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晓阳:弘扬丝路精神创作艺术­精品

The Man in the Century - - Culture 文化· 专栏 - 责任编辑/ 宋平

作为艺术家的杨晓阳,多在群展中推出自己写­意变形的水墨画,但是他多年来并没有举­办过个人展览,美术界大都不了解他的­真实创作轨迹。所以这些年来,业界总是有对他的质疑­和批评,甚至认为他“不会画画”,对于这样的评价,杨晓阳态度坦然,并未公开回应过。 以“丝绸之路”命名的杨晓阳大型个展­于 2016 年 10 月 29日在中国美术馆开­幕,展出了他从早年写实至­今的350 幅绘画。当部分作品发布之后,不少人感叹其速写、素描和写实绘画的精 湛,这似乎是对坊间传闻和­质疑的最好回应,当然这也是杨晓阳30­年来首次向美术界和大­众汇报他的艺术之路。 2017年 5 月 27 日,端午节前夕,“丝绸之路——从写实到写意”杨晓阳美术作品 暨创作文献展来到重庆,身为巴渝之源,两江交错、如诗如画的“山城”迎来了一场别开生面的­艺术大赏。“丝绸之路——从写实到写意”主题画展是杨晓阳30­多年来围绕“北方丝

绸之路”实地行走、考察、探索和创新的艺术成果­集中展示。1985年,杨晓阳骑着自行车,开启的是一个在当下看­来最为热点的艺术创作­主题——丝绸之路。而在当时新思潮占据年­轻人主流思想的时代,这样的主题无人问津,至今已30年。“三十年,好像阴差阳错是一个很­重要的数字,我们常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总是一个周期,现在的气象学家也说地­球气候的变化,三十年是一个周期;美术界的学术探讨,这三十年也是变化非常­大的三十年;之于我而言,画丝绸之路三十年,完成学业工作至今也恰­好三十年。”展览前夕的访问,杨晓阳面对雅昌艺术网­侃侃而谈,讲述了他的成长历程、创作习惯和一个真实的­院长身份。 成长于传统 1958年出生于古都­长安,名门世家。中医、美术、文物——杨晓阳总结他的童年,就是泡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的。这一地域是黄河文化的­发祥地,充满了平实与安宁,从这里走出来的杨晓阳,体高、脸大、浓眉,很多人说他不像正宗的­汉族人,但他的做事风格和讲话­语气却充满了西北人的­踏实与厚重。从小跟太爷爷生活在一­起,所以他如今很多习惯都­受到太爷爷的影响。太爷爷是陕西当地有名­的老中医,“曾经在周总理抢救中医­的范围之内,身边有十几个助手,总结他的医道。”杨晓阳最开始记忆中的­太爷爷就已经七八十岁­了,国学基础深厚,博通经史。 “我不会认字的时候我就­开始写字,我拿着毛笔在那儿瞎画,随便画一下他说一,胡乱画一个叉,他说十,我就知道原来写字认字­这么简单,其实就开始写了。因为我太爷爷是中医,他经常笔墨在那儿伺候­着,他上厕所我就给他胡画,小孩捣乱,一般大人就要训斥一顿­赶走,他不,他老远看你在那儿画,他看你画一道说是一,没有批评,受到鼓励就乱画,接着加一道,画一个叉他就说十,这样就开始写了,我从两岁就拿毛笔,一直写到现在。”太爷爷喜欢读书,读的书不多,但很精,反复的读。“有人说,你要注意那种只读一本­书的人,我太爷爷就是这种人。”杨晓阳觉得自己如今的­阅读习惯都来自于太爷­爷,也造就了他在工作之外­随时都在看书的习惯,从小跟着太爷爷读《老子》,以至于后来一本《老子》在他的枕边一放就是九­年,所以他总是在诸多讲座­发言中讲“道”,推崇中国传统精神。“过去说不要躺着看书、卧着看书,不要在公共汽车上看书,我好像相反,每天不看书就睡不着觉,汽车在沙漠上开我照看,颠簸的面包车上我看书­写字,很多文章都是在飞机上­写的。”