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复兴”视角下的古城更新规划探索——以许昌曹魏古城城市设计为例

——以许昌曹魏古城城市设计为例

South Architecture - - 目 次 - /滕熙 张萍

Exploration of Renewal Planning for an Ancient City,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Urban Renaissance: A Case Study of Urban Design for Caowei Ancient City, Xuchang

摘要 城市复兴是欧洲应对全球竞争和实现可持续发展提出来的理论,以空间再生、活力复苏、社区复兴为主要目标,对于我国古城的更新具有较高的指导意义。文章以曹魏古城为例,探讨城市复兴语境下更新规划方法。提出通过空间结构、肌理形态、建筑风貌来恢复古城风貌;通过活化利用现有历史文化资源,激发文化旅游,打造高品质街巷空间以及通过对社区重建和微改造复兴社区,从中探索古城空间、经济与社会融合的改造复兴方法。

关键词 城市复兴;曹魏古城;社区复兴;城市活力

ABSTRACT Urban renaissance is a theory developed in Europe in response to global competition 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With the aim of space regeneration, vitality recovery and community renaissance, it is of great significance for guiding the renaissance of domestic ancient cities. This paper focuses on the planning method for urban renaissance in a case study in a Xuchang ancient city. The design attempts to renew the historical image through remolding the spatial structure, urban texture and architectural style. Meanwhile, the design should renew high-quality street spaces by means of the activation and utilization of existing historical and cultural resources. The design may reshape community vitality through community reconstruction and microrenewal, to explore the reconstruction and revival method for the integration of the space, economy and society of the ancient city.

KEy WORDS urban renaissance; Xu Chang ancient city; urban vitality; community revival 中图分类号 TU984.11+4

文献标识码 A

DOI 10.3969/j.issn.1000-0232.2018.04.040

文章编号 1000-0232(2018)04-0040-06

作者简介 1广州市城市规划勘测设计研究院,高级规划师,电子邮箱:ya12081@126.com;2燕山大学建筑工程与力学学院,讲师

1 背景

近年来,在应对全球竞争和可持续发展背景下,城市复兴发展理念成为广泛讨论的热点话题。在城市更新概念范畴下,城市复兴(Urban Renaissance)不同于城市更新(Urban Renewal),也不同于城市再开发(Urban

[1] Redevelopment)及城市再生(Urban Regeneration) 。

城市更新(Urban Renewal)是 1970 年代应对城市环境质量下降而提出的。城市更新主要目标是改善环境、恢复中心城区活力、强调公众参与[2]。

城市再开发(Urban Redevelopment)是 1980 年代以来随着经济结构发展变化,应对内城衰退提出的更新。更多体现的社区内部产生的自愿式更新模式,以改造环境、创造就业、促进邻里为主要目标[2]。

城市再生(Urban Regeneration)是在全球可持续发展理念影响下为了重振城市活力,恢复城市在经济发展中地位而提出的。城市再生已经不再局限于内城衰败地区,扩展至中心城区,目标是城市经济复苏,是在新自由主义思潮下的结构调整。

城市复兴是在 1999 年在《走向城市复兴》(Towards an Urban Renaissance)第一次被提出。英国副首相普里斯克特认为,城市复兴就是用可持续的社区文化和前瞻性的城市规划来恢复旧有城市的人文性,同时整合现代生活的诸多要素,再造城市社区活力。重点在恢复城市的人文性,再造社区活力,延续城市历史和文脉,让城市成为“有故事的建筑空间” [3-6]。

比较几个类似概念,城市复兴在可持续发展理念基础上,融合了城市历史延续发展、经济文化活力再造、社区综合更新等新理念。从目前我国古城正在经历的复兴过程来看,国际经验有很多借鉴之处,但由于我们所处的城市转型阶段、政府机制和政策制度不同,探讨中国城市复兴道路有着特殊的意义。

2城市复兴视角下古城更新思路及策略

2.1 目前古城更新规划的挑战及思路

古城更新改造目前已有不少实践案例,也有大量的文献研究,但古城更新规划还存在以下3方面挑战:

