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市传统滨水动态人文景观的类型及空间格局/许自力,宫华慧子,熊雨

Living Water: A Study of the Dynamic Landscape and its Basic Spatial Pattern in the Traditional Waterfront of Guangzhou

South Architecture - - Contents - 许自力1,宫华慧子2,熊 雨 3 XU Zi-li,GONG Hua-Hui-zi,XIONG Yu

摘要 文章从风景园林学科的角度出发,对传统老广州曾经存在的地域人文景观里的典型——滨水动态人文景观进行了初步的全面整理,以日常型滨水动态人文景观和节庆型滨水动态人文景观为两种基本类型,总结梳理出超过25种滨水动态人文景观的主要类型,充分说明了广州市传统滨水动态人文景观的多样性和独特性。并以景观格局的理论视角分析了传统滨水动态人文景观在广州旧城的空间格局,分析得出其两个核心聚集区:以祭祀水神的仁威神庙为精神核心节点的呈圆形扩散的西关功能核心区和以长堤滨江段为中线的呈椭圆形扩散的珠江两岸功能核心区,并总结了促使这种人文景观发展与繁盛的历史经验,为广州地域文化景观的发扬及旧城更新工作提供借鉴。

关键词 滨水动态人文景观;广州;空间格局

AbstrAct The outstanding representative traditional cultural landscape in the waterfront landscape dynamic type in Guangzhou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landscape ecology was summarized in this study. Utilizing the everyday waterfront dynamic human landscape and the festival waterfront dynamic cultural landscape as the two basic types, more than 25 types of waterfront dynamic human landscapes were summarized, with the main types fully illustrating the Guangzhou traditional waterfront dynamic human landscape diversity and uniquenes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landscape patterns, the traditional waterfront dynamic cultural landscape in the spatial pattern of the old city of Guangzhou was analyzed. Its two core zones showed the round diffusion of Xiguan with the core function of the water god temple for the spirit of sacrifice Renwei core nodes, and the long beach in the Binjiang section as the midline of the oval spread on both sides of the Pearl River had the function of the core area. The development and prosperity of cultural landscape to the historical experience was also summarized, which provided a reference for developing and updating the regional cultural landscape in the old city of Guangzhou.

Key Words waterfront dynamic human landscape; Guangzhou; spatial pattern

中图分类号 TU983文献标志码 A

DOI 10.3969/j.issn.1000-0232.2018.06.103 文章编号 1000-0232(2018)06-0103-07

作者简介 1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亚热带建筑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广州市景观建筑重点实验室,讲师;2硕士研究生,通信作者,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3 硕士研究生;2&3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亚热带建筑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

近年对于滨水区人文景观的挖掘和更新研究在建筑、规划及风景园林学科中都较为广泛,但相关文献研究视角大都面向静态人文景观和实体空间,对动态人文景观研究较少。本文以广州市滨水动态人文景观为研究对象,从景观类型和空间布局两方面,对其进行初步的全面梳理,主要资料来源是关于涉及滨水动态人文景观的相关社会学以及民俗研究。

[1] [2]其中叶春生编著的《岭南民间文化》 、《岭南风俗录》 、《岭 南民俗事典》[3] 和《广东民俗大典》[4],曾昭璇主编的《岭南史地与民俗》[5]等较为全面地整理了广府民俗,其中有部分涉及到滨水人文景观活动。史志类主要涉及历史上不同时期对广州市交通、经济、文化的记录,为研究滨水动态人文景观活动演变的外在制约提供背景。文学作品和报刊杂志主要是民间对广州市滨水动态人文景观活动的描述,具有时间跨度,此类书籍和文献多基于真实观察或体验,提供一种市

