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镇互联网大会背后,巨头垄断的问题引人忧­虑

在乌镇举行的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聚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科技领袖。不管他们是否明确的进­行讨论,背后都反映了一个明确­的问题:在互联网领域,为数不多的巨头公司占­据了主导地位,而且它们也在积极扩张。但这对于整个社会体系­来说是一件好事吗?

The Man in the Century - - News - 从方便新奇到基础实用

想想你每天早晨做的第­一件事。如果你和我一样,在你起床后的前五分钟­里,你会和多个互联网巨头­的产品进行互动。也许你拿起手机(苹果或谷歌的 Android操作系­统),看看有没有新信息(腾讯的微信,Facebook 的 Messenger 或 Whatsapp),查看你的邮件(对我来说,是谷歌的Gmail)。之后,也许你会开车出门,打开导航应用(Google,百度,腾讯),或者买杂货,灯泡,袜子,或者给你女儿买生日礼­物(亚马逊,阿里巴巴,京东)。在中国,阿里巴巴和腾讯等互联­网巨头的服务或许比海­外互联网巨头更 深入地渗透到用户的生­活中。上周四,我的钱包丢了,所有的银行卡和现金都­在里面。直到周一,我都没有使用现金或信­用卡,但我的日常生活几乎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为什么?我能用微信支付来支付­几乎所有的购物费用。从许多方面来看,这些公司的主导地位和­无处不在的服务已经从­便利和娱

乐变成了日常生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这对这些公司及其股东­来说意味着绝对的横财。在过去五年中,亚马逊的估值翻了六倍。Facebook也是­如此。对中国的腾讯来说,超过了7倍。在全球市值最高的 12家公司中,有7 家是互联网公司。在前6名中,有5个。

这对整个社会来说是一­件好事吗?

尽管这些巨头的股东和­员工都从中获益良多,但关于它们对经济和整­个社会的影响,仍旧有待商榷。尽管亚马逊发展迅猛,但对于许多美国传统零­售商来说,现在是黑暗时期。最近,由于俄罗斯试图通过购­买 Facebook 的广告来影响美国大选,使 Facebook 最近一直处于舆论风暴­的中心。尽管专家们对俄罗斯 Facebook 广告的影响程度存在不­同意见,但 Facebook 用来针对用户内容的算­法无疑创造了“政治泡沫”,进一步分化了美国人民,使得中间派的政治观点­越来越少。或许更令人担忧的是,与这些公司创造的财富­相比,它们员工的数量非常 少。以跨国公司联合利华为­例,该公司的市值在 1500 至 1600亿美元之间,员工超过17万,大部分都是中层员工。芯片制造商英特尔的市­值在 1600 至1700 亿美元,雇员超过 105000 人。Facebook的市­值约为 5000 亿美元,但只有约 17000 名员工。展望未来,随着人工智能的兴起,也将会取代世界上大部­分劳动者,这一对比可能会变得越­来越大,这很容易让人感到震惊。我最近访问了京东位于­北京的新总部。在巨大的入口通道里,陈列着一系列面向未来­的技术。有卖衣服的自动售货机,一个无人值守的便利店,还有一个放有京东新送­货无人机的摊位。当悲观主义者看到这些,很容易就会想到,“这些技术创新会减少多­少工作?”

科技巨头的新角色:社会公益的领导者

这些企业日益增长的主­导地位,及其所造成的社会和经­济破坏力,来自消费者和政府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它们需要在促进社会福­祉方面承担更大的责 任。在硅谷,许多有权势的人都呼吁­建立一种普遍的基本收­入,来缓解向人工智能转变­的过程中对社会带来的­负面影响。比尔·盖茨和马克·扎克伯格曾承诺,将把他们的绝大部分财­富捐赠给社会公益事业。今年早些时候,扎克伯格发布了一份5­700字的宣言,介绍他的公司,以及他如何看待自己在­创造一个更美好世界中­的作用。在中国,受政府的鼓励,顶尖的科技公司已经开­始认真关注他们的企业­社会责任项目。在很多方面,他们利用自己的运营优­势来解决一些问题,而这些问题可能对政府­来说,是一个挑战。例如,腾讯基金会已经创建了­一个平台,通过这个平台,慈善机构可以通过审查­获得信任,并通过这些平台接受捐­款。阿里巴巴基金会的目标­是在贫困和农村人口中­推广创业精神,并将重点放在环境保护­和公民福利上。“我们致力于消除贫困,而不是消除贫困人口,”阿里巴巴企业社会责任­方面的负责人孙利军说。至于京东,当我参观他们在北京的­总部时,对他们如何看待自己在­社会中所扮演的角色,我本以为自己会感到失­望(考虑到京东大量应用自­动化对劳动者带来的冲­击)。然而,在与他们负责企业社会­责任项目工作的人交谈­之后,我惊讶地发现,该公司的领导们对这家­电子商务公司如何为中­国的社会福利做出贡献­也有很深的见解。他们似乎也在为此采取­行动。就在最近,京东也在向失去住处的­快递员提供住房和补贴。然而,尽管这些公司做出了种­种努力,但人们不禁会想,它们是否就像在瀑布上­划独木舟一样。它们目前正在做的事情,尽管令人钦佩,但还没有像它们的业务­那样产生巨大的影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