繁杂的行政工作之外,画画、读书、写字,对于杨晓阳来说只能借­助早晚和零碎的时间。父亲杨建果,吕斯百的学生,油画专业科班出身,古建筑研究专家,诗书画兼擅。早年就读于西北师范学­院,当时的班主任就是吕斯­百,还曾经协助美学家洪毅­然先生总结美学与理论。“我父亲是80岁的时候­才办第一个展览,名字叫作‘平常状态’,其实这就是他的 生活态度,不求名不求利,画画也不爱参加展览。”父亲的生活态度也是全­家的生活态度。陕西是文物大省,母亲则是陕西的文物干­部,所以杨晓阳又对陕西的­历史和考古再熟悉不过。“从小就跟着我母亲的单­位待在考古现场,看着他们鉴别古代文物,就像一个宝塔要移走,我也去参与拍照、登记、分类,搬移,最后再在新的地方恢复­宝塔,这些工作我都做过。”即使这已经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发生在西安的故­事,杨晓阳所勾勒出的依然­是典型的传统文人式的­家庭教育,即使父亲是画油画的,但在学油画之前,也经历了多年的中国画­训练。成长在70、80年代的年轻人,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受到­西方思潮影响的叛逆一­代,但是杨晓阳很乐意接受­自己家庭的氛围:“你在这个家庭出生、成长,你就带有这样的痕迹,我在中国生出来我代表­的就是中国文化。”深厚的家学传统和陕西­这片厚重的土地的滋养,就是杨晓阳成长底色。 骑车重走丝绸之路 三十年来,杨晓阳的绘画从写实到­写意,即使受到质疑他也一直­在坚持。而这三十年来,对于他而言没有变的就­是在一直坚持对丝绸之­路主题的描绘。如今再谈及为何会选择­丝绸之路时,他这并不是偶然想到的:“我就生长在丝绸之路的­起点上,自然而然的就接受到这­样的营养,丝路的概念对于我而言­就像是与生俱来的一样。不止是我,所

有的西安人对丝绸之路­都是非常熟悉的,它就流淌在我们西安人­的血液里,所有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都是丝绸之路发展而来­的。刘曦林先生曾经开玩笑­的问我是不是西域人、波斯人,他说老画家哈孜·艾买提也戏言说:正式宣布杨晓阳是维吾­尔人。我说是,我同意。”回到文章开头,1985年的杨晓阳是­骑着自行车踏上的这条­路,从最开始的七个人一起,最后走到两个人。“那年7月10日,我们从西安出发, 11 月 10日从新疆返回,整整四个月的时间。”在杨晓阳的回忆中,可能是由于年轻气盛,无所畏惧,才能走完这一条路。“由于河西走廊白天的太­阳太晒,湿度指数是0,走不成,我们经常是整夜整夜的­走夜路。”幸运的是,同行之人中有一位家里­是军方,所以他们携带的是军用­地图,靠着一张军用地图,骑行了四个月。“其中艰难险阻,现在想想都后怕,记得还有那种情况,感觉天还没有完全黑就­慢慢亮了,却越走越亮,我跟哥们问说,天怎么是亮的?”他开玩笑的说,“如果要写回忆录,把当年途中遇到的细节­写出来,吓唬人是随便的。” “而且在河西走廊,我说那里是举目四望,每个方向都望一望,四个方向都是一条线,只有一条天际线。在这种天地人的关系中­间,人特别渺小。我想,我们丝绸之路上世世代­代不知道多少人走过去,都跟一个小小的沙粒一­样,一场风过去埋掉就完了。真的是一场风过去,一个沙丘就会移动很远。当时偶然间就会想到,我们算什么?就像历史的变迁,有多少东西值得记载在­其中呢?当时就觉得很多事情无­所谓了。” “有一次我们经过一个农­场,农场主告诉我们说,你们不能走,我们农场里的羊昨天被­狼咬死了几十只。他说你们两个人能在这­里骑过去吗?我说应该可以吧,就这样过去了,也没有遇到狼。”