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佳只要我坚定,伊藤今天就赢不了我

只要我坚定,伊藤今天就赢不了我

Table Tennis World - - CONTENTS - ■ 文/陈偲婧 图/卢可馨 ITTF

在捷克公开赛1/4决赛中,文佳第六局挽救6个赛点将比赛拖入第七局,并最终战胜伊藤美诚晋级四强。文佳终结了伊藤美诚在捷克公开赛中对中国选手的两连胜,但决赛对阵石川佳纯,同样在第六局落后时文佳没能再次上演逆转,最终获得捷克公开赛亚军。

1989年的文佳,在国家队里是“姐姐辈”的队员,“孙颖莎是2000年的,比她再小一点的队员都小我一轮,可以管我叫姨了。”文佳自己开玩笑说。在成都备战亚运会时,确实有队员这样开玩笑叫她姨,文佳也不客气地管着大家,如果有谁用了更衣室没把门关严,就会被文佳“教育”一顿。

作为“大队员”,文佳在训练场上的作风可不含糊。封闭训练中,帮助队伍备战亚运是她心里的头等大事,平时帮参赛队员进行“二拉一”训练,如果每单元一节的混双课需要她,文佳也义不容 辞地承担起陪练任务。等把每天的头等大事做完,文佳会换下亚运会用球,打一打公开赛用球,准备那时即将开打的保加利亚和捷克公开赛。“一开始这种节奏让我不太适应,每天都要换球打,后来自己从心态上调节好了,能积极去面对了以后,就练得好一些。”

有机会出去打比赛很开心

在封闭训练中,文佳觉得训练的动力都和平时不同。“去参赛之前有一些紧张,我大半年没参加公开赛,年初的两 次比赛打得都不是很好,输了外战。用了新球后对手的变化我不太清楚,总想用原来的感觉和她们打。”文佳说年初参加公开赛时她能明显感觉到对手的进步和提高,回来后文佳慢慢调整自己的心态,“尽量忘掉原来打球的状态,用新的感觉去和对手打。”第一站保加利亚公开赛,文佳给自己定的目标是首先不要输外战,“在此基础上争取往前打,有想进前三名的想法。”从预选赛打起,对文佳来说是个很好的适应过程,通常她进入比赛状态比较慢,通过预选赛可以逐步调整自己的比赛状态。文佳说:“这次比赛,张琴和陈彬指导带着我们准备得很充分,预选赛中的对手大部分很陌生,只要能找到的视频他们都会带着我们看,一起准备比赛,所以站到赛场上时心里都是有谱的。”

进入淘汰赛后,文佳在1/8决赛中输给队友丁宁,虽然没进入前三,但至少没输外战。“保加利亚公开赛我感觉自己打得比较拘谨,在场上还不能很好地控制和适应对手的节奏,因为外协会队员跟队友的节奏还是不太一样的,打外战时总需要自己在场上做一些调整,这种感觉到捷克的时候明显好了很多,能够适应外战的节奏了。”

捷克公开赛没有国乒主力参加,几个参赛队员的想法都是为队伍承担任务,进入淘汰赛后,大家都抽到了下半区。“我们逗抽签的陈彬指导,都在下半区,肯定有一个能进决赛。”文佳说,捷克公开赛中大家全都抱着很积极的想法,平时赛前训练也是男女队互帮互助, “需要练什么打法,我们都会一起训练,感觉特别团结。”

打到最后就是坚定,自己一定不能乱

在1/4决赛对阵伊藤美诚之前,陈彬让文佳放开打。“但我觉得身上有压力,因为在这场比赛前,伊藤已经赢了我的两个队友张瑞和刘高阳。我从来没有和伊藤打过比赛,虽然我了解分析过

很多关于她的特点,但我没有接过她的发球,没有亲身感受过她在场上的风格,所以我告诉自己在场上要尽快去调整。”比赛中,文佳和场外指导陈彬都一直坚定贯彻着赛前制定的技战术,比赛进行到第六局,文佳4:10落后,对手伊藤美诚再拿1分就能晋级四强。

