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乡村民宿的表义设计——以大理乡村民宿为例/ 张晗,王冬

——以大理乡村民宿为例Ideography Design of Contemporary Rural B&Bs: A Case Study of a Rural B&B in Dali

South Architecture - - Contents - 张晗 1,王 冬 2 ZHANG Han,WANG Dong

摘要 面对近年来民宿类建筑的迅速发展,其设计内涵亟需归纳整理。以符号学视野,从“语言”到“言语”对大理乡村民宿进行研究分析(个别解析借用图解方法),得出以下结论:其制约因素包括原代码和现状产物、读者与作者、规范与要求;空间建构趋于表现地方与场所、简约与抽象、多义与多样,感受与体验;传达“所指”内容为地方性与个人价值观;呈现出一种传承、融入到镶嵌的设计状态。

关键词 乡村民宿;符号;语义学;地方性;大理

AbstrAct There has been rapid development of B&B (Bed and Breakfast) buildings in recent years; thus, examination of the design implications of these buildings is warranted .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semiology, the sequence of "language" to "speech" is used to analyze rural B&Bs in Dali. The following conclusions can be drawn: the restraining factors include the original code and the product of the present situation, the reader and the author, the standard and the requirement. The spatial construction tends to show the site and place, the briefness and abstraction, polysemy and diversity, feeling and experience. The "referred" content conveyed is locality and individual value, presenting a design state of inheritance, integration, and embodiment.

Key Words rural bed and breakfast(B&B); symbol; semantics; localism; Dali

*基金项目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项目(51868027):观念、文本、阐释:当代西南现代建筑“地方性”思想话语演变研究(1950s-2010s)。

中图分类号 TU247.4文献标志码 A

DOI 10.3969/j.issn.1000-0232.2018.06.023 文章编号 1000-0232(2018)06-0023-06

作者简介 1硕士研究生;2 教授,通信作者,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1&2 昆明理工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 1民宿与乡村民宿

1.1 民宿

[1]6建筑作为一种文化现象能与人产生交流 是毋庸置疑的。相比以使用功能为主导的旅店,这种文化交流现象在民宿身上有更好的体现[2]。

民宿是个广泛的概念,不同人对于民宿有不同的定义。关于民宿发源最常见的说法是:乡村家庭为了增加家庭收入,将空置的房间提供给游客住宿,民宿就此产生。那么,是否可以这样定义民宿:源于家庭住宅,因为地域差异的存在带有不同文化特征,是一种非正式的旅店。

随着社会资本需求的发展,国内民宿的经营模式已 从过去的家庭副业经营拓展到了家庭主业经营或外来投资者租赁房屋场地进行合作运营的模式[3],而民宿带有地域化特色、人文主义思想的本质特征依旧延续传承了下来。

1.2城市民宿和乡村民宿

在民宿这样广泛的概念基础上,通过对“携程”“去哪儿”等旅游网站的观察,不难看出,民宿可分为城市民宿和乡村民宿两种,城市民宿主要存在于大型城市中,通过展现外来文化形成主题房间,体现着新潮的流行文化;乡村民宿多依托景区或者地域特色资源而发展,核心内涵体现为乡村文化。

2民宿的表义行为与建筑符号学

2.1民宿的表义行为

前文提及民宿运营模式发生了变化,亦可解释如下:第一阶段,民宿主将自家房间租给游客使用,是先有物质基础与场所氛围,继而产生相应的精神共鸣,人们向往这种共鸣的现象推动了第二阶段的民宿发展;第二阶段的民宿是目的性的发展其精神共鸣,再通过改造或新建来获得形式。根据现在民宿在旅游界大热的情况可以判定游客乐于接受被民宿主(或设计师)设定好的精神共鸣。

