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人生的转折

Special Focus - - Success - 文 / 冯骥才

对我来说,告别体坛是一个大转折。

在那之前,我的全部时间,是与队友、教练、观众、球筐、球、运动衣、哨声和艰苦训练后香甜的睡眠在一起的。这中间,有我的挚爱、事业、苦乐悲欢、希望与目标。我被教练认定为“有前途的中锋”而选拔到市篮球队里。

1961 年 10 月 4日,那情景像一张拍下的照片,留在我脑海里。教练郑重地对我说:“你的胸骨损伤,不适于大运动量训练。”从医生口中得知,体育不再是我继续拼搏的事业。

运动员离队时,大都要经历一阵情绪的波澜。我失望和苦恼过,但情绪没有一落千丈,很快就平静下来。一盏灯灭了,我点燃另一盏灯。除了篮球,我还酷爱绘画和文学。初中期间,我随一位国画家习画,高一时曾获得天津市青少年美术展览的优秀作品奖。即使我在球队集训期间,星期天也要跑回家,穿着球衣球鞋,弯下又长又大的身躯,伏案练笔。当时,我的绘画能力足以承担国画社仿制古画的工作。

脱下球衣,我开始了将近二十年的绘画生涯。我画了数百幅画,

出口到东南亚和欧美。我一直没有放弃对篮球的爱好,“文革”期间还参加一支杂牌军,到处去“打野球”。

我对文学的爱好,依旧被紧紧抱在怀里。由于生活的变化等原因,我改换这种更为有力的方式,来表达我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在短短几年里,我写了将近二百万字的文学作品。我得感激青少年时代体育恩赐给我的强健体魄。

我的老队友一个个离开球坛,都为自己未来的理想苦恼和茫然过,有的至今没有确定目标。有位队友找我聊天,口气里透出几分自 卑。我真不愿意听到他讲这种话。我深深懂得运动员的甘苦。我想埋怨他当年没有别的业余爱好和特长,忽视了文化素养,把生活看得过于褊狭。话到唇边,没说出来。

一个人从事了体育,就注定在将来还要更换一次职业。运动生命是短暂的,竞技和竞赛只能在精饱力足的青春时代。从事体育的人,当然要在这黄金般宝贵的时机上,尽心竭力去创造成绩和功勋。同时,也要注意发展自己多方面的兴趣,多读点书。年长力衰或因意外变故而中途易辙时,爱好往往成为他毕生为之奋斗的事业。一个人多一种 爱好,就像多会一种语言,总会有用。因无追求,就难免把工作当作一种负担,勉强去做,成为一种摆脱不掉的苦恼。

运动是力和智的统一。文学、音乐等各种艺术,会在道德、气质、风度、修养等方面影响你的谈吐,增添你的能力,加深你的思考,使你真正认识到世界的丰富和广阔。一个有智慧的运动员,无论是在运动的黄金时代,还是在将来韶华已逝的岁月,都不会在生活之路上彷徨。

(摘自《我的文化人生只修不改》时代文艺出版社)

Newspapers in English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