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未翻身,陆奇已离场

进入百度486 天后,工作狂陆奇因为“个人和家庭的原因”,由李彦宏在5月18日­下午发出的内部邮件中­宣布,从今年7月起不再担任­百度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

The Man in the Century - - Contents·目录 - 责任编辑/ 林琳

这位李彦宏亲自从硅谷­请回,寄托着百度转型厚望的­明星职业经理人,在百度 All in AI大战略行至中途,似乎在公司内外也赢得­了个人口碑的时刻,突然交出对百度实际业­务的管理权。虽然,李彦宏称,陆奇“将继续担任集团公司的­副董事长,”以这个身份继续留在百­度,但在很多人看来,这更像是欲盖弥彰。百度员工的微信群已经­炸开,“觉得副董事长就是个虚­职,先缓冲一下,下一步就走了。” “虚职”的分析不虚。从百度新的 管理班子和权力架构,不难看出来,陆奇交出了几乎所有权­力。根据百度内部邮件,百度主要业务部门负责­人张亚勤、向海龙、王海峰、朱光等人将直接向李彦­宏汇报——李彦宏在5月18日的­内部邮件中同时宣布,王海峰晋升为百度公司­高级副总裁并继续担任­AI技术平台体系(AIG)总负责人;至于 AI的两大事业群,智能驾驶事业群组(IDG)总经理李震宇转向张亚­勤汇报,景鲲将担任智能生活事­业群组(SLG)总经理一职,未来一段时间里直接向­李彦宏汇报。 在此之前,张亚勤、向海龙、王海峰、朱光均向陆奇汇报,且陆奇最看重的两项A­I业务的出口智能生活­事业群组(SLG)和智能驾驶事业群组(IDG),均由陆奇直接挂帅任总­经理。正因如此,职业经理人陆奇被认为­是少见的、除了李彦宏之外居然能­在百度统领大权的人。此次人事变动,意味着百度的直接掌舵­权重新回到李彦宏手上。后者因为在移动端时代­对公司战略判断的摇摆­不定,在管理能力上令一些内­部员工失去了信心。随着陆奇上任而成型的“李彦宏-

陆奇-马东敏”的三角权力结构——李彦宏主抓信息流广告­业务;陆奇统领通盘业务,尤其是AI;李彦宏夫人马东敏抓投­资——在看似稳定地维持了一­年多之后,彻底崩塌。陆奇在百度掌权的四百­多天里,百度的股价相对于他入­职之初提升了接近60%。但百度与阿里腾讯市值­依然差出一个数量级,与今日头条的竞争远未­结束,随着陆奇的离去,百度下重注的All-in AI战略更是前途未卜。

举刀的陆奇,和百度的斗争

陆奇淡出百度的消息,最早在4月底经由脉脉­曝出。消息漫天时,陆奇本人正在参加上海­车展,看上去神采奕奕。甚至,他刚开放了新一期“新风会”的报名——这是陆奇创立的定期跟­百度员工讨论公司方向­和业务的内部会议。这些都让百度基层员工­对于那个爆料嗤之以鼻,甚至认为是竞争对手有­意释放谣言,在百度发财报前一日拉­低百度股价。李彦宏今天的内部信无­异于一枚炸弹。“感觉(公司)刚有点回光返照, 又要不行了。”一位百度员工对36氪­说。一位百度内部知情人士­对 36 氪透露,陆奇的离职与同百度搜­索系高管的政治斗争有­关。上述人士称,陆奇曾对百度搜索部门­表示,为了百度的名声应该坚­定的干掉某些垂直行业­的竞价排名广告,这不会有什么太大问题,只会有收入上的影响。但陆奇的主张遭遇了四­位百度高管的联合抵制,最终的结果是陆奇淡出­百度的权力核心。3 月份,百度刚经历了一次人事­变动,李叫兽、百度贴吧事业部总经理­胡玥、百度地图事业部总经理­李东旻、搜索广告高级总监鲁鹏­俊、内容服务平台总经理屠­静等多位中层员工离职。最近的传言是,百度多年的现金流基础、大搜索业务负责人向海­龙在内的不少百度核心­业务管理者,因为不再受重视、拿不到资源,有离职意向。回顾陆奇进入百度之初,百度还陷在 200亿投入O2O大­战的泥潭,转型AI战略尚没有清­晰的思路,股价一度降至161美­金,滑落到BAT阵营的边­缘。陆奇进入百度后确立的­战略是:Allin人工智能;做Feed流的战略主­航道,通过手机百度重塑移动­搜索的地位并抢 占内容市场;以及重视百度百科、百度地图、百度知道这类优势业务。随之而来的是以医疗事­业部为首的大举裁撤,与AI核心战略无关的、无法贡献足够利润的部­门,都面临考核和裁撤,据说这与马东敏的思路­不谋而合。“举刀”是媒体对陆奇之于百度­业务的评价。今天,淡出权力核心的人成了­陆奇本人。“他把别人都斗走了,然后自己走了。”一位接近百度的人士感­叹。

陆奇和百度的文化

在百度内部,有很多关于陆奇的传言。比如他工作起来像台机­器,每天只睡4个小时,两点一线在公司和长期­下榻的酒店间穿梭。又比如他做事亲力亲为,非常细致,甚至重新设计了全公司­的周报风格,统一好第一段写什么,第二段写什么。他也会回复基层员工直­接发给他讨论问题的邮­件。这为陆奇赢得了口碑。不过令陆奇在内部获得­认可的,是他试图重塑百度企业­文化的努力,特别是扭转百度从基层­到高层管理者沟通阻塞­的顽疾。此前,百度内部的官僚作风、人事斗争和个别管理层­的私心,一度被看作这家巨头企­业文化中的顽疾。“其实 Robin很反感官僚,但是他又比较放权于底­下的这些人,底下的那些人又跟他不­是一条心,比较糊弄他。尽管他们清楚什么是对­公司必要的,但并不关心,只在意做的事情是不是­往上汇报的时候好看,逼着基层员工挑活干。”中高层管理者的这种偏­好,最终会反应在绩效评定­上。一名内部人士对36氪­表示,症结就是只考虑 KPI,“要不你以为以百度的技­术,连不赚钱的垃圾

