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火熬好粥

Special Focus - - Culture - 文 / 张香玉

“人的生命如同蜡烛,烧得红红旺旺的,却很快熄灭,倒不如用青青的火苗,更长久地燃烧,来得经济。”说这话的是国学大师饶宗颐先生。

曾有记者问饶先生,从五岁开始接触学问,到如今,八十多年里,这个漫长的过程,是否会觉得枯燥?

饶先生回答说:“我研究很多问题……为了寻找一件事的根源,我一定要找到原来说的那句话,这其中的过程,要很有耐心,有些问题,我慢慢研究了十几年。”

记者接着问:“好些人说您是奇才,写的东西多,出手快,您对此怎样看待?”

饶先生回答说:“其实,我写文章也很辛苦,靠忍耐、靠长期的积累。我有一个特点,就是写出来的东西,不愿意马上发表,先压一压。我有许多文章是几年前写的,有的甚至有十几年、二十几年,都不发表。举例说,前几年发表的《郭子奇年谱》,那是我20 岁时写的,50年以后,才拿出来发表。”

饶先生有一年在法国考察,他听说法国南部有个原始山洞,这个山洞的岩壁上画有两万年前的岩画,其中还有一匹中国的蒙古马。为了证明远东、近东的 人类在两万年前已有沟通接触,老先生决定亲自去岩洞看个究竟。因为有关部门担心人们的呼吸破坏洞内的景观,所以,这个岩洞一周只对外开放一次,而且只开放一个小时。老先生为了一睹这匹蒙古马,硬是排了一年的队。可见他对学问的追求,“耐心”到了何等地步。

在当今时代,随着经济社会的飞速发展,人类的生活节奏也在不断加快,不少人甚至一些从事学问者的心似乎不自觉地也跟着浮躁起来。其实,正如饶先生所说:“学问其实是积微之功,在于点滴之积累。”慌什么呢?

如果我们真想成就一些事情,那就得沉下心来,像饶先生一样,耐心为之,否则,心浮气躁,急功近利,终将落得竹篮打水一场空。好粥还靠慢火熬呀。

(摘自《思维与智慧》2009年第 13 期)

Rao Zongyi (or Jao Tsung-I, 1917-2018), a Hong Kong­based Chi­nese si­nol­o­gist, cal­lig­ra­pher, his­to­rian and pain­ter

法国拉斯科洞窟壁画 Wall paint­ing in Las­caux Cave, France

Newspapers in English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