民宿传达意义的特点使得其备受欢迎,而建筑学理论中,建筑符号学是一种关于建筑传达表义的研究,运用符号学的方法对民宿进行解析,是一种能挖掘其设计要素与闪光点的研究。

2.2 建筑符号学

建筑符号学萌芽于20世纪40年代的意大利 1)、[1]、[4]。由于理性建筑思潮的推动,在历史文化大国与法西斯主义控制的背景下产生了折衷的新理性主义 [1]332,新理性主义是对古典主义、后现代主义形式拼贴的批判,也是对正统现代主义思想的反抗,新理性主义强调了一种清晰的、逻辑性的思维[5]。就是在这个时候,产生了形而上学的建筑语言。

符号学把所有的文化现象都能当作符号系统来研究,奥格登和理查兹的“语义三角形(图1)”表示“符号(能指)意指某种对象,并且唤起那个涉及被意指对象的相应思想或内容(所指)”[1]373。文章的研究分析就是在这样的视角下进行的。

3分析方法与研究对象

具体的分析操作方法分为3个部分:①人对于事物 的认知受所处环境的影响,所以要了解符号的意义,首先要熟悉当前社会语境与建筑理论;②符义的研究主要来源于常识认知(如书籍资料整理和当地认知情况),但是符号的能指与所指存在任意性[6]96,符义研究在保持多意、多向的情况下,注重从背景语境到建筑构成符号语义的梳理,也注重整合构成符号语义后总结整体性的空间建构规律;③彼得·埃森曼的图解堪称经典,他习惯于把建筑分为楼板、柱子、围合体、楼梯、基础等,通过削弱主客关系的正投影图和轴测图来进行解读[7],他不把表层(形式)当作最后产品,而是作为潜在的结构使用,阅读表层发动了连串的深化阅读序列 [1]217,所以研究将借用图解方法,对研究对象进行建模分析。

研究对象锁定为发展较为成熟的大理地区乡村民宿,且将其分为3个研究层级,以期获得较全面且深入的设计规律:①大理乡村民宿群体(图2a),这些民宿分散在大理古城、喜洲镇、双廊镇及洱海沿岸等地,设计经营者包含当地人、外地人、文旅行业人员、建筑设计师,甚至其他不同行业的“追梦者”,建筑形体等等不一,空间特色各不相同,对于这一层级的民宿主要进行的是资料收集和就地参观;②选取有一定知名度的几个民宿(图2b),它们包括了新建、改造项目,设计者包含建筑设计师、室内设计师、对建筑设计感兴趣的纸媒人等,然后对其进行建模和深度调研(包括参观和对周边居民、住客、民宿主或管理者的问询);③选取场地条件与设计风格等存在差异点的两个案例(一个是位于洱海畔,开敞外放、疏密有秩的慢屋·揽清,另一个是位于大理古城,空间内聚、建筑形体雕塑感较强的即下山)(图2c),对此两者增加符号学视野的图解分析。

4符号学视野下的当代乡村民宿解析研究

阅读从“语言”到“言语”,即从社会语境与理论框架入手,再细化到带有主观判断的单体分析,在保持客观理性的基础上又呈现部分主观看法。

4.1语境下的制约因素

对于建筑符号的讨论常常提到历时性与共时性。语言学家费尔迪南·德·索绪尔认为语言随着时空的变化是存在动态关系与静态关系的 [6],建筑语言也存在这样的历时性与共时性。历时性指的是系统随着时间流逝而发生的变化;共时性指的是在某个特定时间系统内部各因素之间的关系。(1)乡村民宿设计的历时性因素:代码与现状产物对第①层级案例的资料收集整理可见,乡村民宿建造呈现3种模式:对老民居进行改造(暮云四合院、慢屋·揽清等),偏重参考当地民居进行解构抽象后新建(即下山),又或者偏重结合对场地条件的认知来进行新建(40英尺)。以上可看出乡村民宿的设计现有代码2)包含了当地传统民居的本体与其抽象内涵、场所条件。从符号学角度来说,人们对传统民居的印象已经形成一种现有意识,是隐含于人们大脑中的惯用语体系,是一种既有信息的来源。此外,地块的现状条件(包括地形、气候、文化等)作为一种长久渗透生活的要素,也是乡村民宿表义设计中必不可少的历时性因素。