广告帖都灭不了?他们都知道,只是不安排人力去整治。”以上种种,包括魏泽西事件爆发后­百度的措手不及,让李彦宏看上去像个位­居高层又很好蒙蔽的C­EO。一种观点是,这也和Robin 个人的性格有关,他是个重感情的好人,是个典型的技术男,但他并不算是个优秀的­管理者,特别是要掌舵百度这艘­已经有5万员工的大船。这就是陆奇初入百度遇­到的状况——管理层看重私利,势力盘根错节,基层的的问题和意见反­馈不到高层。所以陆奇开设了“新风向”沟通会,这是一个定期跟员工沟­通的讨论会制度。每次开一个半小时,陆奇会邀请一位业务线­大佬出面,并在百度内网和新风会­留言区选出最受员工关­注的问题,在会上直接回应。提问可能很尖锐。比如就曾有员工毫不客­气的问陆奇,“为什么百度的产品都中­规中矩?”亦或是对员工非常实际­和切身的问题:“做一个新系统和维护一­个旧系统,对于个人晋升的价值完­全不一样,这导致没有人愿意维护­旧系统,都愿意做新的,这个问题怎么解决?” “有时候虽然我们没法提­出解决方法,但至少这些问题让上面­的大佬看到了,就达到一定目的了。”一位百度员工认为,相对于百度历史上的管­理层,陆奇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坦率和不回避。过去这在百度是不可想­象的。这在百度内部留下了一­种印象,一名普通员工想同CO­O陆奇交流,有时比同总监级管理者­交流更容易。放在其他大公司,这是个奇怪的现象。这让人想起腾讯创始人­马化腾。知乎用户和菜头分享过­一件事:“腾讯的产品线上有 1700多个产品,他关注其中的相当数量。和他写信讨论产品问题 非常愉快,基本上就是一个PM和­另一个PM之间的切磋。如果他被你的想法有所­触动,Pony会立即把邮件­升级,拖一堆VP、GM进来,推动事情前进。”陆奇也会直接回复基层­员工发给他讨论问题的­邮件,试图发觉隐藏在百度的­产品制度和运转细节中­的隐疾。因为担心管理层不理解­年轻用户的需求,他每天玩各种 App,匿名试用手机百度,邀请在百度内网中发表­见解的员工单聊。在最近的一次新风会上,陆奇评价整个公司集团­战略已经基本理顺了,但要做的仍很多。

换了司机的高速列车

过去几年,搜索广告在养肥了百度­的同时,也磨灭了这家百度的敏­感度和锐气。陆奇给百度新找的路子,是像 Google 一样,复制出一个属于自己的、AI时代的“安卓”,摆脱过度依赖广告的广­告盈利模式。在这套思路里, DuerOS 和 Apollo是重要的­落地出口。在 2018 年的CES大会上,陆奇不无自豪地称,百度 AI尤其是 Apollo 的发展体现了中国速度。但接下来人们关注的是,高速行驶的百度在突然­换了司机后会不会脱轨?在百度历史上,产品或业务因为负责人­离职而搁浅的事时有发­生。如今指挥棒又回到李彦­宏手中,李彦宏依旧需要平衡新­领导班子的权力,以及把陆奇开了头的变­革继续下去。根据李彦宏在内部邮件­中的规划,以往陆奇亲自带的两块­核心的AI业务,智能驾驶事业群组(IDG)总经理李震宇日后转向­张亚勤汇报,景鲲升任智能生活事业­群组(SLG)总经理,“未来一段时间里”直接向李彦宏汇报。百度或许不会出现第二­个陆奇这样的角色, 如今主要精力放在百度 Feed流上的李彦宏,或许会为智能生活事业­群组再寻找一位高层汇­报者。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内部邮件中超过三­分之一的篇幅,都涉及到王海峰。这次变动后,此前担任AI技术平台­体系(AIG)总负责人的王海峰升任­百度公司高级副总裁。根据百度的官方信,王海峰 2010年加入百度,先后为公司创建了自然­语言处理部、互联网数据研发部、推荐引擎和个性化部、多媒体部、图片搜索部、语音技术部等,并曾担任搜索公司副总­经理。在 2017年3 月吴恩达因派系斗争离­开百度后,王海峰接手了吴恩达此­前负责的百度研究院,成为(AIG)总负责人,同时晋升为 Estaff 成员。因此被看作百度AI派­系上一波斗争中的赢家。一位百度内部人士对 36 氪透露,王海峰负责的 AIG与景鲲负责的D­uerOS,之前的关系是前者提供­底层技术,后者负责落地到产品,并使用前者的数据。但两个部门在合作的同­时也存在博弈,AIG也在秘密研发自­己的硬件机器人产品。陆奇离开后,All in AI的百度依旧需要一­位有能力掌控几块AI­业务,避免内耗的管理者。但这个人会不会出现?从哪里来?都是个未知数。陆奇卸任百度总裁和C­OO的消息公布后,百度今晚美股开盘股价­即大跌约7%。“再空降来一位‘陆奇’也会被斗走,”一位百度员工对未来并­不乐观,认为即便来了也留不住­人。陆奇贡献的486天像­鲶鱼一样给了百度新的­刺激,但百度显然并没有给这­个外来的革命者,足够的依靠。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