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慧音

“不务正业”的粉红色乒乓女孩

Table Tennis World - - 人物· FIGURE OF THE MONTH - ■ 文/阎密 图/吕海波

苏慧音在2018年瑞典世乒赛半决赛中第一盘战胜丁宁,为中国香港队拿到一分而“一举成名”之后,接下来的中国公开赛和韩国公开赛却表现平平,但这“落差”并没困扰到苏慧音,“我的实力就是这样,不是说世乒赛偶然赢了丁宁姐之后,就变得多么强大了,我还没有争金夺银的能力。”

虽然仅凭世乒赛一战不能迅速提高球技,但大赛的历练为苏慧音提供了羽化蜕变的温床,从中汲取到养分的她在不断突破着自己,她说:“虽然世乒赛已经过去一段时间,可它对我的影响是持续的,每次想起那段难忘的经历,兴奋的感觉依然还在。”

秘诀是敢赢敢出手

瑞典哈尔姆斯塔德是苏慧音的第二次团体世乒赛之旅。两年前的团体赛,打职业比赛仅有两年的苏慧音还是一名世乒赛看客,“当时帖雅娜姐还在队里,我坐在场外一边给队友加油,一 边学习技术,每天过得都很开心。”瑞典世乒赛,第一场中国香港对泰国的比赛,前两盘双方战成1比1,第三个出场的苏慧音紧张得腿一直在抖。渐渐适应场上的氛围后,她3比1赢下自己的世乒赛首秀。走下赛场,苏慧音瘫坐在椅子上问队友,“每场比赛都这么刺激吗?这才第一场,我的心脏都快要受不了了,后面怎么办啊?”队友拍拍她的肩,点点头。苏慧音说从那之后,她才对世乒赛有了新的认识。

在0比3输给卢森堡老将倪夏莲之后,苏慧音反而觉得自己被解放了出来,“之前我一直绷着劲,觉得不能输,但真正输了一场后,心理压力也一下子缓解了。”在这场具有转折性的一战后,苏慧音的状态渐渐回升,她不仅成功守住了后面所有比赛的第三盘,还在半决赛对阵中国队时击败大满贯丁宁,为中国香港队拿到唯一一分。

“半决赛前开准备会的时候,教练就说想让我扮演奇兵的角色,我前几场基本都打三号,不管中国队的哪位运动员,可能都不会太针对我做特别多的准备。”对于教练分配的任务,苏慧音嘴上坚定地答应,心里却有些害怕,“之前公开赛每次遇到中国队员,我都被打得没戏,打得我都没有自尊心了。”

据中国香港队教练推测,丁宁打一号的几率很大,所以苏慧音赛前特别针对她做了准备。不过苏慧音最初的目标不是想赢,只是不想自己输得太丢人。但后来她转念一想,好不容易能有一个与顶尖高手对阵的机会,能多赢一个球是一个球,“如果我能赢六七分,再搏杀两个球,她无谓失误两个球,我还是有获胜的可能。”

半决赛拉开战幕后,比赛的走向完全按照苏慧音设定的“剧本”上演。仅用时18分钟,苏慧音就3比0击败丁宁。赛后她总结说,自己战胜大满贯的诀窍有两点:一是不按常理出牌,打乱对手节奏;二是不看对手的脸打球,敢出手、敢赢。“如果早点有这样的勇气,在之前对阵中国台北队郑怡静的比分可能就会改写了。可惜当时打到第五局时,我觉得和高手拼到这种程度就够了,自己不敢赢。世乒赛打到最后,很开心看到自己内心的勇气被激发出来。”

除了不俗的战绩,苏慧音在世乒赛上最惹眼的是她的一头粉红色秀发。苏慧音很早就钟情于粉红色,这次她在中国香港队出征世乒赛的前一天下定决心染头发,勇敢做自己,“第二天队友见我说我头发太夸张,教练都不想理我了。但我心里蛮佩服自己的,做了自己一直想尝试却不敢做的事情,人在心态上有了很大突破。”

