天盖地的绿道网建设,致使绿道缺乏地域文化的输入[10]。本应成为深圳历史文化信息的物质载体,使居于城市之人拥有强烈的文化、精神归属,却因内涵性的缺失呈现“千道一面”

的景象(图7),难以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在南山区的绿道网络中,仅区域绿道2号线南山段内有部分关于“深圳改革开放三十周年”的系列导视标识,其余城市绿道中未见地段历史信息的融入,即便是在拥有特殊历史地位的南头古城外,绿道也只设计为单一的城市慢行系统,分担前海路段的交通压力,而未将特有的古城文化融入、而赤湾片区外的绿道则更是不见文化的痕迹(图8)。

2.3 外延性弱不利文化遗产传承

外延即指绿道在发挥基本功能之余能够关联市民生活,整合区域资源,延续城市文化。首先需要在绿道的规划建设中,充分考虑区域内部的各方资源,并以绿道为媒介将它们连接整合;其次通过艺术或事件活动等手段增强市民参与,提高公众对该区域文化的认知,建立起与市民生活连接的桥梁,由此充分发挥绿道的外延作用。但实际上南山绿道在赤湾、南头古城、遗址段历史悠久的区域也未起到整合区域内的历史资源的作用,在建设过程中只注重连接慢行交通系统,片面地将连通性视作绿道建设的关键点,导致市民仅单纯的将绿道理解为自行车道,未能理解和体会到其更深层次作用,最终造成南山绿道外延性缺失,未能展现和传承文化遗产(图9)。 3 “文化遗产绿道”的建立与特色呈现

3.1 “文化遗产绿道”与现有绿道相贯

针对南山现有绿道设计上的缺失,基于遗产保护的目的,提议在南山现有绿道的基础上增加“文化遗产绿道”。以“线”串“点”的方式,将历史文化遗产融入到绿道系统中,形成具有示范效应的品牌绿道[11],并进一步促进文化遗产的保护与传承(图10)。

通过对南山区历史资源的整理和遗址点的风貌差异的评估,对保存较为完整、游览性价值高的历史景观进行提取,将遗址点与现有绿道网络对应,利用现有的绿道连接遗址点从而形成“文化遗产绿道”。拟建的“文化遗产绿道”既弥补原有绿道南北走向的不足,又与福田区通过梅龙大道相连延伸绿道的东西走向,形成4 个路段的相互贯穿,补充完善绿道系统。

3.2 主题段落丰富内涵

在“文化遗产绿道”的基础上,通过不同主题段落的设置丰富绿道的内涵,弥补绿道文化上的缺失[12]。经过对南山区遗产资源的梳理,按其所属类型不同由北至南大致分为4个主题:遗址段、古城段、宗祠段、赤湾段,针对每一段的主题和实际路况的不同,对应不同的绿道模式(图11)。

(1)遗址段分离式以屋背岭遗址为代表的遗址段,连接起留仙大道、沙河西路沿线的8处遗址点,围绕塘朗山、深圳大学城展开。这一区域曾出土了人类社会早期的大量生活、生产器具,是古代深圳地区文化的见证,因此以展示古代深圳劳动人民的智慧与结晶为主题。该区域路段非机动车道长达11km,宽度达到 5m以上,现有绿道状况良好采用分离式模式,因此新规划可侧重于绿化和文化表达,可在沙河西路路段设置主题驿站。

(2)古城段并行式古城段曾是明清时期深圳地区的政治经济中心,拥有丰富的历史文化积淀,新安县衙、文天祥纪念祠、古城博物馆都设立于此,是了解深圳古今的重要段落。因此以展现“深圳历史之根”的新安故城为主题,连接起深南大道沿线和南头古城内的7个遗址点,同时串联古城博物馆、中山公园等文化资源。该区域非机动车道宽度在3m左右,因而适合选择并行式绿道模式,通过地面标识对绿道与人行道进行划分,同时提升道路两侧绿化品质。

