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培锋冠军专治底气不足

冠军专治底气不足

Table Tennis World - - CONTENTS - ■ 文/陈偲婧 图/边玉翔 ITTF

福建男乒在2018年全国锦标赛中跻身前三,从小组赛开始保持全胜的郑培锋功不可没。半决赛对阵广东队,郑培锋在3比1战胜周启豪后,又以3比1战胜林高远,观战的国家队教练们都说:“‘小辣’的状态太热了,拿了公开赛冠军,人的自信心明显不一样了。”

在捷克公开赛决赛带伤夺冠后,郑培锋一直到全锦赛开打前两天才逐渐恢复训练。团体小组赛第一场对阵山东队的比赛,是郑培锋伤愈复出的第一战。第一盘3比2艰难战胜李佳启,郑培锋说比赛中他反应很迟钝,好在对方是年轻选手,给了他缓冲的时间和空间。第四场盘郑培锋与山东队一号于子洋交手,在先失两局的情况下逆转获得胜利。“前两局我人很迷糊,战术不清晰,感觉脑子里没什么东西,所以输得特别快。第三局对方有点松 懈,我则利用这段时间调动,让自己拼起来。第三局赢下来后,感觉自己有一点能扳回来的机会,就更拼命让自己调动得好一点,让自己跑得再快一点。”全取两分帮助福建队获得全锦赛首场胜利后,郑培锋说。

对阵“老队友”,完成“小目标”

郑培锋能在全锦赛中具备良好状 态,是因为赛前参加保加利亚和捷克公开赛中出色的发挥给了他足够的底气。在得知自己获得参加两站公开赛的机会后,郑培锋每天训练时脑子里都会想着比赛,“出征前刘恒教练给我鼓劲儿,告诉我打外战要注意的问题,讲得非常细致,我们都觉得这两站对我来说稍微有点机会,正常发挥很有可能打得不错。”郑培锋说,赛前备战细致,自己到了赛场上做得也比较到位,“可以说从准备到临场发挥,都比较到位。”

打保加利亚站的时候郑培锋感觉很紧张,“我上一次打公开赛还是在2013年,这么多年没打过公开赛,去打比赛时会紧张,预期目标是打进前8名。”从资格赛打起的郑培锋并不怕外战,他反而觉得,“和队友打比赛讲究前三板打得很凶,但是‘老外’技战术上没有这么凶,相持更多一点,让我能有喘口气的机会,有周旋的余地。”在保加利亚站,郑培锋16进8的对手是奥恰洛夫,2015年两人同在江苏中超电缆·紫砂俱乐部打乒超,“那时我们

两个经常一起训练,我对奥恰洛夫的发球特点和打法风格都有点研究和体会,这对我打这场比赛很有帮助。”郑培锋说,再加上他比起奥恰洛夫的名气小很多,“这让我心态更好,加上他近期有一些伤病,我把握住了这个机会。”4比2战胜奥恰洛夫后,郑培锋完成了自己进入前8的小目标。

比赛在1/4决赛时换了场地布置,这让郑培锋感觉很不适应。“对灯光特别不适应,练球的时候就感觉昏暗,前两局被打得一愣一愣的。”尽管如此,郑培锋在1比3落后松平健太的情况下并没有放弃,他顽强地将比分追平,可惜决胜局没有顶住,3比4错失进入4强的机会。下场后马俊峰教练问郑培锋怎么打的时候人在发蒙?郑培锋回答,“因为我看不见球的旋转,打得很迷糊。”

八强国乒独苗,战术不硬,心强硬

“在保加利亚站完成了自己预期的目标,第二站捷克我就是放开心态去拼。”因为捷克公开赛没有国乒主力参加,郑培锋自然看到了眼前的机会, “参赛的队友都在同一水平线上,我还比他们多打了一站提前热了身,感觉自己有一点机会。”郑培锋在捷克的心情不像之前那样紧张,即使第一场比赛就 被对手纠缠到决胜局才拿下,心态也没有受到影响。“我本来就属于慢热型,后面会调动得越来越好,能逐渐找到比赛的感觉。”接着郑培锋一路4比0晋级正赛。

16进8对阵日本选手及川瑞基,郑培锋心里憋着一口气。“上一战就输给日本选手,这次就想怎么也不能再输,一定要拼了。”这场比赛中,郑培锋的情绪起伏比较多,“一上来2比0、3比1领先,后来被对手追上来心里感觉有点压力,到了第七局感觉比较艰难,但很快自己的技战术又执行得比较坚决,心里让自己一定要坚定。”郑培锋用简单几句话描述着自己的情绪起伏,最后他总结说:“4比3,顶住了。”再次进入前8,郑培锋感觉又达到了自己的预期,心态又更好了一些。这时8强中只有郑培锋一个中国队选手,在1/4决赛4比2战胜德国老将斯特格后,郑培锋半决赛的对手是上一站赢了马龙、这一站赢了队友张⚉东的⯛ܴ福德。

“⯛ܴ福德气很盛,但我和他一样都是一路打进来的,心态是一样的。”赛前郑培锋给自己鼓劲。比赛中,郑培锋发现他很适应⯛ܴ福德的球路,相反对手并不适应他的路子,上去打了几个球以后,郑培锋就觉得这场球不是那么 困难。“半决赛前我还开玩笑说,真让我进了决赛,我肯定能拿冠军。”

决赛中,郑培锋的对手是葡萄牙名将弗雷塔斯,两人从一开始就打得难解难分,1比2落后的时候,郑培锋因肩伤请求了医疗暂停。“当时本来很着急,但马俊峰指导对我说,上去不要着急,都打到这份上了。这句话对我来说就像‘镇定剂’,我受伤了打不了发力的套路,在技术上不能硬碰硬,那就靠调动去赢吧。”再站上赛场时,郑培锋感觉到自己的心是很强硬的,“我心里很坚定,打得很坚决。”4比2战胜弗雷塔斯,郑培锋收获了自己的第一个公开赛男单冠军,“本来赛前开玩笑时还说过如果夺冠要做什么庆祝动作呢,结果真的打完以后,感觉人都要被撕裂了,下场后疼得书包都拿不了,还能走上领奖台就不错了。”

经历过两站公开赛,郑培锋觉得自己的信心比之前有所提升,“原来打比赛感觉自己底气不足,现在站在赛场上心态比较好,经历过公开赛赛场上的压力,在比赛中能有更多的办法去解决困难。”打完全国锦标赛,站上乒超赛场上的郑培锋同时也提醒着自己,“国内的比赛更难打,每场球困难准备都要做得比打公开赛更加充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