第一,过度复古文化空间意象。大部分古城真正保留下来的历史文化资源相对较少,很多城市采取大量复原古建筑形式,空间特色并不明显,削弱古城更新的意义。根源是缺乏对文化意象的深度挖掘,缺乏对大区域自然环境、城市整体格局肌理的理解,缺乏对小地段文化元素和符号细节更新研究[5]。

第二,缺乏关注城市活力。目前,大多古城更新侧重对空间审美的表达,过度追求保护往往缺乏社会活力[7]。大部分古城更新有目标缺乏行动,有规划缺乏策划,缺乏产业更新,也缺乏深入研究合适古城产业更新的空间,比如对街巷商业空间价值挖掘。

第三,忽略社区复兴。城市复兴不仅仅是经济和文化环境更新,更是社区复兴,通过文献研究发现过往的古城更新研究中侧重于城市更新和城市再生,较少提及社区复兴话题,对社区关注不够。城市更新改造一般是自上而下发起,更关注重点区域的建设。对于自下而上的关注不充分不了解。古城由于长久环境衰败,部分居民外迁,低收入人群不断替代迁入,导致逐步从熟人社会向生人社会转变,造成空间与社会的逐步分离。现有的更新改造手段明显缺乏对此类问题的关注。

从城市复兴的这种新更新理念出发,笔者试着从城市历史意向的挖掘、城市活力复苏、社区综合更新三方面出发,通过曹魏古城更新规划案例研究探索古城更新的思路。

2.2意象再现:大区域总体更新融合与小地段细节更新向结合

建设传统文化意象的城市空间,唤起当地人的回忆和认同意识、实现古城意象再现是古城更新与一般城市更新的本质区别。而空间是城市更新的载体,空间意象首先应重点考虑古城城市格局和肌理的延续,其次应是重要城市节点场景再现,具体策略上应是大区域总体更新融合与小地段细节更新相结合。

传统文化意象的再现,应需要尊重现有的建设基本情况, 不是大规模重建,也不是过分强调保护,大区域总体更新融合通过区域风貌的控制,保证古城风貌的整体质量,总体更新不追求完全复古的建设,应强调传统文化建筑元素的融入现代功能空间,强调多元,新旧的融合。

小地段细节更新重点在对最有代表性的城市建筑物构筑物的保护和恢复,如官衙、城门、文庙、考试院等建筑,以及主要的街道,山水形象界面的控制。通过城市建筑、环境再造来体现城市记忆的情景。构建基于遗产碎片化现状的整体保护方法,形成古城系统结构的真实性[8]。

2.3活力复苏:功能多样性混合和重现传统街巷商业空间

古城的可持续发展不仅仅在于传统城市意象的重现,更在于城市的活力复苏。活力复苏侧重点在于经济文化活力,以混合功能、人性化环境和高品质化公共空间来重振城市活力[9、10]。而古城城市复兴,由于其具备的传统文化优势,较之一般城市来说,更能快速改善城市形象,激发城市活力。活力复苏应体现在多样性的功能混合和重现传统街巷空间的价值两个方面。

活力复苏首先来自多样性的混合功能,吸引人气。简·雅各布斯认为:“地区内的基本用途必须混合,能力吸引和留住人流,使人们能够使用许多共同的设施”。老城区的功能低端单一,经济活力衰弱,难以满足现代居民需求[11、12]。这种物质空间极度低端贬值与老城区的城市空间区位优越形成经济租金差(rent gap),使得空间干预和活力复苏取得了根本的动力。因此,强调植入新的功能,与原有功能混合在一起,才能创走出共同具有生命力的生活空间。

其次是重现街巷空间的价值。在老城区的街巷是具有独特的语境的重要公共空间,它连接传统院落与公园广场,兼具社会交往与商业活动功能是多样的交流空间,而人车混行、新建筑无序建设的现状则极大地降低了空间品质。因此,引导新建筑的有序发展、实现新与旧的融合,合理确定步行范围、创造尺度宜人的街巷空间,是延续原有街巷空间的价值的重要内容。

