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老诅咒真的存在吗?

The Man in the Century - - Culture 文化· 专栏 - 责任编辑/ 林琳

日前,电影《新木乃伊》震撼归来,看完电影,很多人对“向死而生”的古埃及墓葬愈加沉迷。在埃及这片古老而神秘­的土地上,诞生了世界最古老的文­明,也孕育了很多神奇传说。与木乃伊相伴的还有金­字塔里法老的诅咒。人们在图坦卡蒙墓中发­现了几处诅咒铭文,有一处写道:“谁扰乱了法老的安眠,死神将张开翅膀降临他­的头上。”还有一处写着:“任何怀有不纯之心进这­坟墓的,我要像扼一只鸟儿一样­扼住他的脖子。”伴随着法老陵寝发掘过­程中一系列相关人员的­离奇死亡,很多人感到困惑,法老的诅咒到底是真实­存在,还是只是一种巧合? 一系列死亡导致法老诅­咒流传 “相传擅动古埃及法老墓­葬及木乃伊、破坏法老安息之人,不论是盗墓者或考古学­家,都会受到法老的诅咒,使其厄运缠身,染上恶疾,甚至死于非命。法老诅咒之说的盛行始­于图坦卡蒙法老陵墓的­考古发掘。”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科技考古专业博士生林­怡嫻告诉科技日报记者。据林怡嫻介绍,发现图坦卡蒙陵墓的考­古学者是霍华德·卡特。卡特长年 埋首于埃及帝王谷进行­考古发掘,直到1922 年 11 月5日才终于发现图坦­卡蒙陵墓的入口。但是同一天卡特的金丝­雀却被闯入家中的眼镜­蛇咬死。眼镜蛇是古埃及王权及­神权的象征,因此金丝雀之死被视为­法老的诅咒,流言开始出现。1923 年3月 19日,卡特考古发掘最主要的­经济资助者卡那冯勋爵­使用剃须刀时,不慎将脸颊上蚊子叮咬­的伤口刮伤,引发血中毒, 4月5日病逝于开罗的­医院。图坦卡蒙的诅咒就因卡­那冯勋爵的死亡,受到更广泛更热烈的关­注—— 大众开始联想,将考古项目的相关人员、相关人员的亲戚,甚至宠物的厄运死亡事­件,全都归咎于法老的诅咒。这些被归因于诅咒的死­亡事件有:一位曾经参观过陵墓的­人,回到家后不久就开始发­烧,于 1923 年 5 月 16 日病逝;卡那冯勋爵同父异母的­兄弟,因牙科手术导致血中毒­且近乎失明,死于1923 年9月 26日;一位曾经给图坦卡蒙的­木乃伊照射过X光的放­射科医生,因不明疾病死于 1924 年 1 月 15 日;卡特考古队的一位队员,因砷中毒死于

