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lents : 2018-12-01

Contents|目录 : 23 : 23

Contents|目录

光伏电站的布局可在一定程度上支撑中国节能的现金流。 人们往往会在行业景气时,对中小企业的成长效率感到兴奋,却很容易忽略行业遭遇困难时他们孱弱的风险抵御能力。更何况,节能环保行业的重资产特性突出,有的企业虽然规模一般、资质一般,但其融资规模可是一点都不小,动辄十几亿、几十亿元,才能支撑得起规模巨大的PPP项目。 中国节能旗下中环水务公司董事长王堤告诉《英才》记者,在水务行业里有些企业积累了大量的合同订单,项目规模甚至可以到达千亿级别。接单之后各方面的能力都很难同步跟上,特别是一些匆匆进入环保领域的跨界企业,其融资、人才、服务、管理都难以消化在手的巨额合同。 如果再考虑到这些环保企业漫长的投资回报周期——如刘大山所说的15年左右甚至更长时间的投资回报期,连续 10余年的累计现金净流出,那么很显然,任何一个理性的金融机构都会谨慎面对这样一类融资需求。 危机,让不少中小企业有了刻骨铭心的体验——做环保需要强大现金流的支持。即使是中国节能,也一直在努力通过“调结构”解决这一问题。特别是清洁能源(光伏和风力发电)和大健康业务的布局,可以让中国节能以较少的资本投入,获得更好的现金流支撑。 中国节能大健康业务的净利润贡献在集团整体净利润中占有相当的比重,为其他主业板块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 “没有这些稳定的现金流业务,能支撑得住吗?在环保这种重资产行业里,对我们来讲也是很大的挑战。”刘大山告诉《英才》记者。 调结构,是刘大山主政中国节能后布下的一颗重要棋子。2017 年 11月,中国节能在镇江句容召开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专题研讨班暨改革发展战略研讨会,对未来改革发展做出总体战略部署。刘大山在会上明确提出“建设世界一流节能环保健康产业集团”战略目标、“六大发展目标”和“十大战略举措”,加快转型升级的“四梁八柱”和“行进路线”清晰浮现。优化主业布局、改善营收结构、实现利 和。与此同时,公司还有接近150亿元的在建工程,急需拿出真金白银来支撑投资。 表面看,这些企业的营业收入和利润增长情况还算不错,但真正能及时现金结算的款项却并不多,企业的现金流状态欠佳。同时,由于承接了大量的政府工程项目,前期巨额垫资需要企业具备很强的融资能力,才能将业务顺利推进。 在资本市场流动性充裕、蓬勃兴盛的时期,融资并非难事,毕竟垃圾处理、水处理等环保项目都是长期经营、政府付费、回报稳定、风险较低的“G端”,投资者对于各级政府和事业单位的支付能力都有很大的信心。 在过去一段时间内,不论是传统的BOO、BOT 模式还是新兴的PPP模式,环保企业都能获得足够的资金来支撑其项目建设和运营。但随着融资环境的变化,一切都变了。资金成本增长的压力和获取资金难度的加大,仿佛也预示着环保行业洗牌的脚步渐行渐近。 在刘大山看来,除了融资环境的变化之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需要引起重视。从全球产业发展规律来看,多数行业都会逐步从分散走向集中。节能环保行业也一样,一定会遵循产业发展的大趋势。 “中国节能环保产业集中度不高是客观现实。从长远看,产业不断从分散走向集中,的确是行业的发展规律。在这个过程中,资源配置不断优化,整个行业更加专业和专注,效率更高。例如美国的固废处理市场,3%的企业做到了几乎 90%的业务”,刘大山说。 事实情况也的确如此。市场上这些融资遇到阻碍的环保类企业,必须直面过度竞争的残酷冲击。在小、散、乱的产业布局中,任何一个孤军奋战的节能环保企业,都难以具备足够的风险抵御能力——截至目前,A股几十家上市的环保企业中,市值超过500亿元的情况已经消失殆尽,营业收入超过100亿元的也几乎屈指可数。 21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