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诺利地图到瓦齐城绘:18世纪罗马微观城市空间的创新研究引介

From Nolli's Map to Vasi's Vedutas: Introduction of an Innovative Study of Rome's Micro-Urban Space in 18th Century

South Architecture - - 目 次 - / 黄健文 张伟国 徐莹

摘要 美国俄勒冈大学建筑系泰斯教授主导的研究团队,研发了题为“意象城市:朱塞佩瓦齐的罗马壮游”的网络地图网站,网站以意大利建筑师诺利1748年绘制的罗马地图为基础,以意大利版画家瓦齐1761年出版的《古今罗马胜景》为核心,为18世纪罗马微观城市空间研究提供了二维地图和三维绘画并置互动的创新信息化平台,并籍此展现了瓦齐城绘的独特意象,包括与诺利地图的高度匹配、对罗马城市的建筑学解剖、结合现代场景的时光之旅以及构筑历史资源的科普之窗,对我国历史城市图绘研究整合现代信息技术的发展方向有较大的启迪和借鉴意义。

关键词 微观城市空间;瓦齐城绘;诺利地图;意象城市

ABSTRACT The research team led by Professor James Tice of the Department of Architecture at the University of Oregon has developed a website named "Imago Urbis: Giuseppe Vasi's Grand Tour of Rome" to provide a network map. The website is based on the map of Rome known as La Pianta Grande di Roma, drawn by the Italian architect Giambattista Nolli in 1748, and uses for its core the drawings in the book "Delle Magnificenze di Roma antica e moderna", published by Italian printmaker Giuseppe Vasi in 1761. An innovative information platform integrating 2D maps and 3D drawings with juxtaposition and interactivity is provided for the study of micro-urban space in Rome in the 18th century. The website presents a unique image of Vasi's vedutas, involving matching Nolli's map with high-precision architectural dissection of the city of Rome, combining time travel with modern scenes, and constructing a scientific study and learning window for the historical resources. It is greatly enlightening and significant for studying the integration of modern information technology with historical vedutas in our country.

KEy WORDS micro-urban space; Vasi's vedutas; Nolli's map; imago urbis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岭南地区旧城更新中社区街市建筑密度适宜性研究,项目编号:51308130。

中图分类号 TU-098.1文献标识码 A

DOI 10.3969/j.issn.1000-0232.2018.04.057 文章编号 1000-0232(2018)04-0057-06

作者简介 1 讲师;2 硕士研究生;1&2广东工业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3华南理工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亚热带建筑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工程师,通讯作者,电子邮箱:yingxu@scut.edu.cn

引言

18世纪意大利建筑师詹巴蒂斯塔·诺利(Giambattista Nolli,1701-1756)于 1748年受教皇克莱门特十二世(Clement XII)的委托,绘制完成了一份范围完整、尺度精确的罗马地图(La Pianta Grande di Roma),这份后人称之为“诺利地图”的珍贵作品,成为了可以辅助人们分析城市建筑与外部空间关系的图—底(figureground)理论的地图原型[1]。然而,与诺利制作“诺利地图”的同一世纪里,还有一位意大利著名版画家朱塞佩·瓦齐(Giuseppe Vasi,1710-1782),他通过精细观察及成角透视的传统绘画方式,用大量的城市景象图绘(下文简称“城绘”)全面记录了当时的罗马城各处城市空间及生活场景,并在《古今罗马胜景》(Delle Magnificenze di Roma antica e moderna)这套丛书中将这些铜版画作品一一呈现 [2]。

美国俄勒冈大学(University of Oregon)建筑系的詹姆斯·泰斯(James Tice)教授主导的研究团队,通过现代信息技术高效整合上述两位大师的作品,经过多年的资料收集整理和平台制作调试等详细工作的积累,研发了题为“意象城市:朱塞佩·瓦齐的罗马壮游”(Imago Urbis: Giuseppe Vasi’s Grand Tour of Rome,下文简称“意象城市”)的网络地图网站(http://vasi.uoregon. edu/)[3]。在泰斯教授的研究当中,“意象城市”这个名词被赋予了一个解释“对城市的视感” (Visualizing the City)[4] ,大致包含两方面的含义:一是瓦齐笔下的城绘用较为客观的方式,对18世纪罗马城的大部分城市空间进行了三维透视方式的细致图绘记录,包括许多被忽略的角落;二是瓦齐为了更全面的展现城市空间,在部分城绘中不惜采用主观的空间扭曲技法,另外也记录了城市空间中有价值的社会活动,从而让场景视感更为生动[5]。可见,“意象城市”一词体现了瓦齐城绘客观与主观相结合的城市记录之道。

