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市“十三五”绿色建筑空间分布规划研究/朱俊华,许靖涛,梁家健

Study on Green Building Spatial Distribution Planning of Guangzhou in the Thirteenth Five-Year Plan

South Architecture - - Contents - 朱俊华1,许靖涛2,梁家健 3 ZHU Jun-hua,XU Jing-tao,LIANG Jia-jian

摘要 为进一步加强广州市“十三五”期间绿色建筑发展指标的可实施性,提出“一模型、三衔接、三支撑”的方法路径,即构建一个基于广州市城市总体规划的绿色建筑空间分布潜力模型,将绿色建筑发展指标与各区行政主体责任相衔接,强化责任支撑;与城市空间布局及绿色生态示范区建设相衔接,强化空间支撑;与城乡规划体系相衔接,增强规划前置管理,强化管理支撑。该研究丰富了绿色建筑发展规划的内容,为其它城市提供了新视角、新方法。

关键词 绿色建筑;空间分布规划;潜力模型

AbstrAct To strengthen the feasibility of green building development indicators, the construction of a green building potential model based on the overall planning in Guangzhou city was proposed in this study. First, the green building development indicators were linked with the responsibilities of administrative departments of each district, to strengthen the function of the accountability system. Second, the green building development indicators were linked to the overall spatial layout of the city and the construction of ecological demonstration zones, to strengthen the support of space. Third, the green building development indicators were linked to the planning system, to enhance the leading role of planning and strengthen support from management. This study enriched the green building development and planning content, and provided new perspectives and methods for the development of other cities.

Key Words green building; spatial distribution planning; potential model

*基金项目 广州市节能专项资金项目(J-2015-01):广州市“十三五”时期建筑节能与绿色建筑发展重点与对策研究。中图分类号 TU984文献标志码 A

DOI 10.3969/j.issn.1000-0232.2018.06.073 文章编号 1000-0232(2018)06-0073-08

作者简介 1 高级工程师,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2 高级工程师;3 助理工程师;1&2&3广州市城市规划勘测设计研究院规划设计三所 背景与目标

20 世纪 90年代我国引入绿色建筑概念,2001年开始探索性应用研究,2006年出台《绿色建筑评价标准》(GB/T 50378-2006),2013年出台《绿色建筑行动方案》(国办发 [2013]1 号)、《“十二五”绿色建筑和绿色生态城区发展规划》(建科 [2013]53 号),这些举措极大推动了我国绿色建筑的发展。截至2015 年12月31日, 全国共评出 3979项绿色建筑评价标识项目,总建筑面积达到4.6亿m2 [1],与 2011年相比,标识的数量增加了5.9倍,标识的面积增加了6.5 倍。

党的十八大以来,生态文明建设上升为国家战略, “绿色发展”成为五大发展理念之一,中央城市工作会议将“绿色”纳入新时期建筑八字方针。在此形势下,持之以恒、更高标准推动绿色建筑发展成为建设绿色生

态文明城市的重要方向。基于此,按照广州市绿色发展走在国家前列的要求,为进一步提升绿色建筑发展水平,制定了《广州市“十三五”建筑节能与绿色建筑规划》,提出到 2020年新建建筑全面执行绿色建筑标准,二星级以上绿色建筑占绿色建筑总量的比重达到20%以上,同时创建5个以上绿色生态示范区。

为进一步加强广州市“十三五”期间绿色建筑发展指标的可实施性,需开展广州市绿色建筑空间分布规划研究,实现三个研究目标:一是市、区两级行政主体的目标与责任相衔接;二是绿色建筑分布与城市总体空间布局相衔接;三是绿色建筑发展指标与城乡规划管理体系相衔接。

1理论支撑与方法构建

1.1 理论支撑

绿色建筑空间分布规划是解决绿色建筑从总指标分解落实到空间布局的重要方法。国内外研究分为两类:一类是绿色建筑地理分布研究。以中国学者叶祖达[2]、美国学者西度(Cidell)[3,4]、傅若(Fuerst)[5]、康纳(Kahn)[6]为代表,主要是借助实证分析法,分析绿色建筑在国土空间、省、州等大尺度空间上的分布特征及影响因子。其中,叶祖达提出国民生产总值、人口、人均可支配收入、商品房竣工面积、商品房平均售价、商品房造价等6个因子是影响绿色建筑地理分布的重要因素。西度(Cidell)认为城市居民收入水平高、服务业对建筑面积的需求大及政府普遍支持物业本身要达到绿色要求,是绿色建筑在美国不同地区和城市分布状况的主要影响因素。

