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公共空间的绿色针灸/舒婷婷,林晗

Green Acupuncture in Urban Public Spaces

South Architecture - - Contents - 舒婷婷1,林 晗 2 SHU Ting-ting,LIN Han

摘要 随着商业模式和社交习惯的剧烈变化,城市公共空间作为城市空间的关键节点,正面临着公共性的衰退和公共生活的持续消亡。绿色针灸作为城市针灸的重要设计手段之一,利用植物元素塑造城市绿色公共空间,提升城市公共空间的公共性、激活城市公共空间的活力。绿色针灸意图通过适当的干涉来引发周边或后续一系列跟城市整体改善相关的效果。通过对不同类型绿色针灸案例的分析,总结出绿色针灸的相关策略,这些策略既符合城市针灸的普遍性原则,又遵循绿色植物持续生长的这一特殊因素;最后指出中国城市公共空间面临的问题和机遇,探索适宜中国城市公共空间改善的有效策略。

关键词 城市更新;城市针灸;绿色针灸;绿色植物;公共空间

AbstrAct With current dramatic changes in business models and social habits, urban public space, as a key node of urban space, is losing its public role and is undergoing an unstoppable decline of its public life. As one of the vital design methods of urban acupuncture, the concept of green acupuncture advocates that the plant elements are utilized to shape urban green public space, and enhance the publicness and regenerate the vitality of urban public space. Green acupuncture is designed to trigger a series of peripheral or follow-up reactions related to the holistic improvement of the city via appropriate interventions. Through a case study of different green acupuncture projects, several strategies incorporating the concept of green acupuncture were generated, which not only conform with the general principles of urban acupuncture but also allow for the special factor of the continuous growth of green plants. Finally, the problems and opportunities of urban public space in China are discussed and effective strategies for the improvement of urban public space in China explored.

Key Words urban renewal; urban acupuncture; green acupuncture; green plants; public space

中图分类号 TU984文献标志码 A

DOI 10.3969/j.issn.1000-0232.2018.06.087 文章编号 1000-0232(2018)06-0087-05

1

作者简介 北京林业大学城市规划系,硕士研究生;上海园林工程设计有限公司,景观设计师,电子邮箱: [email protected];2 荷兰贝尔拉格建筑学院,硕士研究生;上海Pelago Office 工作室主持人,建筑师 1绿色针灸的概念

近 30年来,很多西方发达国家已经进入后工业化时期,城市建设呈现郊区蔓延和旧城核心区衰败的现象,城市更新与改造重在激活城市中心区空间的生命力,丰富城市居民的日常生活,带动周边地区的可持续发展。

1982 年,由西班牙城市学家莫拉勒斯( Manuel de Sola Morales) 结合巴塞罗那的城市再生战略首次提出了 “城市针灸”的概念[1]。城市针灸的理论家和实践者借用了中医针灸的理念去调理城市环境的问题[2],他们至少在两个层面上认为城市在一定程度上和人类身体具有相似性,因而认为针灸这种关于人类身体的医学理论对于调理和医治人类居住的城市,也具有相当的指导和借鉴作用。第一个层面体现在空间上,即城市具有类似人体的组织构架和层级,因而城市中不同的场所和地点有

不同的重要性;或是有类似人体的循环系统,货物、人员和信息经过流通在不同的场所间交换[3]。第二个层面体现在时间上,既认为城市和人体一样,一直处于生长或者衰老的变化之中,时间在这个变化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面对城市空间出现的衰败和缺乏活力等问题,城市针灸将城镇看作一个类似人体的有机整体,试图在关键的地点、场所,选择适宜的时间、方法和力度对城市空间进行有限干涉和激化,引发周边或者后续的一系列跟整体改善相关的效果[4]。城市公共空间作为城市空间的关键节点,城市公共空间问题作为城市空间问题的集中体现,使得在很多情况下,城市针灸会将城市公共空间作为“穴位”或者“经络”,对其进行干涉,以修复和改善公共空间为媒介,来激活城市空间。因此,依据城市针灸的理念,在解决各种城市问题的实践中演化出了各种各样的公共空间针灸的手段和策略。绿色针灸,即应用植物元素来塑造绿色公共空间,是公共空间针灸中一种非常有效和重要的设计手段。绿色针灸通过绿色公共空间的营造,提升城市空间公共性和激发城市空间活力的同时,也能带来长期而持续的社会和生态效益。