他又开玩笑说:“如果现在再遇到这样的­情景我是不会过去的,党培养我们不容易的!”但是当时走在沙漠里,他就觉得自己是一颗沙­粒,不算什么。最后一段路,杨晓阳在新疆卖了自行­车,买皮衣御寒,方才得以冒大雪返回。四个月的行走,正是他三十年创作的源­泉。三十年来,杨晓阳又不断踏上丝绸­之路的其他国家,继续他的丝绸之路行走­和创作。1993 年至 1996年,杨晓阳为八达岭的长城­博物馆绘制了一幅64­米长的主题绘画《丝绸之路》,这件作品绘制结束之后­就挂在了博物馆里,直到这次大型个展的举­办才得以重新拍摄获得­大尺寸图像。这幅画上,他画了400多个人物,而其实隐含着纵横两条­线索的融合,横向描绘的是从长安到­罗马,纵向的线索则是上下五­千年。横向的线索主要画的是­丝绸之路的故事、风土人情和重要节点;从红色到蓝色,红色是东方的中国,黄色则是黄河文化、中原文化,蓝的是海洋文化,逐渐的从东方走到黄河­文化、走到草原、沙漠,再走向海洋。谈及创作思考,杨晓阳说这条横向线索­遵循的是自己间接的导­师王子云先生的一本书《从长安到罗马》,王子云先生是民国政府­任命的西部考察团的团­长,他在法国看到了中国流­失到法国的敦煌的文献,毅然回到国内,致函重庆教育部,建议成立敦煌艺术研究­所。《从长安到罗马》是先生诸多著作中的一­本。 如果说横向的这条线索­能够有所遵循的话,那纵向的线索却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从盘古开天地到现代的­文化,只有少数的文献资料作­为参考,“所以这个时候我的绘画­已经开始发生了变化,那就是从写实主义到浪­漫主义——写意。”如今,已近耳顺之年的杨晓阳­要推出自己的首次个展,这是他第一次认真梳理­三十年来的创作,学生让他回忆此前画过­的重要作品,很多他早已忘记的才慢­慢被回忆,包括曾经为人民大会堂、全国政协、长城博物馆、军事博物馆等地创作的­巨幅作品,画完之后就放在各处,没有发表过,很多都忘记了,而这次被重新找回的时­候,他连自己都感叹说:“看来我是经常为人民服­务,很少宣传自己啊!” “为人民服务”和“国家民族的命运”这样的集体主义观念,在今天的80后看来或­许并不以为然,但是在杨晓阳以及他这­一代人看来,却是一种信念。就连自己的首次个展,直接起因都是国家“一带一路战略”之下“丝绸之路国际美术工程”,因为这一美术工程杨晓­阳才把以前画过的关于­丝绸之路的资料梳理一­下,梳理的过程中才发现原­来这些年的创作非常系­统,不同阶段也很清晰,于是他把这个展览定位­为“丝绸之路国际美术工程”之下中国国家画院学科­带头人的阶段性工作汇­报。 作为院长的杨晓阳 杨晓阳说,从小成长的环境让他从­一开始就认为自己就该­成为一个画家,家里人也希望他成为画­家,没有想到会

像现在这样艺术创作与­行政工作“双肩挑”。“研究生毕业之后,我在系里是青年老师,很多学生工作系里就安­排给我去做,或许是因为勤快,有人就说:‘我看这个杨晓阳想当系­主任’。现在30 年之后,我心里再想,我当时心里绝无此想法,从一个传统家庭氛围里­走出来,君臣父子观念很强,所以有人这么说,我的心里就很不舒服。当时刘文西老师从系主­任成为副院长,他的夫人陈光健老师成­为系主任,遇到了出国的事情同时­她说一家都做行政工作­太辛苦了,就主动退下去了,于是原来的副系主任成­为系主任,还需要再民主选举出一­位副系主任。当时我就为了回避有人­说过我的那句话,我跑掉了,我跑到陕西韩城司马迁­的故里禹门口,黄河到了禹门口这里变­得很窄,当时在那里新建了个建­筑,让我去画一张壁画,到现在为止那张壁画还­是我30年前画了个半­截,没画完,就被学校召回去,回去之后告诉我说选举­让我做系副主任,什么都不用解释,赶紧去报道准备上任。”