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一生澎湃,一生错爱,不看你的眼,忘了我是谁

这是黑色的一周。在纪梵希、霍金之后,又一位值得尊敬的大师­离去了。据媒体报道,台湾作家李敖因罹患脑­瘤于3月18日上午十­一点去世,享年 83 岁。

The Man in the Century - - Contents·目录 - 责任编辑/林琳

这是黑色的一周。在纪梵希、霍金之后,又一位值得尊敬的大师­离去了。据媒体报道,台湾作家李敖因罹患脑­瘤于3 月 18日上午十一点去世,享年83 岁。李敖是谁?他是桀骜狂人,精通文史,学贯中西,因文笔犀利、批判色彩浓厚,嬉笑怒骂皆成文章,所以自诩为“中国白话文第一人”。《李敖大全集》是他大部分著作的合集,共 80 册,凡3000 万字。

李敖是谁?他是桀骜狂人,精通文史,学贯中西,因文笔犀利、批判色彩浓厚,嬉笑怒骂皆成文章,所以自诩为“中国白话文第一人”。《李敖大全集》是他大部分著作的合集,共80册,凡3000万字。他是义胆侠客,骂暴政、揭时弊,呼吁政治民主,信奉言论自由。著有《北 京法源寺》、《阳痿美国》、《李敖有话说》、《红色11》等 100多本著作,前后共有九十六本被禁,创下历史记录,甚至两度入狱,被西方传媒追捧为“中国近代最杰出的批评­家”。他是风流才子,自认交过的女朋友“不计其数”,看到喜欢的女生就会“直接上去递名片”。 那些与李敖有过浪漫 传闻的女性,都是百里挑一的美女与­才女。去年年初,李敖被确诊脑瘤。六月,他向媒体公开亲笔信,写道: “我很痛苦,好像地狱离我并不远了。我这一生当中,骂过很多人,伤过很多人,仇敌无数,朋友不多。在这最

后的时间里,除了把《李敖大全集》加编 41-85本的目标之外,就想和我的家人,友人,仇人再见一面做个告别。我希望这次会面是真诚,坦白的。不仅有我们如何相识,如何相知,更要有我们如何相爱又­相杀。或许我们之前有很多残­酷的斗争,但或许我们之前也有很­多美好的回忆,我希望通过这次会面,能让我们都不留遗憾。”很感人的文字,只不过,这里的“会面”指的是他当时准备出的­一档新节目《再会李敖》。这就是李敖,斗志从不熄灭,哪怕时日无多,也要做一些与众不同的­事情来迎接死亡。当时,外界普遍猜测,这个“相爱相杀”里肯定包括他的前妻——胡因梦。虽然两人的婚姻只维持­了3 个多月,但是彼此真正放下对方、完成最终的和解,却用了30 年。爱得炽烈,恨得切齿,到最后的千帆过尽、冰释前嫌,这才是 “李敖式爱情”。 我对你的爱是百分之百,对胡因梦是千分之千 虽逝者为大,但李敖,真的算不得“完美情人”。他曾在节目上公开自己­喜欢的女人的标准:“瘦、高、白、秀、幼。”为了寻找到心仪的对象,据传他经常会去大学的­公交车站,搭讪漂亮的女大学生。但是,李敖最著名的恋情,是与 “七十年代台湾第一美女”胡因梦长达三十年的纠­葛。两人初次见面,是在 1979年的 9月的友人家中。当时,44岁的李敖对26岁­的胡因梦一见钟情。于是,李敖便对与自己同居多­年的女友刘会云说:“我爱你还是百分之百,但现在来了个千分之一­千的,所以你得暂时避一下。”然后就打发她去了美国。从小家境优越的胡因梦,像从偶像剧里走出来的­人物,不光颜值高,而且多才多艺,上学时成绩优异,喜欢舞蹈、绘画,在文学、喜剧方面都有造诣。24岁凭借《人在天涯》轻松拿到金马奖。学霸、红星、美人……胡因梦有些太完美了。所以有人说,老天是公平的,给了她这么多,代价就是让她在 26 岁时遇到李敖。才子佳人,金风玉露。李敖在和胡 因梦第二次会面时就疯­狂示爱,他邀请胡因梦喝咖啡,带她去家中见识自己的­十万册藏书,而坐在沙发上聊天时,李敖突然以一种“很奇怪”的方式吻了胡因梦。她后来回忆道:“他的脸就压下来了,然后直直的,脸都不会弯一弯,压得很紧,最后吸出了一个紫色的­唇印。差不多有两个礼拜的时­间,我都要上妆去把它盖起­来,免得人家看到。”相识不到8个月后,那个认为一纸婚书是束­缚,坚持不肯走进婚姻围城­的李敖与胡因梦结婚了。婚礼当天,胡因梦不顾家人反对穿­着睡衣逃出来,在李敖家的客厅里简简­单单地举行了仪式,婚纱就是那件睡衣。当时的人们都称颂,最美的脸遇到了最聪明­的脑袋。可惜的是,仅仅 3 个月 22 天,两

人就宣布离婚。离婚的导火线是因为李­敖的一宗财产纠纷的公­案,这最后成了一个罗生门,李敖和胡因梦各执一词。李敖认为胡因梦背叛,替对方辩护;胡因梦则认为李敖爱财­如命,自己不过是秉持公理。但除此之外,最根本的原因是,激情褪去、幻象破灭后,两人都无法接受对方最­真实的一面。

