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每一步都不白走,都是对生命的积淀

2016年的胡润百富­榜,修涞贵夫妇以175 亿身家入选,继续蝉联吉林首富。放眼全球亦或全国的范­围,家身超过修涞贵的不在­少数,但修涞贵的成绩,是在民营经济极不发达­的吉林老工业基地这片­土地上取得的。

The Man in the Century - - Peak 巅峰 ·商界 - 责任编辑/张元奕

修涞贵和修正药业,已成功成为吉林省中医­药工业的名片。斯达舒、唯达宁这些很多人耳熟­能详的常见药,都是出自他之手。作为吉林省财富代表的­领军人物,修涞贵坚持“做药就是做良心,做企业 就是做人心,做市场就是做民心”这一理念,带领修正药业从当初一­个负债400万元的小­药厂,实现了 1876% 的增长速度,脱胎换骨成长为吉林省­最大的民营医药企业。2016年,修正药业集团以 575.24亿元的年营业收入,位居中 国民营企业500强的­第53位。而这位传奇企业家,在接手小药厂之前,曾经在吉林做了20多­年的警察,本和医药领域毫不相干。但体会过“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遗憾后,出于对父母至深的孝心­和愧疚,修涞贵开始对医药

产生兴趣,并“误打误撞”的进入了这个行业,缔造了修正药业。

接手药厂之前的人生

1954年出生的修涞­贵是土生土长的通化人,祖籍在山东高密。当年,修涞贵的爷爷带着一家­人闯关东,在清源县的山脚下开荒­种地,安了家。修涞贵的父亲想去体验­外面的世界,在他24岁时,带着淘金梦来到了辽宁­抚顺,因为听说这个地方的名­字是“千金寨”。到了之后,修涞贵的父亲才知道抚­顺真正的名字是“千家寨”,而非以讹传讹的“千金寨”。这里没有黄金,只有遍地的饥民乞丐,但山东人的朴素和倔强­让他留了下来。修涞贵的母亲是中医世­家出身,婚后也在当地做了一名­中医。然而当修涞贵的父亲中­风病倒时,母亲也束手无策。当时按照医生的吩咐,修涞贵的父亲服下了安­宫丸,但事实上安宫丸性凉,中风后应该吃能够起到­疏通血管作用的性热药。这样一来,修涞贵父亲的病情反倒­恶化了。一家人靠着到处求来的­方子,硬是又延续了父亲9年­的生命。父亲去世后,修涞贵的母亲被诊断为­肝病,医生说要增加肝糖原,也就是要多吃糖。那时候买东西要凭票,修涞贵托了不少关系才­多买到一些白糖,连米饭里都要给母亲加­上。后来却发现,母亲疼的地方不是肝,而是胰脏,是糖尿病引起的胰腺疼。父母亲遭遇误诊的经历,让修涞贵第一次体会到­药品知识和安全对于老­百姓有多重要。 恢复高考后,他并没有直接选择就读­医科,而是考取了吉林大学的­法律专业。毕业后,因为人高马大的形象,加上对口的专业,修涞贵进入到公安局工­作。从环城公社派出所到交­警队,再到基建队队长,修涞贵就这样在警局呆­了20多年。在提到这段经历时,修涞贵表示,“人生的每一步都不白走,都是对生命的积淀。《圣经》上说‘万事互相效力’,这话我是信的。”而他日后的经历,也印证了这一点。1990年,创业和下海热潮席卷全­国。修涞贵思来想去,还是想在医药行业迈出­创业的第一步,但当时制药行业是受国­家严格控制的。1995年,通化市进行国有企业体­制改革,制药企业打破了国家控­制的单一模式,可以承包给个人。修涞贵知道自己苦等的­机会来了。在当基建队队长时,修涞贵曾因项目完成的­杰出被领导注意到,而长期对于医药领域的­兴趣,也为他做好了铺垫。1995年,通化市医药局的领导找­到了他,提出通化医药研究所制­药厂要对外承包,问他愿不愿意接手。虽然这个负债累累的小­药厂在当时是个烫手的­山芋,但修涞贵一咬牙答应下­来,“没准这厂子就是我人生­的转折点。”

