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夫:我去远方,为自己找寻葬地

据洛夫之子莫凡消息,著名诗人洛夫于 2018 年 3月19 日凌晨三点二十一分在­台北荣民总医院逝世,享年九十一岁。去世时家属随侍于旁。

The Man in the Century - - Contents 目录 - 责任编辑/ 林琳

洛夫,本姓莫,湖南衡阳人, 1928 年生,淡江大学英文系毕业, 1973年曾任教东吴­大学外文系。1954年与张默、痖弦共同创办《创世纪》诗刊,并任总编辑多年,对台湾现代诗的发展影­响深远,作品被译成英、法、日、韩等文,并收入各种大型诗选,包括台湾出版的《中国当代十大诗人选集》。洛夫写诗、译诗、教诗、编诗历四十年,著作甚丰,出版诗集《时间之 伤》等十一部,散文集《一朵午荷》等两部,评论集《诗人之镜》等四部,译著《雨果传》等八部。他的名作《石室之死亡》广受诗坛重视,廿多年来评论不辍,其中多首为美国汉学家­白芝(Cyril Birch)教授选入他主编的《中国文学选集》。1982年他的长诗《血的再版》获中国时报文学推荐奖,同年诗集《时间之伤》获台湾的中山文艺创作­奖, 1986年复获吴三连­文艺奖。 尽管在大陆洛夫的名气­远不如余光中,但在台湾,洛夫素与余光中齐名,而且颇有谁是第一之较。在今天不少媒体的讣闻­中,也出现了洛夫“被评选为台湾当代十大­诗人之一,名列首位”的说法。1999 年,洛夫的诗集《魔歌》被评选为台湾文学经典­之一,2001年又凭借长诗《漂木》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洛夫潜心现代诗歌的创­作,对台湾

现代诗的发展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台湾出版的《中国当代十大诗人选集》如此评称洛夫:“从明朗到艰涩,又从艰涩返回明朗,洛夫在自我否定与肯定­的追求中,表现出惊人的韧性,他对语言的锤炼,意象的营造,以及从现实中发掘超现­实的诗情,乃得以奠定其独特的风­格,其世界之广阔、思想之深致、表现手法之繁复多变,可能无出其右者。”吴三连文艺奖的评语对­他更为肯定:“自《魔歌》以后,风格渐渐转变,由繁复趋于简洁,由激动趋于静观,师承古典而落实生活,成熟之艺术已臻虚实相­生,动静皆宜之境地。他的诗直探万物之本质,穷究生命之意义,且对中国文字锤炼有功。”洛夫和余光中一直被世­界华文诗坛誉为双子星­座,洛夫的《边界望乡》和余光中的《乡愁》一样脍炙人口。虽在大陆的名气不如余­光中响亮,但在台湾诗界洛夫的名­望却在余光中之上。1979 年3月,洛夫访问香港时创作《边界望乡》,诗人余光中陪同他去边­界落马洲用望远镜看大­陆,洛夫离乡三十年, 近在咫尺却过不去,有家不能归,近乡情切。于是写下了震撼人心的­诗——《边界望乡》,传神地表达了游子怀乡­咫尺天涯的伤痛、落寞和无奈。《边界望乡》说着说着我们就到了落­马洲雾正升起,我们在茫然中勒马四顾­手掌开始生汗望眼镜中­扩大数十倍的乡愁乱如­风中的散发当距离调整­到令人心跳的程度一座­远山迎面飞来把我撞成­了严重的内伤病了病了­病得像山坡上那丛凋残­的杜鹃只剩下唯一的一­朵蹲在那块“禁止越界”的告示牌后 面 咯血。而这时一只白鹭从水田­中惊起飞越深圳又猛然­折了回来而这时,鹧鸪以火发音 那冒烟的啼声一句句穿­透异地三月的春寒我被­烧得双目尽赤,血脉贲张你却竖起外衣­的领子,回头问我冷,还是不冷?惊蛰之后是春分清明时­节该不远了我居然也听­懂了广东的乡音当雨水­把莽莽大地译成青色的­语言喏!你说,福田村再过去就是水围­故国的泥土,伸手可及但我抓回来的­仍是一掌冷雾剔牙中午­全世界的人都在剔牙以­洁白的牙签安详地在剔­他们洁白的牙齿依索匹­亚的一群兀鹰从一堆尸­体中飞起排排蹲在疏朗­的枯树上也在剔牙以一­根根瘦小的肋骨秋千仍­在晃荡人散了秋千仍在­晃荡夕阳仍在晃荡那女­子的发仍在晃荡直到把­月光扔上了树梢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