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约日历:一款助人们科学管理时间的APP/曾祥伍

The Fortune Times - - 目录 目录 - 编辑_傅超越

1996年,她在上海淮海路开了一间20平方米的零食店, 22年过去了,小打小闹的零食店开遍全国,成长为资产达80亿元的零食王国,曾经被消费者误以为是“黑心女老板”的她成为“零食女王”。她就是“来伊份”品牌的创始人——郁瑞芬。

卖冰激凌挣得第一个10万元

1993年,20岁的郁瑞芬跟随父母从老家江苏南通来到上海,开了一间小饭馆。

小饭馆的对面是一家钟表店。店里一个叫施永雷的学徒每天下午不忙的时候,喜欢看郁瑞芬穿着白褂儿站在饭馆门口梳头,渐渐地,两个人互生情愫。1996年,施永雷向郁瑞芬求婚成功。

婚礼那天,有位伴娘送来200个冰 激凌。怎么办?吃吧。郁瑞芬一尝,觉得味道不错,第二天她就用施永雷给家里的3000元彩礼买了一个冰激凌机,自己生产冰激凌卖。

1996年6月,上海举办一年一度的电子展销会,郁瑞芬花500元钱租下一个展位卖冰激凌,结果10天时间盈利8000元。那一年,她挣到人生的第一个10万元。

学做炒货做大零食生意

第二年的电子展销会上出现了5个冰激凌展位,根本赚不到钱。小夫妻俩知道这份生意做不下去了,于是盯上了炒货。

郁瑞芬听人说浙江天目山有漫山遍野的山核桃,就跑到天目山找师傅学做炒货。三个月后,郁瑞芬带着香气扑鼻的小核桃回到上海,在最繁华的淮海路租下一间20平方米的店铺。

夫妻俩给店铺起名为“雷芬”,但生意不温不火,甚至有人还误以为此店是卖服装的。他们决定更换店名。

有朋友提议:来伊份!你来一份、我来一份,这个名字琅琅上口。

1999年6月,“来伊份”开业,700多公斤秘制核桃仁被一抢而空,郁瑞芬连夜从临安拉来1000公斤核桃,第二天中午门口还是排起了500米的长队。

郁瑞芬顺势设立了产品研发部,开始考察全国各地的零食店,一定要“把好吃的引进来”。

她雇了五个小伙子,每天不干别的,就是到全国各地找吃,从哈尔滨到海南,从深山到小巷,只要是好的零食他们都要。炭烧腰果、奶香花生、开口松子,越来越多的小零食聚集到了“来伊份” ——这种让人无法抗拒的口袋零食很快火遍上海滩。

一年后,郁瑞芬的店从淮海路开到了四川北路,1家店也变成了4家店。

应对挑战疯狂扩张门店

就在“来伊份”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之际, 2003年“非典”不期而至。食品行业遭受了重创。郁瑞芬不但顶住了经营压力,还觅到了更大的商机。

她说:“当时我们有4家连锁门店,除去所有员工的工资和其它必需的日常开销,当时‘来伊份’的现金流可以支撑6个月。‘非典’总会过去,何不抓住机会,尝试以较低的价格,吸收一批旺铺门店,加速扩张?”

此后“来伊份”连锁门店的数量猛增, 40家、80家……“非典”过后,“来伊份”门店从原来的4家猛增到88家。同时,凭借其口口相传的良好口碑,“来伊份”逐渐获得了上海人的青睐,成为了家喻户晓的品牌。

2006年9月,郁瑞芬决定走出上海,迈向全国。第一站是浙江金华。

不料,她刚下汽车,却在三江街道看到3家“来伊份”门店,怎么回事?原来是竞争对手捷足先登,“来伊份”被山寨了。与此同时,她还遭到竞争对手的攻击——对手从她那里挖人才、挖供应商和挖客户。

郁瑞芬决定“迎战”,她认为“管不了别人,只能管自己”,最佳之计就是要比对手更快、更多地占领市场。于是,郁瑞芬快速调整新增门店方案,全力加速,一口气开出100家店。

此后“来伊份”在全国各地迅速扩张,到2010年,门店数达到1786家。

以100%产品合格率证清白

门店越来越多,管理就成了大问题。郁瑞芬花2000多万元引进一套预测补货系统,带来的直接效果是哪个地区什么货好卖,哪个地区什么时候需要补货,一目了然。信息化管理的另一个重要作用,就是能够科学有效地提高工作效率。

利用这些信息化的管理工具与手段,“来伊份”进一步缩短了食品和原材料的存仓时间,从原来的9天缩短到4天,全面提高了食品的保鲜度和口 感。自2010年开始, “来伊份”的销售额以每年50%以上的幅度快速增长。

名气响了,麻烦也找上门来了。2012年4月,郁瑞芬公布IPO招股说明书的第5天,“来伊份”突然遭到了媒体点名曝光,“蜜饯门”就莫名其妙地爆发了,而这无疑是“当头棒喝”。当时,媒体报道的内容可谓触目惊心:某问题工厂生产环境污秽不堪,蜜饯浸泡池内垃圾、杂物甚至苍蝇小虫都有;而且添加剂、色素严重超标,长期食用会致癌!

所有人都误以为这家问题工厂是“来伊份”的供应商,骂声一片。“来伊份”许多门店被迫关门,光上海就下架了七八吨蜜饯,郁瑞芬被人指着鼻子骂“黑心”。关键时刻,工商部门证明了郁瑞芬的清白——上海市工商部门对“来伊份”357家门店及其仓库进行了550次突击检查,结果产品合格率达100%。

但是,为了应对这场风波,“来伊份”还是付出了昂贵的代价,正常的营业受到了冲击,业绩也受到了较大影响。乐观的郁瑞芬说:“坏事可以变成好事,只要我们能够正确地对待这场风波,不仅可以锻炼企业的抗风险能力,更是一次提高企业自我管理能力的契机。”郁瑞芬做出两项决定——第一项是开放9大品类的样板工厂。步入“来伊份”的生产车间,消费者可以在观光长廊上看到整个生产 过程,“让顾客彻底放心”。同时,郁瑞芬又花500万元从美国引进两套精密仪器“专门检测添加剂含量”。

第二项是完善售后管理。郁瑞芬承诺“只要顾客不满意,就可以凭收银条全额退货”。同时,郁瑞芬定期将顾客退货以及门店滞销的商品集中起来,统一销毁。

此后半年,“来伊份”走出低谷,再次赢得了消费者的信赖。

“零食女王”身家27亿

2014年,“来伊份”推出自己的APP,并在国内自建6个物流仓,采用自动化集成设备,“既能服务线下,也能满足电商、移动APP的需求”。2014年的双十一、双十二, “来伊份”一个小时内售出1.47亿包零食,其中22款商品脱销断货。

2016年10月12日,“来伊份”终于迎来上市敲钟的那天。为了纪念当年去深山学炒货创业之初的日子,一头牛被牵到上交所的大厦前,牛头系着大红花,身上驮着两个大筐,一个筐是山核桃,一个筐是松子。

这一天,“来伊份”的市值突破100亿元,郁瑞芬身家也一跃飙到27亿元,从此还有了个江湖雅号——“零食女王”。

2017年底,“来伊份”门店达2269家,会员突破1700万,产品覆盖炒货、肉制品、果蔬等9大类900个品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