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麻将”——来自中国的2025 罗马城郊构想

——来自中国的2025 罗马城郊构想

South Architecture - - 目 次 - / 冯江 方馥兰 徐好好 等

摘要 “罗马20-25:大都市新生命周期”展是 2015年底进行的一次对未来十年现代大都市发展问题的集中探讨,受邀参展的24所高校以罗马近郊为对象,研究城市边缘在未来的角色与定位。华南理工大学团队在4号格子的研究中,从场地的历史研究入手,保持主要的农业生产方式与居住功能,设计了多种类型的迷你社区,以因应未来的个人与社会生活需要,最终的展览呈现将城市拟作由社区“麻将”构成的无限牌局,让参与者以“搓麻将”的行为加入到关于城市未来的讨论中。

关键词 罗马20-25;迷你社区;都市景观;参与式设计展览

ABSTRACT "ROMA 20-25: New Life Cycles for the Metropolis" was an exhibition held at the end of 2015 to explore modern metropolis development in the next ten years. Taking the suburb of Rome as a research object, the 24 invited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 studied the future role delete of the urban fringe. In the study of Grid Tile. 4, the research team from SCUT (South China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started with a historical study of the site, maintained the mainly agricultural production mode and residential function, and created a variety of minicommunities to respond to future individual and social life needs. In the final exhibition, the city was presented as an infinity board composed of a community "mahjong", which allowed the participants to join the conversation on the future of the city by "playing mahjong".

KEy WORDS ROMA 20-25 ; mini community; urban landscape; interactive exhibition

*中国国家留学基金:现代建筑集群与城市发展,项目编号:201706155039。

中图分类号 TU 982.3 ;TU982.7文献标识码 A

DOI 10.3969/j.issn.1000-0232.2018.04.076 文章编号 1000-0232(2018)04-0076-06

1

作者简介 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亚热带建筑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都灵理工大学,访问学者,电子邮箱: jfeng@scut.edu.cn;2 都灵理工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3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亚热带建筑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副教授;4华南农业大学林学与风景园林学院,助教 1 ROMA 20-25

2015年12月,“罗马20-25:大都市新生命周期”(Roma 20-25:Nuovi cicli di vita per la metropoli / New Life Cycles for the Metropolis,以下简称为罗马20-25)在罗马21世纪美术馆(MAXXI)詹费拉里厅(Gian Ferrari Hall)展出。“罗马 20-25”由罗马城市规划局和 21世纪美术馆联合举办,以罗马作为现代大都市的代表和研究基地,邀请全球24所建筑高等院校(包括12所意大利学校和12所国际学校1))参与,一起探讨城市 在未来 10年的发展中将要面对的问题,提出新的分析方法和设计工具。

“罗马20-25”的工作范围是罗马都市圈内边长50km、面积2500 km2的正方形区域,以帕拉丁山为中心、以罗马市区周边4座主要的山丘为边界,覆盖了城市中心区及郊区。正方形呈南北45°偏转,与海岸线平行,区域被划分为5×5的网格,共分出25 块边长 10km、面积均等的大格子“macro”,除罗马城市中心所在的一格之外,其余24个格子成为24所参与学校在都市尺度上