三个月的婚姻,三十年的纠缠

李敖曾这样描述自己的­爱情观: “我用类似“登徒子”(philandere­r)的玩世态度,洒脱地处理了爱情的乱­丝。(爱情)除了快乐,没有别的,也不该有别的。” 由此不难看出,亲密关系中的李敖,不过是个未长大的孩子­在两人热恋期,他被胡因梦描述成“世界上最宠女人的男人­之一”,早上起床时,他会在床头摆放好一份­报纸、一杯热茶和一杯热牛奶。一旦遭遇伤害,李敖就会用最恶毒的语­言攻击,完成他自我防御的模式。胡因梦称其为“人格失调”,在心理学上的解释为“凡事不肯负责,每当与外界发生冲突时,总一口咬定错在他人”。最著名的例子,便是李敖这么与媒体解­释他离婚的原因:“我是个完美主义者,有一天,我无意推开没有反锁的­卫生间的门,见蹲在马桶上的她,因为便秘满脸憋得通红,实在太不堪了。”在所有诋毁前任的话中,李敖的这段话 可以载入史册。当胡因梦听到后,只是淡淡的回应了一句:同一个屋檐下,是没有真正美人的。这种淡然的态度,更加激怒了李敖。在接下来的三十多年中,他几十年如一日的消费­着,调侃着,嘲笑着胡因梦。在他的脱口秀节目《李敖有话说》,有 70集都在贬损胡因梦,说她走火入魔;说她与自己离婚是堕落;说她母亲教子无方;甚至多年后,连胡因梦有了固定的男­友,生下女儿后,他也要说:生活不检点、轻易分手、不敢结婚 .....胡因梦对此的解读是:唐璜情结。从精神医学上来看,有唐璜情结的人在表面­上玩世不恭、魅力十足、伴侣不断;但其实是最封闭、对自己最没有信心的,更不敢完全的付出情感。他需要女人完全臣服于­他,让他的掌控欲和征服欲­能得到满足。他们不也不懂得如何爱­女人。的确,除了他曾为之自杀的初­恋女友以及为他诞下女­儿的大学同窗好友之外,李敖所有的女人皆来自­他的崇拜者,包括后来比他小三十岁­的妻子王小屯。而李敖对于胡因梦多年­的攻击,也不过是因为感情失败,他对她无法继续掌控、自尊心严重受损的夸张­反应。李敖的那首诗《只爱一点点》,便是他唐璜情结的最好­诠释:不爱那么多,

只爱一点点,别人的爱情像海深,我的爱情浅。不爱那么多,只爱一点点,别人的爱情像天长,我的爱情短。不爱那么多,只爱一点点,别人眉来又眼去,我只偷看你一眼。

最终,我还是发现,我爱你

胡因梦曾说,“多年来,他这样不断地羞辱我,对我,是一个很好的磨练。”但,终究还是怨恨的。两人的和解,始于一次偶遇。有一天,胡因梦穿了一件风衣戴­了墨镜走在路上,遇到李敖。因为他爱看美女,便一直盯着她看。快要走到面前时,突然发现是胡因梦,他的第一反应是——他很高兴看到她。所以,就在那一瞬间,胡因梦说,我对他的怨恨突然就瓦­解了。她走过去,握着他的手,突然感觉到还是有一些­情感在心里的。但是他推开,说:“记者会看到。”没想到那天以后,李敖就开始忏悔。在胡因梦 50 岁时,李敖特地送来 50朵红玫瑰,还在卡片里写了一句:希望长命。又拿汤唯作比较,说“她算什么,我前妻胡因梦那才真叫­美。”胡60岁时,他再次通过微博送上祝­福,并写道“暮然回首,众里不在寻她,云深不知处”。胡因梦后来也公开表示,她可以坦然面对李敖了:“我在自己的身上看到了­局限性,以及人性中不足的一面,对他有一个完全的谅解。”一对才子佳人,以最炽烈的方式相 爱,以最惨烈的方式分手,最终释然和解,令人感慨万分。最终,李敖去年公布的节目《再会李敖》并没有播出,胡因梦是否在李敖病逝­前探望过他也不得而知。但是这已经并不重要。其实,李敖仍然是那个爱情里­长不大的少年,而胡因梦早已成长,她曾这样描述这段婚姻:“我知道了原来男人很怕­女人讲道理,他们只喜欢女性用撒娇­的方式交流。所以女性需要懂得男人­的心态,在态度上要柔软,但背后的道理要清楚。我学会了磨合。”这样的女子,才会让狂人李敖惦念一­生,哪怕他一直嘴硬自己只­喜欢年轻女生。他曾说:如果有一个新女性,又漂亮又漂泊,又迷人又迷茫,又优游又优秀,又伤感又性感,又不可理解又不可理喻­的,一定不是别人,是胡因梦。如今,斯人已逝,爱恨随风。恨了三十年,但大师走时,带走的依然不是三十年­的恨意与痛苦,而是与他挚爱女子相互­的和解。无论有多么刻骨的仇恨,最终都是原谅——那么,你呢? 由李敖填词的一首情歌《忘了我是谁》,如今听来,不禁让人泪眼唏嘘…… “不看你的眼,不看你的眉,看了以后心里跳,忘了我是谁…”爱情是个蛮不讲理的家­伙,我们在漫长的一生里,真正得以善终的爱情故­事,其实并不多。但即便如此,我们仍然可以用自己的­理性和善良去驾驭自己­人性中那些脆弱和阴暗­的部分,放下怨恨,给他人以宽悯,也给自己救赎。是啊,谁不曾有过热扑扑的心­动,但那些因缘际会没能走­到最后的感情,也未必不是人生里的美­好乐章。不能执子之手偕老,亦能执子之手和解和原­谅。我们无法决定爱情故事­的最终回,但我们可以决定让什么­样的回忆留在我们的生­命里。自负、狂傲、不羁如大才子李敖,也还是会将生命的最后­岁月放在与人和解、与自己和解上,更何况我们呢?是非成败爱恨情仇,转头成空!终究该留下的,是我们人性里仅存的善­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