2城市公共空间面临的问题

城市空间出现的问题,比较集中地体现和反映在城市公共空间上。城市公共空间是向所有人开放,供人们聚集,进行社交活动和政治活动的场所。许多社会学家和城市研究学者都认为大量的城市公共空间在慢慢失去其公共的作用,城市空间正经历着的公共生活的持续消亡。就其原因,评论家马丁·波利(Martin Pawley) 在《私有化的未来》的一书中论证道:“在消费社会,公共生活的衰弱是私有化的结果[5]”。而社会学家理查德·桑内特(Richard Sennett) 在《公众人的衰落》一书中则描述道:“公共空间的废弃化即公共领域的空心化,是公共空间被作为穿行空间而不是停留空间的结果[6]”。

城市空间公共性的逐渐衰退是由一系列的商业模式和社交习惯变化引起的。比如超级市场,购物中心等私有化商业活动场所和互联网贸易的增长导致了沿街小型零售商店的逐渐消失,使得街道公共空间的吸引力和使用率下降。同时,随着新技术的快速发展,新的社会聚集地比如互联网虚拟世界、新的基于数据影像的娱乐方式或游戏方式的出现,使得物理空间的聚集式活动慢慢减少,相应的活动空间也慢慢从公共空间转向私人空间[7]。

3绿色针灸的意义和策略

3.1绿色针灸的意义

面对上述的城市公共空间不足和公共性衰退的问题,尽管目前很多城市在发展建设中设法保留或新增一些公 园、绿道等绿色公共空间,但是因为资本对城市空间生产的偏向性,这些为城市大众服务的、少有经济回报的空间在城市空间里往往比例不足[8]。绿色公共空间在城市里的缺失,分布不均,不成系统,以及城市周边的自然环境被日益吞并、侵占、污染等状况造成了一些典型的城市问题,包括环境问题和市民心理问题。

绿色针灸通过快速、灵活、有效地在城市里更多地创造绿色公共空间,给予了城市居民更平等、更频繁地接近自然和自然元素的机会,能够减缓现代城市人群与自然的割裂状态,舒缓人们因长期在高密度的人工环境下生活和工作所引发的身心问题。在城市恰当的地点植入绿色公共空间,改造和提升现有绿色空间的品质和公共性,形成面向公众,步行友好型的绿色公共空间网络,有助于增强城市公共空间的吸引力、连接性、可达性,提高它们的活力和使用率[9]。除了对人类产生影响外,这些绿色公共空间网络也作为城市的绿色廊道,方便城市内部和周边各区域动植物的迁移和繁衍,提升了城市区域的生物多样性。

3.2绿色针灸的策略

在实践中,绿色针灸的计划和实施方式需要针对所选择地点的具体情况来制定,例如特定场地的空间结构、各空间要素的关系、开发时序、经费预算等等,另外每个具体场地所在区域的社会和经济状况又不同,政策和管理模式也不一,这些也需要成为项目考虑的因素。因此,绿色针灸的各种干涉在空间的广度(规模)和时间的延续性(周期)上有所不同,干涉的发起者(组织)也是多元的,包括从最小范围的绿色装置的临时性介入,到比较大规模的永久性绿色公共空间的建立,从个人的自发行为,到社团和政府间的密切合作。每个绿色针灸的项目,都因为场所的具体情况,需要对干涉的规模、周期和组织方式做出决策和回应,也正因为对这三者的不同程度和方式的回应,产生了项目的特性和具体策略。下文通过具体案例的分析,来讨论绿色针灸在规模、周期和组织等3个方面不同的选择性组合而采用的一些常用策略。

3.2.1 小规模的临时性介入

容器植物具有异地培育、方便运输和快速布置方面的特点,因而非常适用于小规模和短周期的城市针灸项目,可以对特定的城市空间和问题做出快速回应。例如运用容器植物建立临时性的花坛、迷宫、艺术装置、垂直绿化等改变现有城市场地的空间品质和使用方式,将停车场、废弃空地、空而无用的城市广场、衰败的街角巷道等公共性和活力不足的城市空间转变为吸引公众聚集和活动的停留场所。临时性的绿色空间,特别是利用种植容器和装置快速摆放和搭建的优势,能够迅速地对某个选定的城市空间施加干涉,具有投入少而见效快的

优势。很多节日或者活动都利用这些优势,快速搭建临时性的绿色公共空间作为场地或者背景。例如2015 米兰世博会期间,通过在世博会展馆门口摆放大量种植着玉米的容器,“空降”了一个一夜间出现的玉米迷宫(图1)。这种如同魔术般突然出现在城市里的绿色空间,吸引了大量的公众,成为一个多功能的活动舞台,并且通过各种教育和互动活动引发了人们对食物供给和食品安全的思考和讨论。