的研究范围(图1),参与者可在这个范围内自行选择1 km2的小区块(tile),作为城市设计工作的范围 [1]。

“罗马20-25”的组织者说明本次活动受到了一个先例的启发——1978年在罗马举行的“被打断的罗马” (Roma Interrotta)设计展。当时的策展方邀请到来自欧美的 12位著名建筑师参与,分别是罗伯特·文丘里(Robert Venturi)、柯林·罗(Colin Rowe)、阿尔多·罗西(Aldo Rossi)、皮耶罗·萨托戈(Piero Sartogo)、詹姆斯·斯特林(James Stirling)、保罗·波多盖希(Paolo Portoghesi)、迈克尔·格雷夫斯(Michael Graves)、罗伯特·克里尔(Robert Krier)、莱昂·克里尔(Leon Krier)、科斯坦蒂诺·达蒂(Costantino Dardi)、安东尼·格兰巴赫(Antoine Grumbach)以及罗马尔多·乔格拉(Romaldo Giurgola),以 1748 年诺利(Giovan Battista Nolli) 绘 制 的《 新 罗 马 地 图》(La nuova topografia di Roma,又称诺利地图)为设计底图,做一次假想的城市设计。诺利地图由12幅小图组成,总尺寸为208cm(82英寸)宽、176cm(69英寸)高,按照1 ∶ 2875的比例绘制,所对应的范围大约为30km2[2]。每位建筑师以其中的一幅小图为操作对象,最终的总图拼合成一幅马赛克式的新地图, 建筑师之间互不沟通,保证工作的独立性和思想上的独特性。展览发掘了传统城市知识体系的价值,尤其是对地形、城市公共空间体系和形态肌理

2)的认识,从建筑师的角度探讨了延续城市精神的可能性[3]。

“罗马20-25”继承了“被打断的罗马”的理念和组织形式,延续其对城市问题的思考,参展院校之间在工作期间也不允许交流,以确保各自切入点的独特性、思考的独立性和成果的多样性,只有在最后布展时所有院校的人员和成果才共聚一堂。所不同的是,2015年的展览涉及的范围在尺度上要大得多,议题更加广泛,关注的重心从罗马的历史城区中心转移到了城郊,探讨城 市边缘的未来;参与者不再是建筑师,而是建筑高校,以网络工作坊的形式在共享的网络平台上展开;除此之外,组织者邀请了一所来自欧美之外的中国院校,应该是希望对城市快速变化有切身体验的建筑学人能够带来不一样的理解。最后展出的成果显示了不同院校对未来罗马非常多元化的思考,主要的关切点分别来自地形、都市景观、社会、互联网、社区、经济、形态、生态等等,成果的表现形式正如组织者所期望的,十分多样(图2)。

2第4号格子

华南理工大学的研究对象是第4号格子(macro No.4),位于罗马市西北部城郊,距离市中心15km,现状以自然地形和农田为主(图3)。这片场地有22% 的区域被列入自然保护区或文化遗产保护区的范围,对建设量有严格的控制。10年之后的这里会是什么样子呢?过去 10年来,这里在空间形态上几乎没有发生明显的改变,社会形态也非常稳定。如果历史仍然保持相似的经济发展和建设速度,不发生难以预测的偶然事件,2025年也会和现在几乎一样,很难想象会有新的建设活动带来的明显改变。

在不久之后的未来,罗马城郊发生社会变化和形态变化的动因会是什么?具体的机制和过程又如何?华南理工大学参展团队的思考从这些问题出发,去寻找罗马未来 10年的不变之处和可变路径。而这一切,首先立足于对场地及其历史的阅读,在此,未来被视为历史的一部分。

2.1 山、湖和被填埋的湖

4号格子内地形北高南低,北部为山地、南部为平原,中部为河谷。人口主要集中在福尔梅洛(Formello)、切萨诺(Cesano)两座小镇以及建于 20 世纪 90年代的丘壑(Le Rughe)别墅区,其余地区人口稀少、住宅分散(图4)。河谷、森林、山坡、季节性径流区等自然地区以及保护区面积达48km2,控制范围内人口密度极低。在意大利严格的生态保护政策之下,未来将会继续保持现有的状况 [4](图 5)。

