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最落魄创始人,黄江吉和他 8 年小米生涯

2014 年 5月22日,深圳天气格外沉闷,福田上空乌云密布,像一块巨大的灰色幕布罩在人们头顶,一眼望去让人心情压抑。不过,坏天气并没有影响深圳会展中心里的超高人气,更没有影响小米创始人之一黄江吉的大好心情。

The Man in the Century - - Contents·目录 - 责任编辑/ 星霓

4A会场内济济一堂,十几家媒体以及众多中小企业齐聚于此,等待一场关于“硬件开发”的演讲,要上台演讲的人便是黄江吉,在小米大家都叫他KK。几分钟后,一身黑色T恤的黄江吉站到台前,对智能家居侃侃而谈,眼神锐利,他对下一座金矿的方向坚信不疑。当时风光无限的KK一定不会想到,三年多之后,同样在深圳的一场发布会,他会成为小米最落魄的创始人。2017 年 11 月 5 日,小米之家首 家旗舰店在深圳开业,雷军激动的说小米所有高管都到现场了,但是大家却意外地发现,联合创始人黄江吉早已不是雷军口中的“小米所有高管”之一。三年多时间,行业变化很快,黄江吉的地位同样如此。一“KK过去在微软工作的 13年每年年度总评都是满分,在我跟他工作以后,我觉得他的工作表现完全超出了我的预期。”这曾是雷军对黄江吉最初的评价,语气中透着信任,然而让人意外 的是这份信任没过几年竟烟消云散了。4 月 27 日晚 10 点 35 分,小米科技董事长兼 CEO雷军通过内部邮件的方式传达小米高层变动。在这份邮件中2015年7 月才加入小米的 CFO周受资被任命为 CFO兼高级副总裁,而作为小米元老的联合创始人黄江吉和周光平选择辞职离开小米。雷军在邮件中强调黄江吉与周光平是“因为个人原因,选择了新的生活”才离开小米的。更早时候,雷军曾在去年11 月 24日也通过内部信的方式宣布过组织架构

调整。在那次调整中,掌管MIUI的洪锋、掌管生态链的刘德、掌管小米电视的王川和掌管公共事务的祁燕均由小米副总裁升任高级副总裁,而这其中洪锋、刘德和王川都是小米的联合创始人。如果再算上几年前就已晋升为高级副总裁的黎万强和早在 2015年就淡出管理层的周光平,几乎全部的联合创始人均升至高级副总裁,但有一人除外,他就是黄江吉。黄江吉是香港人,熟悉他的人都习惯叫他 KK。这位美国普渡大学毕业高材生酷爱Xbox,曾在微软工作过13年,不到 30岁就成为了微软工程院的首席工程师,Windows Mobile、Windows Phone 7的多媒体播放器、浏览器以及即时通讯功能他都曾参与开发。2010年4 月就在黄江吉对未来的规划充满困惑之时,在北京知春路的一家咖啡馆里,雷军只用了 4 个多小时就说服了黄江吉放弃微软的光环加入小米。据黄江吉的回忆,从手机到PC、 从 MP3到电子书,当时和雷军、林斌两人聊了很多,雷军对产品的热爱让他意外,同时也深深地打动了他,这也让黄江吉笃定雷军是一个做事情的人,也是一个可以一起干事情的人。而后黄江吉很快就辞去了微软工程院令人羡慕的工作,跟随雷军来到了小米,成为了 7 位联合创始人中的一员。现如今的小米如日中天,多个渠道均指向小米将于下个月在香港 IPO,也有消息显示小米的售股价格估值介乎650 亿至 700亿美元之间。从每人一碗小米粥开创小米到出任公司战略副总裁,就在IPO前的最后时刻离开小米,不知黄江吉心情如何?二“舍得,有舍才有得,小舍小得,大舍大得。”这是 2011年8 月 7 日雷军在距离小米手机新品发布会还有9 天时发布的一条微博,它也被认为是小米开始放弃米聊的标志,此时的微信虽然只上线了半年,但却犹如滔天巨浪一样席卷了整个互联网。米聊的受挫的确是被微信的光芒挡住了,在同类软件中用户只能选择NO.1。而微信在发展过程中又非常容易导入QQ的关系链,米聊只有在产品定位上有所调整才能有可能抓住一点点机会,但也只是生存的机会。做不过微信,那就退而求其次。既然腾讯的微信很强大,黄江吉就说,米聊要争做第二,将“发烧友聚集地”做