“意象城市”为18世纪罗马微观城市空间的全面展现,提供了二维“诺利地图”和三维“瓦齐城绘”并置的创新信息化平台。网站上的历史地图及标识准确指出瓦齐各幅城绘的视角原点及方向,并运用地理信息与图像分层技术把诺利地图与瓦齐城绘形成密切互动,充分激活了与诺利地图密切相关的超过240幅的瓦齐城绘,让城绘作品中的每一个建筑及景观细节,包括其度量、比例、尺度、序列及构造等,成为微观城市空间当中建筑及景观要素的重要分析资料[6]。泰斯教授的团队长期致力于推动罗马城微观城市空间的研究与教学,研究成果屡获殊荣,不仅使罗马城这一世界城市史的光辉篇章更显璀璨,而且也为城市空间历史演变的多元化分析途径提供了坚 实基础。我们通过在俄勒冈大学建筑系访问学习的机会,有幸对泰斯教授这份研究成果有了更为直观的初步认识和了解。

1诺利地图:“意象城市”的重要基础

“意象城市”的网络地图制作有一个重要的前期成果作为基础,这就是作为网络地图图底的“诺利地图”。“诺利地图”是世界上较早实现平面尺度精确的罗马地图,同时也是 18世纪罗马城市与建筑研究的重要图底基础。原版的“诺利地图”由12块精美雕刻的铜板组成,当铜板组合时尺寸合约六英尺高,七英尺宽(176cm×208cm)。该地图包括近8平方英里的密集城市以及周围的地形,系统的记载了罗马的历史遗迹,标出了1320 处具有意味的场所,如广场、宫殿、教堂、医院等,不仅在当时是一个非凡的技术成就,而且还代表了制图艺术和科学的里程碑[7]。利用现代勘测技术和卫星图像进行核对,人们已经确认了诺利地图的高度准确性,即使存在误差也在非常小的误差范围内[8]。地图记录了 18世纪罗马的街道、广场和公共城市空间,还详细呈现了数百个公共建筑内部空间,这些细节确保其作为一个独特历史文件的持续价值,并且让后人瞥见古老的大都市中心的最杰出时期。

原版诺利地图是分离的12块局部地图,泰斯教授团队通过精心的扫描和拼接,使之成为一幅完整无缝的数字化高分辨率诺利地图,并籍此建立了具有数字化高速操作、高分辨率图像显示的“交互式诺利地图”网站(the

[9] Interactive Nolli Map website, http://nolli.uoregon.edu) 。这一网站包含的地图引擎(Map Engine)(图 1)在图像数字技术的支持下,允许用户快速切换于城市整体的放大全貌或建筑物及构筑物的微小细部,让诺利地图的每一个细节都得到清晰展现。而且,在地图引擎里面,研究团队创建了专注于特定主题内容的9个可视化图层[10],

包括花园(Gardens)、台伯河(Tiber River)、城区(Rioni)、喷泉(Fountains)、城门(City Gates)、城墙(Walls of Rome)、干道(Pathways)、地图插画(Map Icons)及卫星航拍图(Satellite Image),这些图层既可单独显示,也可以与底层1748年的诺利地图叠合显示,以提供最佳的对比效果。其中,卫星航拍图的叠合制作难度最大,因为需要将诺利地图中仍存在的数以千个建筑物或构筑物参照点在现场定位赋予地理坐标,才能完成较为准确的地理信息校正(图2)。但正是这项繁琐的工作为所有图层及信息都找到了现代罗马城市空间中的对应线索,使“交互式诺利地图” 网站成为“意象城市”的奠基之石。

