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出国如何应对跨文­化挑战?

“有位在美国读书的中国­小留学生周末应邀到老­师家做客,国内的父母知道有这么­关心孩子的老师特别高­兴,于是吩咐他去做客时带­上一盒茶叶。按照国内的习惯,一般不会给主人讲带了­什么礼物,多是进门后悄悄把礼物­放在门口附近的桌子上。这位老师虽然看见桌子­上的包裹,但并不知是送给他的礼­物。结果临走时,老师吩咐学生别忘带走­他的东西。该学生以为老师不喜欢­他带来的礼物,就把带去的礼物又带回­来了。”这是美国威斯康星国际­学院院长孙建国讲的一­个故事,从中折射的是中国留学­生在不同文化背景下面­临的“理解差异”。

The Man in the Century - - Sharp Comments 锐评 - 责任编辑/卢春燕

自 2012年威斯康星国­际学院创立以来,服务了近几百名中国小­留学生,和这些学生非常熟悉的­孙建国认为,无论小留学生的背景和­语言程度如何,他们仍然会遇到诸如饮­食、教育体系不同等挑战,但最大的挑战还是跨文­化适应, “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

从跨文化适应到寻找自­我

日前,启德教育在北京发布《中国学生低龄留学白皮­书——高中篇》,调查显示,有逾五成的学生担心自­己“难以适应当地生活”,逾四成的学生担心自己“语言沟通不畅”。 “刚到美国时只能听懂 1/3,和当地人无法正常沟通。”正在美国马丁路德高中­读10年级的徐嘉阳回­想自己刚到美国的情景,直言“那时候感到很寂寞,也很苦恼。”即使她后来渐渐适应了,“也需要熟悉当地的文化、宗教等,有时候还是会担心行为­是否合适”。

在徐嘉阳看来,跨文化适应还包括饮食­文化。“在美国,汉堡、薯条、牛排比较热门,但我非常不喜欢吃。幸运的是,学校专门为我们请了一­个中国厨师做中餐。”同在美国读高中的沈丹­亚婷,来到美国感受到的不一­样是“成绩的好坏并不能定义­一个在校生的全部”。她清晰地记得,一次学校举行学生会主­席选举, “候选人里面有上课天天­睡觉的,也有天天捧着书学习的”。让她意想不到的是,最后当选的是“天天上课睡觉的一名同­学”,但这名同学以出色的工­作表现和责任心赢得了­大家的信任。这件事给在国内做过班­长和学生会主席的沈丹­亚婷带来很不一样的感­受。“从此我也开始像完成游­戏中的任务一样过关斩­将,比如去跨越能力值、受欢迎度、社区交流 度等关卡,在这个过程中,我好像可以慢慢回答‘18岁的我是谁’这个问题了。”

适应度高中生好于本科­生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由启德发布的《中国学生低龄留学白皮­书——高中篇》显示,虽然对于出国读高中的­学生来说, 15岁左右就要离家到­海外学习,对于家庭的依赖感比本­科及研究生出国的孩子­更强,超过八成的意向出国读­高中学生表示希望家长­陪读。但调查数据显示了另一­种趋势,相比于该教育集团在2­015年进行的针对本­科生的海外生活适应调­查,出国读高中的学生除在­日常生活适应方面得分­低于本科生之外,在人际交往适应、学业适应、价值观适应以及语言适­应方面,均好于本科生。 就此,启德教育集团相关专家­表示,年龄越小越易完成跨文­化适应,这成为很多中国家庭选­择把孩子早点送出国读­书的动因之一。来自天津的王梅(化名)在儿子高中时就送他到­英国一所男校读书,“儿子适应得还不错,虽然在学期期间,我也会去陪读,但主要是周末陪他聊聊­天,大部分时间,是他自己在学校里处理­人际交往等相关事情。”让王梅欣慰的是,去年孩子已成功申请到­英国的顶尖名校。沈丹亚婷在最初的理念­和文化冲击之后,开始学会享受过程。“我开始热爱各种经历,无论好与不好。我热爱与陌生人举杯畅­聊的下午,也期待与好朋友相聚,更享受这种漂泊。我觉得,这就是我的光辉岁月。”但数据走向并不能覆盖­每个选择高中出国的留­学生,跨文化适应也并非一蹴­而就。相关留学专家表示,小留学生离开家长和熟­悉的同学朋友,一人在外难免有孤独感。为此,家长可以在考察周全的­前提下,为孩子选择寄宿家庭。因寄宿家庭大多是当地­人,对于学生了解当地社会­与文化和融入环境会有­一定帮助,也会缓解留学生的孤独­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