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 2亿元给中华鲟让路

Special Focus - - Spotlight -

2016 年 7 月 18 日,宜昌第六座长江大桥——至喜长江大桥正式通车。

通车的喜庆锣鼓声中,宜昌市住建委总工程师袁庆华的心里却别有一番滋味。这座桥修建的每一天,都让他如履薄冰……

至喜长江大桥的选址处,正是葛洲坝下游形成的较稳定的、也是迄今长江上唯一的中华鲟产卵场。保护好这个难得的产卵场,对中华鲟的繁衍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起初,至喜长江大桥的设计方案是中间有桥墩的三塔斜拉桥。这 个方案在造价上是最经济的,但修建桥墩,势必会挤占中华鲟产卵场的活动空间。

建桥方调整方案,将三塔斜拉桥改成两跨悬索桥,中间最大跨度800 米。但这个方案只能保证在枯水季节不涉水,一段时间内,还是会影响中华鲟的生活。

要做到完全彻底不涉水,中间跨度必须加长到 838 米。这意味着至少需要增加投资2亿元。袁庆华和专家们决定以生态为重,多花钱也要保证中华鲟的生存环境。

袁庆华在接下来的每一个关键 环节都慎之又慎。比如,中华鲟习惯夜间活动,为了不打扰中华鲟,又能解决夜晚车辆通行的问题,袁庆华和专家们选择低压节能的灯泡,采用定向照射的方式,避免护栏灯直射或反射到江面,实现了桥上灯火通明,桥下漆黑一片。

让人欣慰的是,就在大桥建成通车的当年年底,科研人员在大桥下的保护区核心水域重新监测到了中华鲟产卵的踪迹。消息传来,袁庆华心中的石头终于落下。一座桥为中华鲟让路的故事也成为这座城最温暖的记忆。

中华鲟Chi­nese stur­geon

Newspapers in English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