2瓦齐城绘:“意象城市”的核心印记

朱塞佩·瓦齐 1710 年出生于意大利西西里,1736年移居罗马,他的大部分成年生活都在罗马生活和工作。瓦齐最著名的是他的“罗马城绘”(Roma Veduta )[11],代表作是共有 10 卷的《古今罗马胜景》(Delle Magnificenze di Roma antica e moderna,17471761)(图3),其中包含 241幅表现罗马城市景观的铜版画作品。10卷城绘的分类为:第1卷,城门与城墙; 第 2卷,主广场;第3卷,圣殿和教堂;第4卷,宫殿和街道;第5卷,台伯河的桥梁和建筑;第6卷,教区教堂;第7卷,寺院和修道院;第8卷,女寺院和女修道院;第9卷,学院和医院;第10卷,别墅和花园。这些城绘作品传承并提升了成角透视的传统绘画方式,精心记录和描绘了当时的罗马城各处城市空间及生活场景,对于城市设计和建筑学的历史理论研究而言尤为重要。

《古今罗马胜景》是18 世纪欧洲“壮游”(Grand Tour)时代的文化产物。“壮游”始于17世纪中期,彼时欧洲青年贵族兴起游历欧洲、瞻仰古迹的风尚,并以此称为“壮游”[12]。作为拥有无数文化瑰宝、遍布的历史古迹、迷人的风光、温暖的气候的罗马城,更是“壮游”的必到之地。此时意大利出现了一批以城市景观为创作主题的铜版画,借助印刷技术的发展而广泛传播,为“壮游”人士提供初步的直观视觉印象,成为欧洲最受欢迎的出版物,瓦齐的《古今罗马胜景》城绘就是当时的成果之一。

在瓦齐的城绘作品中,他除了致力于忠实地记录了罗马的城市建筑与空间,还细致描绘了城市空间里出现的各类社会活动。这些作品往往是在包括重要的标志性建筑和平常的民用建筑背景下,以各种热闹或荒芜的广场和街道加以呈现,其中不仅出现了王公、贵族和富人,也有贫民、贩卒和流浪者。瓦齐城绘显示了他对社会习俗的密切考察,一方面经常借助场景铺排,幽默反映了当时罗马的生活价值观,另一方面还告诉了我们,罗马人在城市里如何出行,比如购物、穿着、搭配,以及步行、骑行或使用马车穿行城市。此外,与同代人的作品相比,瓦齐城绘里表现节庆活动和狂欢季节街头剧场的作品,都是罗马生活戏剧化的精彩瞬间记录,里面蕴含的丰富幽默感却是大部分读者因内容过于丰富而不曾注意的地方。

作为 18世纪罗马最成功和多产的版画师之一,瓦齐用了 14年时间探寻罗马城市的各个角落进行选点绘画,精心留下了数百个令人回味的城市景象[13]。这些选点通过现代罗马城市地图的定位可以看到,其对18世纪的城市整体是以一种较均匀分布且高密度覆盖的方式存在的,由此可见瓦齐比同时代的其他艺术家更为注重全面的记录罗马城市空间及其日常生活,而非仅仅关注重点区域。瓦齐尽力以最完整的方式呈现他的时代当中最鲜活的罗马城市景象,同时也为18世纪罗马城市及建筑研究留下了更具全景意义的重要印记。

3 “意象城市”:18世纪两位大师间的21世纪“合作”桥梁

泰斯教授主导的研究团队,在长期研究与观察对比的基础上,通过现代信息技术高效整合瓦齐和诺利两位大师的作品,建立“意象城市”这套网络地图,为两者的作品在21世纪的“合作”提供现代技术的桥梁。