临时性的绿色空间也能迅速而经济地暂时转变一个场地的特质和使用功能,这样的优势也被用作对一个场地进行不可逆的改造前的测试。例如瑞士洛桑2009 年度的洛桑花园活动,就设定了一系列潜在的城市改造空间,并通过竞赛征集优秀的改造提案。很多获奖提案都是通过临时性的绿色空间植入,引发人们对某个需要被讨论和改造的城市空间的讨论。其中一个提案是关于一个中世纪城堡前的广场的改造。城堡前的公共广场多年来一直被用作停车场,很多市民提议重新开发广场作为公共活动场所,但是周边的商户对这个提议表示担忧,因为他们担心停车不便造成客流的减少。为了测试这个提议,获奖提案利用洛桑花园这个活动,将停车场临时性地恢复成市民广场。广场上设置了很多沿用自城堡中世纪装饰元素的花坛,为市民提供了一个诗意的散步和停留空间(图2)。这个对广场使用功能和体验进行干涉的活动只会持续一个夏季,但是却为后续广场的改造做了一次论证性的演习,提供了具体的讨论基础。

3.2.2 结合植物生长周期的持续性策略

与岩石、砖块、金属等一般无机材料不同,绿色植 物本身具有更强的时间变化性,其尺度、外观和作用都会随着生长和季节产生不断的变化。因此,在对一个空间做持续性的干涉时,就需要充分考虑和利用植物元素的这一特性。比如用适当的构筑物辅助幼小的树苗和容器植物;接受植物的生长性,利用植物季相变化,群落演替展现的丰富景观;利用绿色公共空间建立育苗和植物资源储备等。这些策略都是在激活城市公共空间的同时,减少高成本、低成活率的大树的直接使用,降低了空间的营建成本,保护了植物的原生环境,具有很好的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

因此,对于城市空间的干涉,在适当的机会下,可以通过渐进而系统的方式,从临时性的干涉转变成持

[10]

续而长期的影响 。德国纳戈尔德(Nagold)小镇在2012年利用地区园艺展的机会搭建了一个边长为10m 的立方体垂直花园,由金属骨架和6层容器花盆构成,作为园艺展的观景台和凉亭。植物生长需要时间,所以为了在一开始就形成遮荫和良好的景观效果,金属骨架和种满植物的容器花盆被快速组装起来,以模拟一株大树应该具有的效果(图3)。

为了让这个干涉一直持续下去,能在园艺展后继续发挥作用,并成为该地区的邻里交往中心,设计和制作团队充分利用了“植物增叠”(plant addition)的技术,将所有容器内幼小的植物组织连接在一起,形成一个网络状的植物结构体。随着各层植物组织的融合和生长,枝叶变得更为繁茂,整体的生物量在不断增大。到一定的阶段,起初各层容器内相对独立的植物体已经完全融合一起,只凭最下层的深扎在大地内的发达根系就能支

持整个网络状植物体的水分和营养需求。上层多余的根系可以连同容器和灌溉系统一起移除,整个立方体花园将成为一个强壮的、自我维持的活植物体(图4)。原先的容器、灌溉系统、一些支撑结构可以被再次利用,在新的地点再次引发类似的干涉,进一步扩大绿色针灸的影响范围。这种在干涉中充分考虑时间因素的方法,保证了在干涉各个阶段都具有比较良好的效果,也减少了后续维护的成本,在长时间的使用周期内取得了良好的生态效益。

3.2.3 公众参与和环境议题

在组织层面上,相比一些制定和实施中专业性门槛较高的城市针灸方式,绿色针灸主要利用大众接受度和熟悉度较高的植物元素,比较容易由公众自发组织实施。更广泛的公众参与能使决策更加合理,能减少项目的开支和维护成本,提高针灸的成功率。整个过程内的公众参与度越高,就越能提升参与群体的凝聚力,强化公众对针灸实施空间的认可度[11]。同时项目过程本身也有助于在公众间引发对公共环境议题的关注,并可能以一个针灸项目为激发点,形成公众对其他城市空间持续的阅读、研究和讨论,促进对这些城市空间的再改造。

现代城市内,有限品种的行道树、灌木丛和草坪常常构成了城市绿化景观的主体。随着人们保护生物多样性意愿和食品安全意识的提高,人们开始要求更丰富的城市绿色空间[12]。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一个名为“嫁接游击队”的草根组织,呼吁要在城市和社区内恢复具有实用性的果树;他们通过自发的行为,在社区和城市范围内选取合适的行道树,在其上嫁接果树枝条(图5)。他们目的是通过行动呼吁改变城市绿色空间的植物配置,建立一个能供养人类的栖息地。他们的行动虽然是游击性的,完全自发的,需要和市政方面进一步沟通和协商,但也在一定程度上积极地提出和试验了市民认养和自我管理城市公共空间的植物的要求和可能性。与此类似,一些自发的“都市农业”小组也广泛地开展围绕有机种植、食品安全和环境教育为主题的绿色公共空间改造项目,例如美国纽约的“可食植物墙”计划旨在通过可食用的垂直绿化改造城市街巷(图6),同样是纽约的“596 英亩”项目则旨在利用社交网络组织人们发现和改造城市中存在的大量闲置空地(图7)。 3.2.4 社会合作与城市发展