一战成名后,苏慧音明显感觉到关注自己的人变多了,现在出去打比赛,有人来找她要签名合影,她社交网站的粉丝数也增长了。开心之余,苏慧音也及时给自己泼冷水,让自己清醒,“我看过有一些运动员打了某场好球之后, 因为心气高了就一落千丈,我不想自己变成那样子。可以一战成名,但不能昙花一现,后面的路还很长,我要脚踏实地走下去。”

打乒乓球塑造新性格

乒乓球场上动若脱兔的苏慧音,在场下最大的爱好是看书、写作、画画和唱歌。苏慧音已经报班学了四年歌剧,平时还会伏案写小说。苏慧音上学期间对理科情有独钟,对宇宙、时空尤为感兴趣,一有时间苏慧音就构思科幻小说的框架。“我写作不是为了当作家,是想让自己的思维一直灵活,富有创造力,这样打球也不会打得死板。”

天马行空的思维有时也会给苏慧音在比赛中带来不必要的烦恼,“比如接发球环节,别人可能按套路,直接搓个短或摆个长,我会想到对手来球的各种可能性,想的越复杂,头脑越乱。有时候一个简单的问题,我会把自己困在里面,怎么也想不通。”以前苏慧音没意识到这是自己性格中的一个弱点,直到张瑞成为她的教练,一针见血地指出她打球中的症结所在。苏慧音说,她是个做事情没有规划的人,灵感来了就写东西,但因为没有计划,总是写不出完整的作品,打球也总是临时想起来自己哪个环节差就闷头去练。自从张瑞带她之后,苏慧音渐渐养成了提前做计划,按照清楚的步骤去完成的习惯,“我现在觉得瑞姐说的特别对,打球的人都很努力地在训练,最后谁能打出来,看的就是性格。”

除此之外,张瑞也对苏慧音的技战术做了调整。适应很快的苏慧音与教练之间基本没有磨合期,训练得很开心, “瑞姐愿意花时间了解我,也会帮我解决一些问题,我很信任她。即使比赛输了,她会告诉我只要自己尽力不后悔,失败也不用难受,重新来过就好。”

已经明显感觉到自己进步的苏慧音,在香港公开赛期间又开发了自己的一项“新技能”——乒乓球英文解说。受到 邀请时,还在打比赛的苏慧音很纠结,但一想这样的机会不多,抱着尝试的心态,苏慧音坐在了解说席上。她笑称紧张程度不亚于上场打比赛,解说的过程中,她一直握紧拳头。为了给观众提供高质量的解说,苏慧音特意在网上下载了一些英文解说视频,边听边记笔记,“解说挺难的,尤其是想不到要用哪个英文单词的时候,我要脑袋拼命转,换另一种方式来表达。”虽然身边人都对苏慧音的解说给予了不错的评价,但她自认为还有很大的可塑空间。换一种形式接触乒乓球,苏慧音觉得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加深对这个项目的了解。

业余爱好广泛,又喜欢拓宽视野、多领域尝试,苏慧音开玩笑说自己是乒乓球选手中最“不务正业”的人,“虽然我想打好球,也知道分散心思对打球不利,但我更想做一个全面一点的人,而不是乒乓球的‘奴隶’。”在向职业球员转型之前,喜欢无忧无虑学生生活的苏慧音就曾犹豫过,但一想到不能错过运动员的年龄黄金期,她还是下决心走上了乒乓球道路,“学生生活我依然向往,但我也不后悔当初选了这条路,因为乒乓球让我认识了很多人,学到了很多东西,塑造了我的性格。15岁到20岁,从青少年变成成年人,我觉得思想上的进步对我以后的人生更重要。”等到离开乒乓球赛场的那一天,苏慧音说自己那时再重返校园学习知识也为时不晚,一切都刚刚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