场地的西北侧有布拉恰诺湖(Lake Bracciano)和马尔蒂尼亚诺湖(Lake Martignano)两个湖泊。布拉恰诺湖是一座圆形的火山湖,面积约56.76km2,是拉齐奥大区的第二大湖。公元1世纪古罗马皇帝图拉真修建了以湖周边山丘含水层为水源的图拉真引水渠(Aqua Traiana),将水引至贾尼科洛山(Janiculum),供山上的水磨坊使用[5]。马尔蒂尼亚诺湖面积约 2.44km2,公元前2世纪奥古斯都修建的阿尔谢提那输水渠(Aqua Alsietina)即以此湖为主水源,将水引至台伯河西侧的一处海战演习场[6]。据史料记载,4号格子的西北部曾经还存在过一个湖泊,名为巴卡纳(Baccanae),场地中沿山谷流淌的克雷梅拉河(Fiume Cremera)即发源于此。中世纪时湖水逐渐干涸,湖变成沼泽,蚊虫肆虐、引发疾病。16~17 世纪,掌管此地的基吉(Chigi)家族将湖水抽干,使之成为农田和庄园。今日仍可从地形图中辨认出湖的形状。湖干涸之后,克雷梅拉河也就变成了季节性的河流(图7)。

4号格子南部有一处伊特鲁里亚时期的古城遗址维依(Veii)。维依是伊特鲁里亚最富裕的城市,位于南部边境,毗邻罗马。维依与罗马经历了超过300 年的争战,在公元前 396年的一场战役中战败,被罗马吞并。克雷梅拉河环绕维依城的城墙流过,在几处弯折点设置有防洪设施。今日的维依城已被列入历史遗产保护区的范围,场地内可见一些遗存的古迹:建于公元前510 年的阿波罗神庙部分基础、几座陵墓以及部分城墙(图6)。

2.2 朝圣之路

世界三大朝圣路之一的罗马朝圣古 道(Via Francigena)正好从 4号场地中穿过。罗马朝圣古道起点在英国,穿过法国全境后到达意大利,最后的终点是罗马。这条道路通过北部的坎帕尼亚罗(Campagnano)进入场地,途径福尔梅洛、维依城,最后从场地最南端的拉斯图塔(La Storta)穿出[7]。朝圣之路不但属于信众,也是物资运送的要道,沿路的节点城镇则成为连接世界与罗马的桥梁,使它们不再是偏远的、无法到达的地方(图8)。

相传圣母曾经在坎帕尼亚罗显灵,故人们在此修建了索博谷圣母庇护堂(Santuario della Madonna del Sorbo)以资纪念 [8]。而耶稣 会(Society of Jesus)则是圣依纳爵 · 罗耀拉(Ignatius de Loyola, 14911556)沿着朝圣之路前往罗马时,在拉斯图塔耶稣教堂(Campagna di Gesu)接受到神的旨意从而创立的;几十年之后,耶稣会传教士利玛窦(Matteo Ricci, 15521610)前往中国传教,成为中国和拉丁文化之间最早的联系桥梁之一。可以说,这一切都源于罗马城外这个小小的地方。3座小镇由一张传说和历史真相编织成的网联系在一起。作为进入罗马的前奏,这片土地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河流、湖泊、森林和肥沃的土壤;伊特鲁里亚人和古罗马人在此处留下了层叠的基础设施。3座小镇的历史角色和形象,在现代已经变得模糊,那还有什么新的价值使它们成为现代罗马的一部分呢?城市社区

的多层次角色不但对罗马,对所有城市化了的区域都存在,这也是探索未来都市生活的重要角度之一。

2.3 公路、农田与城镇社区

场地中还有一条古罗马时期修建的穿越伊特鲁里亚全境的卡西亚大道(via Cassia),是古罗马吞并伊特鲁里亚之后所修建(图7)。这条大道与今日的SR2 公路基本重合——古罗马时期的许多基础设施为后世奠定了基础。除此之外场地中另一条重要的道路SP12 公路,组织了场地东部的交通。这两条公路在一段时间之内将继续承担主要的机动车交通功能。