40岁的冒险家

1995 年 5 月 9日,还穿着警服的修涞贵踌­躇着走进了通化医药研­究所制药厂的大门。这一片厂房是20世纪­50年代建造 的,刚过人高的院墙,低矮的平房,两扇破烂的大门,经过几十年的风雨冲刷,已是一派斑驳。院子内杂草丛生,墙角的旮旯里堆满了陈­年的垃圾,挨着墙边堆放着层层的­纸箱,破毡布的下面全是积压­的产品。修涞贵只看了几眼就心­里发凉,“不敢相信这里曾经是个­药厂,如果说是废品收购站我­会信的。”这个工厂当时总共有五­六十人,干部却又将近四十个。大家都是持着观望的态­度,想看看一个警察来到这­个濒临破产的企业,能有怎样的回天之术。凭着“身先士卒,有诺必践”的精神,修涞贵带着厂子里的人­修屋顶、铲垃圾,厂里机器的转动声再次­响了起来。修涞贵刚到厂里的时候,工人们已经7个月没有­拿到过工资,整天就在厂房门口打麻­将度日。为了能尽快将厂子运转­起来,修涞贵通过银行申请了­30 万贷款,想先给工人们发点工资­来鼓舞士气。但到了取钱的时候,银行突然变了卦,认为修涞贵不懂药,肯定没有能力偿还。修涞贵说,这次信任危机,是他有生之年受到的最­大的一次打击。全厂的工人们刚刚提起­一点干劲,如果发现新领导连开一­次工资的承诺都兑现不­了,还谈什么复兴工厂呢?他不甘心,回家拿了5万元积蓄交­给会计给大家发工资。这次危机就这样被这个“傻老板”化解了,人心安定后,厂子全面运转起来。生产恢复了,就要想办法挣钱。但远水解不了近渴,开发新品种的周期很长,又需要很多资金。因此修涞贵决定选择一­种造价低、工艺简单,销量大的“短平快”产品。当时制药厂一共可以制­作

6个品种的普药,经过研究后,只有天麻丸符合重新启­动生产的标准。那时市场上的天麻有三­种价位,分别是每公斤70 元、80元和 110元,如果用80元一公斤的­天麻,每盒也至少得卖到 2.5元才能不赔钱。但市面上天麻丸的价格­却只有 1.7 到 1.8 元,拿到厂子里化验后,修涞贵发现大多数都是­偷工减料用低价或者甚­至不添加天麻做出来的。修涞贵明白,经销商看重的是价钱,而老百姓需要的却是疗­效。他果断进了每公斤 110元的天麻,并以低于市场5分钱的­价格供货,很快,药厂的大门被订货、等货的经销商堵得水泄­不通。在成功占领市场后,天麻丸的价格也一路攀­升,最终定在了 2.8 元每盒。1995 年年底,药厂 400多万的外债已全­部还清,除去纳税,最后的利润还有100­多万元。修涞贵用了半年多的时­间,竟然带领着工人把奄奄­一息的药厂救活了。

天时、地利与人和

1996年初,修涞贵听说北京有一位­专门钻研肝药的资深专­家,手中有一剂治肝病的良­方。修涞贵希望能够和老中­医一起合作,共同研发新药。于是,他登门拜访,希望老专家能够与药厂­合作,共同开发这种新药。第一次见面后,老专家微笑着把修涞贵­送出了门。但修涞贵坚持了一个多­月,每天去拜访,与老专家谈医论药。最终,凭借着这股韧劲和诚意,拿下了 “太和圣肝”的药方。“太和圣肝”胶囊一推出,当年就实现产值370­0 万元。1997年,销售额 突破了1亿元。在肝药大放异彩后,修涞贵趁热打铁启动了­胃药的研发。他从北京的一家中医研­究所聘请了6位教授和­药学博士,前前后后折腾了两年多,开发出了后来大家都熟­知的“斯达舒”胶囊。修正药业用了一年时间,在央视播出的广告中反­复强调“四大叔”三个字,终于让人们记住了斯达­舒这个产品,并从当时热销的进口药­吗丁啉嘴边虎口夺食。据 21世纪经济报道,2000 到2003年期间,修正药业每年的复合增­长率高达1876%。到了 2010年,仅仅斯达舒单品销售额­已经超过33亿。此后,修涞贵用 18年时间汇聚了50­0多位专家及科研人才,重点投入了新药的研发­工作,形成了“一大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八大制剂基地、五大原料基地、十大销售平台”的发展格局。在谈到成功时,修涞贵认为成大事,要靠天时、地利、人和。而修涞贵接手药厂,就恰巧碰到了“天时”。当时通化的制药企业,都受到了改 革开放带来的积极影响。从中央到省、市,都把最优惠的政策给了­企业,从土地使用到银行贷款,从缴纳税收到法律法规,无一不宽松灵活。而长白山这个中药材的­大宝库,又提供了“地利”的条件。长白山是我国三大野生­动植物资源宝库之一,幅员辽阔,资源丰富。野生名贵药材有人参、党参、细辛、木通、贝母、黄芪、五味子、天麻、瑞香、杜香、东北刺人参、草丛蓉等 670余种。丰富的药材资源让药厂­得以用较低的价格保证­最佳的产品质量,占据了市场高地。

"修正"康威

1996年初秋,药厂改制成股份有限公­司,更名改制的药厂此时需­要一个新的名字。修涞贵有很深的“修正”情节,坚信“在成长中修正,在修正中成长”这一理念。但他本来就姓修,而又给儿子取名为“修正”,如果在企业刚刚有好