民角度,更为直观生动地还原了当时的人文活动场景。除了全面研究人文景观活动的相关文献外,亦有一些文献中提到了滨水动态人文景观活动。许自力《岭南活水——珠江三角洲水系景观地域特色探源》一文分析了广州市游船河和粤剧红船滨水文化景观的地域特征,并探索了其地理及文化源由[6];《濠畔风流——广州旧城水系景观的历史演进》[7]一文总结了广州旧城历史上的河涌湖泊等水系景观的历史演变以及相关滨水文化活动的消逝情况。伍嘉祥以盛行于民国初至20 世纪 80年代的花尾渡为主线,分析了三角洲水系水上出行的浓郁地域特色 [8]。袁婧从 19世纪广州珠江上各类船只出发,从对商船、客船的描写逐渐扩展到对水上街市和滨水城市文化的分析[9]。许桂灵分析了妈祖文化及水上疍民文化在广州地区的演变[10]。黄新美则从多个角度对疍民生活的历史与现状进行了总结和分析 [11]。

1广州市具有深厚的滨水动态人文景观底蕴

珠江三角洲发达的路桥交通体系只是在近40 年的短暂时间内高速建成的,而在此之前,陆地交通远不及水路交通,三角洲人们日常的交通出行都是走水路,“到省城办事或回乡省亲夕发朝至,在宽敞舒适的花尾渡上悠然闲看沿岸旖旎的田园风光、金波碧水、蓬帆桅樯、唱晚渔舟和万家灯火,睡上一觉,翌日天亮便施施然‘滑’行到埠,至今仍让老广门回味无穷”[8],与此同时,由水路交通支撑的生活与民俗,构成了滨水动态人文景观的主体。滨水动态人文景观,相较于滨水建筑、码头、园林、水岸等等滨水静态景观,因为其动态活力,对于特定地域的景观风貌与风俗的展现,更为鲜活和富于魅力,譬如龙舟竞渡、盂兰水灯、渔舟唱晚、红船粤音等等,是城乡滨水景观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城市人文景观保护与发展中也应予以重视。广州市因为拥有独特的自然气候、区位经济、历史文化以及地理交通条件,为滨水动态人文景观提供了丰厚的生存土壤,历经历史积淀,使得广州市具备了深厚及丰富的滨水动态人文景观底蕴。 2广州市滨水动态人文景观的基本类型

近些年来,伴随着城市化与广州市建成区的飞速扩大,城区范围由上世纪80年的80多km2,扩大到如今的近800km2,市域面积 7434km2。广州市河涌湖泊等水系景观大量减少,路桥网络体系急速成长,广州市国土景观面貌发生了重大变化,进而极大地影响了人们的出行及生活方式,导致了一系列滨水动态人文景观的减少乃至消逝,在城市滨水景观更新和文化复兴受到重视的当下,亟待对这些滨水动态人文景观进行整理发掘。丹麦哲学家基克加德曾说过:“生活要向前看,但对生活的理解只能向后看。”当前研究滨水动态人文景观首要任务是对其最传统的类型做一个梳理,剖析其主要内容和特征,以明晰其过去,对比其今日,才能更好地做到滨水动态人文景观的复兴工作。

2.1滨水动态人文景观类型的划分标准

广州市滨水动态人文景观丰富多样,覆盖了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的方方面面,可以说构成了一个完整的水上生活世界,对其类型的梳理归类是一项重要的基础工作,按照一般人文活动的类型划分,人文活动景观主要包括:生活艺术、民间习俗和现代节庆等,不能涵盖广州市滨水动态人文景观的所有类型,例如:“疍家艇”的水上捕鱼活动、种植“莞草”、滨水及水上养鸭、水上伐木及采珠等等,也是具有浓郁地域特色的动态人文景观,但不属于上述类型,而是属于生产活动类景观。本文根据广州文化的重商特点,划分出经济活动类型,与精神信仰、生活习俗、生活艺术共同构成四大基本类型动态人文景观,可以涵盖本文总结出的所有广州市滨水动态人文景观类型。又根据传统滨水动态人文景观活动的性质和特点,以及发生的时间和频率,将其分为日常型和节庆型两大类。日常型滨水动态人文景观指融入城市居民日常生活,且在时间和空间上都具有广泛性的滨水人文景观活动,节庆型滨水动态人文景观指依托于节日及庆典的滨水动态人文景观活动,在此基础上,整理出广州市滨水动态人文景观分类的技术路线图和基本类型表。

