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乡土营造技艺整体性研究中的几个关键问题/ 李浈,吕颖琦

Several Key Issues in the Study of the Integrity of Southern Vernacular Construction Techniques

South Architecture - - Contents - 李浈1,吕颖琦 2 LI Zhen,Lü Ying-qi

摘要 根据乡土营造“原型”为适切项,辨析南方乡土营造的源流和变迁关系,为南方乡土营造技艺的整体性认知提供思考框架。营造技艺的源头或本质、流传路径和方法、时空变迁等是构建整体性营造研究的重要构成,依托传播学视角可宏观性把握研究脉络。在此框架下总结近年相关研究成果并探究性指出一些对于南方营造源流变迁的剖析,以期为南方乡土营造整体性研究提供思路。

关键词 传播学;乡土营造;源流

AbstrAct With the "archetype" of local construction as the focus, this article analyzes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origin and the vicissitude of Southern vernacular construction in order to provide a framework for the holistic understanding of Southern vernacular construction techniques. The origin or essence of the construction technique, the route and method of transmission, and the spatio-temporal evolution are among the important components for the study of construction integrity creation. The research vein can be grasped macroscopically by relying on the perspective of communication. This paper summarizes the relevant recent published research on this framework and discusses several analyses of the origin and evolution of the source of Southern vernacular architecture, so as to provide holistic ideas for related study .

Key Words Communication; vernacular construction; origin

*基金项目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重点项目(51738008、51878450):我国地域营造谱系的传承方式及其在当代风土建筑进化中的再生途径、传播学视野下我国南方乡土营造的源流和变迁研究。

中图分类号 TU241.5文献标志码 A

DOI 10.3969/j.issn.1000-0232.2018.06.051 文章编号 1000-0232(2018)06-0051-05

作者简介 1 教授;2 硕士研究生,通信作者,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1&2 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

基于多学科的综合运用,近年来关于南方乡土建筑的研究中启发了运用传播学的理论、方法构建更为系统全面的乡土营造认知,如华中科技大学洪汉宁先生对传播学之于乡土建筑研究领域的运用方法论探讨(2003年)[1],同济大学闫爱宾博士关于泉州石构建筑的一些探讨(2008年)[2],近年也陆续有一些国家级课题选择这样的视角, 如谭刚毅负责的“明清移民通道上的湖北民居及其技术与精神的承”,陈薇负责的“元明清时期运河沿线城市与建筑研究”,赵逵负责的“明清‘湖广填四川’移民通道上的会馆研究”,张玉瑜负责的“闽台两岸传统大木作营造技艺及其传承研究”,程建军负责的“岭南古建筑技术及其源流研究”[3],陈蔚负责的“川藏‘茶马古道’文化线

路上的传统聚落与建筑研究”[4],赵淑红负责的“海洋文化视野下浙东沿海传统商贸聚落形态选择及关键要素研究”,闫爱宾负责的“浙闽沿海石建筑营造技艺及其传播研究”,朱宏宇负责的“基于文化线路理论的线性文化遗产整体性保护与再生利用研究——以世遗澳门历史城区为例”,李久君负责的“闽赣‘万里茶道’乡土建筑营造技艺研究”等等,都取得了一些相关的成果。目前对于南方初步的区划以及匠派探讨已经积累有一定的素材,关于南方乡土营造中“源”的问题探讨不断丰富,与此同时,乡土营造的“流变”中包含的共时性和历时性问题则多是以小范围的区域进行讨论,而将整个南方地区作为一个整体进行宏观讨论并得出规律性的总结则将是未来一个重要的目标 [5]。

1释名

1.1 传播学

传播学是一门研究传播本身原理和规律的学科,也是由社会学、心理学、政治学等构成的交叉学科。其中包括了传播主体、传播方式、传播媒介、传播受众等诸多研究方向,对建筑史研究的具有启发作用。乡土营造的传播作为一种重要的人类传播活动,具有一般大众传播的特点——多种传播工具、具有组织性、传播内容公开性、较强选择性、受众复杂性、一定的单向性和间接性等[6]。以传播学视角思考营造技艺的传播,有助于关注到营造整体,源流和变迁,利于以动态宏观视角研究。1.2“匠意”、“匠技”、“形制”

