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故事

Special Focus - - Humor - Text by Zhang Yi ( 张译 )

有一年,我参加活动。末了,主办方开庆功宴,灌我喝酒,我怕喝多了难受,就趁着清醒一个人晃悠悠地下了楼,拦上一辆出租车就 走。司机问我去哪儿,我说,香格里拉。

到了酒店,我的房卡却怎么也打不开门,前台口口声声说我不住香格里拉。我觉得酒店疯了,愤怒地掏出手机给他们看日程表,上面清清楚楚记着“九号,上海,香格里拉”。

前台经理皱着眉头看着我:“先生,第一,今天都二十八号了;第二,您的卡是瑞士酒店;第三,这里是大连。” 有一次,我朋友高老西儿喝多了,看着墙上的挂钟,捅了捅肖二爷:“几点了?我眼睛看不清了。”

肖二爷劳神费力一眼大一眼小地看了半天:“介泥马排风扇。”

又有一年到外地演出,学员队是禁酒的。这天,我却以酒菜聚众,就在我们宿舍,熄灯查铺之后。这类聚会,很像是某种地下会员俱乐部,来的人必须是可靠的。众人歃 血为盟,即使被捕也打死不能招供。畅饮之前,大家里里外外做了各种防范工作,确保万无一失。

突然,有人用暗号敲门,我们开门,看见了刚才去厕所的会员大力放……以及他身后抓我们的队长。

我就纳闷了,大力放怎么会叛变?这疑问,即使在作检查的时候 也百思不得其解。

后来我才知道,大力放喝多了,去了厕所后跑去敲队长的门,大喊: “我是绝对不会叛变的!”

(摘自《不靠谱的演员都爱说如果》人民文学出版社)

Newspapers in English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