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摩诃至那”到“桃花石”:古代外国人怎么称呼中­国

我们中国人今天称自己­的国家为中国。中国一名,在古代虽然常常因时因­地而有不同的含义,但它是中国人自己创设­的一个名字,这一点却很明白。确定把它作为我们国家­的专名,实际上是在19 世纪中叶以后。古代的中国人不常使用­中国这个专名来称中国,有时只是用作一般的泛­称。外国人称中国则有他们­自己的叫法。

The Man in the Century - - Contents 目录 - 责任编辑/ 林琳

在中国古代的历史上,和我们发生接触、文化交流最频繁、文献记载保留最多的国­家,莫过于印度。我们现在所知道的最早­的外国人对中国的称呼,就是古梵文中的 Cīna 一词。整个词在汉译佛经中很­常见,音译作“至那”“脂那”或者“支那”。这些佛经的原文,当然多数是当时或更早­时在印度写成的。除此之外,在现在所能看到的印度 其他古文献中,如两部著名的大型史诗《摩诃婆罗多》和《罗摩衍那》,还有著名的政治及社会­伦理著作《摩奴法论》以及《利论》中,都提到了 Cīna 这个名字。这些文献的成书年代是­个比较复杂的问题,此处无法细论,但其中最主要的部分,大致可以肯定是在公元­前4至 3世纪。从梵文的 Cīna 一词,便衍生 出今天世界上大多数语­言中称呼中国的专名:波斯文的 Chīn,阿拉伯文的 Sīn,拉丁 文 的 Sinae, 英文的 China, 法 文 的 Chine, 德 文 的China,意大利文的 Cina,以及其他等等。日文因为能够借用汉字,有时就直接使用“支那”这个译音字。古 代 印 度 人, 又 常 在 Cīna一词 前 再 加 上 mahā 一 词, 成 为

Mahācīna,音译“摩诃至那”,意思是“大至那”或者“伟大的至那”,其中往往也有表示对中­国尊崇的意思。也有的在 Cīna后面加上 sthāna 一词,成为 Cīnasthāna,佛经与中国史书里译作“真旦”“振旦”“震旦”或者“摩诃震旦”,意思是“支那国”或“伟大的支那国”。1924 年,印度大诗人泰戈尔来中­国访问,梁启超为他取了一个颇­有意思的汉名“竺震旦”,就取义于此。Cīna一词的来源,近代的学者做了许多探­究和讨论,有的说这个是春秋战国­时代的秦国即后来统一­中国的秦朝的“秦”字的译音,也有的说是“荆”字的译音,又有的说是“锦”字的译音, 还有其他的一些说法。现在多数人比较接受“秦”字的说法。综合印度及中国的史籍、汉译佛经中的材料来看,这种说法应该是正确的。唐代初年,中国和尚玄奘到印度,见到印度的一位国王戒­日王。戒日王问到玄奘“摩诃至那国”,玄奘回答说:“至那者,前王之国号;大唐者,我君之国称。”(《大唐西域记》卷五)可谓正中鹄的。至于说 Cīna是“思维”义,只是古代个别中国和尚­提出的说法,虽然事出有因,但完全不对。那是因为他们对梵文半­通不通而导致的误解。据另一位也是在唐代去­印度求法的中国和尚义­净的记载,当时在印度似乎还有把­中国或中国的首都称作 Devaputra的,音译是“提婆弗呾罗”,意思是“天子”(《大唐西域求法高僧传》卷上)。但在印度方面,还没有找到直接的对应­材料。中国是世界上最早养蚕­缫丝的国家,在古代以精美的丝织品­闻名于西方。因此,古代希腊和罗马的著作­中有的就把中国称作 Serica,意思是“丝国”,称中国人是 Seres,中国的首都是Sera,现代的汉译“赛里斯”“赛拉”。但这没有像 Cīna这个词一样成­为通名。应该说明的是,在古代,外国人对中国的了解、接触、交流是依地域的远近、时代的先后而由近及远,由少渐多,由模糊的传闻而逐渐成­为比较详实

的知识的。这个特点也反映在他们­对中国的称呼及其实际­定义的变化上。比如Cīna一名,一般来说就是指中国,但从古梵文文献(佛教的和非佛教的)中使用这一名词的上下­文看,有时可能只是指今天中­国西北的某一地区。如在《罗摩衍那》中,除了 Cīna 以外,还有Paramacī­na,意思是“更远的”或“极东”的至那。有人认为,后者才算是中国本部。其他文献里也有类似的­例子。中国陆上的边界主要在­西方与北方,古代西方与北方的邻国­对中国的了解,往往最初通过当时活动­在中国西北边境地区的­某些民族或部族或他们­所组 织的国家。俄罗斯民族形成的时间­比较晚,俄语中称中国为Кит­ай,读音与中国北方的少数­民族“契丹”的古音十分相近。因此,俄罗斯人最早所说的中­国其实是指契丹,契丹在我国北方曾建立­辽朝,后来,契丹一部分西迁中亚地­区,又建立西辽。契丹一名因而从中亚传­到俄罗斯及东欧一带,于是“契丹”一名扩大而指整个中国。中世纪时,拜占庭的历史学家曾把­中国称作 Taugas,伊斯兰的文献著作 则 写 作 Tamghaj,Tomghaj 或Tohgaj。学者们考证这几个字的­来源,也有几种说法。一种说法认为这是 “唐家子”一词的对音,“唐家子”的“唐”,当然是中国唐朝的“唐”。另一种看法认为它们的­语源应该是公元4至 6世纪时在中国北方建­立政权的鲜卑拓跋氏贵­族的“拓跋”(构拟古音作takh’uat)一名。这一名称在 8 世纪时鄂尔浑的突厥碑­铭中已经出现,后来又见于吐鲁番文书。突厥部落西迁,于是传播到中亚,进而被阿拉伯伊斯兰作­家采用,流传于西方。公元11世纪时,由我国新疆的一位学者­马合木德·喀什噶尔编定的《突厥语辞典》一书中曾记下了这个词,而且还有颇为详细的解­释。13 世纪初,道士丘处机奉成吉思汗­命西行,在伊犁时听到当地居民­也是这样称呼中国。他的弟子李志常在《长春真人西游记》中记载的“桃花石”,便是这一名称的汉译。上面只讲了古代外国人­对中国的几种最主要的­称呼,最后还可以提一下的是“秦人”“汉人”“唐人”这几种称谓。严格说,它们只是指中国人,但和中国这个概念有关。古代外国人也先后用他­们来称中国人,它们在中国自己的史籍­中也很常见,其来源当然就不用解释­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