3.1瓦齐城绘与诺利地图的高度匹配

作为与瓦齐几乎处于同一时代的建筑师,诺利毕生致力于准确记录罗马城市与建筑的基础地图研究。他的劳动成果“诺利地图”(La Pianta Grande di Roma),是历史上最真实而精美的城市平面之一。这幅首次真正准确的罗马地图,在具有高度文化和艺术的成就下记录了这座城市。同时,“诺利地图”与同时代其它地图相比,是与瓦齐城绘所使用的城市视点有着最密切联系的地图。虽然诺利地图是二维平面图,而瓦齐城绘的作品是透视图,但两者都兼顾了全面准确的场景记录,同时也容纳了多种类型的建筑空间和细部,从宏伟壮丽的宫殿、庄严肃穆的教堂到严谨有序的监狱,神秘静谧的当铺等等。瓦齐和诺利一起为罗马的建筑和城市遗产提供了一个层次鲜明且脉络清晰的空间架构,这不仅使18世纪的旅行者心驰神往,而且也激起了21世纪观察者的想象力。通过泰斯教授团队在“意象城市”平台上对二维诺利地图和三维瓦齐城绘的精心并置,发现瓦齐的城绘作品有221个视点在诺利地图中都能找到准确定位(图4), 90%以上的匹配率显示了瓦齐是一个更具包容性的历史记录者,他的城绘视点比其他画家更均衡分布。而从地图检索的角度来看,诺利地图也更适合作为瓦齐城绘作品的视点定位和空间参考。瓦齐的城绘视点与诺利的城市地图之间的互动,使得人们能够进一步了解罗马古城,从地图到视点,从视点到地图,都可以使当代人深入了解 18世纪罗马城市的隐蔽结构,甚至重现已被改变或完全消失的城市场景。

3.2 瓦齐城绘对罗马城市的建筑学解剖

瓦齐的城绘作品虽然归属于18世纪前后传统的城市景观绘画风格和技法,但是“意象城市”网络地图的研究成果通过横向对比,发现瓦齐的作品更注重对罗马城市空间的观察与记录。18世纪的罗马出现了一批以传统城市景观绘画作品闻名的艺术家,包括福尔达(Giovanni Battista Falda)、帕尼尼(Giovanni Paolo Panini)、韦尔内(Claude-Joseph Vernet)、皮拉内西(Giovanni Battista Piranesi)等,各自都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城市景观记录视角[14]。通过将瓦齐与同时代艺术家的作品进行对比,“意象城市”关注了每个艺术家在对象选择,视线起点,构图方式和要素诠释中的主观选择意识。例如,瓦齐的弟子皮拉内西,其作品主要是对罗马的雄伟遗址和主要古迹感兴趣,相比之下瓦齐则系统地记录了整个城市各种类型的建筑物,将他的10卷城绘中的每一卷都 奉献给一个特定的类别(城门,教堂,宫殿,桥梁,修道院,别墅等)。值得注意的是,当选择建筑对象绘图时,瓦齐没有将他的视点限制在孤立的建筑物上,而是通过包括不仅邻近的建筑物,而且包围街道和广场,使整个城市环境和伴随的复杂性都得以呈现。另外,瓦齐的城绘准确性也是值得关注的,通过现代实地调查证实(在建筑物仍保存的情况下),或者通过与诺利地图及现代航拍的仔细勘测相对照,可以进一步认知瓦齐城绘中充分展现城市空间的目的所在。当画面诉诸歪曲,如扩大街道时,他的目的是透过更广阔的“真实”的围合性城市界面来展示更多空间要素,而不是使用像摄影那种准确的视角。虽然有人可能认为某些艺术家的视角,比如皮拉内西的视角,在其戏剧化的城市场景上更为引人注目,但瓦齐的具有建筑学学科属性的图绘作品,在整体上更能充分呈现对18世纪罗马城市的空间解剖。