“落后那么多,我第一反应也是自己要输了。”文佳坦诚地说,但同时心态也变得坦然了,除了放开打也没有了别的想法。“4:10的时候,伊藤先松了两个球,她感觉肯定能赢了。等我追到9:10的时候,伊藤是真想赢了,我感觉她有了想法,那时候我心里的感受特别强烈:只要我坚定,她今天就赢不了我了。”比赛战到10平后,伊藤美诚发球直接得分,那时的文佳没有慌乱,“她的发球我确实接不好,打到最后我的感觉就是能接受自己的不好,失误了也尽量去调整。”调整迅速的文佳又连拿3分,将第六局比赛救了回来。“第七局赛场上的氛围已经不一样了,我更坚信只要我正常发挥,人比她横一点,比她坚定就一定能赢。”心定的文佳在第七局里转换了意识,她发现只要破伊藤一个发球,下一个对方就不敢这样发了。“第七局打了点心理战。”最终11:7拿下决胜局的文佳说。

决赛对阵石川佳纯前,文佳先看丁宁对阵石川的比赛视频。“我很多年没有和石川交手过,比赛中想运用丁宁采用的技战术,但我的球没有丁宁的厚实,因此准备的和赛场上遇到的情况就出现了偏差。比赛前四局我一直打得有点侥幸,打到2比2平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前三板应该再有一些自己的风格,打得再凶一点,但那时候再变已经有点晚了。打到第六局的时候我暴露出了平时训练中的问题,精确度还是不够。”输了决赛的文佳下场后觉得很可惜,“但这场比赛也收获了很多值得总结的感受。”

差关键的那一点,珍惜现在的每一天

结束了捷克公开赛之旅回国后,文佳来到鞍山全锦赛的训练馆备战,团体赛中她代表辽宁队出战两场,一胜一负,最后跟队友一起登上团体冠军领奖台,还跟冯亚兰配对获得女双第三名。尽管眼下还维持着一定的竞技状态,但文佳现在除了打球,也会思考一下未来自己会做什么,“可能今年,也可能明年就退役了。”文佳在国家队里的好朋友李晓丹已经退役,文佳现在很珍惜站在训练场和赛场上的每一刻,“我们这些大队员,到了这个时候感觉就是练一天少一天,每天都很珍惜,珍惜在队里的氛围,也愿意每天去付出汗水训练,去磨 练自己。”

在和年龄几乎“差一轮”的小队员聊天时,文佳也总忍不住说说自己还是小队员时候的见闻,会经常提醒她们珍惜现在的团队保障。“同时,每次讲到以前的一些故事,都会体会到当时自己的不成熟。原来我往上冲,最后没有冲上来,是意识上的改变做得不够,自己性格中敢于突破的那一部分冲劲不强,眼光也不够长远。”获得过全锦赛单打冠军、全运会单打第三名的文佳,随着自己不断的成熟,越来越能发现以前自己身上的问题,“以前我不愿意说自己没有冲上去,后来确实要面对了,能看到自己做得不够的地方。大家每天都在用一样的时间训练,我确实练得很认真,但真正要做到什么样我没有逼自己,很多训练的细节上也没能抠得很细致,冲不上去,往往就是因为差了这么一点点。”

有一天文佳的妈妈给她发来一篇微信推文,题目是《人生就差两毫米》。“看了以后很有感触,很多事做成和做不成,差距就这么一点,而我平时差的这一点,就成为了我在赛场上最关键的那一点。”文佳笑着说,她现在可以坦然面对自己的这些“问题”,也愿意把自己的教训与其他队员分享,而这段在乒乓球队努力训练、拼命往上冲、从不成熟走向成熟,每天比以前更加了解自己的过程,正是文佳在国家队最珍贵的收获。■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