营造技艺研究包含3个部分——“匠意”、“匠技”、“形制”。“匠意”主要指匠师的营造思想、理念以及营造知识等,是营造的设计思路、营造领域的文化准绳,它难以通过书面传播,需要通过访谈、口述史的记录研究进行探索。而“匠意”也是最为灵活多变的,大多会由匠师根据屋主的需求并结合乡土经验和智慧等进行统筹设计[7]。在这种交流中,其实也是营造活动中两者争取主要话语权的一种过程。“匠技”包括具体营造手法、技艺等,具有鲜明的群体色彩。可借匠技对匠师进行分派分帮,如广为人知的“香山帮”、“广府帮”等;“形制”是建筑本体的表现形式,同时其布局也代表了一定的等级制度、使用秩序、文化习俗等。

2营造之“原”

某些地域范围内的乡土建筑总能呈现出相近的类型特征,而这种特征就成为不同乡土建筑类型划分的重要依据。我们可以借鉴符号学及语言学的方法,以“适切项”为条件,尽量选取独特性较强的区域范围作为基本型( 即 本文所说的“原”),进而划分不同的源头。在选择中,大范围根据影响建筑最深的“地盘”(平面)、“侧样”、“正样”(剖面),并结合具体的用尺、营造细部特色—— “细样”或“小样”,加以甄别 [8]。

2.1“地盘”

传统营造术语中的地盘,约相当于现代建筑设计中的平面图。在一定的乡土地域范围内,建筑的地盘具有某种相似的特征,如在汉民族影响较深远之处,建筑的轴线则成为重要的影响因素。如今华中地区、浙东地区等,均具有典型的汉族民居特征,而及至湖广则大有不同,少数民族的文化特性占据上风[8]。

2.2“侧样”与“正样”

“侧样”相当于现代建筑中横剖面的概念,也即顺着进深方向的剖面,在《营造法原》中称明间的剖面为正贴,而尽间的为边贴。而“正样”以往提及较少,大体上相当于沿开间方向的的剖面,使用中因时因地而异。在乡土建筑中,最为重要的两个组成部分是“屋水”和“搧架”。有趣的是,无论对于南方工匠还是北方工匠,提到“水”这个词则大都清楚其所指代的屋面坡度的含义。虽然具有不同的匠作体系,但是仍然能找到相互关联的匠语。但这种高度统一的匠作语言究竟是起源于同一源头还是经过各种文化长期交流所达到的共识,仍需要继续探讨。

关于搧架,孙博文先生曾有较为细致的论述,并指出了它和穿斗建筑的关系,也提出了硬山、悬山之“山”与“搧”的同源同构的认识[9]。李久君《原型之“辨”与“变”——以赣东闽北地域穿斗式乡土建筑侧样为例》中对于搧架原型的进一步分析,大体可将江南流域的民居分类为浙东、吉泰、鄱阳湖地区、福建地区、武陵山地区、黔中地区、岭西地区以及湘江地区[10]。例如吉泰侧样中最为典型的特征即厅堂上空使用不同的标高,从前到后依次为宝盖、厅堂、后堂,而二层上空则只做储存空间。与此相邻的鄱阳湖流域分布的抚州、南昌等地区乡土建筑侧样则与吉泰地区极为不同,不仅厅堂不再出现宝盖,而且柱子基本直接落地,极少采用减柱做法。因此更可证明及时在一个行省地域范围内,仍可见迥然不同的营造源流类型。

2.3 “细样”

相当于现代建筑设计中的大样图。在乡土建筑中,冬瓜梁、牛腿、屋脊、柱础、檐口等不同做法具有相当突出的地方特色,如余少慧硕士学位论文《钱塘江流域冬瓜梁研究——以婺州地区为例》[11]中对冬瓜梁的源流进行探究,得出冬瓜梁的主要分布地区是徽州和婺州,并以此为中心进行辐射状影响。诸如此类研究提供了以小见大的视角,从构件出发探寻乡土营造的源流规律。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