另一类是绿色建筑星级潜力规划的实践探索[7]。以国内近年来实施的绿色生态、低碳城区为研究对象,选取 3 ~ 60 km2规模为尺度,采用GIS多因子叠加空间分析方法,构建分布潜力评价因子,以此确定绿色建筑星级潜力分布。如深圳光明新区[8]、吉林白城绿色生态城区 [9]、长沙梅溪湖新区 [10]、厦门科技创新园 [11]、广州南沙新区明珠湾区起步区[12]、无锡太湖新城 [13,14]、南宁五

[15]

象新区 等(表1)。

2.2 技术思路

综合分析借鉴国内外研究及实践案例,确定技术思路:即以广州市城市总体规划为基础,以广州市“十三五”期间绿色建筑发展要求为目标,通过遴选建立影响绿色建筑分布的评价因子体系,运用AHP分析法确定权重大小,再对全市规划建设用地进行评价打分后,获得绿色建筑用地空间星级潜力分布图,并以此作为制定广州市及各区绿色建筑发展目标及重点推荐发展绿色生态示范区的依据(图1)。

2广州市绿色建筑空间潜力分布模型构建

2.1建立绿色建筑分布影响因子体系

2.1.1 宏观因子

宏观因子反映经济指标影响。通过文献、评价标准及相关规划研读借鉴,初步选取11个因子项,包括行政区面积、户籍人口、常住人口、常住人口密度、户均人口密度、GDP、居民平均工资、固定资产投资、人均GDP、房屋竣工面积和各区房价等;然后运用SPSS 相关性分析方法,对11个宏观因子进行筛选。即以2013年广州市11个区统计数据为基础(表2),分别计算绿色建筑数量和11个宏观因子之间的相关系数r 值,r 绝对值越高,表示两变量之间的相关关系越大。由分析结果可知(表3、图2),行政区面积、固定资产投资和房屋竣工面积3个因子对绿色建筑分布潜力影响较大,因此选取这3个指标纳入宏观经济评价因子。

2.1.2 中观因子

中观因子突出发展政策影响。近年来,广州市出台了一系列推动城市绿色发展的政策、规划文件,有效地引导了绿色建筑、生态示范区的空间发展布局。《广州市绿色

建筑实施行动方案》(2013)提出“要在广州国际金融城、中新广州知识城、广州南站等城市重点发展区高起点、高标准、高规格推进绿色建筑,要在政府投资公益性建筑、大型公共建筑项目执行二星级以上绿色建筑等级标准”, “鼓励房地产开发项目执行绿色建筑二星级以上,建设绿色住区”,“鼓励其它新建及旧城改造项目按照绿色建筑标准进行建设”,“鼓励在分布式能源站和可再生能源开发利用区附近积极推广绿色建筑”。

因此,通过梳理影响绿色建筑发展的相关规划和政策文件,选取4个指标纳入中观政策评价因子:城市重点发展区、开发类型(新建与旧改)、能源策略分区、用地性质(公共建筑、住宅建筑)。

2.1.3 微观因子

微观因子关注空间资源影响。按照“占用生态资源价值越高,绿色建筑星级越高”的原则,选择交通可达性、景观资源、生态基底等3个空间指标纳入微观资源评价因子。交通可达性因子研究轨道交通站点、区域性主干路、客运交通枢纽等因子的影响。景观资源因子分析城市公园、山林公园、城市主要水系的影响。生态基底因

子注重用地原始生态条件的影响,如:水域、耕地、湿地、园地、耕地等。

2.2确定绿色建筑分布影响因子权重

采取 AHP层次分析法,构建“准则层——子准则层——指标层”3个层次的绿色建筑空间分布潜力评价指标体系,并通过两两比较判断的方式,找出这些因素之间的互相影响或支配关系,确定各因素中的子因素的相对重要性。以微观因子为例,建立“交通可达性——生态基底——景观资源”两两比较判断矩阵(表4),确定子准则各要素的权重,交通可达性因子对于绿色建

筑空间分布潜力的影响最大,为 0.7638;其次是生态基底因子,为 0.1211;影响最小的是景观资源因子。最后,计算出各个因子对整个系统的重要性排序及因子权重(表5)。

2.3绿色建筑分布潜力多因子评价

基于绿色建筑空间分布评价因子体系的建立,采用三分法为因子设定评判标准(表6),以广州市城市总体规划(2011-2020年)为基础,对各个地块的各个因子进行评判打分,形成一系列绿色建筑潜力分布单因子评价图(图3),分值越高表示对绿色建筑分布正相关影响越大。

2.4绿色建筑潜力模型的建立与矫正

2.4.1 模型生成

根据前文AHP层次分析法得出的因子权重,按照如下公式,进行叠加计算,形成初步的广州市绿色建筑空间分布潜力图(图4):