3.3 瓦齐城绘结合现代场景的时光之旅

泰斯教授早在20 世纪 80年代已展开了对罗马城市与建筑的历史资料研究,其科研团队近年在美国盖蒂基金会(The Getty Foundation)的资助下,利用 GIS 系统和网络互动平台等现代信息技术,建立了“意象城市:朱塞佩·瓦齐的罗马壮游”网络地图。泰斯教授团队将瓦齐城绘和诺利地图并置互动,使这些历史文件放置在信息时代背景下,让世界任何地区的浏览者都能被快速拉进 18世纪的罗马,在网络地图之中展开一场特别且充满历史味道的“罗马壮游”。首先,这套地图以完整无缝的诺利地图作为搜寻位置的资料图底基础,只需点击诺利地图上的街道位置或建筑物标记,就会相应弹出瓦齐所描绘的18世纪罗马城市相应地点的城绘景象(图5);其次,网站中的每幅城绘的显示窗口下方设置了展示照片的按钮,点击便能弹出现今同一视角的真实照片,历史与现实城市景象的对比触手可及(图6);此外,每幅城绘里重要的建筑物、构筑物、广场、街道、景观元素等都具有相应的细节说明,只要触及瓦齐城绘或诺利地图的图面中某一对象能使其亮显(图7),就能阅读该对象的若干历史信息(图8),在此当中紧密互动的瓦齐城绘和诺利地图更是使人为之惊叹;还有,一些18 世纪的

城市景象,现今已经不复存在,但是透过网络地图的快速定位,将瓦齐的城绘作品与现今的真实照片对比,当年的景致风貌又能籍此让人得到更为明晰的想象。可见,泰斯教授团队开发的这个网络地图,是一个具有广泛包容性的“地理数据库”,它集成了瓦齐的城绘作品,数字重塑了易于定位和检索的诺利地图,以及其它相关的主要和次要信息来源,如原始图纸,绘画作品,实景照片和卫星图像等。使用这种结合现代信息技术的图形数据库作为基础,“意象城市”网络地图不仅为“朱塞佩·瓦齐的罗马壮游”开发了一个引人入胜的多媒体展示平台,而且将历史的资料与真实的对象一起提供,以补充和增强其可访问性及成果影响力。

3.4 瓦齐城绘构筑历史资源的科普之窗

作为俄勒冈大学建筑系的资深教授,泰斯教授对18世纪罗马微观城市空间的研究由来已久,他希望借助现代信息技术将他和团队的多年研究成果进行共享,以便感兴趣的教学和科研人员在此基础上进行创新教学与研究。“意象城市”网络地图实际上是18世纪的瓦齐城绘与诺利地图在21世纪的一次亲密接触,而且这次亲密接触成为了庆祝朱塞佩·瓦齐诞辰300周年活动的重要原创性研究和科普活动基础。

借助图形快速成像技术和复杂多媒体应用的创新成果,历史城市图绘与现代信息技术得以有效整合,将会扩大历史资料和图像对学术界和广大公众的吸引力。较早完成的“交互式诺利地图” 网站,受到了包括泰晤士报、米兰晚邮报等媒体报道,并在伦敦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等机构展出,而且还被永久存放在德国巴伐利亚州立图书馆档案库中。而“意象城市”网络地图更受到英国BBC电视台的关注,促成了研究团队与其合作举办了“朱塞佩·瓦齐的罗马:大壮游时代的持久印象” (Giuseppe Vasi's Rome: Lasting Impressions from the Age of the Grand Tour)系列展览,并前往普林斯顿大学艺术博物馆展出。研究团队为系列展览所设计的多元化展出方式,包括移动设备浏览、虚拟漫游、画廊装置等,深受参观者的广泛欢迎。美国国家美术馆馆长鲍威尔(Earl A.Powell)对此谈到,“我们发现,数字技术 的谨慎使用并未削弱我们访问者的观看或学习体验……事实上,这项技术似乎吸引了更多的年轻一代到画廊去看艺术。”[15]

泰斯教授团队的创新研究使我们看到,新时代的公众尤其是青少年群体,将会越来越接受以互动式数字化网络平台作为认知和学习的窗口,来查看和了解历史与现代文明的各类演变。另外,创新教学与研究离不开跨学科的合作,“意象城市”项目研究涉及来自建筑、历史、地理和艺术史等部门以及大学以外的学者的合作,结合先进地理信息系统的科技新发展,以及18世纪罗马人如何观察和记录他们城市的文化新研究,跨学科的合作成果促使了朱塞佩·瓦齐的罗马壮游活在了21世纪的观众心中。

