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年代科技巨头,遭陨落4年后,再次挥斥列强

The Man in the Century - - Contents·目录 - 责任编辑/ 林琳

褚健,他是有名的天才科学家,曾经的浙江大学副校长,如果说在中国,想在学术和商业上都同时,取得非凡的成就是极为罕见的话,那么,他就是那一个。然而 2013 年,他突然被爆贪污1 亿 3000多万,之后便是坐了近4年之久的牢。可让人吃惊的是,这样一个巨贪落马后,竟有800多名师生联合签名为他作保,而在他出狱后,国家居然又给了他2758万……

褚健,他是有名的天才科学家,曾经的浙江大学副校长,如果说在中国,想在学术和商业上都同时,取得非凡的成就是极为罕见的话,那么,他就是那一个。然而 2013 年,他突然被爆贪污1亿 3000 多万,之后便是坐了近4 年之久的牢。可让人吃惊的是,这样一个巨贪落马后,竟有800 多名师生联合签名为他作保,而在他出狱后,国家居然又给了他 2758 万……

他的案件被称为“中国科技第一案”,绝对离奇到让你难以想象!

1978 年,年仅 15岁的褚健就考入了原浙江大学化工系工业自动化专业,是个名副其实的天才。1986 年,他被送到日本京都大学,成为浙大化自专业中日联合培养第一人,跟随日本自动控制学界最权威的,高松武一郎教授学习。1993 年,年仅 30 岁的他,成为了浙江大学的正教授。还创建了中控科技集团,担任总裁职位,在自动化领域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俗话说能者多劳,能力出众的他,厉害到可以身负数职。他不仅是教育家,还是科学家、企业家, 那在圈内那是赫赫有名。然而 2012 年,一封匿名举报信,居然抛出了一场关于他的惊天大案! 2012 年,一封匿名信举报褚健,利用公职贪污,向境外转移财产,男女关系混乱,论文抄袭……有关部门立即对他进行了地毯式搜查。2013 年 10月19日,褚健就被拘捕了。巨贪落网,本是大快人心的事,可他落网后,却叫很多人忧心忡忡,甚至感到失望,浙大800多名师生更联名上书为他喊冤。

究竟褚健案有多离奇?一切内幕还得从他的中控集团说起!

1993年,他靠贷款自己筹得的20 万,创办了中控科技集团。他说自己的初衷,就是有感于,中国民族自动化产业的薄弱,希望能尽微薄之力改变现状。公司的主要业务是,“工业自动化控制系统”,它关系到整个国家的安全,甚至也关系到你我的安全。工业自动化控制系统,被誉为现代工业的“大脑”和“神经中枢”。当今社会上的交通设施,工业设施等,许多重要的大型设施,都是由它来控制和指挥的。国防武器装备、石油石化、核电、电网、高铁、三峡大坝等很多重要领域,都要依靠这种“工业大脑”去指挥运转。然而如此重要的领域却完全被,德国西门子等外国公司

垄断了!为了改变这一境况,他带领中控坚持走自主创新道路,从单一的流程工业自动化领域,拓展到智慧城市、数字医疗、机器人、建筑技能等新兴领域。产品从低端走到高端,从国内走向了国外。中控的出现,成功打破了,当时国内的 DCS 系统,被国外品牌一直垄断的状况,使国外品牌的价格只剩最初的1/3,为国家节约了,至少 400亿元的设备引进投资费用。中控对国家实在太重要了,它甚至被商务部,列为禁止被外资收购的公司。他还投入巨资,研究工业控制系统的安全问题。主持制定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EPA行业标准。得标准者得天下。2008 年,国际电工委员会,批准EPA为国际标准。这也是中国自动化领域,第一个国际标准。后来连世界上对标准最严格的德国,也将 EPA 纳入了国家标准。时间到了 2010 年,这一年,有一个新闻引起了褚健的注意:伊朗核电站启用后,遭到病毒攻击,病毒侵入控制离心机的电脑,2000多台核燃料铀浓缩离心机,突然失控炸飞,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当时他正在出差的航班上,看到消息后,马上将这条新闻,从报纸上撕下来带回了家,还立即让人查明,伊朗这批离心机的控制系统。他猜测,这个病毒,很有可能是通过攻击离心机的,工业自动化控制系统,来给国家级大型设施造成巨大损失的。很快,查出来是西门子的系统,别人都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可他一听就着急了,虽然中控已经取得了一些成绩,可中国大量的重要基础设施,和工业设施都是用国外的“大脑”,在安全问题上如同裸奔,极端情况下这些装置形同虚设!

也就是说,国与国之间的网络战早就悄悄爆发,中国很有可能就是下一个伊朗!

