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不舒服,都将成为日后的财富/鲁桂林

The Fortune Times - - 目录 目录 - 文_鲁桂林 编辑_唐阿玲

8岁时,刘轩随父亲刘墉定居美国。一天,刘墉带刘轩去看电影。在电影院门口,刘墉对刘轩说:“我今天没戴表,你去问问卖爆米花的阿姨现在几点了。”刘轩问父亲要怎么问,父亲说得用英文问。

刘轩以前从没开口对外国人说过一句英文,吓懵了。他声音颤抖地问卖爆米花的阿姨: “What time it is?”一开口就把主谓语的顺序搞错了,他结结巴巴地纠正了3遍。阿姨才听明白,告诉他是8点半。得知答案后,刘轩飞一般地跑到父亲身旁,很委屈地说:“你今天故意让我在别人面前出丑,以后我再也不说了。”

没过两天,刘墉再次让刘轩去问陌生人时间。刘轩指着父亲的手表说:“你明明戴着手表,还用得着我问别人吗?”父亲说:“儿子,没别的,就是为了你以后能放得开!”

初来美国,刘轩对一切都不适应,没好吃的美食,也没有一帮随叫随到的玩伴。他每天半夜醒来,就抱着奶奶大哭,说美国不好,要回台湾。奶奶心疼孙子,央求刘墉送刘轩 回台湾。刘墉耐心地对刘轩说:“我就是要逼你快点长大,现在是不舒服,以后你就能得心应手。”

有一天深夜1点多钟,刘轩一觉醒来,发现父母还在客厅里忙碌。母亲在一旁调糨糊刷木板,父亲则在一边裱画。昏黄的灯光下,父母亲那种对艺术执着和痴迷的神情让刘轩终生难忘。就在那一瞬间,幼小的刘轩似乎明白了:父亲辞去台湾新闻主播的好工作,心甘情愿到美国做一名“前途渺茫”的艺术家,原来只是为了让自己“不舒服”。

受父亲的影响,刘轩从小到大多元化发展,表现出色。他不仅成为作家、主持人、娱乐达人,还是“台湾时尚电音教父”。

29岁时,刘轩独自从美国回台湾工作。母亲想给他买一些生活必备品。父亲刘墉马上阻止,说:“既然儿子选择了跳离舒适圈,就不能让他再继续舒服下去。”

回台湾后,刘轩独自在外面租了一间简陋的房子,开始了挤地铁、挤公交、吃泡面的日子。他不分昼夜, 拼命工作,一次次从跌倒的地方站了起来,一步步从哈佛走向了世界……随之而来的是,他从不舒服中稳稳地飞扬起来。2016年,他的《助你好运》获得首届海峡两岸新锐作家好书奖,平淡而不舒服的日子终被他过得有声有色。

父亲从小就告诉他:“一个人一生可以不爬山,但心里一定要有座高山,为了爬上这座山而吃的一些苦都将成为他日后的财富,没有人能真正从他身上拿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