结语

当下我国的高校及科研院所为了科技创新可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大量资金投入,各种人才挖掘,驱动方式层出不穷。认知了泰斯教授团队的“意象城市:朱塞佩·瓦齐的罗马壮游”这套网络地图之后,我们不由觉得是否我们在急速追求科研成果创新性的时候,忽略了最踏实的历史回溯,或者充分搜寻史料后更深入的梳理历史,有针对性的收集、组织与展现,这种广泛且细碎的基础梳理工作恰恰是国内科研团队需要学习借鉴的。

我国建筑教育家、建筑学家梁思成先生说过:“一个民族的自大和自卑,都源于对于本民族历史文化的无知。只有了解自己的过去,才能站在客观的立场上,产

[16]

生深层的民族自尊。” 至今尤其是从建筑学角度进行历史图绘梳理展示的科普网站,尚没有一个有影响力的成果走进国人视野。当然可以简单归咎于国内历史文献资料的保密制度导致工作难以进行,但是否也应该反思研究人员对研究成果价值高低的简单判断和科研投入成本(主要是时间和精力)付出程度的得失计算。当爱因斯坦 1916年提出的广义相对论推出的引力红移( 红色多普勒频移)现象,人们其时很难想象它日后会有什么用途,但正是依靠这一成果及其日后的一系列研究,导致了 1994 年GPS(全球定位导航系统)在美国首先使用,这一过程经历了78 年 [17]。

确实,“意象城市”网络地图表面上看无非是技术层和应用层两方面共同作用的成果展示,技术与应用使之获取一些独特的亮点。然而经过仔细浏览,使用者会发现背后支撑上述两方面的基础层研究,糅合了历史、文化、地理及建筑学科等知识积累,且在研究者梳理过的基础层研究引导下,使用者心里逐渐形成自己所需的解读线索,不仅对于历史文献利用来说能做到有的放矢,对城市历史文脉求索来说亦能更为深根固柢。泰斯教授团队为记录瓦齐城绘中涉及的建筑物信息,多次到罗马实地调研并完成了包括摄影图片和说明文字的1000 多个独立建筑物及构筑物的完整列表,并每年到现场更新记录[18]。他们坚持夯实基础层的科研工作,从某种层面来说也降低了研究成果沦为封存档案的风险与机率,值得国内科研项目特别是历史图绘科研项目加以借鉴。

从“意象城市”的网站建立和制作成果来看,基于图像数字技术和地理信息系统的应用辅助前提下,对罗马城市的历史文献和历史图绘的长期致力研究,以及对不同历史资源的精心组织整合无疑是项目成功的关键之处。同时,通过结合已无缝衔接并地理校正后的诺利地图,对照现代真实存在的罗马城市与建筑,必然能让瓦齐城绘得到更客观准确的全方位解读。“网站的目标是保证瓦齐和诺利作品的完整性,并通过现代研究技术的过滤来解释他们的工作”[19],从这里也就看出泰斯教授一再强调的点滴积累,客观呈现的重要性。

在各国文化角力的全球化时代中,怎样在历史城市图绘研究中理性且实效的整合现代信息技术,“意象城市”为众多国内研究者提供了一个优秀的成功案例,值得仔细研究思考。

致谢:感谢俄勒冈大学建筑系詹姆斯·泰斯教授及

其研究团队的鼎力协助。

图片来源

图 1、2:Tice J, Erik S.The Nolli Map Website[EB/OL]. (2005-01-01)[2017-06-15]. http://nolli.uoregon.edu/;图3 ~8:Tice J, Erik S,Allan C, et al. Imago Urbis: Giuseppe Vasi’s Grand Tour of Rome[EB/OL].(2008-0101) [2017-06-15]. http://vasi.uoregon.edu/.

参考文献

[1] Aurigemma G. Giovan Battista Nolli[J]. Architectural Design, 1979(49):27-29.

[2] Coen P. Le magnificenze di Roma nelle incisioni di Giuseppe Vasi[M]. Rome: Newton Compton, 2006:16-18.

[3] Tice J, Erik S, Allan C, et al. Imago Urbis: Giuseppe Vasi’s Grand Tour of Rome[EB/OL].[2017-06-15]. http://vasi.uoregon.edu/catalog/.

