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农业痛点多,突破转型才有未来

The Fortune Times - - 目录 目录 - 编辑_麦楚琼

最难改变的,是不愿意去变

集种植销售于一体的农业,自给自足几千年,从家庭经营到农场,缺乏切片化管理。随着工业的迅速崛起,让农业陷入“有它不多,没它非死”的尴尬境地。但想做农业的,还大有人在。牧创创始人李安心,计算机专业出身,也是一位“新农人”。一开始,牧创是想为农场提供服务,运用物联网技术帮助农场提高产量,用钉钉维护农场内部管理,无人机器监控农场运作……

李安心却失败了。农民都很传统,一下子接受不了科技手段带来的革命。他们最关心的就是销量问题,对接不到销售资源,提高产量也无济于事。

李安心认识到:做农业,对自己的定位一定要清晰。农业是很基础的,目前还是认知农业。本质上分为三个层面:一是用户认知农业,带动 消费,带动市场;二是农民认知农业,带动产量,带动品质;三是创业者认知农业,带动科技,带动创新。

看似最原始的基础行业,碰到新技术的变革,挫折在所难免。

弘道经邦农业品牌策划创始人韩杰,在没有任何模式可供借鉴的条件下,靠自己去摸索、创新与总结,经历了20多次的挫折,终于在这个行业做出了名堂。他总结挫折原因:一是这个行业很多参与者太传统,太保守。二是有些企业的做法明明是个坑,但就是拉不回来,很多农业企业因为战略思维问题,走了不少弯路。

痛点:

思维禁锢:整个行业的参与者,仍然还是小农意识的人居多,对于新事物接受程度远远不够,思维拓展不开,不愿意接受改变。

盲目跟风:农民具有现实性,某类产品需求大就闷声大面积种植;而农作物具有长期性,种植下去的东西 不能随意改动,两者的矛盾关系,降低了农民对市场的敏感度。

产业链长:从种植端开始,到成品、收割、仓储、物流到最后销售,产业链越长,不可控因素越多,控制产品质量的成本就越高。

回报周期长:从前端开始做农业的人,首先要建基地、人才培养,管理是必须投入的成本;其次,产品从萌芽到成品,多则需要三五年才有第一轮收获,这过程中便会造成农民与市场严重脱节。

灾害风险大:台风、旱涝、冰雹等不可控的自然因素,实实在在影响着农业的经营结果,轻则影响质量,减少产量,重则颗粒无收,血本无归。

传统农民,收入能维持一家生计足矣,人一旦安于现状,便逃不出舒适圈。

互联网是推手,也是杀手

虽有痛点,但也存在机会。回顾互联网数十年的迅猛发展,收割大大小小众多行业,“互联网+”被看作是最强劲的一股推力,在农业领域也有成功范例。

聚土网:利用“互联网+土地流转”的创新模式,去掉中间商,一站式解决农村土地流转问题,目前已实现流转土地1400万亩,现存挂牌土地3.2亿亩,让土地流动,不再闲置。

宋小菜:在互联网渗透率仅为2%~3%的生鲜市场里,以“蔬菜”为切入点,通过以销定采B2B反向供应链模式,连接蔬菜供应商和农贸市场商贩,下游集单,上游集采,目前已聚集了近千个上游供应商,为数万个

下游商贩供货。

但直接利用互联网+手段来进行农业革命,很多人却并不看好。

在杭州农村青年致富带头人协会举行的一次农业沙龙会议上,杭州种业集团副总经理张国华提到:“互联网加速推动了农业产业发展,但是目前我国农业工业化程度低,要实现信息化和智能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互联网对农业的改革,效益快,快在了销售上。

其实农民最怕的问题,就是产品滞销。近几年不少大型互联网销售平台进入农业,为农民的销售渠道提供了解决方案,但价格战也随之而来。

在《2017中国农业互联网化研究报告之中国农业互联网化模式分析》报告中指出,在传统农产品流通模式中,农产品从生产商到消费者手中要经过各级经销商、批发商、分销商,每个环节加价15%~20%,而在农资流通环节,则加价10%~70%。