图1为滨水动态人文景观类型划分的技术路线图,并按照

日常型和节庆型两大类型,对传统老广州曾经存在的滨水动态人文景观进行了初步的全面整理[12-24]。

2.2日常型滨水动态人文景观

老广州乃至珠江三角洲人们的日常型生产和生活。其中, (图2、表1)是对日常型传统滨水人文景观活动的主要类别、活动类型、主要行为、主要载体和活动性质的初步总结。

2.3节庆型滨水动态人文景观

节庆型滨水动态人文景观活动主要包括水上飘色、龙舟活动、各水神诞、行通济、水陆法会和中秋赏月等等活动。其中, (图3、表2)是对节庆型传统滨水动态人文景观活动的活动类型、活动时间、主要行为、主要载体及活动性质的初步总结。2.4广州滨水动态人文景观构成的地域特征

通过对广州滨水动态人文景观类型的初步整理,我们似乎看到一个丰富多彩的岭南滨水传统风土构成的画卷,作为岭南地域景观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其地域特征可以初步概括为:(1)滨水动态人文景观的类型丰富多样,涵盖了经济生活、精神信仰、生活习俗、生活艺术等方方面面,形成一个完整的水上风情世界,这个特征给人突出的印象,因为在人们当下的广州城市印象中,似乎只有珠江夜游以及最近荔湾水上花市等很少的滨水动态人文景观展现给游人,广州传统滨水动态人文景观为何消逝以及如何复兴,是值得思考的问题;(2)从广州滨水动态人文景观类型构成中,又可印证及强化我们对以广州为中心的岭南文化重商特征的印象,具体表现为,各类动态人文景观中,经济生活类的动态人文景观占比例最大,在日常型滨水动态人文景观的17个类型中占到9类,占比53%,类似捞蚬、捕虾、 种植“莞草”、种植泮塘五秀、游船河、紫洞艇上摆筵席等等经济类滨水动态人文景观,即体现了浓郁的地域风情,又可以发展为有旅游及经济效益的活态文化遗产项目,何乐而不为?在广州旧城更新及文化建设中,应该考虑对其的恢复和发扬;(3)生活气氛浓厚,注重现实生活享乐的市民特征,也体现在广州滨水动态人文景观构成中;(4)岭南地域文化中水文化的突出影响,生动多样地反映在广州滨水动态民俗景观中,除了赛龙舟之外,还有飘色、北帝诞、妈祖祭、行通济、乞巧花艇、盂兰放灯等等典型的水文化在民俗景观中的展现形式。

3广州市滨水动态人文景观的整体空间格局

作为一座水城[3],广州市滨水动态人文景观高度融入城市居民日常生活,除了类型多样,融入日常生产、日常消费、日常交通、日常生活风俗、日常生活艺术、日常生活精神之外,且有着在时间和空间上的分布都极为广泛的特点,可以说其滨水动态人文景观作为一个整体,形成了对城市空间结构、景观风貌和城市经济生活有重要影响的独有的城市空间格局。下面从三方面进行分析:(1)传统滨水动态人文景观的物质空间载体;(2)传统滨水动态人文景观的基本空间分布;(3)传统滨水动态人文景观的景观格局。

3.1传统滨水动态人文景观的物质空间载体

滨水动态人文景观活动的开展,必然要依托于一定的场所,滨水活动的空间载体也与当地自然与人文环境息息相关,具有明显的地域化特征。广州市传统滨水动态人文景观活动的空间载体可分为三大类:点状空间、线状空间和面状空间。

其中点状空间主要指以散点形式布置于滨水活动场所的空间,如船艇、建筑、桥梁和水门关等;线状空间主要指连接点状和面状空间的廊道,其本身也作为活动场所,如水系和滨水道路等;面状空间主要指有一定的面积和开敞性的空间,如码头和水上聚落等(图4 ~ 6,表3)。

