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兴:将美团打造成在线服务领域的亚马逊

The Man in the Century - - Contents·目录 - 责任编辑/ 宋平

自从八年前王兴模仿 Groupon创立美团以来,他已经把这家创业公司变成了一个价值 300亿美元的、独一无二的在线服务提供商。 现在,在成为中国互联网领域下一个科技巨擘的过程中,他将与阿里巴巴和滴滴出行等中国最大、资金最充足的科技公司展开正面交锋。

这位 39岁的企业家,自 2015 年以来首次接受西方媒体采访时表示,他的目标是将用户群体扩大一倍。目前,美团为3亿多中国消费者提供从送餐、购买电影票到婚纱摄影等各种服务。王兴说,他并不会被他财力雄厚的竞争对手所吓倒。相反,他说,他只是在跟随中国新兴的中产阶层人群的步伐而已。“当你去观察那些垂直领域时,你会发现它们的用户群体或多或少都会有重合,”他说。“那些想出去吃饭的人、想点外卖的人、想看电影的人、想旅游 的人、想打车的人等等,都是同一个用户群体。”据知情人士透露,王兴正在筹备美团的 IPO,可能在香港上市,估值可能在 600 亿至 800亿美元之间。“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一直在努力确保公司能够随时 IPO,”王兴说。他拒绝讨论上市的时间或地点等细节。在 IPO 之前,通过拓展新业务来增加收入是一场赌博。他在中国各大城市推出了打车服务,让美团与滴滴出行展开较量。从价值上来看,滴滴出行是 全球第二大创业公司,在中国市场上成功击退了 Uber。美团也正在进军旅游服务领域,与纳斯达克上市的携程网竞争。携程网得到了中国搜索巨头百度和Booking Holdings 的支持。它还在外卖和在线购买食品杂货方面与电子商务巨头京东和阿里巴巴展开竞争。在过去的一年里,至少有 3.2亿用户在美团发生过一次付费行为。美团已经成为了中国新一代的超级应用之一,其他的还有今日头条、滴滴出行。这些应用已经证明了,它们可以自己发展出

庞大的用户群体。它们的出现打破了中国科技行业的力量平衡,多年来,中国科技行业一直由腾讯、阿里巴巴和百度主导着。美团表示,其 90%的用户流量都是来自于自己的应用程序,这大大降低了让现有客户尝试新服务的成本。他的竞争对手可能会迫使他进行一轮昂贵的折扣和补贴,来保护自己市场份额。尽管如此 ,投资者已经在王兴身上下了数十亿的赌注。中国社交网络和游戏巨头腾讯和在线旅游集团 Priceline将成为其成功IPO 的赢家。 Priceline 是美团最大的外部股东。 其他投资者有红杉资本、高瓴资本、DST 全球、富达基金、泛大西洋资本和老虎基金等。王兴表示,他持有美团略高于 10 %的股份,IPO后,他的净资产可能飙升至 80 亿美元。他说,他不得不向父母借钱来支付家庭开支,因为他没有卖出任何股票。

新兴的中产阶层

美团的核心业务是餐饮——美团外卖每天的订单量达到 2000 万,占其业务的一半。但这还不够。 “大多数人 一天吃三顿饭。 先不说其他国家,就在中国,我们有13 亿人口,"王兴在采访中说。 "这应该是每天40亿顿饭。”王兴相信,他的公司能够接触到中国大约 6.5亿生活在城市中的中产阶层人群。这是一个大胆的目标,但中国对互联网的热情使相关的公司达到了前所未有的规模。腾讯的社交网络产品微信,已经展现出了这种可能性——每月有 10亿活跃用户。阿里巴巴称其每月有 5.8亿活跃用户。扩大规模需要花费大量的资金,王兴有资金能够支撑下去。去年 11 月公布的信息显示,美团在10月份融资40亿美元后,银行存款约 70 亿美元。该公司表示,2017年的营收翻了一番,达到54亿美元,GMV为570亿美元。

服务领域的亚马逊

“看起来我们好像做了很多事情,但实际上我们只做了一件事,”王兴说。“你可以从亚马逊或阿里巴巴的淘宝买到很多东西,但它们只是电子商务平台,只适用于实体商品。美团是一个提供服务的电子商务平台。”这可能是一场激烈的争斗。去年年 底,滴滴高管称与美团的竞争是“世纪之战”。为了推动司机换新车,滴滴与一家金融机构合作,为其平台上的司机提供汽车贷款。美团在中国近 10个城市获得了网约车营业执照,其中包括南京。南京是上海附近一个富裕的省会城市,美团在那里率先推出了打车业务。美团声称,在南京获得了三分之一的市场份额。它提供了很大的折扣,打车的费用可以少到相当于 50 美分。滴滴发言人表示,滴滴“在出租车和私家车的打车市场上,无论是在乘车量、市场渗透率还是用户保留率方面,都占据着稳定、绝对的主导地位。”美团的打车服务最近扩展到了上海——中国最大的打车市场之一,为司机和乘客提供了大量的折扣和奖励。在上海推出服务的当天,当地政府严厉批评了其不遵守规定的行为。一些中国媒体指控美团打车存在刷单行为。美团否认了这些指控,并表示已经建立了强大的系统来发现和防止刷单行为。

