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公鸡和一张席子

Special Focus - - Culture - 文 / 张晓风

先说一个故事,发生在古希腊的:

哲人苏格拉底在诲人不倦之余,被一场奇怪的官司缠上身,翻来覆去,居然硬是辩解不明。唉 !一个终生靠口才吃饭的教师居然不能使人明白他简单的意念。众人打定主意断定他是个妖言惑众的异议分子,便轻率地判他死刑,要他饮毒而亡。

这判决虽荒谬,但程序合法,苏格拉底也就不抵抗,准备就义。

有人来请示他有何遗言要交代,他说:“我欠阿斯克勒庇俄斯医神一只公鸡,记得替我还这笔债。”

中国也有一位圣人,叫曾子,他倒是寿终正寝的。无独有偶,他临终的时候也因为一个小童的提醒而想起一桩事来,于是十万火急地叫来家人,说:“快,帮我把我睡的这张箦席换一换。”

他病体支离,还坚持要换席子,弄得自己十分辛苦,席子一换好, 便立刻断气了。

这两位东西圣哲之死说来都有常人不及之处。

苏格拉底坚持“欠鸡还鸡”,是因为不肯把自己身后弄成“欠债人”。人生一世,“说”了些什么其实并不十分重要,此身“是”什么才比较重要。其实苏格拉底生前并未向谁“借鸡”,他说欠鸡是因为他自觉处理得非常自然( 希腊当年有其高明的安乐死的药 ),毒药是医神所赐,这只鸡是酬谢神明的。身为苏格拉底岂可不知恩谢恩,能做到一鸡不欠,才是清洁,才是彻底。而曾子呢,他也一样,当时他睡的席子是季孙送的,那席子华美明艳,本来适合官拜大夫的人来用,曾子不具备这身份,严格地说,是不该躺的,平时躺躺倒也罢了,如果死在这张席子上,就太不合礼仪了。

曾子临终前急着把这件事作个是非了断,不该躺的席子就该离开,一秒钟也不能耽搁,他完成了生平 最后一件该做的事。

这两位哲人,绝不给自己的为人留下可议之处。他们竭力不欠人或欠神一分,不僭越一分,他们的生命里没有遮光的黑子,他们的人格光华通透。(摘自《我有一个梦》九州出版社)

Zengzi (505-435 BC), born Zeng Shen ( 曾参 ), cour­tesy name Ziyu ( 子舆 ), was an in­flu­en­tial Chi­nese philoso­pher and dis­ci­ple of Con­fu­cius. 曾子(公元前505年—公元前435年),名参(shēn),字子舆,中国著名思想家,孔子晚期弟子之一

Newspapers in English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