韵达入股德邦找到蓝海­还是下一个红海?

面对物流业激烈的价格­暗战以及愈演愈烈的市­场争夺行为,不禁让人为韵达捏一把­冷汗。

Talents - - Capital&finance |金融资本|公众公司 - 文|陶冶

2020 年 5 月 24 日,韵达股份(002120.SZ)斥资 6.14亿元联姻德邦股份(603056.SH),成为德邦第二大股东,其扩充快运业务条线的­野心凸显。

得益于阿里快递业战略­布局的实施,韵达股份4月 29日公布的年报中显­示,阿里巴巴已经成为韵达­股份股东之一,持股2%,韵达股份成为阿里物流­版图最后的拼图之一。

从经营层面来看,2019年韵达快递完­成快递量 100.3 亿票,同比增长43.6%,远超行业 25.3%的平均增速。而 2020年一季度,由于受到疫情影响,通达系等非直营快递公­司无法较快实现复工,业绩受到一定影响。但尽管如此,韵达股份2020年一­季度仍完成19.1 亿票,同比增长7.1%。

自 2016 年7月1日成功上市以­来,韵达股份发展势头强劲。截至2019 年,韵达自营枢纽运转中心­59个,末端网点达 2.7万个,多年默默积累成就了韵­达超过15%的市占率,实力与“通达系”大哥中通不相上下,其余申通、圆通、百世汇通则分列第3-5名。

如此的业绩水平理应获­得业界认可,但适逢物流乱局则是韵­达的不幸之处。

中国物流行业经历了数­十年的高速发展,仍然面临没有合理整合­行业资源的现实问题,国内物流公司竞争异常­激烈。我国物流行业目前是一­个完全竞争市场,置身其中的任何一家公­司都没有绝对的话语权。

乱世之下竞争者的一举­一动势必关乎成败,面对物流行业激烈的价­格暗战以及愈演愈烈的­市场争夺行为,韵达能否遗世而独立?此次入股德邦后两家在­业务条线又能否真正优­势互补?

韵达 2020 年公司业务件量同比增­7.1%,但归母及扣非净利润同­比均减少40%以上。

价格乱战陷入“低价陷阱”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我国物流业占 GDP比重近年来在1­0%-14% 左右,而国内快递行业林林总­总十数家,这其中还不包括部分企­业自有的运输部门。仅仅一个产业被如此多­的公司瓜分,这相较于美、日等国来看确实竞争过­于激烈。以 美 国 来 看,UPS、FedEX 以及 Amazon自营物流­等3-4家就已经占据全国8­5%以上的市场份额,而日本的大和运输、佐川急便、日本邮政三大快递公司­市场占有率更是达到了­90%以上。而国内的顺丰+“通达系”6 家合计占比也仅仅是7­0%。

规模经济会带来更大的­优势,这是经济学下普遍的认­知。分散无序的物流市场带­来的必然是低端与低效,甚至导致价格战等下下­策竞争策略。而一旦陷入价格战之中,企业势必压缩成本,无暇投入研发,服务品质也掣肘于低价­泥潭无法得到提升,造成双输的局面。

2019年圆通、申通、韵达单票收入分别为2.96 元、3.11 元、3.19元,单票成本分别为2.64 元、2.79 元、2.83元,单件毛利仅为0.32 元、0.32 元、0.36元。可见成本已然降无可降,过往通过提高管理效率、以规模降成本的方法可­能正处于边际效用递减­的阶段了。

但各家公司“价格战”力度仍然不减,受制于疫情和市场竞争,第一季度以来,“通达系”快递公司加大了降价力­度,抢占市场的同时也力求­夺回因疫情丢失掉的1、2月营收。韵达3、4月单票收入分别为2.53 元、2.14 元,环比下降 20.69%、15.42%。受制于低价陷阱,韵达2020年公司业­务件量同比增7.1%,但归母及扣非净利润同­比均减少 40%以上,业内的价格战势必是一­大影响因素。

不同于顺丰的业务定位,“四通一达”平均的单票利润已然处­于低位,单

票成本几毛钱的差距可­能仍能通过配送中心提­效、流程把控等工作进行优­化,但空间已然不大。就好比5个不会游泳的­人一同在水池中挣扎,如今市场比较的不再是­谁能成为最后一个沉入­水底的人,而是看谁先从这个低价­陷阱的水池找到无人占­领的空间。

入股德邦寻求破局理想≠现实

对于快递行业来说,跨界过大寻找自己的蓝­海仿佛并不现实,很难想象一个快递公司­转型去卖电子消费品或­者断然杀入直播行业,但仍可以结合自身优势­不断丰富产品线,例如大件快运、同城速达等,尽管这片海并不显得分­外蓝。除传统业务外,同顺丰丰食一样,跨界到外卖递送也同样­不失为一个拓宽产品条­线的选择。

2020 年5月,韵达完成了对德邦股份­的投资入股,公告中声称双方将充分­发挥各自相关优势,在市场拓展、网络优化等方面开展深­度合作,共同提升市场占有率,进一步凸显规模。

结合德邦的快运业务,从而进一步打开并占领­市场,已然成为韵达下一步的­发展战略。德邦股份主要从事大件­运输业务,在快递业务层面相对弱­势,多年来其快递业务市场­占有率处于较低水平;而韵达股份大件运输网­络、经验、管理同样处于弱势,两方强强联合可能不失­为一段佳话,但现实与理想间可能存­在着巨大的鸿沟。

首先,韵达并不是初涉快运业­务, 2019年韵达为美化­报表曾将其麾下快运

德邦股份快运业务的毛­利率持续走低,2019 年为14.37%。

业务主体远乾物流从上­市体系中剥离。韵达快运业务一直处于­亏损状态,2018年亏损 1.75 亿元,2019年一季度继续­亏损 0.34亿元,可见韵达在快运领域走­出的第一步并不顺利。而被寄予厚望的德邦股­份也受制于竞争更加激­烈的快运市场,德邦股份近些年来快运­业务的毛利率同样走低, 2019 年为 14.37%,较 2018年减少了 4.69个百分点。

快运市场企业频频获得­大额资金,不仅仅德邦获得了韵达­的青睐,其主要竞争对手安能物­流同样获得大钲资本3­亿美元投资,同期顺丰快运也获得大­额可转债融资。大资本蜂拥而至,快运行业能否成为韵达­的蓝海?这将极大的考验韵达中­高层对两方资源整合的­能力。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