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继续一天都将是一个记录

Table Tennis World - - 封面故事 - ■文 / 陈偲婧图 / 边玉翔吕海波李雯 ITTF

2018年乒乓球赛事过半,有球迷总结说,这是马龙破纪录的一年——世界杯团体赛冠军,让马龙成为男乒第一个获得世界比赛20冠的运动员(世乒赛团体赛后,这个记录上升到21 冠);德国公开赛冠军,马龙成为第一个德国公开赛5冠王;世乒赛团体赛冠军,马龙成为第一位7 次获得世乒赛团体冠军的男运动员;中国公开赛冠军,马龙成为第一个中国公开赛7冠王。马龙本人听到这笑着说,“我这个年纪,应该是多打一天、多参加一个比赛,都是一个记录了。”对马龙来说,2018年确实是特别的,他真正理解了国乒队长的含义,成为了从教练员到运动员都不可或缺的龙队。“今年打比赛,教练组和运动员队伍都有了新鲜血液,或多或少有一些不熟悉的事情,便会征求‘老队员’的意见,从年初的世界杯团体赛开始我就感受到了这种角色的变化。”那么这半年来,龙队累吗?

新责任,把大家凝聚在一起

回想世界杯团体赛,马龙会笑着扔出一个对比, “上次(2015年)世界杯团体赛,我就打了两场双打,今年赛制有了改变,我打三号位置多一点,要上第一场双打,第三场接着打单打。”他的意思是,“当然累呀,赛前真没想到我能打这么多比赛。”赛场外,教练组和队员们一起开会,会征求上场队员的意见,大家一起讨论对团队最有利的作战计划,“我们先一起分析,几个队员了解自己,也了解对手,教练们征求完我们的意见,要再互相碰一下,给出一个最好的答案。”因此除了承担比赛任务,马龙还要变身教练员和运动员之间的纽带,教练员有时候会问他每个运动员的情况,笑称自己是“操心命”的马龙说:“我平时也喜欢观察队友,在比赛期间虽然我不爱说太多的话,感觉在自己的空间里,其实有些时候也是在默默观察周围的人。教练问我许昕和小胖的状态怎么样时,我都会和他们说一说。世界杯团体赛是新教练团队第一次带我们打团体赛,我理解那种感受,怕说多了说重了,也怕说轻了没点到位,这时候就需要我来帮忙。”

世界杯团体赛中,马龙第一次揽下这份“活儿”,也传达一些生活上的事,需要的时候主动组织大家聚一聚。“这种时候我应该聚拢大家,我们这个集体应该是团结的,这方面我做得比原来更多一些。”

到了世乒赛封闭训练期间,刘国正成为了马龙的主管教练。那时马龙已经获得德国公开赛冠军,也错过了封闭训练量最大的那一周,他给自己确定的封闭训练目标是静心,身体保障训练和技术训练的时间对半开,对身体的康复、体能的储备更加重视了。刘国正和马龙延续了之前的沟通习惯,两个人会一起聊些队里的事,也聊马龙自己的情况,还 会一起探讨技术,讨论队员们应该加强一些什么东西。刘国正评价马龙是“句句话都在点子上,交流起来特别真诚”。

封闭训练期间,樊振东在亚洲杯比赛小组赛中输给了张本智和,回来以后人有点蔫儿。马龙说他特别能理解樊振东那时的感受,“他太想把自己在封闭训练前期练得东西发挥出来,想在亚洲杯里打出特别好的状态,因为当时马上面临世乒赛,他想冲在前面,但打成什么样心里又没谱。这种忐忑的感觉和我 2010年参加莫斯科世乒赛前的感觉一模一样,对自己有期待也有要求。2010年的时候,我也是已经参加过两次世乒赛,但都没有在重要场次出场,参赛前我知道自己肯定要打关键场次,人是很焦虑的。”到了瑞典世乒赛比赛期间,经历过同样心路历程的马龙会经常和樊振东沟通,处理每一个细节的利弊关系,“面对自己对自己的期待和对外界舆论的压力处理得不好,就会影响发挥,我能看出樊振东每场比赛也都在积极调整自己。”

有时候输几局也挺好

因为身上责任的增加,马龙在自己的第7次世乒赛团体赛中很紧张。中国队在小组赛中打得比较顺,有些对手为了保存争夺小组第二名的实力,还会选择“主力避战”,到了淘汰赛,许昕第一个爆料说马龙很紧张,他赛前很严肃,直接跳过适应训练中队员之间相互“逗一逗”的环节,只专注于干自己的事,不愿意把一点点的体力浪费在比赛以外的事上。这种气场让许昕马上感觉到,进入淘汰赛后马龙身上的压力更大了。