2.4 社区复兴:社区重建及微改造结合

1997年,布莱尔政府提出第一项新政就是开展社区发展计划 (Community Program):“城市复兴的重点在于社区,鼓励社区与邻里、地方、区域乃至国家各层面互动,共同行动探索社区未来发展之路。希望城市成为经济动力之源,将其能量由核心向外辐射,不仅惠及城区居民,还惠及周边区域,实现整体可持续发展” [13]。社区复兴是针对日常生活紧密相连的居民来说,关系到本地居民生活生存所需,需要满足人性与交往的需求。

老城区人口密集,居住环境品质不高,产业衰退,部分还存在破败的棚户区。随着居民的收入水平提升以及工作机会外迁,社区原有居民不断流失,留在社区大多为中低收入

居民和外来租赁人员,社区不断被入侵和替代衰败,社区层次分异日益严重。

社区复兴本质上是自下而上改造,过去的自上而下的模式采取简单异地迁出,容易造成社区纽带解体。社区需要对现状居民的基本情况与诉求充分了解,而非规划臆想中的改造。比如针对老年人居多的社区,就需要增加老年人活动中心和场地设施,环境改善中增加坡道减少台阶等微环境设计。对居民急需改造的棚户区等老旧贫困小区,可以采取全面改造“就近安置”疏解人口,建设保障房和商品房提供多样的住宅,满足不同人群需要。对于有保留价值的社区,可尊重居民意愿,采取“微改造”模式,小规模渐进式,通过环境改善、适当补充公共服务设施来提升社区品质。

除去空间环境和基础设施改善以外,老旧贫困小区改造还需要重点考虑原社区人群的就业需求,适当布局配套商业提供新的就业岗位增加收入,输血加造血维系社区结构稳定。

3曹魏古城城市设计

3.1 基本概述

曹魏古城许昌古称“许”,是魏五都之一,现存许昌古城起始于宋,成型于明清,古城格局自明以后,城池的形制、大小、街道基本布局均无大的改变。由于许昌城市不断扩张,古城功能和人口不断外移,目前存在功能低端、棚户区散布、文化形象不佳等普遍老城区衰败问题。如何保护历史文化资源,复兴老城区,重现古城历史地位是许昌古城发展急需解决的问题[14]。

2008年,当地规划主管部门曾经组织编制了古城规划,提出控制高层、控制住宅,提升环境和提升文化品质,提出要强化市级中心职能,建设文化和商业中心。原有规划缺乏清晰定位方向,比如市级中心职能建设目标基本没有实现,文化和商业定位不准确不清晰,造成实际 成效不佳,最终规划实施停留在街道整治等层面。

本次古城范围界定十分清晰,以护城河环绕为古城核心区,面积为1.8km2,综合考虑建成区环境与周边区域的协调关系,划定 3.9km2 的规划范围(图1)。

从历史根源上追溯汉魏文化以及现代文化影响力角度评估,确定片区定位为具有曹魏文化特质的古城,目标成为国家5A级旅游景区,形成许昌市人文形象名片。3.2 古城意象再现

古城的意象再现在两个尺度下进行谋划:在大尺度下通过空间结构梳理、肌理形态引导、建筑风貌引导,小尺度下考虑重点地段空间再造。

3.2.1 空间结构梳理

空间结构的梳理首先考虑城市功能布局,从城市外围区域功能以及现状分析入手,总体形成一环、两轴、四区(图2)。

一环主要指的是对护城河两岸进行生态修复以及景观重塑,打造外围景观环,形成古城内外景观风格的过渡与分界。

两轴主要是依托连接4个城门遗址东西大街、南北大街打造两轴,延续中轴格局和风貌,以许昌春秋楼、许州府衙等历史文化遗址为核心,形成贯穿古城的曹魏风情轴。

4个分区按照城市“南商北居,东文西绿”特点划分。古城南部毗邻许昌火车站,是外来人流进入古城的主要通道,可增加商业建筑,形成南部现代商贸商务区。东部是联系古城与许昌新城以及行政文化中心的重要区域,可结合现状回族街区等布局古城历史民俗建筑,形成东部民俗文化区。西侧是西湖公园,结合护城河的生态修复以及文化宫改造,形成西部绿色休闲区。北部结合旧厂改造、棚户区改造,形成北部生态宜居区(图3、4)。3.2.2 肌理形态