(3)宗祠段分离式宗祠段是以深圳非物质文化遗产宗祠文化为主题,由南新路连贯至前海路,连接起汪刘二公祠、解元祠、南山春牛堂等8处明清宗祠遗产。这些宗祠不仅有传统的建筑形制,也蕴藏着浓郁的地方特色,它们经历了千百年的洗礼,留给后人不可再生的建筑艺术,珍贵的文化记忆和民俗传统正是需要绿道的介入将它们继续传承。该路段南北走向,原有绿道采用分离式模式,绿道 状况良好,因而新的规划可侧重于绿化和文化的表达与传承。

(4)赤湾段混行式赤湾段以新安八景之一的“赤湾胜概”为主题,沿兴海大道至赤湾六路串联宋少帝陵、赤湾天后宫、左炮台等5处历史景观,以及南山公园、赤湾山等开敞绿地。赤湾胜概是明清时期新安县的重要一景,如今这一区域成为了工业重地,曾经的点滴已无人追忆,因此通过引入绿道,设立主题节点可将这一区域重新带入公众视野。该路段非机动车道仅1.5m,绿道状况较为严峻,因此对该区域的设置可选择适当拓宽到3m的非机动车道,并采用混行式的模式,以改善绿道现状。

3.3 艺术介入扩展外延

艺术介入绿道是指将艺术作品或活动置入绿道中,弥补绿道认知和外延上的缺失。艺术作品具有加强公众参与的作用,当一个事件被多数人所经历时,则足以构建一个社群,在此基础上以艺术为媒介,设计出承载着共同感受的作品,使艺术介入绿道、介入人们的生活[13]。根据不同段落的不同主题设置不同艺术节点(图12),改变绿道中“公共空间”的物质形态,形成互动、交流和分享的绿道网络。

(1)“遗址集市”遗址段承载着古代深圳人民生产生活的痕迹,因此沿沙河西路在绿道中注入劳动人民生产生活的雕塑作品,营造旧时劳作氛围。同时以大学城学生团体为代表定期在绿道中举办“遗址集市”的公益手工活动,与雕塑作品形成新与旧的对话,共同为绿道增添异彩。

(2)“古城驿站”南头古城是自隋唐以来深圳地区经贸繁荣的见证者,因而在古城段的绿道中,可适当还原旧时古城街市、店肆、商埠的情景,展现古城当年辉煌的商贸景象,将驿站还原成古代商铺或老字号,为游客营造出更强烈的历史氛围和场景带入感。

(3)“宗祠戏台”宗祠是为纪念先辈对于城市发展所做出的不可磨灭的贡献,因此在绿道的节点中创设“宗祠戏台”,以社区为组织激发群众的文艺才能,举办以宗祠主人翁历史故事为主题的舞台剧活动,让群众更贴近历史人物,增强对文化遗产的认知和情感。

(4)“赤湾移动记忆馆”在赤湾节点中介入移动记忆馆,承载蛇口片区城市影像的移动式场馆,展示“赤湾胜概”中的历史故事。“赤湾胜概”曾是深圳重要的人文景观,却因城市发展的需要沦为工业聚集地,以往的记忆逐渐被淡忘,因而移动记忆馆可定期移动到各遗产节点,展示属于该节点的历史场景,人文故事。

3.4 活动事件推动传承

城市往往会因一些重大的事件而得到迅速发展,使该领域在短时间内迅速得到人们的关注和参与,对区域内的结构形态产生巨大的作用[14]。南头古城曾因沦为城中村而淡出人们的记忆,如今却因“2017深港双年展”活动的举办而重新回归人们的视野,并通过艺术家、建筑师们的共同努力,将艺术活动带入古城中,引发人们对城市现象、问题的关注和思考,让设计者倾听群众的声音,让公众参与到城市的更新和发展中[15]。