符号学学者恩伯托·埃科认为“建筑中的信息容量应该是不断增加的 [1]38”。这种增加可以理解为:建筑是一种文化现象,因为时间的堆积,文化现象进行积累并自主选择。所以建筑中信息的容量会积累,并被筛选。当代乡村民宿有着作为乡村民宿建筑的语境和“当代”建筑思维的语境,应当是地方信息源与现代社会背景共同制约而产生的现状产物。

即下山的围护结构——木模清水混凝土是典型的例子。大理地区石材很多,且在早期的各种构筑建造中已大量采用石材,人们有着以石造屋的丰富经验[8]。大理地区的木构筑也十分醒目,匠人们技艺精湛,且在民间有着丰富的木匠传说[9]。此外,国际上正风靡清水混凝土材质。木模清水混凝土运用新技术将石砌体的坚实感与木质纹理相结合,糅合了地方现有代码,也传达了当代建筑的“高技派”精神。(2)共时性因素:与时俱进的设计逻辑与要求

2006年,学者王又佳提出:随着哲学逻各斯中心主义向后黑格尔时代的转向,建筑语言逐渐消除了作者(设计者)的主体地位:建筑的阅读不再是作者(设计者)到文本(建筑),再到读者(使用者)的限定式解读, 而是形成了作者、读者双方的共同作用[10]。下文在平面符号的对比中将会说到民宿中的新增墙体,这些新增墙体分割了不同功能的空间,提升了住宿者的居住品质,也符合现代人的住宿要求。设计者在表义自我意识的同时满足了住客所需,当然这种需求包含“物”与“神”两方面。

在当代建筑的发展状况下,设计还将认真遵循法规要求,以保证满足基础的安全性与实用性,并且作为位于景区的乡村民宿,还存在相应的风貌要求。大理地区就是这样的情况,案例的屋面符号形式便是风貌控制的结果。

4.2“言语”的图解分析

对第三层级的研究对象进行建模后,参考埃森曼的探讨习惯和伊塔罗·格伯利尼的建筑“构成符号”分类[1]41,将对象的建筑符号分为平面符号、连接符号、围护符号、相互交流符号和屋顶符号等5个部分进行图解分析。且因为 “能指”与“所指”的任意性,为了更贴近集中含义3),在对应语义三角关系前已经对研究对象的设计语境(其内容包括设计师言论、地方文化、地理气候等)进行了资料收集。

(1)平面符号(图3)两个案例都有明显的合院特征。其中,民宿的院落(能指)、大理州典型住屋形式的院落(对象)与院落类型传达的地方性(所指)形成了完整的语义三角形,这种构成形成了具有表义特点的建筑符号。当然,院落地方性“所指”之下存在着多层含义,比如大理民居曾受汉式合院文化的影响,民居回应地域气候的方式,居民已形成的生活流线等内容。

揽清的入口悠长曲折,且有一处独立的矮墙,其意指对象为典型民居的曲折入口与入口处的照壁,形成大理地区人文风俗与地理气候的“所指”。此外,古代的大理文人合院中广植草木花卉,能够足不出户就领略自然的变化 [8]129。案例中都有绿植,揽清的建筑平面更是大量预留了条状的植栽区域,形成的所指是大理人的生活情趣。

而案例不同于原住屋形式的是:空间轴线都在合院的交互位置进行了错位,保持主空间秩序感的同时,增加了附属空间的趣味性与逗留性;房间内部还增加了一些隔断墙,分割出了洗漱和储物等功能,住宿品质得以提高。其传达出设计者希望创造交流空间、希望住客有优质就宿感受的含义,“此刻所指取代了对象” [1]10。