依据古代宫城建制模式,规划总体形成“碧水环绕、

方城格局、中轴对称”肌理形态。

首先,以水为脉,依托建成的护城河生态景观资源,打造 5.2km长环护城河曹魏风情带;许昌城池的建设主要考虑防卫作用规划将原有的纯粹的水利工程内涵延伸,重点建设沿岸景观环境,将原沿岸硬质堤岸改造成跌落式亲水平台,突出两岸滨水空间价值,重现“一环碧水绕莲城”的空间意象。

其次,与古县城街巷图对应,保护古城方城格局。曹魏古城为丁字形街道格局,东西城门间为贯通的东西大街,北大街由北门向南与东西大街相交。明清至今城内街道无大变化,曹魏古城内至今共保留29条古街。对于现存街巷按照步行通道加以保留,并落实红线,强化控制,有效避免商业建筑对传统肌理的破坏。

最后,对于街区地块,建议延续老城肌理空间格局,适当恢复原有街区院落肌理,鼓励新开发地块统一联合开发、群体建设,形成街坊及院落。

3.2.3 建筑风貌

现状古城高度控制较好,然而整体风格特色不明显,建筑风貌难以体现古城特色。风貌较好的建筑主要是现存保护较好的的历史文物建筑,现有6处文保单位,以及近年来中轴附近新建建筑(图5)。但大部分区域存在建筑相对老旧,风貌欠佳的问题。棚户区建筑所占比例大约为22.64%,大部分破旧且在 3层以下。

按照建筑风貌恢复意象,打造4大风貌分区:曹魏中轴风貌区,是历史文物集中区,重点进行步行街建设古色古香的城市风貌;曹魏古韵风貌区,以现状建筑为主,通过风貌整治营造古韵怡然的景观风格;根据“修旧如旧”原则,利用现代技术,充分考究汉魏建筑布局、格局、立面形制、构件形式、色彩装饰,复原古城风貌。曹魏新风风貌区,主要为棚户区改造抵扣,结合功能需求打造现代古风的城市风貌,可采取“新汉魏风”建筑,萃取提炼汉代文化与建筑的特征元素和建筑语汇,通过 建筑设计,注重于传统建筑形式协调,实现传统建筑符号的现代表达。外围风貌协调区,通过建筑细部协调以及景观协调等,实现与曹魏古城的风貌协调(图6)。

建筑高度控制:总体采取梯级控高,整体控制高度在 18m以下,在许州府衙和许昌春秋楼等不可移动文物等建筑周边严控高度,向内依次递减,最高不超过文物建筑的本地高度,并预留视觉廊道。重点地段高低起伏,前后错落坡顶柔化,景观统一。形成古城低,外围高,层级渐变的V型“盆地景”城市景观(图7)。

3.3 活力复苏

3.3.1 更新城市功能,复苏经济活力

古城内现状商业级别不高,旅游及文化配套设施缺失,无法凸显曹魏古城应有的文化价值、社会价值、经济价值,功能亟待优化提升。城市活力的复苏首先是来自经济活力的复苏。利用改造契机,活化利用文化要素。对现有的商业空间重新定位谋划,注入高附加值商业形态。

针对不同的改造模式,提出不同的功能复苏的模式。针对重点地段的全面改造地段,通过空间形态重塑,植入主题式的功能。在中轴线的中段,通过拆除沿街低端商业,建设立体式的步行空间,植入百年老店、老字号餐饮、文化体验馆、主题书画艺术店、婚纱等高品位的

