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曼昱

对胜利渴望,对未知无惧

Table Tennis World - - 人物· FIGURE OF THE MONTH - ■ 文/阎密 图/边玉翔 吕海波 ITTF

世乒赛输球被“打回原形”

从瑞典世乒赛回来后,没有时间调整和放松,王曼昱就在主管教练肖战的带领下投入到了新一轮的训练当中。除了继续此前的“地狱式”训练外,在为期一周的公开赛前备战中,肖战还特别留出时间带着王曼昱认真做了世乒赛总结。

在总结的过程中,王曼昱意识到原来自己输球早就埋下了伏笔。“我接连参加了卡塔尔公开赛和世乒赛选拔赛,连续作战使我身体和精神都很劳累,所以封闭训练前期,我一直处于缓解的状态

中,没有投入百分百的精力去备战。包括后期的热身赛,虽然我两场全胜,但在心里并没有把它模拟成世乒赛去打。”赛前找不到比赛感觉的王曼昱,到了瑞典之后才被身边的气氛惊醒,而这种突如其来的紧张感又使她陷入了另一种极端。“我把自己逼得特别紧,每天都像无头苍蝇一样自己瞎忙,却不知道忙得对不对。练球的时候只要有一个失误,我就会抓狂。”回过头来看那时的自己,王曼昱直言正是缺乏打大赛的经验,才会搞出“乌龙”,“正常应该是赛前备战紧张,快比赛时就要卸包袱放松,我正好搞反了。”

世乒赛小组赛输给冯天薇,王曼昱也是在赛前准备中犯了错误。冯天薇近几年状态不稳定,赢过技战术水平高于她的选手,也输过一些自己实力占优的比赛。王曼昱此前在T2亚太乒乓球联赛中战胜过她,就过于乐观地预估了这场对决。“冯天薇还是那个她,和我预想的差不多,可没想到我发挥得那么差。”王曼昱说,第一局的技战术执行得很完美,本应继续扩大优势的她却突然紧张起来,第二局开始莫名的手软,在大比分落后时,王曼昱甚至断电,头脑一片空白。

输给冯天薇后,王曼昱开始重新审视自己。回想2018年以来,不管是外战的公开赛,还是队内选拔赛,她的成绩都可圈可点,信心积累的同时,她的心气也随之“膨胀”,“这些胜利让我有点迷失了。输球固然不是好事,但这场球对我来说输得有价值,它让我重新审视了自己,也让我更踏实地重新开始。”

总结完经验教训,再回归训练场的王曼昱有了很大改变。之前在世乒赛封闭训练中,肖战一给她制造困难,她就会以“累”为挡箭牌来逃避。但香港公开赛前一周的训练课程,再面对肖战施加的压力,王曼昱都会尽量去完成教练布置的任务,“肖指导要求特别高,我虽然不能完全达到他的要求,但每接近一点,也是进步。”每天训练结束后,王曼 昱还会写训练日记,有多余的时间再看看书。静不下心来做事是王曼昱的短板,所以她逼着自己去“练心”,“坚持一天是一天,我希望自己能早日回到争夺世乒赛参赛资格之前的状态——对胜利渴望,对未知道路无惧,我喜欢那时自己的状态。”

输伊藤是因为太想“三连冠”了

与世乒赛的新人身份不同,王曼昱算公开赛上的常客。第一站香港公开赛,除了日本队的伊藤美诚给王曼昱造成了比较大的威胁外,其他场次大都没有超出她的准备范围。

对阵伊藤美诚的半决赛,王曼昱在大比分1比3落后的情况下逆转。说起那场艰难的胜利,王曼昱先回忆了此前两人的交手战绩,“好像每次和她打,我都是大比分落后,再奋起直追。”最近一次交战是去年的日本公开赛,当时王曼昱也是大比分0比2落后,再反败为胜。不过,同样是打落后球,王曼昱这两次的心境完全不同,她感慨伊藤美诚进步很快,“一年前和她打,她的进步体现在 基本功方面,现在她的技战术能力和比赛经验提高了一大块。虽然她以前技术就已经很多,但无谓失误也多,现在技术套路在增加,球也更稳了,而且还明白在什么时机去运用什么样的技战术。给我的感觉是整个人更全面、厚实了。”与日本队的石川佳纯和平野美宇相比,王曼昱觉得伊藤美诚威胁更大一些,“石川佳纯有经验,可打法有点单一;平野美宇打法先进,有锋芒,但没有那么稳定。所以以后的竞争道路上,伊藤美诚将是我的主要对手。”

比赛结束后,王曼昱第一时间收到了肖战发来的信息,“虽然赢了比赛,但技战术的使用有些不太对,可能赛前准备有点儿问题。”香港站的不足在深圳公开赛得到了弥补,因为不用打预选赛,王曼昱有两天的备战时间,这一站被派来督战的肖战带着她做了充足的准备。在半决赛对阵伊藤美诚之前,肖战同王曼昱商量,这一次按照他的想法试一下。技战术做了改变后,伊藤美诚果然很不适应,还吃了王曼昱好几个发球。4比1拿下比赛后,王曼昱激动地对肖战说: “我们配合得太完美了,你布置、我执行,是不是感觉你在场上打一样?!”“双