规模较大、周期较长、组织性要求高的城市针灸项目经常涉及到各种的社会群体和政府职能部门,需要建立一个广泛参与的合作模式,以推动项目启动和实施[13]。以 2017年刚刚投入使用的首尔空中花园项目为例,项目的目标是为了改造首尔市中心火车站旁一段长达近1km的废弃高架路,将其塑造成一个市民的活动和教育基地,成为首尔市中心的绿色地标(图8)。项目的主要设计方是来自荷兰的MVRDV公司,他们与首尔市政府,当地的 NGO组织、景观团队、城市顾问和意见小组等等组成了一个广泛的合作团队。

经过讨论和研究,最后制定的策略是在废弃的高架路上植入一个展示首尔本土植物的植物园,以及茶馆、商店、画廊、游客中心等辅助设施。利用高架路的线性空间,这个空中植物园所收集的24000 余株(包括乔木、灌木和观赏花卉),200多种本土植物被按照科属分门别类依次布置。在原有高架桥的坡道上,增设了更多的电梯,楼梯和人行坡道,增强了项目和周边道路和建筑物的连接性,改善了该区域的步行系统。项目对公众开放后,原本废弃的高架桥成为了市民休闲和在城市内体验自然的新去处,也为青少年提供了良好的环境教育基地(图9)。同样,该项目也考虑到了它在时间上的演变和对周边的持续性影响。目前移种到600 多个树池内的植物在生长过程中会展现出四季的季相变化,以及植物群落的成长演变,这为将来都提供了持续变化的丰富景观。同时一些随着生长而需要被抽疏的树木会被移植到别的地方,因此整个项目不仅仅是一个植物园,同时也是一个育苗所。项目本身的植物资源、改造策略和经验会为周边区域的改造和空间绿化提供进一步的启发和支持,在首尔市中心催化出更多的小型花园、绿色通道、屋顶花园,形成一个绿色公共空间网络。

结语

西方发达国家因为消费主义、私有化和生活方式变化等产生的城市公共空间危机,并不是独特的文化现象或地域性问题,中国城市在发展中也越来越显现出相似的公共空间问题。随着中国城市引入市场经济机制进行城市建设和更新工作,在数十年内迅速改变了中国城市

的面貌,但是这些成果的背后也存在着城市空间公共性缺失以及公共空间活力下降的问题。市场和资本推动的城市发展,倾向于对城市进行抽象的空间生产,整个城市空间被当作增长的工具,成为资本积累和为剩余资本寻求“空间解决”办法的对象[14]。城市发展取得了更多的人均道路面积,但是这些道路通常是只强调流动性的,为生产和消费服务的基础设施。城市绿化取得了更多的人均绿地面积,但是很多绿地却因为私有化或是管理模式的问题被隔离在封闭式私人住宅区或围墙高筑的单位内,不对公众开放或者有着严格的限制。急速的城市建设伴随着城市空间的抽象化和商品化,造成了许多中国城市在最近20年内的建设中对于城市公共空间的重视不足[15,16],中国城市常见的巨大规模和高密度性使得中国城市绿色公共空间相较西方国家更加稀缺。

因此,绿色针灸的实践和策略对改善中国城市公共空间的问题有相当的借鉴和引导作用。相较于其他的城市针灸类型,绿色针灸着重于创造性地采用绿色植物来塑造和激活城市公共空间,对于大规模、高密度的中国城市有很强的针对性改善作用。合理地安排项目的规模、周期和组织,充分地考虑和利用绿色植物的生理、生态和文化特性,能经济有效而快速灵活地在城市内创造多样化的、物种丰富的、可达性和停留性强的绿色公共空间,对城市整体的活化和健康发展做出持续的贡献。