文化空间。

针对微改造地段,通过功能鼓励或限制的设定,引导功能的置换,比如结合街巷特点,形成十大特色街巷。在毗邻春秋楼的中轴线南段,通过对现有功能分析,将底层的居住功能置换为商业,联通春秋楼与春秋剧院,形成一体化的商业文化街区。

3.3.2 活化历史文化资源,激发文化旅游

曹魏古城有许州府衙、许昌春秋楼等最具代表性的历史文化线索,背后有着“挟天子令诸侯”、“任人唯贤”、“七步成诗”等一系列耳熟能详的曹魏文化故事,具有较大的文化旅游潜力。

历史文化资源具体活化利用,可以通过博物展览、印象复原等静态展示;举办节庆活动、影视作品等动态宣传等方式实现历史文化的古今传承。

结合护城河内景点分布,串联旅游热点,形成特色旅游线路。策划亲水生态休闲游,打造风情各异的生态休闲旅游线路,策划三国文化寻根游,以文化中轴为载体,串联春秋剧院、春秋广场、魏武广场、魏武井园、文庙等景点(图8)。

3.3.3 挖掘街巷传统商业空间,建设活力载体

规划以南北轴线为核心,保护和合理利用历史文化街区,激发29条古街古巷的潜力。通过业态策划,营造不同的主题的街巷,全方位展现许昌文化特色,形成两街十巷的特色街巷系统。街巷系统突出小尺度、特色化功能,形成动巷子、静巷子、书画巷、古玩巷子等特色商业空间。

建设特色街巷空间重点解决交通问题。首先通过设置交通环、建设大型地下停车场在外围截留过境交通。内部结合规划功能组织,步行改造南大街、衙前街等道路,建设以历史步行街为基础、贯通曹魏古城南北的完全步行街(图9)。 3.3.4 社区重建

对规划区片区进行整体摸查,从居民意愿和现状建设情况综合评价,有必要对11个片区进行社区重建改造,主要涉及棚户区居民7949 户。

规划从区域角度出发,就地平衡,以社区单位构建新的社区邻里。为居民提供多样的住宅房屋,包括核心家庭、祖孙同堂家庭型、老年公寓等类型,满足不同人群的需求,减少空间分异,促进融合。

采取混合利用土地模式,围绕社区绿地建设社区中心,形成五分钟生活圈,提供邻里交往空间。并在建筑和环境上,植入曹魏风格元素,增强邻里识别性和归属感。为低收入居民提供就业是改造的关键。规划通过对现有的 25家破产停业工业厂房用地进行盘整更新,增加文化商业功能,策划古城旅游接待、餐饮零售等服务业,为本地居民优先提供可能的就业岗位,使促进职住平衡。规划区全域可提供就业岗位5.31 万个(图10)。

3.3.5 社区微改造

社区优化结合城市更新进行,自上而下的更新经常遭到批评,认为忽视了居民的真实需求。微改造是对现有保留社区进行自下而上的更新,通过公共环境的改善与设施完善,满足居民要求。“共谋、共建”是共同缔造的重要工作路径[15]。共谋,首先我们需要真实的了解社区情况,从社区需求及问题出发,才能找到解决办法。通过对居民的需求调查,发放问卷1370份,收回1070份,从调查结果显示,对曹魏古城教育医疗等配套方面相对较为满意。居民问题最多的是交通不便利,公共空间不足等问题。仅仅只有16.8%的居民认为交通便利,有近一半的人认为不便利;对公共空间也不满意,只有1/3 的居民认为绿地和公共空间满意;共建,针对交通问题,针对古城定位,减少过境交通、在外面设置大型停车场以及增加公共交通,提升居民出行便捷舒适感。在此基

础上划定步行街区,建设步行生活圈,促进更多的面对面交流活动。

针对公共空间不足的问题,通过抽疏见绿,增加绿化开敞空间。新增加45%开敞空间。从居民的“衣食住行游”等基本生活需求出发,通过对社区内部开敞空间挖掘,以及拆除老院落老巷子搭建临时建筑和构筑物,梳理出公共“微空间”,扩大交流场所,并与旅游策划的两街十巷街巷系统串联形成整体社区休闲空间[16]。