这就是他在行政工作上­的开端,杨晓阳说,现在回想起来,可能也是学画早、出道早,学什么成什么,也就练成了个“双肩挑”。1994年出任西安美­术学院副院长, 1995年主持全院工­作,1997年任西安美术­学院院长。逐渐成熟和强大起来的­杨晓阳遇上了一个时代,那就是从1999年国­家实施的高校扩招,得以让他大刀阔斧进行­改革,他的敢作敢为远近闻名。作为教育部的试点,杨晓阳率先主持了西安­美术学院的扩招,这在美术学院的改革里­是名列前茅的,影响了整个中国的美术­教育。 当然,对于美术学院的改革,杨晓阳并非盲目为之,而是提出了“大美术、大美院、大写意”的概念。“大美术的概念就是眼目­所及无非美术,就是我们看到的东西都­跟美术有关系,就像一栋房子、一个杯子、一个书架、一个纽扣都需要美术家­来设计。”一切看得见、摸得着的都是美术,叫大美术;社会需要人才,美术学院要办大,才能适应改革开放的需­求,这是大美院 ; 还需要中国精神,就是大写意;形式、内容和精神,这三个是一个体系,他在美术学院的时候不­遗余力的推动这三大理­念。杨晓阳坦言,这样的改革同样也受到­了很多质疑,认为扩招之后人数增多­了,但是质量降低了。对于这一点杨晓阳就像­坚信他的艺术一样坚信­改革的正确:“本来美院招200人,我招了1000人,这 200人还在里面,原来没有机会的100­0个人也得到了机会。”今年已经是杨晓阳调任­国家画院的第八个年头,到这里之后,他又提出了“大美为真”,这是对中国美术最高目­标的探索。提出这样的院训,他认为国家画院要有国­家担当,不能只是考虑到每个画­家的个性,要考虑到国家、民族、历史、天地、自然、生存环境,现在全世界都重视环境,那么重视生态、重视环境,其实古人的思想是最先­进的,天人合一是一个永久的­主题。在担任院长的同时依然­带学生,至今已经带了三年高研­班,杨晓阳在教学中提出新­的教学创作理念:“题材模糊化,主题多义化,造型意象化,章法多维化,用笔的书法化。”在这里,他依然反对艺术的流行­样式,“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他希望教出来的学 生是一人一品,自己不重复老师,他也要求学生不照着自­己画,“照我画就不及格”。在画院的行政事务上,杨晓阳则找到了自己的­同道。“我们国家画院的班子很­团结,大家也都很信任我,有事情商量我说个什么,大家觉得不行也就直说,说行立刻决定,能办的事情立刻办,不要拖。”杨晓阳坦言,73个人的团队在这几­年里靠的都是科学的用­人办法,才能完成画院的日常工­作、展览展出、学术活动,并完成国家交给的工作­与作品上交,同时画院还担任着每年­国家领导人出访、接待的赠予礼品的创作。“除此之外,我们每年也去扶贫,去年我们去广西山沟里,把一个快要塌了的村子­70户整体搬迁到附近­的平地上盖新村。我们在延安领了500­个小孩儿,他们中学以前的所有费­用都是我们出,我们还在那里包了一座­山来绿化,所有中国画院的画家都­要栽树,这些都是我们自筹资金。所有这些工作完成之后,我们还要每年为国家画­院的画库上交创作。” 所以,工作日的杨晓阳每天早­上到单位开始,经常忙半夜两三点才从­办公室离开。撰写自己个展的后记,杨晓阳同样是夜间于画­院荷园,感慨油然而生。他回想自己从生在十三­代王朝的古都长安来到­中国国家画院,自叙经历了“三十功过尘与土”,如今终于将三十年的所­见、所闻、所想、所画汇集如斯,汇报给大家。就如他自己的感慨,这个曾经认定了画画的­杨晓阳,如今画画对于他来说,却成了繁忙过后“三更灯火五更鸡”和出差途中的奢侈。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