4号格子的平原地带基本都被农田覆盖,农业仍然是主要的产业。区内的农田主要采用网格划分,田埂垂直于路,以小麦、葡萄、橄榄为主要的作物——这种划分带有清晰的罗马土地制特征[9]。居民的生产和生活模式可被归纳为3种,对应于3种人地关系模式:第1 种是农场模式,建筑密度很低,居民以从事农业生产为生,每户农场主占有较大面积的农田;第2种是村庄模式,建筑密度中等,居民务农的同时经营其他副业,居住建筑相对聚集,农田则分布于村庄外围;第3种是郊区住宅模式,建筑密度相对较大,居民仅在此居住,而在别处工作,这一模式中的“农田”被分割成了绿地和每户的入户花园。

3 罗马麻将

3.1 “豆子”——迷你社区

今日都市的存在形式多种多样:建筑的密度可以相差很远,农业用地被镶嵌进城市里,甚至自然保护区也被认为是模糊的更大尺度上的“城市”公园。这种变革在都市的边缘地带表现得很充分,4号格子就是这样的都市边缘,在这里人们可以轻易地穿越抽象或具体的界限。在 21世纪的大都市,个人的态度和技术创新打破了空间和时间上的界限,改变了对物理距离、连续性和分裂的感知。

在 4号格子,家庭是主要的生活单元,社区层级的组织和公共服务设施都是缺失的。设想未来4号区域的发展需要社区层级,这里的每个社区既可以作为本地社区、也可以作为扩展和多层次网络的一部分,相邻的社区之间可共用基础设施,每个社区的资源都可通过网络得到共享。社区之间的联系将更为紧密,社区的边界也变得模糊、社区的组织也变得更为松散。按照这种需求,小型化和类型化的社区应运而生。传统的邻里单元概念里,社区的半径大约是1/4 英里(约 400m)[10],而新社区的半径被设定为250m左右——可称之为迷你社区,社区范围内可步行到达任何一处地点。互联网、现代交通和物流系统使这种迷你社区成为可能[11]。

方案中共设定了3种类型的迷你社区:(1)“工作”社区,在本区中主要表现为农业生产;(2)“交通”/沟通(communication)社区,为信息、信号的流通;(3) “思想”社区,人们可从繁杂的日常事务中逃离,在此得到片刻的安宁。居住功能则可与任何一种社区相融合。

结合场地原有的生产和生活模式,“工作社区”有村庄和农场两种形态。村庄的组织方式参考了中国南方常见的高密度村落。考虑到未来生产更多种类农产品的可能性,农田具有网格、弧线、不规则几何形等多种类型,

设施主要采用太阳能、风能等新能源,无人机的应用也将变得普遍。社区内和社区之间的公共设施,则涉及了医疗、教育、文化、体育、娱乐等类别,包括物流中心、医院 /诊所、图书馆、邮局、学校、幼儿园、教堂、市场、运动场等等,是融合了新技术和新科技的、面向未来的设施(图9、10)。

方案赋予迷你社区以豆子的形态——这些豆子就像种子一样,经过空间、时间和人为的培育,将会成长为现实,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图11)。

3.2 “麻将”

城市是给人生活的场所,为人而设计;城市的居民应该有权参与决定城市未来的形态。方案从中国民间极为常见的麻将中得到灵感,城市可被视作一场中国式的牌局——由一张张“麻将”组成,而城市居民则是打麻将的人,决定着牌局的最终形式[12](图 12、13)。

方案并没有在场地中选择某一块特定的地块作为“瓦片”(tile),而是把这个 1 km2看作一个单元,由多个迷你社区组成(图14)。一片“瓦”由4张麻将牌组成,麻将牌采用模板雕刻,四周倒圆角,每张牌的尺寸是7cm×7cm。麻将牌有3种类型:第1种为村庄麻将,由 1~2个“村庄豆子”组成,豆子之间分布着抽象为圆形的公共服务设施;第2种为禅意麻将,由1~2 个“思想豆子”组成;第3种为农场麻将,由多种类型的农田组成(图15)。任意 4张麻将牌都可被看作是一片瓦。整个场地则成为了一张牌桌,桌子的尺寸为1.6m×1.6m,模型的比例约为1 ∶ 6667。这并不是一张空白的牌桌,而是有初始设定的,规定了可变地块以及不可变地块的牌桌。4号格子中的自然地带以及带有历史信息的地点被划为不可变的范围,这些地方不可以放置“麻将牌”,而是牌桌固有的一部分。自然保护区中的山丘、森林、河谷以及径流区被保留,场地中一段时间内难以发生改变的主要道路也被保留,3座历史小镇以及南部的古城遗址也在牌桌上作为固定部分呈现。其余的区域则可任意放置麻将牌,一共可以放置100张,参观者可以自行选择麻将牌,在模型地板上拼出自己所想象的未来(图16)。

