赣锋锂业高光不再

聚光灯下的赣锋锂业业­绩令人大跌眼镜,究竟是出何原因?未来还有可能重回高增­长轨道吗?

Talents - - Capital&finance |金融资本|公众公司 - 文|本刊记者胡锟

曾经,赣锋锂业股价的一路高­涨也反映了投资者对公­司前景的美好期望。从下游新能源汽车爆发­的2015 年第三季度开始,赣锋锂业的股价就开始­了“飙升”模式。从 2015 年 9 月 -2017 年 9月,短短两年间赣锋锂业从­6.75 元暴涨至 57.08 元,涨幅高达 745.64%。期间公司业绩也是不断­创历史新高,20162018年赣­锋锂业实现归属母公司­净利润分别为 1.25、4.64、14.69 亿元。同比增长 45.99%、271.03%、216.36%。

万般皆是周期,2018年随着“退补”时代的来临,新能源汽车销量的增速­逐渐下滑,其上游能源材料也感觉­到了丝丝冷意。

结束了三年的高增长之­后,赣锋锂业的“高光时刻”不再,2018全年实现归属­母公司净利润12.23亿元,同比下降 16.73%。

锂业的萎靡并没有马上­扭转,而是一直延续到了现在。根据公司披露的201­9年报,公司去年实现归母净利­润3.6亿,同比下降73.3% ;公司毛利率为23.5%,同比降低 12.6个百分点。聚光灯下的赣锋锂业业­绩令人大跌眼镜,究竟是出何原因?未来还有可能重回高增­长轨道吗?

谁是老大?

提到锂业巨头,不得不提赣锋锂业和天­齐锂业这两家行业龙头。

虽然都是龙头,但是他们的成长方式却­截然不同。其实在上市之初,两家公司的规模都很小,赣锋锂业、天齐锂业在上市之初的­资产不过才7.76 亿元、10.4亿元,也是随着近几年锂电产­品需求增大、不断并购才得以逐步扩­张。

天齐锂业的扩张方式很“野蛮”,通过两次“蛇吞象”式的并购逐步壮大了自­身的阵营。2012年,刚上市的天齐锂业当年­净利润仅0.42亿元,而泰利森则是公司的供­应商,并购泰利森无疑是

赣锋锂业的扩张方式与­天齐锂业截然不同,更像是一种“小步快跑”的方式。

一笔“蛇吞象”式的操作。收购结果就是募集40­亿元的天齐锂业在次年­负债总额同比提高了1­79.9%,不过好在之后几年动力­电池市场爆发,缓解了公司财务压力。

天齐锂业的第二笔“蛇吞象”式并购发生在2018­年,当年总资产只有178.4亿元的天齐锂业以作­价40多亿美元的价格­从Nutrien集团­手中收购SQM公司 23.77% 的A类股股权,这也导致自身负债提到­高了74.5%。

赣锋锂业的扩张方式与­天齐锂业截然不同,更像是一种“小步快跑”的方式,逐步参股海外矿产资源,并在氢氧化锂产品和固­态电池方面提前布局,力图将其打造成贯穿锂­电上中下游的全产业链­企业。

根据公开资料统计,赣锋锂业上市之后分别­收购了无锡新能锂业有­限公司60%股权、赣锋锂业相继对江苏优­派新能源有限公司51%股权、国际锂业爱尔兰公司5­1%股权、优派新能源49% 股权、美洲锂业19.9%股权等近20家公司,合计耗资约37亿元。

不同的并购扩张模式,也造就了不同的结果。

由于天齐锂业大多以控­股的形式进行并购,因此话语权也更大。赣锋锂业则是以参股、获得矿产包销权为主。在矿山资源方面,天齐锂业会更胜一筹,不过赣锋锂业在中游会­更有优势一些,目前赣锋锂业的主要基­地马洪厂区具备氢氧化­锂产能3.1万吨,碳酸锂产能1.5万吨。赣锋锂业正在着手进行­产线升级,实现碳酸锂和氢氧化锂­的产能转换。

目前从市值来看,赣锋锂业市值为 554亿元、天齐锂业为229亿元,两者相差超过一倍。同时这两家公司也预估­了中报业绩:赣锋锂业预计上半年实­现归属母公司净利润1­4000 万 -20000 万元,同比下降 32%53%;天齐锂业预计上半年将­亏损62160 万 -93240万元。可以说,至少从目前情况来看,赣锋锂业的扩张运作模­式比天齐锂业相对成功­一些,不过手握优质资源并且­话语权更大的天齐锂业­也并不是没有反超可能,一旦天齐锂业未来能实­现扭亏为盈,二者的市值比拼又会更­加激烈。

扩张之患

例如天齐锂业在收购泰­利森之后,产生贷款利息和融资费­用共计费用 38.76亿元,使得天齐锂业的净利润­从 2012 年的 0.42 亿元下滑到2013 年的 -1.91亿元,同比下降557.66%。不过好在之后赶上了动­力电池发展浪潮,上游锂业的日子也跟着­吃香。天齐锂业 2014-2018年的净利润总­额分别为2.82 亿、4.26 亿、17.87 亿、26.12 亿、28.04亿元,成功化解了因并购而带­来的种种问题。

不过好景不长,资料显示,电池级碳酸锂2019­全年的均价为6.9 万元/吨,同比下跌了41%,天齐锂业的业绩也受到­波及,去年全年天齐锂业的净­利润为 -58.42亿元,十分惨淡。

同样的故事也在赣锋锂­业的身上发生,不断扩张的结果往往是,行情好的时候能够增加­很多收益,而行情不好的情况下业­绩下滑的也很严重。

不幸的是,碳酸锂的价格在这几年­不 断走低,赣锋锂业也是“苦不堪言”。碳酸锂在经历 2018 年“腰斩”以及2019年持续大­跌后,2020年碳酸锂市场­继续低位徘徊,价格最高时也没能超过 4.5万元,最低价跌至4.29万元,创历史新低。

伴随着锂业价格的萎靡,赣锋锂业的业绩也遭遇­了“滑铁卢”。2019年赣锋锂业归­属母公司净利润为3.58 亿元,同比下降73.31%。今年第一季度实现归属­母公司净利润0,08 亿元,同比下降 96.94%。

值得注意的是,造成去年业绩不好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公司­收购的Pilbara­股价下跌导致公司计提­公允价值变动损益3.86 亿元。

这家 Pilbara也是赣­锋锂业在去年3月时所­收购的,根据当时交易方案,赣锋锂业以自有资金投­资5,000 万澳元认购 Pilbara定向增­发的 77,633,871 股的股份。交易完成后,赣锋国际持有Pilb­ara 公司 8.37%的股权,是Pilbara公司­的单一第一大股东。

Pilbara 在去年3月时的股价基­本在0.79澳元,由于中国锂盐供给输出,海外锂价不断下跌。根据资料,2018下半年至今,海外锂价自最高的1.6 万美元/吨,下跌至1.05 万美元/ 吨。Pilbara的股价­如今股价只有0.205澳元,赣锋锂业这一波“抄底”操作可谓“站在山顶”。有意思的是,尽管锂价格不断下跌、并购标的股价不断下跌,赣锋锂业依旧有扩张的­态势。公开资料显示,赣锋锂业2020-2021 年有两项新建产能即将­投产,计划今年投产的一条电­池级氢氧化锂生产线年­产5万吨。

事情的关键在于,产业链纵向扩张的赣锋­锂业,能否在需求萎靡的环境­下等到下一波新能源需­求浪潮。这一点,还需要很长的时间去验­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