杀”国乒劲敌伊藤美诚,王曼昱感受到自己在一点点进步的同时,世乒赛时受到的心灵创伤也在逐渐愈合。

然而,在接下来的日本公开赛女单决赛中,伊藤美诚就给王曼昱上了一课。谈到那场失利,王曼昱懊悔地说不是对手在短时间内找到了应对她的好办法,而是自己打得太差,给了对手反击的机会。与世乒赛输冯天薇时的头脑空白不同,对阵伊藤美诚时,王曼昱进攻意识清晰,但由于一心想着夺冠后能实现史无前例的“公开赛单打三连冠”,紧张的情绪使她的身体失去控制,“好像让你站在诺大的讲堂读稿子一样,手抖得完全控制不了。”王曼昱这样形容当时的自己。回国做总结时,她又反思出一个失利原因,“平时虽然练的多,但功夫没练到位,就是所谓的肌肉记忆还没有让动作定型。尤其是我连打了三站公开赛,在手有点瓢的时候,动作都做不完整,失误特别多。”

三站公开赛的一大收获是突破削球关

因为身体比较单薄,相对于进攻型运动员,王曼昱更怵擅长防守的削球手。在香港公开赛女单八进四的比赛中,王曼昱遇到韩国第一削球手徐孝媛,赛前信心不足的王曼昱没想到自己4比2就 赢得比赛,甚至在第三局仅让对手获得一分。

因为在此前的德国公开赛中,徐孝媛曾接连战胜世界冠军平野美宇、梁夏银、冯天薇,跻身女单决赛,最后不敌日本名将石川佳纯获得亚军,所以能战胜这样一位削球手为王曼昱增添了不少信心,随后在深圳公开赛中遇上日本新秀桥本帆乃香,她以4比1利落地拿下比赛。桥本帆乃香是目前长胶选手中能力比较强的,赛后接受采访时,王曼昱开心地表示自己总结出了打削球的心得,尤其是对长胶选手。说完这话不久王曼昱就有点后悔了,本来比较擅长打削球的陈幸同,以0比4不敌韩莹,“看到结 果的时候,吓了我一跳,韩莹是经验非常丰富的削球老将,之前梦姐(陈梦)都输过她,我打生胶又不是很好,会不会输得更惨?”王曼昱的嘀咕被肖战打断了,“这球你肯定赢,我比你还了解你自己。”王曼昱将信将疑地上了赛场,按着肖战赛前布置的战术,开局不久就牢牢地把控住了场上的局面。11:8拿下第一局后,王曼昱的心就定了,“和我赛前准备的几乎一样,这球应该不会输了。”

接连战胜几个不同类型的削球手,除了积累经验外,对王曼昱的更大意义在于突破了自己心里的那道关,以后再遇削球手,她会以更积极的心态去面对挑战。

她们不会再把我当小孩看了

深圳公开赛与丁宁相遇女单决赛,是两人第一次在国际级比赛中交手。赛前,王曼昱做好了最困难的准备,“虽然丁宁姐现在不在最好的状态,可她打决赛的能力、经验,是我没法比的,我只能用身体优势和技术上暂时的先进性,多扛多咬。”即使知道这是一场“凶多吉少”的比赛,可王曼昱依旧抱着必胜的信念去拼。第一局在被丁宁追上比分时,王曼昱果断叫了暂停,她说当时就想着不能放弃,赢一局是一局。第二局,王曼昱从5:9落后,追到10:9领先,虽然最后没能挽救这一局,但她并不泄气,能够追上比分反倒让她觉得自己与丁宁有得打。随后,两人各赢两局,将比赛拖进第七局。

决胜局的每一分都将左右最后的结果,因此为保证每一板球都是高质量,王曼昱使出了浑身解数,这也使她在此前接连对战削球手时受损的腰部肌肉有了更强烈的反应。为了救一个擦网球,王曼昱倒在了地上,腰上的肌肉贴被搓开,她顺势把肌肉贴撕掉了。继续下一个回合时,王曼昱才反应过来,“没有肌肉贴的保护,腰要疼死了。”撤下最后的“防线”,王曼昱说只有靠着信念来支撑自己,“已经打到这 个份上了,再大的困难都要克服,最后我真的豁出去了,感觉是拿命在和她打。”

苦战七局,赢下比赛的王曼昱呲牙咧嘴走下赛场。在结束颁奖、接受完采访后,腰已经动不了的王曼昱直接被肖战带去队医处治伤。虽然身体疼痛,但王曼昱内心欣喜,因为她得到了高标准严要求的肖战的认可,夸她“有一点打 到路子上了” 。王曼昱认为自己最大的收获则是心理方面,“赢了大的主力队员,对我来说是一种突破,感觉我们之间的距离在缩小,可以跟她们抗衡,她们也不会再把我当小孩看了。”接下来,王曼玉的目标是争取亚运会的参赛资格,“我现在刚刚打开成人比赛的大门,未来还有很多未涉足过的赛场等待我去征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