Si=∑sj×qj

其中,Si 表示第 i 个地块的得分,Sj为该地块第j 个因子的得分(j=1,2,3…13), qj 为第 j个因子的权重(表6)。

2.4.2 范围矫正

然而,并不是所有高潜力的地块都能建设绿色建筑,只有新建区和三旧改造区才有可能开展绿色建筑建设,因此,还需将绿色建筑空间分布潜力图与新建区和三旧改造区分布图进行叠加,剔除其它区域,获得可能建设绿色建筑地块的空间分布潜力图(图5)。

2.4.3 总量矫正

经过范围矫正的绿色建筑潜力分布图共计2291 个图斑,根据广州市城乡规划一张图GIS 管理平台,经初步核算,所有潜力地块的建筑总量约为34506 万 m2,远超出“十三五”预期的8600万m2绿色建筑总量目标1)。因此,需要根据地块潜力评价值区间及对应的绿色建筑总量情况(表7),对绿色建筑潜力地块进行核减矫正。经绿色建筑潜力 GIS模型模拟矫正,选取地块潜力评分值在 0.42 以上的地块,约 770 个,作为绿色建筑空间分布潜力地块。同理,确定绿色建筑二星级以上1300

万 m2建筑量对应的是潜力评分值在 0.67 以上的地块,约 157个。最终确定绿色建筑一星级及二星级以上的潜力分布规划图(图6)。

3广州市绿色建筑空间分布规划的价值

3.1价值一:强化责任支撑,实现市、区两级行政主体的目标与责任相衔接

根据广州市绿色建筑空间分布规划,将全市总体的绿色建筑发展指标分解,以 11 个市辖区行政边线为界,统计各区对应发展的绿色建筑面积及占全市绿色建筑总量的指标比重,明确各区发展绿色建筑的责任与目标,强化责任支撑。如南沙区“十三五”期间绿色建筑总面积指标约为 1100 万 m2,占全市绿色建筑总量的 13%(图 7)。

3.2价值二:强化空间支撑,实现绿色建筑建设与城市总体布局及绿色生态示范区建设相衔接

结合城市总体规划及各区绿色建筑重点发展潜力分布图,明确广州各区绿色建筑空间分布潜力高的区域。以黄埔区为例,黄埔区“十三五”期间需累计完成新建绿色建筑总面积为 1310 万m2,占全市绿色建筑发展目标比重为16%,其中二星及以上绿色建筑总面积为 200万m2。主要集中分布于黄埔临港经济区、广州开发区、中新广州知识城(图8)。

同时,按照《绿色生态城区评价标准》(GB/T 51255—2017)中关于绿色建筑的评价要求 2),为高标准规模化推动绿色建筑发展,拟在广州市选择5个具备一定规模、二星级潜力较大区域作为绿色生态示范区的试点(图9),包括中新广州知识城南起步区、广州国际创新城南岸起步区、广州空港经济区起步区、广州南沙 新区明珠湾区起步区和海珠中央创智岛。

3.3价值三:强化管理支撑,实现绿色建筑发展指标与城乡规划管理体系相衔接

建立“指标规划、指标控制、指标落实”的分阶段指标管控机制,同时有效衔接城乡规划各个阶段,通过总体规划、控制性详细规划、修建性详细规划阶段与建筑设计阶段落实指标体系,使各项指标自上而下相互关联,并能在规划审批环节落实,最后通过标识评价(图10)。3.3.1城市总体规划层面——指标规划

总体规划层面,应强调总量控制及布局引导。在总体规划的绿色生态专项规划内容中,建立全市近期绿色建筑发展总量预测,提出规划期末绿色建筑与新建建筑比指标,同时研究全市绿色建筑重点发展区域及绿色生

态示范区建设目标。

3.3.2控制性详细规划层面——指标控制

绿色生态示范区应在控制性详细规划阶段编制绿色建筑规划专章,落实潜力地图及总体规划提出的总量目标,提出各个地块的绿色建筑星级要求。建议研究制定地块生态开发控制图则,加强在土地出让环节对绿色建筑相关规划指标的控制。

3.3.3修建性详细规划与建筑设计层面——指标落实

指标的落实以项目的规划管理流程为主线,在规划选址意见书、建设用地规划许可审批、建设工程规划许可审批、施工图审查、规划监督验收等阶段进行审查落实。

结语

绿色建筑发展指标对引领城市绿色发展具有重要意义[16,17],一直是住房城乡建设主管部门的重要工作目标。然而,要达到绿色建筑发展的预期目标,不仅与全市的总体目标有关,也与市辖区级政府能否有效实现分解指标有关;不仅与住房建设系统有关,而且与城乡规划系统主管的城市空间发展、城乡规划体系密切相关。现实情况下, “市、区两级政府联动实施目标不清晰”、“住房建设、城乡规划分割管理”等工作体制机制上的问题,制约了绿色建筑的进一步快速发展。本文提出“以一个绿色建筑空间分布潜力模型为基础,三衔接、三支撑”的方法路径,不仅解决了绿色建筑总量指标的“空间分解”问题,而且有效地将绿色建筑指标与区政府的责任相衔接、与城市总体空间布局相衔接、与城乡规划管理体系相衔接,实现了从“目标引领”到“责任支撑、空间支撑及管理支撑”,加强了绿色建筑指标实施在市、区两级政府、以及住建、规划行政主管部门之间的联动,丰富和发展了绿色建筑指标空间分布规划的内容,具有一定的跨领域研究价值,为其它城市提供了新视角、新方法。

