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cial Focus : 2020-06-25

Love : 57 : 57

Love

病房的灯已经熄了,他们的床边亮起小小的­壁灯,昏黄的温馨,笼罩住窃窃私语的两个­人。 我给你一个肾就是了 被移植到她体内的那个­肾脏,来自她的丈夫。得知妻子患病时,丈夫握紧她的手,轻声说了一句:“别怕,我给你一个肾就是了。” 只住了我们两个人的病­房,静悄悄的,沉寂的夜色遮住了她的­面容,我听见她的声音带了一­丝哽咽。 她是一名中学教师,丈夫也是,年轻时,两人同教一个班级,一来二去,擦出了爱情火花,结婚、生子,顺应自然。 病魔来得突然而迅猛,她在课堂上晕倒,醒来时,仿佛下一世已在仓促间­开始。那时,她还不算老,唯一的女儿刚刚上初中。生死未卜的凄惶,让她完完全全变了模样。 对于丈夫提出的捐肾,一开始,她是极力反对的,深知自己已是累赘的她,无法说服自己接受这个­男人的生命馈赠。可他铁了心,独自咨询医生,得知夫妻捐献器官效果­仅次于亲子捐献,他欣喜若狂,发动了所有认识的人前­来劝她。 对生命的尊重,对爱情的信仰,将这个救妻的故事渲染­得轰轰烈烈。进手术室前,他握握她的手,轻声说:“我送过你玫瑰花、戒指,再送你一个肾,又有什么大不了的?我的命都可以给你。” 她泣不成声,躺上手术台前,心里想着的是,他的肾脏马上要来到她­的体内,从此以后,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一生一世,再不分离。 (摘自《那些打不败你的,终将让你更强大》民主与建设出版社) 腹泻,江爷爷二话不说,带着老伴儿,匆匆赶到医院。 杨婆婆已经病了许多年,四十几岁时,肾病缠上身,断断续续 20 多年,病情恶化,换了肾,中间几次感染排异,无数回死里逃生。 她靠在床上,平静地说给我听,只字不提老伴,但她不时看向他的眼神­里,有浓浓的依赖和疼惜。 杨婆婆说,年轻时,他们也是吵吵闹闹过日­子的。发病时,自己怕拖累丈夫,拟好了离婚协议书,却被江爷爷一把撕碎。他红着眼睛,只说了一句:“砸锅卖铁,也要把你治好。”然后陪着她四处颠沛流­离,一脚踏进命运的凶多吉­少里。日子过着过着,竟然也走到了白头。杨婆婆说:“他原本有70多公斤呢,现在……”说话间,江爷爷已经端了洗脚水­进来,口中说道:“该泡脚了,对血脉畅通有好处。” Special Focus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