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墙脚的来了是时候想­想留人的事了

最近,颜宁获评某新闻机构的­年度科技人物,又上了新闻。上一次她广受关注的新­闻发生在去年 5月— —颜宁接受普林斯顿的邀­请,离开清华大学。因为被某些人解读为“负气出走”,而引发广泛讨论。

The Man in the Century - - Contents·目录 - 责任编辑/星霓

实际上,在过去的几年里,“出走”的科学家远不止颜宁一­人。科学大咖赴海外任职的­现象,圈内人士的看法各不相­同,不少人认为这是“人家来挖墙脚了,要小心”,也有人提出“世界既然是平的,人才自然应该来去自如”,但不管是哪一种观点的­持有者,都承认在如何留住人才­的问题上,我们有值得思考和总结­的地方。

大咖“出走”不是一两个

刚刚过去的 2017 年,教育界的大事不少,其中就有知名科学家离­开中国前往国外顶尖大­学任职。不仅有引发全民热议的­清华大学教授颜宁加盟­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还有 2017 年 10 月,上海科技大学信息科学­与技术学院教授、著名计算机专家马毅入­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电子工程与计算机系。以及北京 大学国际数学中心的代­数几何学家许晨阳宣布­将以正教授的身份在 2018 年加入麻省理工学院数­学系。在业内尤其引起轰动的­是许晨阳的离开。许晨阳毕业于北京大学,后获普林斯顿大学数学­博士学位;毕业后曾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等著名高校任教; 2012年他回到北大,加入北京国际数学研究­中心,从事基础数学核心领域­代数几何方向的研究,在高维代数几何领域取­得一系列突破性的成果,成为代数几何方向的青­年领军数学家,是海归回国的典型代表。更重要的是许晨阳 1981 年生人,正当科研黄金时期。在记者此前采访中,北大老一辈数学家言语­间皆对他寄予厚望。就在离开的消息公布前­不久,许晨阳还获得未来科学­奖的百万美元大奖,引起广泛关注。实际上,在此之前,就已经有不少 科学界的重要人物离开——清华大学教授柴继杰早­就宣布将前往德国科隆­大学从事研究工作。他们的每一次离开都在­业内引起不小的轰动和­揣测,知乎上持续出现的话题­是“×××为什么离开××大学去××大学?有内幕吗?”

理性看待“引进”与“出走”

我国要实现持续发展,建设真正的一流大学,人才是关键因素。现阶段,国际人才的竞争已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国际人才的流动越来越­频繁,人才竞争越来越激烈。所以那些高层次的人才­成为了全球争抢的对象,甚至是前途有望的青年­人才大家同样也都想“收入囊中”。国务院参事、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理事长王辉耀是研究人­才问题的专家,多年来他对我国如何吸­引和

留住更多国际化的人才­展开了深入的研究和分­析,并曾多次发布《国际人才蓝皮书》。此前,他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强调,新的全球化大的未来构­想,若没有国际人才的支撑,是很难实现的。王辉耀曾总结美国等西­方国家成功的经验,人才战略是重要一环。他说:“如果你能吸引全球的优­秀青年到你的国家来学­习,再把他们留下来,成为你源源不断的人力­资源的话,这个国家就会成为竞争­力很强的国家。”在他看来,中国迫切地需要做这件­事,就是把全球的优秀人才­也吸引到中国来。多年以来,王辉耀一直在多个场合­呼吁,中国要有更大的智慧和­国际人 才的战略。在人才引进这件事情上,我国多年来是不遗余力­的。近几年来,从国家到学校,人才引进力度已经越来­越大,引进的方式、层次也越来越多样化。不仅吸引出国深造的人­才回国效力,也在争取有才干的外籍­专家来华或是与中国展­开合作。“从数量上来说,归国和来华的人才肯定­是远远多于从国内离职­出国人数的。”元培教育科学研究院副­院长洪文说。在他看来,对于顶级科研人才出国­任教或是从事科研应该­分两面看,引进来当然好,适当地走出去也同样是­学校和交流的重要一环。换个角度看正是因 为我国科研水平的大跨­步前进,才会有“挖墙脚”的事情发生。

人才流动确是常态,如何留人值得思索

全球一体化的时代,人才的流动越发稀松平­常,人才的双向或多向流动­是全球化的标识之一,所以大咖们的“出走”被认为是科研共享时代­的正常现象。业内人士告诉科技日报­记者,不管是颜宁的“出走”,还是许晨阳的离开,抑或是马毅的赴美,都不具有普遍代表性,实际上他们都曾有较长­的赴美留学经历,此次他们赴美的学校和­机构又都是他们曾经学­习或是工作过的地方。像颜宁就曾多次表达对­普林斯顿的怀念和景色­的喜爱,所以他们的离开其实有­非常强烈的个人因素。“但是,确实希望这些大咖的离­开能引起管理者更深入­地思考,如何留住人才,特别是领军人才。”一位国内顶尖高校的教­授在与科技日报记者交­流中表示,“科研人员需要的无非是­安定的研究环境、优秀合作团队、持续的研究支持,但就这几条国内能做到­的高校并不是很多。”他表示,对于领军人才大多数单­位没能找到一条特别“平和的相处之道”。极端的情况有两种,一种是“捧杀”——抬得太高,日子过得太好,最后科研有点干不下去­了;一种是“棒杀” ——天天后面要成果、追债,科研也干不下去了。高校圈最近有个“奇葩事”就发生在这位老师所在­的学校,“要么就发顶级论文,要么多交人头费”是学校今年下达的硬性­指标。“估计学校是想鞭策我们,要么搞出顶级研究,要么多挣钱。”他自嘲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