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马斯·佩恩:雄心勃勃,无奈急流勇退

Space Exploration - - 太空探索 |【视点】 - 文/ 松堂

韦伯的离任,其实已经意味着美国宇航局局长这个活儿不太好干了。但是众多学究们却对此没有足够的政治敏感性。接替韦伯出任局长的托马斯·佩恩就为我们证明了这一点。

始于深海的职业生涯

佩恩的职业生涯不是从火箭或者太空开始的,而是深深的大海。1942年他大学毕业后,成为一名潜艇工程师,二战后继续研究深潜技术,还为此获得 过奖章。此后他的研究工作指向了更加基础的电子和材料领域。但是,他从来没有进入过美国宇航局。

韦伯辞职后,佩恩被任命为美国宇航局代理局长,几个月后就扶正了。从表面上看,佩恩接过的是一个步入辉煌的机构。美国宇航局正在从“阿波罗1号”的事故中恢复,时任总统林登·约翰逊对美国宇航局给予大力支持。佩恩也发扬了自己作为一名科学家的本色,把阿波罗计划管理得井井有条。1969年,佩恩领导下的美国宇航局终于实现 了肯尼迪的誓言,把美国航天员降落在了月球上。在佩恩的整个任期内,美国宇航局发射了7艘阿波罗飞船,有20位航天员进入太空,其中14人实施了探月活动,这14人中有12人登上了月球。看上去,佩恩时期的美国宇航局完全是一副黄金时代的样子。

然而辉煌背后往往隐藏着危机。如果我们翻看美国宇航局历任局长的时间表,会发现佩恩是在任时间最短的正式局长。问题就出在阿波罗计划上。

林登·约翰逊不但接过了肯尼迪发起的阿波罗计划,也接过了他发起的越南战争。前者让美国声望高涨,后者却让美国丢尽了脸。在越南这个泥潭里,美国政府不但扔进去数万大兵的性命,还消耗了无数金钱,让整个国家遭遇困境,让美国社会陷入分裂,舆论界骂声一片。林登·约翰逊眼看连任无望,索性放弃了竞选的努力,把总统宝座拱手让给了尼克松。

公开反对总统意见

尼克松上任之后,急于带领美国走出困境。他不但寻求中美和解,也在

各条战线上尽力收缩,其中也包括航天。尼克松在 1968 年 12 月 3日就邀请物理学家、诺贝尔奖得主查尔斯·托恩斯组织了一个高层科学家组成的称为“航天任务组”。这个任务组提出:不应当建造大型空间站、不急于开展大规模月球探索、不倾向于研制任何行星着陆器和轨道器。这给了志得意满的美国宇航局当头一棒。

佩恩完全没有嗅到这背后的政治空气是什么滋味,就公开发表了反对意见。他拿出苏联的太空成就作为案例,要求尼克松“投入足够资源来追赶苏联的航天成就”。1969年初,佩恩在1970财年预算案时,要求额外拨款1.89亿美元,其中有7000万美元用于加强阿波罗计划,5220万美元用于改进土星 5 号火箭,6660万美元用于加快空间站和航天飞机的概念研究。

1969 年 6月,佩恩更进一步,发布了一项“核心计划”,希望在1975年建立一个12人的空间站,1977年完 成航天飞机首飞;1977年建成极轨道空间站,1978年建成地球同步轨道空间站;1977年航天飞机投入使用后,开始建设50人空间基地;1976年建成小型月球基地,1977年建成绕月飞行的空间站。

然而一个月之后,“阿波罗11号”就降落在月球上。这当然是美国宇航局和佩恩本人的颠峰时刻,但也意味着“追赶苏联的科学成就”不能再成为要钱的理由了。

经过反复拉锯,到1971 年,尼克松终于正式发布了自己的航天政策。其中明确提出“我们要持续降低航天活动的费用……”佩恩的努力彻底失败了。事实证明,韦伯在政治斗争和预算问题上,确实有着比科学家们更加透彻的洞察力和前瞻性。连他这样的人都选择急流勇退,佩恩这样不识时务的学究哪里能在政治大趋势下力挽狂澜呢?

当然,佩恩多少也有些前瞻性。他并没有等到1971年的航天政策发布 就辞去了美国宇航局局长的职务,回到通用电气公司担任副总裁。

值得一提的是,离开了美国宇航局的佩恩继续为美国宇航局的航天计划呼吁。他在1984年接受了里根的邀请,出任国家航天委员会主席。在这个位置上,佩恩领导其他14位资深人士,在1986年发表了一份题为《引领航天前沿》的报告,大声疾呼美国继续推进月球和火星探索。

佩恩在 1992 年 5 月 4日因癌症离世,只比韦伯晚走了1个多月。看来两人的缘分还不是一般的深。★ 责任编辑:夏丹

▲佩恩没有号准尼克松的脉

▲登上月球的奥尔德林正在搬运实验设备

▲土星5号火箭将阿波罗11号飞船发射升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