(2)连接符号(图4)大理民居的连接符号大致有两种:一种是围合院落

的小台阶,与天井形成呼应,能防止雨水侵蚀房屋的木结构;另一种是连接各层之间的交通楼梯,多处于房间的内部,上下楼梯需要经过房间。

揽清围合院落的台阶被分离成了每个房间前的入房台阶;两个案例客房旁的楼梯都与客房隔离开来,保证了私密感和休息品质,且楼梯尺度都比传统民居要宽得多,可以承载更多的人同时完成交通活动。能指产生变化是因为符号的功能产生了变化,而符号的功能变化则是使用者产生了变化——从“一家人”变成了各自来旅 游的人或人群。既下山中院落台阶消失,出现的是渗水铺砖,降低了建筑对环境的影响程度,形成现代建筑思想的所指。

(3)围护符号(图5)仅考虑围护符号,材质的运用和其几何形态就成了讨论的关键。揽清的侧面围护材质有白墙、玻璃、石墙、木构 4种,既下山也有白墙、玻璃,不同的是既下山使用了国际上施工难度较高的建造方式:木模清水混凝土。滇西民间有民谣说:“大理有三宝,鹅卵石砌墙不会倒”,当地白族有着以石造屋的丰富经验[8]192,且反映了石材较多的地质特点。除了石砌体墙壁外,大理的木构筑也十分醒目,其民居体系属于滇西北剑川匠系,民间还传颂着丰富的木匠传说[9]。揽清将垒石造屋的技艺进行了保留,外墙立面设计了木格栅,且在新增墙体的形式上直接指示了木构建造;既下山采用新技术将砌体的坚实感与木纹质感相结合,形成了新的木模清水混凝土墙。其次,案例运用玻璃的比重都高于大理传统民居,特别是揽清中对于玻璃的运用更是突出。玻璃轻盈通透的独特视觉特征是工业与现代的象征,相对原始材料,能带来新的美学感受。

关于侧面的围护符号,木模清水混凝土和玻璃比较特殊。木模清水混凝土(能指)指代的“对象”有石头砌体与木构筑两者,“所指”是地方性与现代性的叠加;玻璃的指代对象为玻璃本身,“所指”是现代美学感受;而其他的石墙、木构等则是指代其本身,“所指”是诸如地质特点、营造技艺之类的地方性。(4)相互交流符号(图6)埃森曼在对“向日葵”住宅的解读中,通过将虚体变为实体来概念化空间 [7]17。这种虚体被包容在物质的边界里,这就是空间,也可以理解为格伯利尼提及的相互交流符号。空间由于界定物质的不同,是存在方向性的,继而产生不同的“所指”。大理传统民居是内向型的空间,但对比两个案例,揽清在围合内部院落的同时,院落与房间都朝向于洱海,外向型空间传达的“所指”是地块优异的风景条件;既下山在外围增加了大量的开窗,框景似的朝向熙攘的街道,形成大理当地人文气息的所指。

揽清与既下山中还出现了一些廊道空间,这些廊道空间与大理传统民居的差异在于它并没有屋面的存在(或是玻璃的虚屋面),是能感受阳光雨露的空间,廊道两边都有房屋的开门。该空间不存在于传统民居的单体中,而来源于各家房屋之间挤压出来的小街巷,随着历史的发展,这些小街巷承载的是人与自然、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作用。那么两个案例对于这种空间的引入,小街巷形

成“对象”,指代地方特有的精神场所,暗示交流作用的进行。

(5)屋顶符号(图7)大理民居的屋面,显而易见的是其围合式肌理和双坡形式,以及具有白族民俗特征的建筑装饰。

肌理方面,“对象”为大理民居屋顶,“所指”为其地方特色。屋面形式方面,揽清的设计定稿是将双坡屋面抽象为单坡屋顶,因“风貌控制”才又修改为双坡屋面[12],同样,即下山也是双坡屋顶,那么“对象”依旧是大理民居屋顶本身,“所指”除去地方性,还传达了当地社会现状。