微改造的核心更多的是推进社区与空间的融合,通过环境的改善,提升社区品质,减缓老城社区的衰败以及带来居民外迁引发的社区结构组织瓦解,促进维系人际互动,形成更稳定的“熟人社会”(图11)。

结语

城市复兴思潮对国外历史城市具有极大影响,也是全球化背景下的追求公平的城市运动。我国的古城更新改造实质上对地方文化资本的激活,存在空间意向缺乏深度挖掘,城市活力以及社区意向关注不够等挑战。

本文试着从许昌曹魏古城案例中探索城市复兴思想下古城更新改造,提出空间意象、活力再造以及社区复兴等 3方面策略。意象再现,除城市结构、肌理、风貌等城市意象外,更需要从大区域总体更新融合与小地段细节更新角度挖掘文化意向空间;活力复苏,关注古城产业功能,活化历史文化资源,重视传统街巷商业空间;从社区重建及社区微改造等角度实现社区复兴,从而探索古城的城市复兴模式。即城市复兴不只是空间形象,也是空间与经济融合,更是社会与空间的融合。

致谢:项目组成员:朱志军、滕熙、韦娅、王庆乐、

蔡玉萍、岳晓琴、林晨微、何芹、周世魁。

图片来源

文中插图来自《许昌曹魏古城更新规划》规划文本。

参考文献

[1] 朱力 , 孙莉 .英国城市复兴:概念、原则和可持续的战略导向方法 [J]. 国际城市规划 ,2007(4):1-5.

[2] 阳建强.西欧城市更新 [M]. 南京:东南大学出版社 ,2012. [3] Andrew Tallon. Urban Regeneration and Renewal[M]. London: Routledge,2010.

[4] Zukin. Point of Purchase: How Shopping Changed American Culture[M].Routledge, 2005.

[5] 卢济威, 张力 .基于城市复兴的古城更新——连云港海州古城城市设计 [J]. 城市规划学刊,2016(1):80-87.

[6] 倪慧 ,阳建强.当代西欧城市更新的特点与趋势分析[J].现代城市研究 ,2007(6):19-26.

[7] 卢济威,杨春侠,耿慧志 .新旧共生的水乡古镇复兴探索——以杭州塘栖城镇中心区城市设计为例[J]. 城市规划学刊 ,2013(4):109-113.

[8] 王军.“整体复建”重创后的古城复兴路径探索——以大同古城为例 [J]. 城市发展研究 ,2016,23(11):50-59.

[9] 王一 ,卢济威.城市更新与特色活力区建构——以上海北外滩地区城市设计研究为例[J]. 新建筑, 2016(1):37-41.

[10] 王婷婷,张京祥.文化导向的城市复兴:一个批判性的视角 [J]. 城市发展研究, 2009(6):113-118.

[11] Jacobs Jane, 金衡山.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M]. 南京:译林出版社 ,2005.

[12] 宋云峰.《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及其对我国旧城区复兴的启示 [J]. 规划师 ,2007(4):94-97.

[13] 罗翔 .从城市更新到城市复兴:规划理念与国际经验[J].规划师 ,2013(5):11-16.

[14] 李广勇.京汉铁路与民国时期许昌地区社会经济发展研究[D]. 开封:河南大学 ,2015.

[15] 王蒙徽,李郇.城乡规划变革 美好环境与和谐社会共同缔造 [M]. 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16.

[16] 刘炜,柯媛.湖北黄州古城空间形态研究[J]. 华中建筑, 2017(12):93-97.

图 1 区位图 图 2 空间结构图 图 3城市设计总平面 1b 1a

3

2

图 4空间意象图 图 5现状建筑风貌图 6景观风貌分区图 7建筑高度控制图 4

5

6

9a 9b

图 8特色旅游线路 图 9特色街巷空间 图 10 现状棚户区分布图

8

11b

图 11 改造前后用地对比图 11a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