在看到中国城市公共空间的问题时,也要看到机遇所在。西方发达国家,特别是欧洲一些比较偏向福利型社会的国家,市民长期依赖于政府负责打理城市公共空间,从 2008年经济危机开始,这些城市正面临着市政经费不足,部分城市公共空间的缺乏维护和管理而加剧衰败的问题[17]。而中国人民自古以来从文化层面上一直与植物保持着密切的关系,直到今日,即使城市与自然的割裂日趋严重,中国城市居民内仍存在着相当数量的植物爱好者、种植能手、DIY爱好者,他们在高密度的城市里利用阳台,屋顶,楼道,天井等一切可以和被允许利用的角落实操他们的技能,维持自己的爱好。有些人甚至进入城市公共空间,实施自发的“游击性”的活动,这些行为不能被简单地定性为城市管理的“麻烦”和“失控”,而应从中看到绿色公共空间的需求和公众参与的巨大潜力。如果对城市公共空间的改造能合理组织和拓展这一数量庞大的群体,那么在绿色针灸的决策,实施和维护阶段都能形成巨大的公众参与能量,推动中国城市公共空间的绿色改造。通过公共空间的改造实践,建立丰富的城市植物资源储备、良好的公众参与和材料循环利用机制,有助于中国城市合理利用人力和物力资源对城市公共空间进行持续的改善。

致谢:感谢上海辰山植物园园长胡永红教授在论文

写作过程中给予的宝贵意见和指导! 图片来源

图1:引自 http://www.quantomais.org/;

图2:引自 http://2009.lausannejardins.ch;

图3、4:引自 https://www.archdaily.com/800294/platanenku bus-nagold-ludwichoenle/;

图5:引自 http://www.guerrillagrafters.org/;

图6:引自 https://www.thextraordinary.org/stephen-ritz# gallery;

图7:引自 https://agrariantrust.org/news/what-could-youdo-with-596-acres/;

图8、9:引自 https://www.archdaily.com/882382/seoullo-sky garden-mvrdv.

参考文献

[1]吴盈颖,王竹.城市针灸:贫民窟“再生”的催化研究[J].华中建筑,2016(1):29-33. [2]杨继梅.城市再生的文化催化研究[D].上海:同济大学 ,2008.

[3]Richard Sennett.Flesh and Stone:The Body and the City in Western Civilization[M].New York,London:W.W.Norton & Company,inc,1996.

[4] 吴中平.都市肌理的“针灸术”——“微小”介入的“巨大”效应 [J]. 新建筑,2015(3):4-8.

[5]Martin Pawley.The Private Future[M].London:Thames & Hudson Ltd,inc,1974.

[6]Richard Sennett.The Fall of Public Man[M].New York, London:W.W.Norton & Company,inc,2017.

[7]Helena Casanova,Jesus Hernandez.Public Space Acupuncture—Strategies and Interventions for Activating City Life[M].New York:Actar Publisher,2015.

[8]Harry Den Hartog.Shanghai New Towns[M].Rotterdam:010 publishers,2010.

[9] 诸冬竹.城市针灸——“建筑•交通一体化”观念下的建筑策略初探 [J]. 新建筑,2011(3):39-44.

[10]朱跃华,姚亦锋,周章.巴塞罗那公共空间改造及对我国的启示 [J]. 现代城市研究,2006(4):4-8. [11]袁媛.多元主体参与的协作式社区规划[J].城市中国 ,2016(12):32-35.

[12]Carolyn Steel.Hungary City—How Food Shapes Our Lives[M].London:Chatto & Windus,2008.

[13]黄耀福,郎嵬,陈婷婷,等.共同缔造工作坊:参与式社区规划的新模式 [J]. 规划师,2015(10):38-42.

[14] 大卫•哈维.世界的逻辑:如何让我们生活的世界更理性、更可控 [M]. 周大昕,译. 北京:中信出版社,2017.

[15] 邹华华,于海.城市更新:从空间生产到社区营造——以上海“创智农园”为例[J]. 新视野,2017(6):86-92.

[16]杨震,于丹阳,蒋笛.精细化城市设计与公共空间更新:伦敦案例及其镜鉴 [J].规划师,2017(10):37-43. [17]Berlage Institute.Public Space Acupuncture: Amsterdam Case Study[R].2012.

植物生长1年后节点效果 植物生长5年后节点效果 植物组织融合生长后剖切面图

图1 2015米兰世博会玉米迷宫 图 2沿用自城堡中世纪装饰元素的花坛 图 3立方体垂直花园完成初期外部景观和内部空间 图 4 立方体垂直花园——“一个活的植物体”(4a:立方体垂直花园随着植物的生长更加饱满和茂密;图4b:植物增叠技术)

图5“嫁接游击队”于行道树上嫁接果树枝条 图 6纽约“可食植物墙”计划图 7纽约 “596 英亩”项目 图 8首尔空中花园全貌 图 9行人驻足休息的新去处和青少年环境教育基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