为了销量就压低价格,这种价格战,对农民更多的是一种压榨。互联网销售平台占据大的流量,目的是聚众效应。价格竞争导致的结果是,农民做也是死,不做也是死,但他们最后还是选择去做,因为要生活。这就形成了一种恶性循环。

互联网行业为什么不愿意收割农业?主要是农业的B端市场还聚集了大量互联网企业,难的是切入C端市场。不是他们不愿意,而是农业最怕的是一个“贪”字。

1.“贪”产业链。从土地流转到种植、销售,上下游全产业链想靠自己一手抓,但没有强资本支撑,最终累死、灰心死的多。

2.“贪”品类。认为做一个单品利润太少,多方拓展品种种类,不做深做透某一类产品。

3.“贪”思维。仍然采用固有的 农业思维做农业,不敢尝试利用跨界思维改造农业。

4.“贪”产品。农产品类别丰富,相似度高,但只执着于产品本身,而不考虑消费者体验,更容易被产品给束缚。

5.“贪”消费者。寄希望于产品能够覆盖所有的消费者,不去细分,也不取舍。

不是互联网不愿意去收割农业,而是“互联网+”往往求大求快,一个“贪”的人,去收割一个不能“贪”的行业,自然就会心不甘情不愿,这是根源。

有人利用“互联网+农业”盈了利,有人却栽了大跟头。所以农业要接轨互联网,最重要的是标准化和规模化,这就有大量的基础工作需要落地。互联网,它可以是推手,弄不好,也是杀手。

突破思维,用变化应对变化

随着国家相关农业政策的相继出台,积极鼓励“一二三”产业融合,以及政府对农村产业的大力扶持,在这些政策背景的驱动下,进入农业市场的新农人也随之增多。如何把农业做得有意思,让农业实现增值,成为了新农人们共同面对的命题。

近几年,“认养农业”让传统农业来了一次变身。比如在果园里,用户只要挑选一棵自己喜欢的果树,挂上认养牌,不用自己养护,到果实成熟季节,成品就归认养人所有。

在传统思维里,农产品从农田流向批发市场,再流进商超或菜场,而认养的模式便打通了农产品流向餐桌的最后一公里,直接让“土地”与“餐桌”对接。

好产品,值得有好价格,取得用户的信任才是最重要的,这种方式能够直接让城市的消费者与农民直接交互。未来,认领不局限于图片浏览的 模式,在平台上进行视频播放,就像抖音、快手一样,让农民自己当主角来讲解产品,这就更有意思了。

弘道经邦农业品牌策划创始人韩杰说:“从事农业品牌咨询这几年,我见到了不少跨行去做农业的人,还都挺成功的,其实跨界、跨思维去做农业,都可以让传统的农业变得很有意思,比如茶叶。”

在中国,很多人对茶叶有一个消费痛点——怎么选? “玲珑王小叶茶”融合年轻时尚化的元素,突破了原有茶叶行业地域性品牌的局限。仅用一年,“小叶茶”的销售业绩实现了从近一千万元到一亿元的突破。

突破点:

1.创新标准。不分明前茶或雨前茶, “小叶茶”就一个标准——叶子小,尺寸是唯一的衡量标准。根据叶芽的长短,对应有3号、5号、6号、7号、8号和9号茶,且非过了某个节点就不能采,小叶茶是一年中有三季皆可采摘。

2.做快销品而不做轻奢品。小叶茶也采用小罐包装,一罐12克,刚好满足一天的用量,定价从几元到60多元不等,能满足绝大部分用户的消费水平。

此外,不在专门的传统茶叶市场出售,而把它放在烟酒柜台等地方。这个传统的行业,只有里面的人思维变了,这个行业才会慢慢开始变化。突破思维局限,是农业转型的核心。

在短时间内,完善和优化是最佳的改革农业的手段。最重要的还是要从消费者的角度出发,为农村提供服务。

做农业,如果完全不遵循农业原有规律,很容易变成一个激进的狂热者。而如果完全陷进农业思维里,又容易变成一个困难者。因此,传统农业转型,既要遵守农业固有规律,也要抛弃农业本身的桎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