[4] Tice J. Imago Urbis: Visualizing the City[EB/OL]. [2017-07-10].http://vasi.uoregon.edu/imagourbis.html. [5] Minor H H. Review: Imago Urbis: Giuseppe Vasi's Grand Tour of Rome; The Interactive Nolli Map Website; The Speculum Romanae Magnificentiae; Architecture in the Classical Tradition[J]. Journal of the Society of Architectural Historians, 2010(69):108-110.

[6] Hockney D. Secret knowledge: rediscovering the lost techniques of the old masters[M].New York: Viking Studio, 2001:110-112.

[7] 李梦然, 冯江 .诺利地图及其方法价值[J]. 新建筑 ,2017 (4):11-16.

[8] Pinto J, Origins & Development of the Ichnographic City Plan[J]. Journal of the Society of Architectural Historians, 1976(XXV): 35-50.

[9] Tice J, Erik S, Allan C. The University of Oregon Interactive Nolli Map Website[EB/OL]. [2017-06-15]. http://nolli.uoregon.edu/map/index.html.

[10] Ceen A. Introductory essay in Le Pianta Grande di Roma di Giambattista Nolli in Facsimile[M].2nd ed, New York: J.H. Aronson, Highmount, 1991:24-26.

[11] Sassoli M G,Roma Veduta[M].Rome: Artemide, 2000:1718.

[12] Mead W E.The grand tour in the eighteenth century[M].Boston and New York:Houghton Mifflin Company, 1914:62-64.

[13] Bowron E P,Joseph J R.Art in Rome in the Eighteenth Century [M]. Philadelphia: Merrell, 2000:33-34.

[14] Nick L, Peretti F, Fabbri G, et al.The Grand Tour: Landscape and Veduta Paintings[M].Atlanta:Oglethorpe University Museum,1997:47-48.

[15] Harrison L C. Interactive Technology in Art Museum Exhibitions:A Case Study on Guiseppe Vasi's Rome: Lasting Impressions from the Age of the Grand Tour[D]. Eugene:University of Oregon,2011.

[16]窦忠 如 . 梁 思 成 传 [M]. 天 津:百花 文 艺 出 版 社 , 2016:280-281.

[17] 袁兆亿.基础研究竞争力及产业影响——兼论人才创新力培养与发展路径选择[M].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2014:125-127. [18] Department of the History of Art and Architecture. UO art historian’s expertise lands JSMA exhibition of rare 17th century tapestries[EB/OL].[2017-01-12]. https://design.uoregon.edu/uo-art-historians-expertiselands-jsma-exhibition-rare-17th-century-tapestries.

[19] Julie Brown. University of Oregon Research Team Brings the Grand Tour of Rome to the Web[EB/ OL].[2017-05-30].https://www.businesswire.com/news/ home/20080530005059/en/University-Oregon-Research-TeamBrings-Grand-Tour.

图 1 “交互式”诺利地图引擎

图 2 “交互式”诺利地图引擎局部放大及叠合显示卫星航拍图(局部放大局域为罗马万神庙) 图 3 《古今罗马胜景》十卷城绘的封面及名称

图 4 诺利地图作为瓦齐城绘视点定位的图底基础(诺利地图上的红色扇形标记为瓦齐城绘的视点位置和视角方向) 图 5 罗马“纳沃纳广场及系列喷泉”在瓦齐城绘中的铜版画(铜版画画幅右侧栏目是此画的视点和视角在诺利地图所标记的位置,诺利地图下方附带了场景的基本介绍)

图 6 罗马“纳沃纳广场及系列喷泉”在现代的实景照片(实景照片右下方的相机按钮是此照片与铜版画轮流显现的开关,旁边的横轴能让照片与铜版画叠加过渡)图 7 铜版画中的重要元素能在画幅中及诺利地图中被亮显 图 8 铜版画中的重要元素能显示出相关的细节信息(蓝色亮显的建筑物是圣阿涅塞教堂(Chiese diS.Agnese),居其两侧的分别是潘菲利宫(Palazzo Pamfili)和奥拉尼 宫(Palazzo Ornani),广场中央的主喷泉是四河喷泉(Fontana dei Fiumi)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