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旅游发展的生态风险空间管控研究——以池州杏花村为例/ 王敏,周梦洁,宋岩 等

——以池州杏花村为例

South Architecture - - Contents - 王敏1,周梦洁 2,宋 岩3,王云才 4 WANG Min,ZHOU Meng-jie,SONG Yan,WANG Yun-cai

Study on Spatial Governance of Ecological Risk in Rural Tourism Development: A Case Study of Xinhua Village, Chizhou

摘要 乡村旅游作为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抓手,亟待破解由此带来的复杂的生态冲击以及如何平衡环境保护、文化传承与经济发展、生活改善之间关系的发展谜题。摈弃传统的以环境破坏为代价的发展途径,选取中国安徽省池州市杏花村作为研究区域,通过生态要素识别、生态敏感度评价、生态脆弱性分析、生态干扰分析,构建生态风险评价模型,提出景观生态安全格局基础上的生态空间区划与发展引导、生态系统服务价值优化、旅游发展空间单元开发控制等空间管控策略,旨在探讨以生态风险评价作为准入机制的乡村旅游发展空间管控的技术路线与基本方法。

关键词 乡村旅游;生态风险评价;空间管控;景观生态安全格局;生态系统服务价值;开发控制

AbstrAct As an important measure of the rural revitalization strategy, it is urgently required to solve the complex ecological impact of rural tourism and the developmental puzzle of how to balance the relationships among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cultural heritage, economic development, and life improvement. The traditional approach of development at the cost of environmental damage should be abandoned; therefore, Xinghua Village, Chizhou City, Anhui Province, China was selected as the research area and an ecological risk assessment model was constructed via the identification of ecological factors, assessment of ecological sensitivity, and evaluation of ecological vulnerability and ecological interference. Moreover, in this study, spatial control strategies were discussed such as zoning and guiding ecological spatial development, optimizing the value of ecosystem services, and the development control of tourism units based on building the landscape ecological safety pattern. The aim was to discover a scientific route and effective method of space control for rural tourism development utilizing the ecological risk assessment as the access mechanism.

Key Words rural tourism; ecological risk assessment; spatial government; landscape ecological safety pattern; ecosystem service value; development control

*基金项目 国家重点研发计划课题(2017YFC0505705):绿色基础设施生态系统服务功能提升与生态安全格局构建;高密度人居环境生态与节能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同济大学)开放课题(201810405):基于水生态安全的城市绿色基础设施空间绩效提升技术;住房和城乡建设部软科学研究项目(K22018095):基于多维数据集成的城市中小河道滨水空间存量更新与生态效应研究。

中图分类号 TU982.29文献标志码 A

DOI 10.3969/j.issn.1000-0232.2018.06.066 文章编号 1000-0232(2018)06-0066-07

1

作者简介 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生态智慧与城乡生态实践研究中心、上海城市困难立地绿化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副教授;2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硕士研究生;3代尔夫特理工大学建筑与建成环境学院,博士研究生;4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生态智慧与城乡生态实践研究中心,教授,通信作者,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1研究背景与研究目标

在城镇化发展进程背景下,回归乡村、享受贴近自然的悠闲生活成为了人们内心的诉求。2015年旅游黄金周期间,全国出游市场群体选择赴乡村旅游的比例约70%,每个节假日黄金周都能够形成大约6000 万人次的乡村旅游市场规模[1]。作为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抓手,在中央和地方政府的高度重视和大力扶持下,乡村旅游获得了极大的发展机遇。乡村旅游的蓬勃发展,一方面,作为城市与乡村的纽带,有效地促进了社会资源和发展成果在城乡之间的共享以及社会财富的重新分配,有效缩减地区间的经济发展差异和城乡差别[2]。另一方面,乡村产业的转型、大量游客的进入、村民生产生活方式的改变,也对乡村赖以生存发展的景观特色产生了重要的影响,暴露出一些深层次的问题,如可持续性逐渐降低[3]。发展旅游过程中带来的环境污染、无序建设、破坏资源等生态问题对乡村造成了难以修复的破坏,使得乡村环境的脆弱性愈发加剧。乡村景观是自然景观(山脉、河流、湖塘、林地等)、半自然景观(农田、牧场等)与人文景观(聚落、建筑、道路等)的复合体。相对于城镇景观,乡村景观的自然属性较强,自然环境在景观中占主体,在风貌上呈现出强烈的粗放性、完整性、地域性、多样性、异质性等特征[4,5];具有更突出的自然性和生态价值 [6],是乡村旅游的核心吸引力基础。若乡村也遵循城市化的发展模式,只会使得乡村旅游的生命周期变短,还需不断投入更多资本来进行修复和解决产生的问题。这种“反生态”现象制约了乡村经济可持续发展,亟需转变为生态优先的发展方式,走生态化转型道路[7]。