关于双坡屋顶的处理(不仅是屋顶,还包括墙体等),两个事务所都尽可能的减弱了装饰,或出于当代建筑教育思想下产生的“装饰即罪恶”的价值观——认为装饰浪费了劳动力[13],装饰风格导致了物品使用寿命的缩短。这里的“所指”由白族人民对于本民族建筑装饰物的匠心追求转化为设计师对于现代建筑思想的理性追求。

4.3 “所指”内容

通过对揽清与即下山案例中各建筑符号“能指、所指、对象”三者关系的梳理,可以看出,当代乡村民宿的所指内容可归纳为两大类:一类是民宿的地方性;另一类是不同民宿主贯穿于其中的价值观(对环境的态度、对住客的关怀、对现代建筑实践的向往等等)。并且这两大“所指”内容在其他案例中也是明显存在的。例如,大纸坊村的 40英尺,访谈中得知女民宿主认为她的建筑生成来源于对场地地形、大理地区气候的认知,追求天光与地气,并以其敬畏人与自然的态度进行了弱建筑 的控制,因为民宿主具有强烈的个人特色,因此,该民宿是个人意识展现得较为明显的一个例子。

探讨民宿的文章中,大都提及民宿的特色性极其重要,而这种地方性与人文思想作用下产生的多层次表义不失为一种独特的特色。

4.4 空间建构趋势

整体审视案例构成符号的语义内容,可以归纳出以下一些空间建构趋势:

(1)地方与场所营造地方性与场所感是乡村民宿设计的基础部分,其中包含空间的营造和地景的引入。

“当人将意义投注于局部空间,然后以某种方式依附其上,空间就成了地方”[14]19,例如两个研究对象中类似巷道的廊道空间,就完成了一种意义的植入;其次是地景的引入,地景指的是地面的有形地势以及视觉观念 [14]19。揽清和即下山的空间朝向都将各自的特色地景引入了设计。

蕴含意义的内空间与表达外环境的地景结合时,民宿将获得强有力的地方性与场所感。

(2)简约与抽象在现代美学与当代建筑理论背景之下,设计者们接收的是一种简约与抽象的哲学观[15]。研究对象的屋顶符号便是这样的例子,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大理乡村民宿中频繁出现了建筑老物件的挂饰(图8),设计师们把“装饰”部分绝对的分离出来,在表达了对现代建筑理性思想极致追求的同时,也保留了白族人民对建筑装饰物的匠心追求。

(3)多义与多样乡村民宿设计优于度假酒店的部分,是它的不正式性与自由度使得它能发挥更强烈的人文思想,这种思想来源于本土或外来设计者,又或者来源于不同年龄阶段、拥有不同操作习惯的设计者。在地性叠加人文思想的多层表义内涵造就了多样的民宿形式,使得乡村民宿更加富丽多彩。比如,同样是表达地方建筑材料,即下山采用的是高技派的木模清水混凝土,揽清采用的是低技派的木构筑和石砌体,设计者的设计理念截然不同,建筑的最后形式也是大不相同。

(4)感受与体验建筑符号还包含了初始功能与二次功能,一方面是外延的实用性“功能”,另一方面是“象征性”的内涵[1]19。乡村民宿传达的内涵是其精髓所在,内涵的传达来源于形式,而形式不可脱离功能性,脱离了体验的感受,显得空而乏力。当代乡村民宿的设计在注重“神”之传达的同时,也不忘却“体”之感受。揽清与即下山轴线的错位,增加了空间体感。

4.5 设计状态

观察后还可发现乡村民宿设计传达出以下一些状态,或成为一种可用的设计操作步骤: (1)传承:地方记忆与历史记忆; (2)融入:现代人的乡野情怀(纵情山水、归隐田园、瓜果廊下、花草院落、静谧水面……),住宿的舒适性(房间的实用性、私密感等),都市生活的时尚与精美(能进行精美早餐、下午茶点、午后咖啡的附属空间);