图、表来源

表2:数据来源于《广州市2014 年统计年鉴》;其余图、表均由作者绘制。

注释1)根据《广州市建筑节能与绿色建筑“十三五”专项规划》,到 2020年,广州市新建建筑全面执行绿色建筑标准,累计新增的绿色建筑总量约为8600 万m2;二星级以上绿色建筑占绿色建筑总量的比重达到20%以上,新增二星及以上绿色建筑总量约为1300 万 m2;

2)《绿色生态城区评价标准》(GB/T 51255—2017)要求:“城区内新建建筑全面执行现行国家标准《绿色建筑评价标准》GB/ T50378-2014 中的一星级及以上的评价标准”“制定规划设计评价后三年的实施方案。其中达到绿色建筑二星级及以上标准认证的建筑面积比例不低于30%”。

参考文献

[1]中国城市科学研究会.中国绿色建筑 2016[M]. 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17.

[2] 叶祖达.中国城市绿色建筑地理分布[J]. 现代城市研究, 2012(9):42-48.

[3]Cidell J.Building Green:The Emerging Geography of LEED Certified Buildings and Professionals[J].The Professional Geographer,2009(2):200-215.

[4]Cidell J,Beata A.Spatial variation among green building certification categories:Does place matter?[J]. Landscape and Urban Planning,2009(91):142-151.

[5]Fuerst F,Kontokosta C,McAllister P.Taking the LEED? Analyzing Spatial Variations in Market Penetration Rates of Eco-Labeled Properties[J/OL].(2011-4)[2011-12-1]. http://ssrn.com/abstract=1808723.

[6]Kahn M,Vaughn R.Green Market Geography:The Spatial Clustering of Hybrid Vehicles and LEED Registered Buildings[J/OL].The B.E. Journal of Economic Analysis & Policy,2009(9).http://www.bepress.com/bejeap.

[7]仇保兴,李东红,吴志强.中国绿色建筑空间演化特征研究[J]. 城市发展研究,2017,24(7):1-10,152,149.

[8] 胡汝林.光明新区绿色建筑示范区建设专项规划[J]. 建设科技,2012(8):30-32.

[9] 黄献明,李涛.白城生态城区绿色建筑空间分布规划研究[J]. 城市发展研究,2015(增刊):1-6.

[10] 陈群元,刘飞舞.长沙市绿色建筑布局规划方法研究[J].规划师,2014(3):101-106.

[11] 杜海龙,徐小伟.低碳生态城市中绿色建筑规划方法研究[J]. 动感(生态城市与绿色建筑 ),2013(1):26-31.

[12]韩继红,潘洪艳,张改景,等.绿色建筑规划创新实践——以广州南沙新区明珠湾起步核心区为例[J]. 建设科技,2015 (16):47-50.

[13] 叶祖达.低碳生态城区控制性详细规划管理体制分析框架——以无锡太湖生态城项目实践为例[J]. 城市发展研究, 2014,21(7):91-99.

[14]杨晓凡,姜纬驰,贺启滨,等.无锡太湖新城国家绿色生态城区绿色建筑专项规划研究[J]. 北京规划建设,2017(5): 77-80.

[15]林宇,韦国玲,许健光,等.绿色生态城区绿色建筑空间分布与南宁实证 [J]. 规划师,2016,32(11):66-70.

[16] 徐磊青.恢复性环境、健康和绿色城市主义[J]. 南方建筑 ,2016(3):101-107.

[17]臧鑫宇,王峤,陈天.绿色视角下的生态城市设计理论溯源与策略研究 [J]. 南方建筑,2017(2):14-20.

图 1技术路线图

图 2绿色建筑数量与各宏观因子散点图

图 3单因子评价图

图 4广州市绿色建筑空间分布潜力图(模型生成) 图 5广州市绿色建筑空间分布潜力图(范围矫正) 图 6广州市绿色建筑空间分布潜力图(总量矫正)图7“十三五”各区绿色建筑指标比重

图 8黄埔区绿色建筑建设重点区域 图 9广州市绿色生态示范区意向选择示意图图 10绿色建筑指标规划衔接及落实总体思路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