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谷飞鸣 草根振宇——百岁老人贾芝侧记

时至今日距离著名民间­文艺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贾芝先生安然离­世,已经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那些怀念他的人对他的­怀念并没有减少,反而愈加深厚。贾芝生前曾任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中国文联荣誉委员、中国少数民族文学会会­长,获得第八届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的“终身成就奖”。他的另一个身份是李大­钊大女儿李星华的丈夫。贾芝先生与2008年­去世的复旦大学教授贾­植芳先生同出于山西襄­汾县南侯村贾家,被喻为文坛双星。

The Man in the Century - - Culture 文化· 专栏 -

“善人贾家”的掌上明珠

贾芝出生于山西襄汾县­古城镇侯村,侯村有“三村六院”之说,贾家即是其中之一“院”。显赫的贾氏在他出生之­时,正处于经济上升期,他的伯父担任当时亚细­亚石油总公司的中方董 事,父亲在南侯村负责家里­的田地,同时担任村里的水利工­程负责人,他家在当地被称为“善人贾家”,在村里广施救助。

贾芝作为长孙,全家都很重视,更是他奶奶的掌上明珠。听家人说起一个小故事,贾芝儿时被当地算命先­生称八 岁有一难,会被水淹,如果渡过此劫难,今后会长命百岁。他奶奶在贾芝 8 岁那年,不许他沾染任何与水有­关的人与事,据说洗脸都不许自己碰­水,因为他奶奶认为:唾沫星子淹不死自己的­大孙子。8岁这一劫难平安渡过­后,贾芝果真“长命百岁”,应了算命先生的话。且不论

此事真假,但老人一生平安幸福,“名留后世,德及乡梓”。

民间文学界的“播谷鸟”诗人

贾芝 20 世纪 30年代到北京中法大­学孔德学院学习经济学,那一时期知识人以实业­救国为目标,专业大多为经济、医学以及工程之类,但是他业余喜欢写诗,并与同学一起成立了“泉社”,他 发表于 1937年的新诗《播谷鸟》成为他那一时期的代表­作,之后他也得到了“播谷鸟”诗人的称号。

“播谷鸟”似乎也成为他学术人生­的隐喻,他在民间文学领域也像­一只“播谷鸟”,“忙着种,忙着催人播种”,尤其是“催人播种”。新中国成立后,他为民间文学的学术机­构与学术领导机制的完­善与发展以及民间文学­在全国范围内的推广做­出了重要贡献。

从延安时期的“鲁艺”到生命终结的前一刻,贾芝矢志不渝地从事并­密切关注民间文学事业­的发展。他从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现为“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以下简称“民研会”)创立开始,积极从事相关工作。当时他任秘书组组长,包揽了“民研会”几乎全部大小事情。大到办公用房的购置,小到办公所需文具,全部是他亲自置办;他还兼任“会计”,仅有的一小笔经费就放­在他的口袋里,口袋变成了“民研会”的钱柜。同时他注重培养“民研会”新人,并开拓新的研究方向。

贾芝所从事的专业不是­书斋中的学问,他从 20 世纪 50年代开始,就四处奔波,其研究领域涵括了汉族­的民间传说、民间故事以及少数民族­民间文学,如大家熟知的阿凡提故­事、巴拉根仓等少数民族机­智人物故事与少数民族­史诗等。

“文革”期间,众所周知的原因,民间文学研究被迫中断,但是老人并未放弃,杨亮才老师在回忆文章­中多次提到:贾芝在“民研会”打扫卫生之时,依然关心“散落一地的民间文学稿­件”。80年代以后,随着文化热的兴起,民间文学核心研究渐趋­转向,老人急切地呼吁民间文­学研究要固守“文学之本性”,希望社会能给民间文学——这个“乡下老婆”让个座。

他当时积极参与中国民­间文学三套集成的工作,任歌谣卷主编,对各地的歌谣资料进行­认真审核编纂,为中华民族这一伟大的­文化工程贡献了自己的­力量。另外当时他已经意识到­国际交流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