伊朗离心机事件后,他争分夺秒,带领中控投入巨资,研究工业控制系统信息安全,并且取得了重大的进展。他所带领的研发队伍,结合信息技术和工业自动化控制技术,掌握了对工业控制系统的关键技术,他的团队当时在我国是最为领先的。2013 年,美国中央情报局雇员斯诺登的爆料,轰动了全世界!他证实是美国和以色列,用“震网”病毒攻击了伊朗的离心机。这一爆料让全世界都吓了一大跳,褚健却毫不惊讶,他早就考虑到了这一层,并以一己之力维护起了国家安全!然而一心为国拼命的褚健,却万万没想到,早有人盯上了他。其实,在中控准备上市时,就有关于他的举报信出现。他的女儿在 2012年开始,接到过许多骚扰电话,还被人跟踪。她向警方报案,但是一直都没有得到解决。2012 年到 2013 年,有公司要花3000万,买褚健一个无期徒刑,当时褚健觉得是玩笑话没有上心。褚健 的妻子还听到过这样的言论:再不扳倒褚健,等他当上院士就难了! 2013 年,褚健被匿名信举报后,调查组就进驻浙大,查了近两个月,最终出具了 34份审计单,但是没有任何他贪污或转移资产的报告。而在审计结果出来前后,又爆发了两次大规模的举报。全国数百个高校领导,和省厅级以上的领导,都收到了这封举报信。这个时候,他刚刚递交了 2013年院士申报材料。点击查看:重磅!落马官员自述:我与一位家喻户晓女星的情史 .... 在他参加院士答辩初试时,匿名举报信在学术圈子里,又再度遭到了疯传。而褚健,就是在,第二轮答辩的前 11天被拘捕的。这一连串的事件,令人细思极恐……中国原本有三家,坚持做中国国产品牌的,工业自动化公司:上海新华、北京和利时,还有一家,就是褚健的中控。2007 年,上海新华没坚持住,被外国企业GE收购了。褚健被捕后,北京和利时的创始人王常力,突然辞去所有职务,远走他方,至今没回国,十分蹊跷。而褚健苦苦保护的中控,也天翻地覆了。

褚健被捕后,在看守所长达9个月的时间里,被规定不能见任何人,包括律师。在这期间,他的中控股权变动了6次,实在叫人匪夷所思!集团中前景无限的子公司,中易和也被贱卖给了一家上市公司,而这家上市公司,有着外资背景。褚健在狱中得知消息后,痛心疾首,在他不知情时,苦心经营的集团,就这样支离破碎,想挽回都无能为力!

中国自主的工业自动化企业,至此全部沦陷!

他被捕一年多后,检察机关出具了一份起诉书,指控他在 1999 年至2004 年,利用职务之便,贪污公款。可是褚健 2005 年,才开始任职浙大的副校长,之前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教授,这项指控可以说是一个奇迹,也证明了 举报信的不实。好在,世界不是只有黑暗,还有许许多多的正义之人。浙江大学 800多位师生站出来,联名为他作保,其中一位老教授痛心地说:“一个国家发展离不开创新,现在天天喊创业、创新,可是你把搞得最成功的那一个抓起来了。试问,谁人不心寒?我不是为褚健一个人呼吁,而是为现在的局面担心。” 2014 年,王成、钟山、苏君红和周立伟,四位国家工程院院士,也联名向国家安全委员会陈情,陈情书里有这样一段意味深长的话:相信任何系统,都会有漏洞,如果境外机构,利用我们司法系统里的漏洞,攻击了我们的核心研发人才,国家的损失不可估量!中控 技术副总裁说:关于公司的分红,他作为创始人至少可以分个几千万,但是我印象中他只拿走了七八十万。他假如贪财,完全可以把这个钱拿走,这是合法的,这个钱就是他的。你可以装,装一年,两年,但是难道说他装了二十年?而看看他的家里,他的父母,只是住在杭州一个普通的小公寓里,谁能想象,亿万公司的老总,竟然是这样简朴的生活条件,他们甚至是坐公交车去看病。尽管如此多的人为他辩护,可到了2016 年,他还是没能获得自由。也就是说,不管他有没有犯罪,他都已经被关了近三年。他一直希望能在法庭上,把问题说清楚。奇怪的是,法院却迟迟不开庭,一拖再拖,而且不合规定地七次延审,律师及家属多次申请取保,可都被驳回了。

既然无法逃避黑暗,那就在黑暗中等待光明吧!