3.2传统滨水动态人文景观的基本空间分布(图7)

滨水动态人文景观的活动场所从性质上可分为滨水物质空间和滨水精神空间两大类。滨水物质空间主要指承载日常活动的必要性物理空间,一般具有固定性;而滨水精神空间则指具有一定信仰或意识基础,且具有一定影响辐射性的空间。

根据文中对广州市滨水动态人文景观活动的分类(表4),从生活生产、娱乐消费、节庆活动和交通地标几个角度对滨水动态人文景观活动空间的分布进行相关分析,首先对其在研究范围内的重点分布地段和对应的承载功能及行为进行列表总结: 3.3传统滨水动态人文景观的整体空间格局

由于滨水动态人文景观比一般景观更富于时间性,其存在状态更是在动态的变化中,体现为一种景观过程,其空间格局随着时间的演变更为显著,所以对于广州市滨水动态人文景观的整体空间格局的分析,只能截取其典型的时空断面来进行分析,本文以广州市传统滨水动态人文景观最为繁盛 时期的清末民初为例,分析其空间格局:本文将主要景观节点、水系廊道和城市轴线相整合,绘制出清末民初广州市滨水动态人文景观主要活动空间格局图。

传统滨水动态人文景观分布的空间格局是以河涌水系为交通及景观廊道,以交通集汇、经济发达,休闲娱乐业兴盛的西关、长堤、许地、荔湾等为核心集聚区(面),构成了两轴、两核的整体格局(图8):两条主轴一条是沿珠江前航道东西向的滨水景观轴线,一条是明清旧城墙范围内的传统城市中轴线;两核为传统滨水动态人文景观最为集中的两个区域:以祭祀水神的仁威神庙为精神核心节点的呈圆形扩散的西关

功能核心区和以长堤滨江段为中线的呈椭圆形扩散的珠江两岸功能核心区。

3.4 传统滨水动态人文景观的空间分布特征

通过对广州市传统滨水动态人文景观整体空间格局进一步解读,我们总结出传统滨水动态人文景观的空间分布特征:(1)沿水系网状分布特征:传统滨水动态人文景观分布的基本规律是以船艇、滨水建筑、码头、水关、桥梁、滨水聚落、滨水道路为空间载体,以滨水经济活动、生活习俗、生活艺术、精神信仰为主要存在的形式,在布局上依托老广州旧城水系网状展开,无论是珠江前航道等较宽的水系,还是河涌支流等较窄的水道,其两旁都有着多样的滨水动态人文景观,集聚这些景观的主要水道有:珠江前航道、荔湾涌柳波涌等上下西关涌水系、东濠涌西濠涌等原六脉渠水系以及东西向横穿旧城的玉带濠;(2)两核集聚现象:传统人文景观是传统精神信仰以及经济活动的具体表现,在空间分布上,广州传统滨水动态人文景观向城市经济及精神空间的核心区集聚现象也很明显,精神空间的核心区在西关,有祭祀北帝的仁威庙和西来初地华林寺,经济核心区则为当时经济活动最为繁盛的珠江前航道长堤段;(3)以经济类动态人文景观为主的多类型动态人文景观的空间叠合现象:广州市各类型滨水动态人文景观在活动空间上相互叠加穿插,之间存在着多功能联动下的互相促进,例如茶楼、酒肆、戏院、名伶居所在空间上有高度叠合和集聚的现象,可以想象:当年的粤剧红伶大老倌择居在西关河网水系附近,除了交通便捷之外,居西关可于陶陶居接戏,在“金声戏院”演出,处河南漱珠涌附近则可以于成珠茶居接戏,在大观园戏院演出,饮食休闲业的繁盛与粤剧的兴盛形成了良性的互动,促进了各类滨水动态人文景观的共同繁荣,“凭栏美食与临水听音构成羊城最为动人的风俗景观 [6]。”这些繁荣文化景观的历史经验,很值得在旧城景观更新及文化复兴工作中加以借鉴。