到极致,与微信展开差异化竞争。但让KK遗憾的是,从 2014年1 月份后,雷军就再也没有在公开场合提过米聊了。时至今日,米聊早已淡出网友的视线,而微信也已成为所有互联网参与者必不可少的沟通工具。虽然米聊还有一些活跃用户,但他们却不可能不使用微信。米聊没做成“老二”,但以陌生人社交起家的陌陌却在微信之外开辟出了一条自己的路,这让雷军和黄江吉多少 有些眼红。曾经名噪一时的小米三驾马车“小米手机、MIUI和米聊”之中,小米手机仍然在出货量排行榜上名列前茅,已经迭代到第 9 版的 MIUI仍然被认为是最好的深度定制 Android 系统之一,而米聊曾经的辉煌却已经成为历史。雷军从不怕承认米聊败给微信,在他看来能输给强大的腾讯并不丢人,并且让他得意的是小米的反应速度,他总说微信是抄袭了米聊才获得了成功。而 黄江吉在这个问题上更为理性,在他看来微信能成功最大的原因是它是腾讯做的,腾讯具有非常深厚的社交领域积累,从员工到团队对用户的社交需求理解非常深刻,而且还有颠覆自己的决心,这些决定着微信不会走太多弯路。雷军没有因为米聊的失败而否认KK的工作态度,无论何时在向外人介绍黄江吉时都会说上一句“KK在小米负责米聊、云服务和路由器,是一个干活很疯的香港帅哥”,这也让黄江吉一直能感到肩上的压力。三“电视和路由器未达到期待中的成功。”这是刘德在 2016年初的一次采访中对小米除了手机外的另外两大战略重点的点评,这也被认为是整个小米团队对电视和路由器业绩的一次公开表态,而路由器的负责人正是黄江吉,它也是 KK来到小米后主导的首个硬件产品。“做得更酷一些”,这一直是贯彻在黄江吉思维逻辑中的核心理念。这可能是因为早在微软工作时,就亲眼见识过比尔·盖茨那全球风靡的所谓的智能家庭为他打下的深刻烙印,“当你看到他(比尔·盖茨)通过电脑就可以控制家里的电视、冰箱等家电时,那种感觉真是太酷了。”黄江吉现在想起来仍然觉得津津乐道。纵使小米路由器两年半时间卖出了1800万台,也不能改变其“未达预期”的结论,由此可见小米对路由器产品的重视程度。据业内人士介绍,智能路由器两年半卖 1800万台已经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数据,虽然和行业巨头TP-Link的量级还相差巨大,但在智能路由器行业里这数据已经非常好了。但优异的出货量数据并没有掩盖住问题,一份 2017年度智能路由器市

场分析报告显示,2017年上半年小米路由器在行业内虽然排名第二,但市场占比仅为 7.4%和老大哥 TP-Link 的24.2%还是相差甚远。此外2017 年小米重点推出的小米路由器Pro 版并没有获得预期效果,虽然在 499 元~ 899元价位段的产品上小米Pro排名第一,但实际上消费者对小米路由器的客单价只是 206元,也就是说小米路由器对市场定位的预估出现了偏差,卯足了劲收回的拳头却打错了位置。从追求新奇好玩的极客达人,到独掌小米路由器的部门大佬,在黄江吉的工程师理念和极客精神的双重作用下已经让他看不清市场的变化。虽然占据了技术的制高点,但产品定义过于沉重,成本过高,路由器中的硬盘受供应链牵制过大等问题所导致的售价过高,也违背了小米二字的用户印象。这直接导致了高端产品卖不出去,低端产品骂成狗的尴尬局面,最后致使路由器部门被剥离出来并入了生态链部门。四黄江吉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在今年1 月 15日在香港举办的亚洲金融论坛上发表演讲,整个将近 10分钟的主题演讲中提到他在微软的工作,但自始至终都没有提到一句他在小米的工作。这不禁让人怀疑此时的 KK已不在小米担任职务,只是在等着雷军的宣布。去年 11 月 5 日,在深圳举办的小米首家旗舰店揭幕会,雷军现场说所有的小米核心高管均到场,而黄江吉没有出现;11 月 28日的小米 loT发布会上KK更新了发布会现场微博,但据了解他本人也并未到场。而作为微博话痨的他,最后一条微博也定格在了 2018 年3 月 27日下午 5 点 22分小米上海发布会结束后,内容也只是转发小米手机官微并写下几句宣传话术。 对于黄江吉的去向,一直是小米众多粉丝关注的焦点。从去年 8 月 22 日微博禁声后的 KK一度被怀疑从小米离职,到去年 11 月 28 日 loT发布会发声打消粉丝顾虑,再到 4 月 27日雷军内部信正式宣布 KK 离开,在这短短的几个月中粉丝对黄江吉的挽留之声从未间断过。雷军在任命林斌和黎万强为高级副总裁时都对其之前所做的工作给予了肯定和感谢,唯独在任命黄江吉为战略副总裁时邮件里没有一丝肯定和感谢的意思,这多少也让人能看出点什么。虽然在 4 月 27日的邮件中雷军感谢黄 江吉与周光平的付出与奉献,但我想只要有过离职经历的人一定都能懂得。不过相信黄江吉对8年前那个春天做的决定肯定不会感到后悔,参与创办小米让他名声大振,身价暴涨。后悔的应该是自己没有在小米做出顺风顺水的业务,最终导致自己边缘化而离开。经过了周受资的升职和黄江吉、周光平的离职,小米离IPO越来越近了。就在两天前,小米在武汉宣布未来硬件综合净利率永远不超5%,与其说这是小米对用户的承诺,还不如说这是雷军对小米管理层的承诺更为贴切。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