他不肯认罪,写了一封自辩书:他写道:“我的前半生,倾尽心血为国家教育事业、科技事业和国家安全核心技术,研发而奋斗,得到了国家和师生的公认。我的后半生,愿将个人生死荣辱置之度外,为反腐倡廉而奋斗,为维护司法公正而奋斗,为维护反腐环境的风清气正而奋斗,为维护科技工作者,安全安心的创新研究环境而奋斗,为揭露敌对势力勾结腐败分子,打击我国核心技术和企业的阴谋而奋斗……我身患多种疾病,手无缚鸡之力的一介书生,遭受着非人道对待和巨大身心摧残,‘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随时可能发生各种不测,已命悬一线。”字字句句,令人心酸无比。他从来没有自暴自弃,放弃过自己,在看守所,50多岁的他,坚持每天洗冷水澡,保持精神的清醒。对一个有巨大创造力的人来说,最大的悲哀就是,

世界快速改变时,自己却被囚禁在原地,眼睁睁看着时光与机遇的流逝。可他不相信,自己就这样会被不明不白的关一辈子,他不愿意被落下,千方百计搞到书本,在监狱里继续努力学习新知识。他还帮助狱友,给狱中的小孩上课,教大人出去以后如何创业。因此,大家都十分尊敬他。有人问他被关着什么感觉,他说:很平静。我想过最坏的结果也无非是死,谁不会死?死都不怕了,我还怕什么呢。

我相信我自己,我问心无愧!

他的家人也在努力坚持着,他的妻子和女儿,每天四处奔走,求告,只为能够救他出来。2016 年 11 月,检察人员突然找他谈话,希望他认点罪,早点回家,可一身傲骨的他,怎么会愿意认下莫须有的罪名?后来,他们又多次找他谈话,谈他的公司,谈他家中,那已经 80岁高龄的父母。想到父母,他的心一下子就疼了,父母已经上了年纪,还病重,他恨自己在牢中不能尽孝,更让他担心的是,他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重获自由,万一见不到父母最后一面怎么办……纠结很久很久之后,最后,他屈服了。2016 年 1 月 16 日,褚健贪腐案终于开庭,说是开庭,实际上就是走走过场。检方变更起诉,指控褚健涉嫌罪名,由贪污罪、挪用公款罪、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行贿罪、故意销毁会计凭证、会计账簿罪等6项,变更为犯贪污罪及故意销毁会计凭证、会计账簿罪 2项;涉案资金也由原来的,1亿 3000多万元变为238万余元。法院宣判,褚健被判处有期徒刑3 年 3个月,而褚健听判后,当庭表示不上诉。直到 2017年 1 月 18 日,在坐了近 4 年的牢后,褚健终于被刑满释放。洞中一日,人间三载,4年时间, 世界又是天翻地覆的变化,他这样的天才,本该在这个时代大放异彩,可他却不明不白地被抓了4年,中国工业自动化领域停滞不前,这不仅仅是他的损失,更是国家的损失!可在遭受巨大的不公后,他没有怨天尤人,没有放弃攀登科学高峰,更没有放弃继续爱国。他说: “过去的几年里,我看到了人性的弱点,看到了当人失去善恶、是非、美丑鉴别力时的表现,看到了有些人在利益和威胁面前,见利忘义、不能坚守气节的种种神态。但我选择了原谅。”他回到了自己创办的中控,发表了一篇“致中控员工的信”:过去的三个夏天四个冬天,虽然我承受了我一生中,最困难的经历和遭遇,但是我一直告诉我自己,我不会被任何磨难打倒,也不能被恶劣条件打倒。

现在我回来了,我将和大家同甘共苦,打造更伟大的中控!

重获自由的他,争分夺秒地在科技前沿冲锋,他说:他要把失去的时间都拼命找回来。2017 年 12 月 8 日,在第二届世界智能制造大会上,在来自全球的顶级行业专家共同见证下,他亲自 发布了,中控面向未来的工业操作系统: supOS!这是他归来后的首次大运作。而就在刚刚,他又有行动了。工业和信息化部产业发展促进中心官网,公示了国家重点研发计划:“网络空间安全”。其中,工业控制系统安全保护,技术应用示范项目亦入闱。该项目将拟获中央财政经费 2758 万元,项目实施周期为3年,项目牵头承担单位为:浙江中控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而项目负责人正是褚健!他说:我没有辜负大家的众望,我是廉洁的大学副校长、清白的科学家、称职的教授、视国家利益和道德操守为生命的好人,永远不会改变!请大家不要因为,我的个体遭遇而动摇信心,继续为实现伟大的中国梦踏实工作,只有国强民富,才能抵御敌对势力,才能建设法制国家。他的故事离奇而黑暗,到底是谁举报了他,又是谁策划了这一场无耻的阴谋?至今连他自己也无法回答。幸运的是,褚健等到了他的正义,等到了守得云开见月明的这一天,他还能带着自己的团队,继续为祖国征战。将军归位,挥师楼兰,蛟龙脱困,重展雄风。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