小结

广州市滨水动态人文景观研究是一个新的研究领域,本文初步总结了其基本类型、空间载体、地域特征及空间分布状况,老广州具备理想的滨水动态人文景观的发育土壤,主要包含自然地理及社会经济两方面:广州发达的水系网络,不仅是一个完整的交通体系,也是老广州生产、生活、娱乐的日常空间,是滨水动态人文景观存在及发展的基本依托;在自然水世界之上的多样的社会生活,发达的经济活动,促进了滨水动态人文景观的繁盛;是岭南文化地域特征的突出表现。广州市滨水动态人文景观既是其城市风貌、地域景观特色的重要组成部分,也蕴含着极大 的经济发展潜力,本文认为,恢复和发扬这类独特的人文景观是促进广州旧城更新和经济发展的新推手。 图、表来源

图7:作者根据 1929年广州市地图改绘;其余图、表均由作者绘制。

参考文献

[1] 叶春生.岭南民间文化 [M]. 广州: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2000. [2] 叶春生.岭南风俗录 [M]. 广州:广东旅游出版社,1988.

[3] 叶春生.岭南民俗事典 [M]. 广州:南方日报出版社,2001.

[4] 叶春生.广东民俗大典 [M]. 广州: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2001. [5] 曾昭璇.岭南史地与民俗 [M]. 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1994. [6] 许自力.岭南活水——珠江三角洲水系景观地域特色探源[J].南方建筑,2015(3):62-66.

[7] 许自力.濠畔风流——广州旧城水系景观的历史演进[J]. 中国园林,2014(4):51-56.

[8] 伍嘉祥.悠悠花尾渡 [J].神州民俗,2014(19):64-66.

[9] 袁婧.船上的广州—源自19世纪上半叶的西方视阈[J]. 都市文化研究,2010(6):268-283.

[10] 许桂灵.广州水文化及其意义 [J]. 热带地理,2009(2): 182-187.

[11] 黄新美.珠江流域水上居民的历史与现状[J]. 岭南文史 ,1995 (4):43-46.

[12] 陈序经.疍民的研究 [M].北京:商务印书馆 ,1946:135.

[13] 罗雨林.荔湾风采 [M]. 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1996.

[14] 许桂灵.广州水文化及其意义 [J]. 热带地理,2009(2): 182-187.

[15] 钟向阳.广州水上福音船 [J]. 岭南文史,1994(4):39-40. [16] 刘光泽,陈典松.广州风情 [M]. 北京:中国文联出版社, 2007.

[17] 叶春生,丘桓兴.岭南百粤的民俗与旅游[M]. 北京:旅游教育出版,1996.

[18] 刘志文.广东民俗大观• 下卷 [M].广州:广东旅游出版社, 1993.

[19] 王元林.国家祭祀与海上丝路遗迹——广州南海神庙研究[M].北京:中华书局,2006.

[20] 闫晓青,黄淼章.南海神庙与菠萝诞[M].广州:暨南大学出版社,2011.

[21] 黄韵诗.广佛肇神诞庙会民俗考释[J].西南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3(8):61-68.

[22] 黄滔 .旧时粤剧戏班的红船 [J]. 南国红豆,2000(2&3): 36,46-53.

[23] 邓瑞本.广州港史(古代部分)[M].北京 :海洋出版社 ,1986. [24]吴水田,司徒尚纪.岭南疍民舟居和建筑文化景观[J]. 热带地理,2011(5):514-520.

图 1 滨水动态人文景观类型划分技术路线

图 2日常型滨水动态人文景观概览图 图 3节庆型滨水动态人文景观概览图

图 4滨水动态人文景观的点状空间载体概览图 图 5滨水动态人文景观的线状空间载体概览图 图 6滨水动态人文景观的面状空间载体概览图

图 7清末广州市滨水动态人文景观具体活动地点分布图 图8清末民初广州市滨水动态人文景观的整体空间格局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