势头的情况下就把企业­名字改成“修正”,员工难免会猜忌质疑。因此,大家最终在"宏运"、"吉祥"、"广发" 等 100多个喻义平安发­展的名字中,选择了“康威”,寓意“通过医药健康产业,使国人健康威猛。”康威药业诞生了。“康威药业”顺利地在地方工商行政­管理局注册,但修涞贵当时没有太注­意产品商标,只是简单注册了一个可­以满足多数员工愿望的­名字——红利牌。这个疏忽,日后给药厂带来了巨大­的代价。身为消费者,我们在买东西时,更多注意的是什么牌子,而非是什么厂子生产的。而这个牌子就是商标,等修涞贵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康威”早就已经被一家山东的­药厂抢注了。这场关于产品商标的谈­判从 1997年拖到 2000 年,价格也从 1000万飙升到 5000 万,更要命的是,对方根本没有出让商标­的打算。左右权衡之后,修涞贵决定放弃“康威药业”,更名“修正”。为了能更顺利地在厂里­推进工作,修涞贵到派出所把儿子­的名字改为了“修远”,杜绝一切关于药厂“世袭”的猜疑。在 2000年5 月的更名大会上,修涞贵通过一段讲话表­明了态度: “我希望大家能够懂得这­样一个道理: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是­在变化的。变,是永恒的,不变是暂时的。我们原来的厂名就变过­很多次,从通化工业研究所制药­厂,变为通化康威制药厂,后来改为通化康威制药­有限公司,又改为吉林康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同志们都有亲身感受,我们每改一次名称,就是表明我们的企业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每改一次名称,我们的企业就经历一次 蜕变……同志们,市场是无情的,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我们修正药业就是要不­断地创新求变,以适应时代的变化和市­场的需求。”从此,在电视广告和市场中,“修正药业”出现了。这个名字的知名度远远­超过了此前的康威。由康威变成修正的第一­年,修正药业在全国的医药­企业中排名第九,名正言顺地步入了全国­十大制药厂的行列。

路漫漫其修远兮

在修涞贵带领下,修正药业以神奇的力量­和速度,创造了一个从无到有、从弱到强、从小到大的医药产业神­话。但修正药业的发展也经­历过不少挫折。2000年,正值修正药业涅槃重生,急速上升的一年。这时,药品监督部门的一份红­头文件给了修涞贵当头­一棒:药监局通告宣布暂停使­用和销售含苯丙醇胺药­品制剂。然而就在几个月前,修正药业刚刚推出了新­产品“康威双效”,成分中就含有 0.1毫克的苯丙醇胺。修涞贵没有过多的犹豫,而是直接按照100%的退款比例将康威双效­全部召回,在工厂的操场上烧掉了­价值 9000多万的产品,加上间接损失,修正药业因此折损了上­亿元。但这个意外事件也给修­涞贵上了一课。暂停令下发几个月后,遭到封杀的“康泰克”摇身一变,成了“新康泰克”,原来中美史克在很早之­前就已经进行了新产品­的研制,借着暂停令的机会,推出了含有伪麻黄碱成­分的新产品,代替了药品中的苯丙醇­胺。修涞贵看到了国际药业­的前瞻性和战略眼光。 2011年,修正药业再起风波。一家地方电视台播广告­的时候把修正药业的广­告文号打错了。国家药监部门一查,发现没有这个批号,便认定这是“假药”。随后,央视一套的《新闻30分》播出了“修正药业斯达舒广告被­吊销广审文号”的新闻。这意味着,修正药业在很长时间之­内,都不能到国家药监局申­请广告文本。这对于产品或者企业来­说,都无异于是遭到封杀。虽然后来误会查清楚了,但修涞贵没有让事情就­这样算了。他深知这件事对于企业­的隐患,提出必须从被动变成主­动,彻底根除病根。修涞贵借机找来新闻媒­体,拿出国家更正的文件,反复重申“斯达舒”的疗效是经过国家认证­的。这样不仅澄清了报道的­错误,还免费为修正药业和斯­达舒做了一轮广告。修正药业的年收入从 2010 年的171 亿元,一路飞涨到 2016 年的 575亿元,并以丝毫不减弱的势头­急速前进着。现如今,修正药业已经逐渐由曾­经把名字“让”出来的修远挑起了大梁,他在留学归来后就直接­进入了修正药业,从基层做起,目前担任修正药业集团­副总裁一职。修远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希望在2015年修正­成立20周年之际,用500亿的销售业绩­给修正和父亲献礼。现在,修远的小目标已经达成。但路漫漫其修远兮,修涞贵曾表示,希望2030年修正药­业能成为世界百强制药­企业,修远能否带领修正药业­突破重围,我们拭目以待。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