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lents : 2018-12-01

Contents|目录 : 24 : 24

Contents|目录

润均衡,在其中占据着重要位置。这意味着中国节能将更加注重发展的质量,更加追求主营业务板块的均衡发展。 其实,这才是走出危局、破解困局的治本之策。 必须坚守的主战场 在 2017年的一次采访中,启迪桑德董事长文一波曾经告诉《英才》记者,有些PPP项目,收益率在1%-3% 的PPP项目特别多,有一段时间没有一个PPP项目收益到基准利率以上,全都在基准利率之下。再加上环保企业必须以外部融资的方式,解决前期巨额的资金投入,这意味着环保企业在项目实施初期不仅无利可图,甚至还要亏出去巨额的财务费用,所以彼时文一波判断,“将会有一批PPP项目在未来3-5年的时间里出现问题。” 现实的情况是,还没到3年,很多环保项目甚至是环保企业就已经出现了问题,现金流紧张和资金短缺成为了制约环保企业生存和发展不能承受的痛苦。对此,中国节能对同类PPP项目就采取非常审慎的管控。 与社会各界对于环保企业非常高的期望和盈利预期相去甚远,大多数不明就里的投资者,甚至包括行业里的一些民营企业家都会想,这样一个市场广阔、国家支持、收入稳定的行业,怎么会赚不到钱,甚至还屡屡出现巨额的亏损呢? 有人将问题归咎于国企和央企抢占市场, “挤压”民营企业的生存空间。如果单纯从营业收入规模上来观察,这种说法似乎有所依据:中国节能、光大国际(00257.HK)、葛洲坝(600068.SH)等行业排名居前的大企业,都属于央企和国企序列。 但如果翻看葛洲坝的财务数据可以看到,其2018 年前三季度环保业务的毛利率仅有2.05%,2017 全年毛利率甚至只有0.96%。而中国节能的毛利率与行业平均水平基本一致。也就是说,中国节能、葛洲坝等国企和民企一样,同样承受着来自全行业高度竞争的压力。 根据刘大山的观察,即便是不算民营企业,仅仅在各级央企的序列中,同样有数量巨大的竞争者——“有1000余家专业子公司都在不同程度从事节能环保业务”,个个都有大股东的支持,每家都能渴望在特定领域分得一杯羹。 过去几年大量国企、民企涌入环保领域,是因为在传统的投资领域普遍过热的前提下,大量资本单纯关注环保巨大的市场需求和盈利的稳定性,因此将其视为资本的“避风塘”,这里面更多体现的是投资需求,但在产业层面是缺 22 积极投身长江大保护 囊括半个中国、横跨十余个省份的“长江大保护”,是中国甚至是世界上最大规模、最为复杂的区域生态环境修复与保护工程。 2016年初,我国正式推动“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修复长江生态环境进入了全面加速的新阶段。 根据国家有关规划,到2020年,长江流域水生态文明与河湖健康保障格局将基本形成,水生态环境明显改善;到 2035年,水生态环境状况全面改善;到本世纪中叶,“安澜绿色和谐美丽长江总体目标全面实现。” “积极参与国家重大战略,全面参与长江污染治理,这是中国节能必须承担的政治责任,也是千载难逢的发展机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