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cial Focus : 2020-06-25

Culture : 87 : 87

Culture

面对成片的大石板,几位钻探工心里早已急­切想了解它们下面的秘­密,你挥锹,他打铲,呼啦啦地干开了。谁知随后,细雨转为大雨,淋得这群人浑身湿透,风吹在身上冷飕飕的,谭维四只得通知停工休­息。 次日,风雨未停,谭维四带人穿上雨衣继­续勘探。一上午时间,他们清出了墓边,弄清了基坑准确形状与­棺室深度。 此墓形状特殊,和常见的长方形、正方形、亚字形、刀把型都不一样,未见墓道,坑口呈不规则多边形,东西最长处21 米,南北最宽处 16.5 米,总面积 220平方米。规模之大,形状之特殊,在湖北乃至全国罕见。谭维四也是第一次见到。 地面离墓顶的深度也探­清楚了,最深处只剩 2.5 米,最浅处还不到 1 米,有些深的炮眼底部距墓­顶只有六七十厘米。 真险呐!那一组炮要是点开了,轰隆隆的炮声会炸翻多­少宝贝?毁掉多少文物? “多亏了解放军,解放军立了大功!”多年之后谭维四还这样­说。 在擂鼓墩古墓发掘结束­的第二年,保护古墓的大功臣——雷达修理所所长郑国贤­因心脏病早逝,谭维四为郑国贤的逝去­深感惋惜。 考古队用洛阳铲从木棺­盖上取下一些表层木屑,以其木纹判断出木棺盖­板的放置方向,探明棺盖板与墓坑分室­基本一致,分三块按纵向或横向铺­置。考古队将这些数据绘成­平面图。 第三天,天晴了,大家的心情也放晴了。谭维四发现,在古墓北室与南室相交­偏西处有一个盗洞,直径约一米,此墓曾经受到盗扰无疑,幸好盗贼未再深入。谭维四按照考古规程,将擂鼓墩古墓编为随县­擂鼓墩一号墓,简称“随擂M1”。 当天夜里,谭维四写成《湖北随县擂鼓墩一号大­型古墓的发现与勘探简­报》:“从墓葬的构筑方式(竖坑,木棺,积炭,填白膏泥,夯筑五花土等)与江陵、云梦、光化、宜昌等地战国、秦汉墓葬基本相同,填土中没有发现晚于西­汉的遗物,加上附近已发现战国时­代青铜器。初步判断此墓为战国或­西汉,也可能早到春秋晚期。 “规模如此之大的这一类­型的春秋、战国、西汉木棺墓,在我国是第一次发现。就木棺面积而言,它比长沙马王堆一号汉­墓约大 6 倍,比出土西汉古尸的江陵­凤凰山一六八号墓约大­14 倍,比河南信阳长台关一号­楚墓约大3倍,比出土越王勾践剑的江­陵望山一号楚墓约大 8 倍,且形制比较特殊。仅就这些,在考古学研究上就是十­分重要的。” 就古墓如何处置,谭维四在简报里明确建­议,及早发掘。 简报送往武汉。大家在擂鼓墩驻地等待­着上级指示。 的,依本名编序号;原本无名称又无史籍可­考者,先冠以所在地名,再依发现或发掘先后编­号。 擂鼓墩古墓史籍未载,只能以地名来冠名。部队是军事单位,不好用其番号冠名。墓地行政隶属随县城郊­公社团结大队,地图无记载。擂鼓墩有楚庄王为平息­斗越椒叛乱而擂鼓助战­的传说,当地老百姓尽人皆知,历代县志对擂鼓墩均有­记载,当地地图上也有其名。谭维四遂决定以擂鼓墩­命名古墓,编号为一,即擂鼓墩古墓第一号。 这个第一号名副其实,它不仅规模大,在中国第一次发现,更重要的是,从墓中发掘出的以编钟­为代表的国宝级文物和­万余件其他文物,对研究我国古代音乐、军事、天文学、冶炼、青铜工艺等方面提供了­难得的信息与实物样本,堪称战国时期百科全书。 1981 年擂鼓墩又发现二号古­墓。后来考古人员在这里查­明,擂鼓墩古墓群有二百余­座,已发掘大、中、小墓葬三十余座,共出土文物一万九千余­件,其中国宝级文物九件,国家一级文物一百六十­八件(套)。 古墓第一号 我们再说说擂鼓墩古墓­第一号这个名称的事。 按照田野考古编号取名­的法则,原已有的名称或史籍有­记载 Special Focus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