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的乡村旅游发展新诉求,绝不是以乡村生态系统服务退化、乡村景观风貌特色丧失为代价的。乡村旅游发展过程中如何降低生态冲击,如何保障乡村生态系统服务价值,如何平衡环境保护、文化传承与经济发展、生活改善之间的关系成为亟待破解的发展谜题。绿色转型不仅需要生产方式、消费方式或是基础设施管理方面的生态化,更需要从规划的起点开始落实,从空间上对生态价值高的区域加以重视和区别管制。有学者认为推动生态建设和乡村旅游融合发展,一方面要加强规划“三区四线”的管理,另一方面在乡村的山、水、林、田、路、居的生境优化过程中,要控制对生态系统的干扰程度,使其不超过生态系统自我调节能力[8]。基于此,本文选取中国安徽省池州市杏花村作为研究对象,通过生态要素识别、生态敏感度评价、生态脆弱性评价,生态干扰分析,构建生态风险评价模型,提出景观生态安全格局基础上的生态空间区划与发展引导、生态系统服务价值优化、旅游发展空间单元开发控制体系构建等空间管控策略,旨在摈弃传 统的以环境破坏为代价的发展途径,探讨以生态风险评价作为准入机制的乡村旅游发展空间管控的技术路线与基本方法,为乡村旅游寻找一条以生态景观为骨架的绿色可持续发展方式。

2研究对象与技术路线

2.1 研究对象

本研究选取位于中国安徽省池州市的杏花村作为研究对象。杏花村地处生态资源丰厚的皖西南,南靠九华山,北望长江,生态本底优良;长期以来产业发展滞后,乡村经济欠发达,农民生活质量低。研究区域北至石城大道,西至秋浦河西岸,东至白洋河,南至天水湖南麓,面积约55.29km2。场地丘陵高低起伏,重峦叠嶂,空间丰富;村庄散布其中,依山而建,错落有致,房前屋后绿树掩映,稻野田畴;水系丰沛,河湖溪交织,萦绕其中;具有得天独厚的生态环境优势和自然、历史文化旅游资源。面临城市蔓延及自身旅游开发所带来的发展机遇与生态危机,该乡村区域亟待提出合理有效的发展模式,对生态风险进行评估并对生态空间进行管控,以及对具体的技术路线与基本方法进行探讨,以实现具备可操作性的绿色发展模式。

2.2生态风险评价(ERA)作为乡村旅游发展空间管控的重要依据

生态风险是由环境的自然变化或人类活动引起的生态系统组成、结构的改变,而导致系统功能损失的可能性 [9,10],生态风险评价 (Ecological Risk Assessment, ERA)研究风险源或人类活动对生态系统或组分产生不利影响的概率及干扰效果的方法体系,以作为风险管控的定量依据 [11,12]。不同学者提出的生态风险评价方法或体系有所差异,其中最常用的是1992 年美国环保局(USEPA)提出的生态风险评价框架,以及在1998 年颁布的生态风险评价指南,提出了生态风险评价三步法,包括问题形成、暴露和效应表征分析以及风险表征。通过生态风险评价,可以评估具体区域内进行规模化建设后对生态质量造成影响的潜在可能性并识别出重点生态空间,以重建生态网络格局并保障生态安全[13]。因此生态风险对于区域资源开发和生态建设有重要指示作用,生态风险评价则成为宏观生态管理的一项重要途径[14]。目前 ERA被大量学者运用于生态灾害条件下区域生态格局的管控及土地管理等研究,如风沙区的景观格局优化[15]、生态敏感地区生态网络规划和生态红线划定等 [16];生态风险评价的研究对象多集中于生态环境脆弱的湿地、流域、采矿区等区域或是人类活动干扰较大的城市区域,而对郊区或是乡村一类同样面临人类影响的非建设用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