(3)镶嵌:建筑师的的现代建筑观念(简约、抽象、意境营造等),民宿经营者自己的兴趣、喜好等。

5当代乡村民宿表义的自我延展

在建筑语言的转向之下,按照前文逻辑进行设计的乡村民宿,建筑将与作者、读者产生联系,除去设计者的影响,阅读结果将与读者本身的思维与经历有关。正是在这种过程中,乡村民宿的地方性表义能够与有着各种不同经历的住客形成更加丰富的阅读感受,当代乡村民宿将在人类智慧的整体结构中蓬勃发展。

图片来源

图1:作者根据参考文献 [10] 图 1抄绘;

图2:图 a在百度地图基础上叠加自绘;

图 3、4:作者根据参考文献 [11], 以及 http://designer. home.163.com/case/main/2367/44668.html(即下山建筑平面)进行叠加绘制;

图 5、6:图 5 左、图 6左下照片来源于元象建筑事务所官网 http://www.ikuku.cn;

图7:根据参考文献 [12] 图 2抄绘;

图8:图 b来源于参考文献[11];其余图片均由作者拍摄或绘制。

注释

1)参见参考文献 [1] 译序第8页,译者乐民成写到“建筑符号学在四十年代萌芽,六十年代兴起,七十年代成长”,正文332-334 页,费尔南多• 杜德拉(Fernando Tudela)阐述了建筑符号学在意大利的发源与法西斯主义的抑制有关。意大利国家法西斯党的执政时间为1922 年至 1943年,推测建筑符号学始于20 世纪 40年代的意大利,与参考文献[4]等文章中所说的50年代有所偏差。

2)参见参考文献 [1] 第 40 至 42 页,恩伯托• 埃科(Umberto Eco)认为建筑必须建立在现有代码的基础上,那些属于建筑方面的代码,作为建筑处理的惯用语体系和早已得出的信息处理方法体系起作用,建筑信息就成了大众要求、承认和期待的东西。

3)参见参考文献 [1] 第 285页,布罗认为“由于社会的关系使某些含义成为集中的,而另一些成为分散的。”

参考文献

[1]G•勃罗德彭特.符号•象征与建筑[M].乐民成,等译.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91.

[2]蒋欣如,徐贤飞,红建坚,等.民宿,会讲故事的房子[N].浙江日报,2016.

[3] 李欣.国内民宿研究综述[J]. 旅游管理研究,2017.

[4] 华珺 .建筑符号学的研究范围、理论基础和学科定位[J].社会科学论坛,2011(9):84-88.

[5] 朱锫 .新理性主义与后现代主义建筑思潮[J]. 世界建筑, 1992(2):53-55.

[6]费尔迪南•德•索绪尔.普通语言学教程[M].高民凯,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80.

[7]彼得•埃森曼.建筑经典[M].范路,陈洁,王靖,译.北京:商务印书馆出版社,2015. [8]杨大禹.云南民居[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 2009.

[9]宾慧中.滇西北剑川匠系世传营造口诀研究[J].建筑遗产, 2016(3):98-107.

[10] 王又佳.建筑语言的转向 [J]. 中国青年建筑师,2006. [11]陈俊,苏云峰,宗德新.作为甲乙方的一次建筑实践 慢屋•揽清长成记 [J]. 时代建筑,2016(4):148-153.

[12]陈俊,苏云峰,宗德新. 慢屋 •揽清建造札记 [J]. 建筑学报,2016(9):90-95.

[13]Adolf Loos.Ornament and Crime[M].Ariadne Pr,1997. [14]Tim Cresswell. 地方:记忆、想像与认同[M]. 王志弘,徐苔玲,译.台北:群学出版社有限公司,2006.

[15]V•M• 兰普尼亚尼.新简约主义——新千年的建筑设想[J].张春晓,译.时代建筑 .2000(2):46-49.

图 1 传统的所指、能指与对象的对应关系 图 2 研究对象

[11]图 3平面符号图解 [11]图 4连接符号图解 图 5围护符号图解 图 6相互交流符号图解

图 7屋顶符号图解 图 8老物件挂饰(8a:果念民宿的窗花挂饰;8b:慢屋·揽清的门扇挂饰 [11])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