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选夫妇携手攻关

Special Focus - - Love - 文 / 宁肯

王选和妻子陈堃銶都是中国第一代计算机软件专家,承担激光照排系统中大型软件的总体设计工作。他们把目光瞄向国外最新水平,不但要整页输出、自动成页、自动加页码,还增添了联机修改功能,以便在荧光屏上显示修改后的小样。

1976 年年底,汉字激光照排系统的总体设计方案基本形成。王选、陈堃銶绕过二代机和三代机在机械、光学等方面的巨大技术困难,大胆选择了别人不敢想的第四代激光照排,一步跨越了西方走过的 40 年。

1979 年 8 月 11 日,《光明日报》头版头条报道:“汉字信息处理技术的研究和应用获重大突破。”副标题为:“我国自行设计的计算机——激光汉字编辑排版系统主体工程研制成功。”

王选一夜成名,荣誉等身,摘得第 14届日内瓦国际发明展览会金牌奖、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科学奖、国家最高科学技术进步奖;担任“三院院士”——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还身兼全国政协副主席、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等职。陈堃銶做了什么却很少被提及。

记者采访王选时,王选为妻子鸣不平:“我的妻子陈堃銶贡献也很大。我负责系统和硬件,她负责 整个软件的设计。有十多年,她是整个软件的负责人,她的贡献和我差不多,也是激光照排的创始者。你们为什么不报道她?”

记者说,人们习惯聚焦一个人。王选说:“这是不对的,事实不是这样。我总觉得我剥削了她,两人的荣誉加在了一个人身上。”

1980 年夏天,陈堃銶的软件核心部分调通。计算机激光汉字编辑排版系统成功排出样书——《伍豪之剑》,这是中国印刷史上第一次完全甩开铅作业,用激光照排系统印成的图书。全书只有 26 页,但字形优美清晰,封面古朴典雅。该书从文稿输入、编辑排版,到校对修改、添加页码等一系列工序都是在计算机控制下自动运行的。

王选和陈堃銶望着那本雅致的淡绿色样书,脸上露出会心的微笑。方毅副总理接到书,爱不释手地翻看着,他把样书带到中央政治局, 分赠给委员们。这本貌似平凡的小册子,向中国最高领导层传递了一则重要信息:北京大学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年轻助教,已经引发一场划时代的汉字印刷技术革命。

1980 年 10 月,方毅带着邓小平的批示来到北大,看望王选及全体研制人员。陈堃銶在人员中微笑,王选想对副总理表明妻子的贡献,但欲言又止。

回到家后,陈堃銶对王选说: “行了,就这么定了,以后不要提我,就是你一个人。”王选咕哝:“是我们两人。” “两人太复杂了,”陈堃銶说, “我们还分吗?”

是的,陈堃銶嫁给王选后,自己便消失了。王选也消失了,他们变成了一个人。

(摘自《中关村笔记》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Chen Kun­qiu, Wangx­uan’s wife 王选的妻子陈堃銶

Newspapers in English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