人们在观展的过程中反复的洗牌和码牌在形式上类似于“搓麻将”,由此对罗马未来的城市形态进行了思考和重组 [13]。

结语

在展览过程中,“罗马麻将”引起了较多的关注,不少参观者对牌桌和牌的设定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参与到“搓麻将”的过程之中。参观者如果偏好返璞归真的农业生活,就会使用农田牌来组成牌局;认为城市化是

未来方向的参观者则主要码村庄牌;有些参与者则关心自然景观与人类活动的平衡。牌与牌之间的关系也是参与者考虑的重点,有人会调整牌的方向,以使牌内的“豆子社区”之间取得良好的联系,并与公共服务设施维持相对均等和临近的距离。大家对“罗马麻将”展现出的未来城市郊区的多种可能性进行了尝试。多位加入了互动的观众都表达了对麻将牌的喜爱,认为其本身就是一件艺术品,而互动本身又变成了一种展览中的展览,一种行为艺术式的思考叠加,这应该也是策展者所期待的成果形式之一(图17)。

从24所高校展示出的成果来看,基础设施、居住文化、物质系统、农业景观是主要的关注点,如:建立以循环为基础的城市农场体系和生态网络系统;以地形为切入点,将罗马周边的沟壑地形纳入城市建设的范围,在保存地形特征的前提下,增加基础设施和游览设施;在城市化地区建立连接原有绿地的绿色通道系统;利用潮汐能、风能、混合动力的基础设施……城市中心与城市边缘的关系是几乎所有高校的讨论话题,最后呈现出多中心和多边缘的倾向,使得景观不但是城市的背景,也可以成为城市本身(图18)。

致谢:华南理工大学“罗马20-25”的研究与设计由孙一民教授指导,展出成果由冯江、Francesca Frassoldati、徐好好等老师和李梦然、吕颖仪、彭颖睿、李俊、谢林燊、何傲天、李海妹和谢敏奇几位研究生完成,在研究和布展过程中还得到了黄祖坚、戴伟、罗马第一大学郭满、金筱敏、刘蒙等的帮助。本文介绍部分主要由李梦然、冯江执笔,附图为参展成果。 图片来源

图1:罗马 20-25 官方文件;

图2、17:李梦然拍摄;图3-16:华南理工大学“罗马麻将”展出成果;

图 18:MAXXI. Nuovi cicli di vita per la metropoli / New Life Cycles for the Metropolis [M]. Quodlibet, 2015.

注释

1)活动于 2014 年 6月启动,参与的高校有罗马大学、威尼斯建筑大学、都灵理工大学、加泰罗尼亚理工大学、苏黎世理工大学、AA建筑联盟学院、宾夕法尼亚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华南理工大学、汉诺威莱布尼兹大学等,其中,华南理工大学是唯一来自亚洲的受邀院校。

2)“罗马20-25”促使华南理工大学的参赛团队认真地阅读了有关Nolli map和Roma Interrotta的历史,竞赛结束之后,冯江、李梦然先后在《建筑学报》和《新建筑》上合作完成了相关的论文,见参考文献 [2]、[3]。

参考文献

[1] MAXXI. Nuovi cicli di vita per la metropoli / New Life Cycles for the Metropolis [M]. Quodlibet, 2015.