因此在活动事件推动绿道的传承上,需要自下而上和自上而下两种力量的共同努力[16]。就自下而上而言,应当充分发挥公众参与、社区或公益组织的力量,组织各类与绿道相关的户外竞技类活动,提高绿道的使用率,同时在社区内设置“遗产绿道墙”,宣传“文化遗产绿道”同时倾听民众对于“文化遗产绿道”的意见;就自上而下而言,政府应统筹全局,在市政平台公开征集关于遗产保护和“文化遗产绿道”规划的意见,倾听各界声音,共同保护和传承深圳的历史文脉。

结语

历史遗产见证城市的变迁,承载着城市的记忆,是城市中不可或缺的部分。但城市往往会因对自身的定位不清,缺乏对本地区文化的全面认识,导致历史遗产面临危险,不仅割断了历史,也让本土记忆淡化。因而通过建设“文化遗产绿道”,将点状遗产重新串联,重构 城市历史风貌,通过主题段落、艺术与活动的介入带动人们共同参与,强调在人与城市间找到相互连接的情感纽带,既发挥绿道的多种功能,也对保护文化遗产做出新的尝试。

图片来源

文章插图由作者绘制。

注释

1)在深圳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在1999 至 2000 年间对深圳市文物的全面普查中,共发现1942处文化遗产,至今仅191 处被列入深圳市遗产保护名录,未被保护的遗址多因基础建设而被严重破坏甚至荡然无存。

参考文献

[1] 查尔斯 E• 利特尔.美国绿道 [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13:12-58.

[2]张嘉颖,汤国华.广州大学城“文化遗产漫步系统”建设的探索 [J]. 南方建筑,2017(2):117-122.

[3]陈海斌.深圳古代史(上)[M].深圳:深圳报业集团出版社, 2015:2-48.

[4]深圳市文物管理委员会.深圳文物志[M].北京:文物出版社, 2005:38-114. [5]阮仪三.护城纪实[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 2003:114-130.

[6] 陈海斌. 深圳古代史(下)[M]. 深圳:深圳报业集团出版社, 2015:36-60.

[7] 单霁翔.城市化发展与文化遗产保护[M]. 天津:天津大学出版社,2006.

[8] 戴菲 ,胡剑双.绿道研究与规划设计[M]. 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13:28-43.

[9] 时萌 .在老城区保护视野下的济南历史文脉型绿道的规划设计研究 [D]. 山东:山东建筑大学,2015

[10] 叶丹 .广州绿道与沿线历史文化景观关系研究[D]. 广州 :华南理工大学 ,2011.

[11] 杨真 .深港两地郊野型绿道规划及景观设计对比研究[D].广州:华南理工大学 ,2015.

[12] 吴抒玲.历史文化形绿道的文化演绎——以厦门老铁路绿道景观设计为例 [J].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2014:12.

[13] 卡特琳• 格鲁 .艺术介入空间:都会里的艺术创作[M]. 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68-92.

[14] 赵中枢,胡敏.文化遗产保护转型过程中深圳城市文化保护探索 [J]. 现代城市研究,2007(10):4-10.

[15] 张鸽娟, 陈菁 , 李慧敏, 等 . “中尺度”绿道网络的复合性构建——以西安老城区为例[J]. 西部人居环境学刊, 2017, 32(1):96-101.

[16] 张弛 .历史文化型水乡绿道的规划理念及策略[J]. 规划设计,2014,1(30):31-35.

[17] 郑剑侠,牛梦云.城市绿地系统专项规划编制思维的转变—以宁波市绿地系统专项规划为例[J]. 规划师,2016(2):65-70.

图 1南山遗迹拼贴图 2南山绿道分布图 3南山绿道模式图

图 4南头古城外绿道现状 图 5古城外绿道占道现象 图 6路况狭窄路段 图 7古城段“千道一面” 图8仅为自行车道的历史段绿道图 9遗址段绿道现状 图 10 文化遗产绿道示意 图 11 绿道主题段落

图 12 艺术介入绿道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