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俗里的浪漫

Special Focus - - Society - 文 / 耿银平

台湾作家林清玄当过屠宰工,他曾这样描述当时的生活:“我曾经在屠宰场杀猪,很多人没法想象,晚上工作完回到我自己租的小房子里,洗完手后,开始写作。”“必须要用坚强的心来创造一种温柔,必须要在世俗恶化的状态下保有一种浪漫。”

一边是玄虚的作家梦,一边是血淋淋的屠宰场,二者之间的落差的确很大,但败落的林清玄始终没有放弃昂扬向上的追求,守住了内 心的干净。虽身处沟渠,也要仰望星空;虽境况惨淡,也要心存高贵。他每天坚持写一些文字,留住高雅的微弱火苗。

后来,他的“身心安顿系列”作品大卖,与这种“惨淡中的向上走”不无关系。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他做到了,也因此成就了独特的卓越。文章的高下清浊,只与内心有关。

(摘自《中国青年》2018 年第 11 期)

Newspapers in English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