与蒂姆·库克一起吃饭

王兴没有单独的办公室,在工作中,大家都喊他“兴哥”。几乎没有硅谷式的福利,没有免费的零食或饮料。公司的占地面积很大,求职者可以在走廊的桌子旁面试。美团的总部有一个展览空间,全尺寸复制了上海的一家包子铺。去年 12月,王兴和苹果的首席执行官蒂姆 ·库克(Tim Cook)在那里一起吃饭。这个展览空间也呈现出了美团下一步的行动——向餐馆销售软件,利用这个软件,餐馆老板能够在线接受预订、打电话销售和规划库存。用户扫描二维码就能够直接浏览菜单点菜,并可以通

过电子钱包向商家支付费用。这个软件与美团的应用程序相连接。这是一个类似于阿里巴巴的模式,阿里巴巴为商家提供了大量商业服务,以确保他们继续致力于耕耘在线市场。美团的外卖服务最大的支出是平台上 50万名配送员的劳动力成本。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他们送出了大约 70亿份食物,他们送外卖的路线是通过机器学习算法绘制的。经过优化,送每一份食物的时间基本上不会超过28分钟。利用人工智能,美团的系统试图让配送员在最短的路线上尽可能多地为用户服务。为了能够更快、更有效率且节省成本的送外卖,美团有一个小团队,致力于开发出能够送餐的智能机器人。王兴说这种送餐机器人能够在五年内投入使用。“说实话,这只是时间问题,”他说。

成长历程

王兴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这是他在特拉华大学学习计算机网络专业的时 候练出来的。他在福建省的一个小城市长大,通过修理收音机来制作硫酸铜晶体。12 岁时,他就对电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当时中国很少有人拥有电脑。通过调制解调器,他开始接触由腾讯创始人马化腾等中国科技先驱运营的在线论坛。后来,在去美国留学之前,他就读于清华大学,学习电子工程专业。在接触了早期的社交网络Friendster 后,他放弃攻读博士学位,并决定尝试在中国推出类似的服务。“我立刻发现了社交网络和计算机网络之间的相似之处,”他说。2005 年,他和两位以前的同学模仿 Facebook 创办了校内网。后来他们卖掉了它,校内网变成了人人网,2011年在纳斯达克上市。然后,他们在 2007年创建了一个类似 Twitter的流行应用——饭否。但在 2009年被有关部门暂时关闭后,它失去了领先地位。最后,在 2010 年,他们推出了一款名为美团的团购应用,很快就遇到了5000家本土的竞争对手,以及同样进入中国市场的Groupon等。最后,美团成为了其中的赢家之一, 并获得了极大的发展。早期的投资者包括红杉,最关键的是阿里巴巴,后者在美团进行几轮早期融资的时候对其进行了投资。到 2015 年 1 月初,包括富达基金在内的投资者对美团的估值为 70亿美元。那年夏天,阿里巴巴及其金融子公司蚂蚁金服以近10亿美元的投资,重振了一家名为口碑的本土服务应用。到那年 10 月,美团与由阿里巴巴的竞争对手腾讯支持的大众点评合并,合并后的公司估值为180亿美元。那时,王兴已经与阿里巴巴分道扬镳。王兴表示,这是因为阿里巴巴寻求对其公司拥有更多控制权。“我说,谢谢,但我们想成为一家独立的公司。”阿里巴巴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 但是熟悉阿里巴巴知情人士证实了王兴的说法。 在过去的几年里, 阿里巴巴借助饿了么扩大了自己的外卖服务。

家庭关系

王兴说他一部分创业精神来自于他的父亲。他是家中四个孩子中年龄最大的一个,他父亲是当地最大的水泥生产商之一。到了 20 世纪 90 年代,中国的经济改革引发了建筑热潮,水泥行业获得了长足的发展。现在,父子之间仍然非常亲密。最近还与王兴一起去了印度。在那里,美团投资了一家名为 Swiggy的外卖公司。王兴回忆起了一个故事,几年前,在家乡附近的一个长途驾驶中,他父亲说,中国用水泥建造出了所有的隧道和桥梁。“他说话的语气非常平静,但我看得出他非常自豪。"王兴说着说着眼眶湿润了。“(他)是这个国家的建设者。我想我也是。”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