淘汰赛第一场的对手是奥地利队,这是中国队的老对手,也是比赛场外的老朋友。中国队来欧洲比赛时,经常和奥地利队一起进行适应训练,因此非常了解中国队员特点的加多斯,打了马龙一个2比 0领先。在这场比赛之前,马龙已经在世乒赛团体赛中获得了22 场 3 比 0连胜,对阵加多斯刚输掉第一局的时候,马龙直言这种感觉也挺好,“这样我就不用去想那个记录了。”马龙说,“在这之前,有时候我打到2 比 0领先,会闪念一下再赢一局就又是3 比 0了,当然每到这个时候,我立马会告诉自己别想这个问题。那天输了第一局后,我感觉自己真正不用再想3 比 0的事了,一切又重新再来。”马龙说当时也承受了比分上的压力,在大比分1 比2落后、第四局打到8平后很紧张,在这种情况下能赢下来,对于马龙来说也是一件增长信心的事。“这让我知道自己不光能打顺风球,逆风球也可以,这种感觉挺好的。”

半决赛对阵东道主瑞典队,马龙碰上了正胶颗粒打法;决赛对阵老对手波尔,在第二局经历了4:7落后的局面。“虽然最后都赢了,但过程都不流畅,不过比分在自己的控制中,我觉得这样打也挺好的。”马龙比以前更能接受了这样“不完美”的自己。“现在比赛里我输一两局自己可以接受,做好了这样的准备。原来我打比赛不想也不敢落后,总是一开局就冲刺,想拉开比分把优势一直保持到最后,现在能随着比赛调节自己,就像从跑短跑,一上来就发力,变成了跑长跑。”

马龙的坚持和耐力,也像在跑一段人生道路上的长跑。“我会看到有人说我做了什么又破了一些记录,其实我觉得,打比赛的年头长了,做什么都是破纪录,因为坚持到了以前运动员没有坚持到的时候。”而这看似简单的一句话,却需要马龙每天如一日勤恳付出,和在每一个细节上自律才能完成。“有很多运动项目30岁是运动员的巅峰年纪,在乒乓球上可能也要重新定位年龄了。”马龙说。

小时候马龙不喜欢社交,他说自己有些封闭,现在他在为人处事仍然称不上主动,但天秤座的马龙才不是一个只有一面性格的男同学,他最喜欢的放松方式之一是大家一起聚餐。虽然喝茶和马龙的“人设”更配,但马龙说,喝茶时候想的事,和聚餐时候聊的事不一样。“我喜欢在聚餐的气氛中和队友聊天,很放松。”因此在队伍特别需要凝聚力的时期,马龙喜欢组织大家聚一聚,“经过半年的磨合,加上世界杯和世乒赛都圆满完成任务,教练和运动员这个大团队互相信任,磨合得很好。”马龙看到队伍团结的新局面,觉得很开心。

从队长,到“灭霸”

参加中国公开赛前,马龙没过多去想获得冠军就是 7冠王,但他也愿意用“记录”这个字眼来鼓励自己去坚持,“既然我没有退役,就应该努力对得起自己平日的付出。”年初的时候,马龙说希望能自己给自己一些犯错的空间,但站在赛场上他仍然是不想输的队长。“中国公开赛对王楚钦的时候第一局输了,后面几局咬得也很紧,对梁靖崑更是打满7局才赢。在赛场上我一直争胜,尤其是对梁靖崑的比赛,很胶 着,但赢下来后感觉很有价值,让我看到了自己想赢的欲望,挺开心的。”在赛场上,马龙不想给自己退路,他说一旦有退路,人就不会争取了,“所以希望自己再积极一些,再坚持一下,其实我所说的给自己空间,是让自己的心态好一点,哪怕输了一两局,缓过来也比原来更快。但比赛中的纠结和紧张一如既往,从没有变过,毕竟一站在赛场就想赢。”在赛场外,马龙聊起比赛和心态,比原来要轻松很多,“因为胜负我都经历过,聊起来就会轻松,真正上场面对输赢时,我依然紧张害怕,但这种感受不是消极的。”马龙说人轻松了,比赛就不会轻松了。

决赛迎来时隔一年的“龙胖大战”,樊振东想突破马龙的决心尽人皆知,反观马龙,取胜的欲望也是一样的高涨。“我能感受到他想赢,但我也想赢。”樊振东获得了决赛第一局的胜利,但马龙却牢牢控制住了接下来三局的战况,第五局两人打到10 平、12平,最后马龙 14:12 获得胜利。“其实10 平以后有两个意外球,樊振东的发球我都接在手上了,这两个都算我的运气球,其中也包括最后一分球。”马龙说因为这个意外,他在获得最后一分后第一反应是举手向樊振东示意“不好意思”,这时他想到比赛结束了,又想到刚看完的《复仇者联盟3》中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