[2] 冯江 , 李梦然. “被打断的罗马”与被打断的广州——城市历史环境的现实困境与学科危机[J]. 建筑学报, 2016(12):1-8 [3]李梦然,冯江.诺利地图及其方法价值[J].新建筑, 2017(4):11-16

[4] Lawrence J,Richardson.A New Topographical Dictionary of Ancient Rome[M].Baltimore and London: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1992.

[5] Watkins T H. Colonia Marciana Traiana Thamugadi: Dynasticism in Numidia[J].Phoenix, 2002, 56(1/2):84-108. [6] Samuel Ball Platner - A Topographical Dictionary of Ancient Rome[M]. Lond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29. [7] Enrico Massetti .Aosta Valley Itineraries[M]. CreateSpace Independent Publishing Platform, 2015.

[8] Dubois Hervé, Mei Pasquale, Roda Michele, Bertelli Guya Sulle tracce della via Francigena [M]. Punti di vista sullo spazio pubblico. Maggioli: Rimini, 2014.

[9] 徐好好. 波河平原城市的分布形态和历史的种子[J]. 新建筑,2010(3):97-101

[10] Clarence Perry. The neighborhood unit[A]. Regional New York and Its Environs. New York, 1929.

[11] Matthew Carmona, Tim Heath, Taner Oc, etc.Public Places Urban Spaces: The Dimensions of Urban Design [M]. Architectural Press, 2003.

[12] Peter G,Rowe. Design Thinking[M]. The 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1987.

[13] Loris Servillo, Jan Schreurs. “Pragmatism and Research by Design: Epistemological Virtues and Methodological Challenges”[J].In: International Planning Studies, Vol. 18, Nos. 3–4, 2013, 358–371.

图1 罗马2025的研究范围与25 块 macro 的划分 图 2 ROMA2025 展览现场 图 3 macro 的对比研究。在广州萝岗区选了一块 10kmx10km的场地,离市中心35km(与 4号格子离罗马市中心同样为1h车程),具有“城市边缘”的性质

图 4 4号格子的土地利用类型(居住区域、自然区域、工业区域、公共服务设施区域)与建筑密度(高、中、底、无建筑)分析图 图 5 对场地地形和肌理的解读,绘制出了山的走向、河流的形态、主要道路的分布以及田垄的肌理 图 6 根据地貌、建筑密度与土地利用类型,将场地由北到南划分为自然区(山地与森林)、农田区(村庄与农场)以及城镇区(城镇与古城)

图 7 场地及周边历史元素分析图。西北部的布拉恰诺湖(Lake Bracciano)和马尔蒂尼亚诺湖(Lake Martignano)以及消失的巴卡纳(Baccanae)湖;图拉真引水渠(Aqua Traiana)和阿尔谢提那引水渠(Aqua Alsietina);沿山谷流淌的克雷梅拉(cremera);与卡西亚大道(via Cassia)重合的 SR2公路;古城维依(Veii); 朝圣之路上的两处圣所 图 8 由历史与未来编织而成的网:纵轴展现了耶稣会成员利玛窦造访的世界各国城市的地图;横轴展现了未来4号格子可能出现的新城市肌理 图 9三种“工作社区”,体现三种生活方式。 图 10 迷你社区。可步行到达社区内任一处,社区内部与社区之间的公共服务设施涵盖了医疗、教育、文化、体育、娱乐等多重功能

图 11 以 3种农田类型为基础,衍生出的无数种“豆子” 图 12 将场地的地形、道路与河流进行网格化,得到一张抽象的“牌桌”图 13 4号格子的一种可能性。红色为保留的场地中原有道路,蓝色为河流,其余为各种各样的迷你社区 图 14 “瓦片”由多个迷你社区组成,图中为一种可能的组合 图 15 3种麻将牌 图 16牌桌模型。山谷、山丘、林地、径流保护区与遗产保护区为不可改变的区域,其余部分可放置麻将牌 图 17 “罗马麻将”展区 图 18 24所高校的总图拼合成一幅马赛克式的地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