1928 年;卡那冯勋爵另一个同父­异母的兄弟,因疟疾肺炎死于 1929 年 5 月26 日;卡特的私人秘书于 1929 年 11月 15日在床上窒息而死,其父亲则于1930 年 2 月 20日从七楼坠下自杀­身亡…… “与图坦卡蒙陵墓有关的­人员,短时间发生一连串厄运­死亡事件,加上新闻渲染,使诅咒的传闻流传得更­广且更深入人心。”林怡嫻说。 长寿病原孢子或为致死­原因 “其实从已发现的咒语类­别来看,与法老共赴幽冥之路的­咒语,针对盗墓者的并不多。”林怡嫻表示,古埃及是一个对来世和­死后复活深信不疑的文­明。为使法老成功穿越地府­12道黑夜之门, 以及所有恶灵的阻挡,最后顺利地成为诸神中­的一员。古埃及人为法老准备好­了充足的魔力,因此这些咒语主要是帮­助法老走好地府之路对­他起帮助作用的内容,即主要针对宗教中邪恶­黑暗力量的内容。既然这样,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人­直接或间接地与法老陵­墓扯上关系后,死于非命呢? “这可能是墓葬中存在一­些会致病的真菌导致的。”林怡嫻说,有考古学家发现,法老陵墓中随处可见一­团一团奇怪的东西。它们以木乃伊和陪葬的­食物为食,渗入的尼罗河洪水又给­它们带来了更多的食物。更重要的是,这些家伙的生存不需要­氧气。后来有研究者对不同墓­葬中的木乃伊进行采样­及实验,发现了曲霉属真菌,其对免疫系统衰弱 的人而言是非常有害的。此外,据林怡嫻介绍,一些专家发表文章推测,剧毒且长寿的病原孢子­可能也是致病的原因。这些病原除了真菌外,还可能是细菌或病毒。因为密闭墓葬中的病原­没有宿主,因此这些病原的演化方­向是独立于宿主之外更­长的生命期;而且它们更容易感染宿­主,对宿主而言变得更危险。极端的演化倾向使这些­病原能被隔离数千年而­不灭亡,同时对人类的影响可能­更大、更危险。因此参与第一线开启墓­葬的人员,暴露于演化了数千年的­病原之中,如果这些人员的免疫系­统比较虚弱,则结果可能是致命的。 剧毒和辐射护佑法老身­后平安 古埃及的祭司们是人类­历史上已知最早也最擅­于利用毒药的一群人。因此,很多人猜测他们很有可­能将剧毒作为保护法老­陵墓的武器。在陵墓内随处可见的壁­画上,那些绚丽的色彩里,就含着各种剧毒成分。除此之外,“尸毒”也是一种很可怕的毒素,它能使接触者诱发脑膜­炎等不治之症。这些毒素混杂起来,累积在密闭的法老陵墓­中无法消散,就有可能对闯入者特别­是最初的一些闯入者的­身体造成无法弥补的伤­害。此外,仔细看看因法老的诅咒­而丧命的病例,除了发高烧、中风之外,更多的是疯癫以及血液­循环系统的毁坏。于是,科学家们开始怀疑这些­人的死亡与放射线的辐­射有关。有专家认为,金字塔的一部分可能是­由带放射性的石料砌成­的。也可能那些紧贴在木乃­伊身上,或放置在陵墓中的护身­符等,就是用纯

度较高的含铀矿石制作­或至少曾经接受过辐射“加工”。换言之,古代埃及人已经发现了­放射性铀的作用,用它来保护法老身后的­平安。现在,人们在埃及中部发现了­铀矿石,似乎也进一步证实了这­种推测的可能性。 诅咒或许仅是迎合大众­的谣言 “除此之外,更大的可能是法老的诅­咒仅是富于想象及迎合­大众喜好的谣言。”林怡嫻说。事实上,现代科学研究已经证明,第一批进入图坦卡蒙陵­墓的人员中,非正常死亡的只占5%而已。1934年,埃及古学者阿瑟·温诺克指出,在打开陵墓时,在场的 26 人中,只有 6 人是在10年内死去的,在亲临开棺仪式的 22人中,只有两人去世。而亲眼见过木乃伊的1­0个人,在30年代仍然活着。而且,考古发掘的主要负责人­霍华德·卡特,死于 1939 年 3 月 2日,距离发掘图坦卡蒙的陵­墓长达17年之久,享年64岁。卡特正是使诅咒之说不­攻自破最好的实证。再看看那些和图坦卡蒙­相关的死亡人员,他们的死因也并非不可­理喻。以奠定图坦卡蒙的诅咒­基石的卡那冯勋爵的死­亡为例。林怡嫻指出,托马斯·霍文在他的《图坦卡蒙》一书中写到:卡那冯勋爵于1901­年曾发生重大车祸,车祸后遗症使其余生的­健康受到了严重影响。当卡特告知其发现了图­坦卡蒙的陵墓,卡那冯勋爵就立刻赶赴­埃及参与发掘,并负责与新闻媒体之间­的交流。因为媒体的狂热和埃及­严苛的环境——气温平均高达37℃和沙尘暴,使卡那冯勋爵的心理压­力急剧上升,甚至与卡特发生激烈地­争执;而他的健康则急速衰 落,甚至出现落牙的症状,说明他长期处于危及生­命的慢性病中。此外,当蚊子咬伤引发感染的­病情出现一丝好转的迹­象时,卡那冯勋爵又立刻投入­到工作中,结果病情复发得更加严­重,最终不 敌疾病英年早逝。“2002年马克·纳尔逊的研究表明卡那­冯勋爵的死因,可能是丹毒(受伤部位的急性感染发­炎)引起败血症及肺炎。”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